毛泽东论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员——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

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我们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要向帝国主义者讨乞也能活下去,而且还将活得比帝国主义国家要好些。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毛泽东论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员——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

一、毛泽东论中国共产党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在革命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我们的革命要有不领错路的把握,不可不团结我们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敌人。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1925年11月1日),《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1页。

革命的集体组织中的自由主义是十分有害的。它是一种腐蚀剂,使团结涣散,关系松懈,工作消极,意见分歧。它使革命队伍失掉严密的组织和纪律,政策不能贯彻到底,党的组织和党所领导的群众发生隔离。这是一种严重的恶劣倾向。

——《反对自由主义》(1937年9月7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359页。

指导一个伟大的革命运动的政党,如果没有革命理论,没有历史知识,没有对于实际运动的深刻的了解,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521页。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整个中国革命运动,是包括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两个阶段在内的全部革命运动;这是两个性质不同的革命过程,只有完成了前一个革命过程才有可能去完成后一个革命过程。民主主义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准备,社会主义革命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趋势。而一切共产主义者的最后目的,则是在于力争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最后的完成。

——《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1939年12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646页。

这种态度,就是有的放矢的态度。“的”就是中国革命,“矢”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所以要找这根“矢”,就是为了要射中国革命和东方革命这个“的”的。这种态度,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我们要从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的实际情况出发,从中引出其固有的而不是臆造的规律性,即找出周围事变的内部联系,作为我们行动的向导。

——《改造我们的学习》(1941年5月19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759页。

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本身决无私利可图。它应该受到人民的监督,而决不应该违背人民的意旨。它的党员应该站在民众之中,而决不应该站在民众之上。

——《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1941年11月6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809页。

共产党是真心实意想把国事办好的,但是我们的毛病还很多,我们不怕说出我们的毛病,我们一定要改掉我们的毛病。我们要加强党内教育改掉这些毛病,我们还要经过和党外人士实行民主合作改掉这些毛病。这样的内外夹攻,才能把我们的毛病治好,才真正的把国事办好起来。

——《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1941年11月6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810页。

中国共产党人只有在他们善于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善于用列宁斯大林关于中国革命的学说,进一步地从中国的历史实际和革命实际的认真研究中,在各方面作出合乎中国需要的理论性的创造,才叫理论和实际相联系。

——《整顿党的作风》(1942年2月1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822页。

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说,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以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如此无限循环,一次比一次地更正确、更生动、更丰富。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

——《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1943年6月1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899页。

要联系群众,就是要按照群众的需要和自愿。一切为群众的工作都要从群众的需要出发。而不是从自己的良好愿望出发。有许多时候,群众在客观上有了某种改革的需要,但在主观上还没有这种觉悟,还不愿意进行改革。我们就要进行耐心的等待。直到经过我们的工作,群众的多数有了觉悟,有了决心,自愿实行这种改革,才去实行这种改革。否则就会脱离群众。

——《文化工作中的统一战线》(1944年10月30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12页

我们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政治主张。我们的将来纲领或最高纲领,是要将中国推进到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去的,这是确定的和毫无疑义的。我们的党的名称和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的宇宙观,明确地指明了这个将来的、无限光明的、无限美妙的最高理想。

——《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59页。

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中产生了新的工作作风,这主要的就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作风,和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以及自我批评的作风。

——《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94页。

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95页。

许多时候,广大群众跑到我们的前头去了,迫切的需要前进一步了,我们的同志不能做群众的领导者,却反映了一部分落后分子的意见,并且将这些落后分子的意见误认为广大群众的意见,做了落后分子的尾巴。总之,应该使每一个同志明了,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

——《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96页。

中国共产党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清醒地估计了国际和国内的形势,知道一切内外反动派的进攻,不但是必须打败的,而且是能够打败的。当着天空中出现乌云的时候,我们就指出:这不过是暂时的现象,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在前头。

——《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1947年12月25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245页。

政策是革命政党一切实际行动的出发点,并且表现于行动的过程和归宿。一个革命政党的任何行动都是实行政策。不是实行正确的政策,就是实行错误的政策;不是自觉地,就是盲目地实行某种政策。所谓经验,就是实行政策的过程和归宿。政策必须在人民实践中,也就是经验中,才能证明其正确与否,才能确定其正确和错误的程度。但是,人们的实践,特别是革命政党和革命群众的实践,没有不同这种或那种政策相联系的。因此,在每一行动之前,必须向党员和群众讲明我们按情况规定的政策。否则,党员和群众就会脱离我们政策的领导而盲目行动,执行错误的政策。

——《关于工商业政策》(1948年2月27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284页。

我党规定了中国革命的总路线和总政策,又规定了各项具体的工作路线和各项具体的政策。但是,许多同志往往记住了我党的具体的个别的工作路线和政策,忘记了我党的总路线和总政策。而如果真正忘记了我党的总路线和总政策,我们就将是一个盲目的不完全的不清醒的革命者,在我们执行具体工作路线和具体政策的时候,就会迷失方向,就会左右摇摆,就会贻误我们的工作。

——《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1948年4月1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314页。

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1949年3月5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440页。

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我们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要向帝国主义者讨乞也能活下去,而且还将活得比帝国主义国家要好些。

——《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1949年3月5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440页。

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禁止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作地名、街名和企业的名字,保持艰苦奋斗作风,制止歌功颂德现象。

——《党委会的工作方法》(1949年3月13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443页。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为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1954年9月15日),《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第715页。

我们的党是一个伟大的党,光荣的党,正确的党,这是必须肯定的。但是我们还有缺点,这一点也应该肯定。不应该肯定我们的一切,只应该肯定我们正确的东西。同时,也不应该否定我们的一切,只应该否定错误的东西。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3月12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274页。

要使几亿人中的中国人生活得好,要把我们这个经济落后、文化落后的国家,建设成为富裕的、强盛的、具有高度文化的国家,这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我们所以要整风,现在要整风,将来还要整风,要不断把我们身上的错误东西整掉,就是为了使我们能够更好地担负起这项任务,更好地同党外的一切立志改革的志士仁人共同工作。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3月12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275页。

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总是要反复地经受正反两方面的教育,经过比较和对照,才能够锻炼得成熟起来,才有赢得胜利的保证。轻视反面教员的作用,就不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沿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开辟的道路前进》,《中国共产党史稿(1921~1949)第三卷第638页

二、毛泽东论共产党员

共产党员应该作到最有远见,最富于牺牲精神,最坚定,而又最能虚心体会情况,依靠群众的多数,得到群众的拥护。

——《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1937年5月3日),《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254页。

我们主张积极的思想斗争,因为它是达到党内团结和革命团体内的团结使之有利于斗争的武器。每个共产党员和革命分子,应该拿起这个武器。

但是自由主义取消思想斗争,主张无原则的和平,结果是腐朽庸俗的作风发生。使党的革命团体的某些组织和某些个人在政治上腐化起来。

——《反对自由主义》(1937年9月7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361页。

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是襟怀坦白,忠实,积极,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以个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无论何时何地,坚持正确的原则,同一切不正确的思想和行为作不疲倦的斗争,用以巩固党的集体生活,巩固党和群众的联系;关心党和群众比关心个人为重,关心他人比关心自己为重。这样才算得一个共产党员。

——《反对自由主义》(1937年9月7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362页。

共产党员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应以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而应以个人利益服从于民族的和人民群众的利益。因此,自私自利,消极怠工,贪污腐化,风头主义等等,是最可鄙的;而大公无私,积极努力,克已奉公,埋头苦干的精神,才是可尊敬的。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510页。

共产党员的先锋作用和模范作用是十分重要的。共产党员在八路军和新四军中,应该成为英勇作战的模范,执行命令的模范,遵守纪律的模范,政治工作的模范和内部团结统一的模范。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510页。

共产党员应是实事求是的模范,又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模范。因为只有实事求是,才能完成确定的任务;只有远见卓识,才能不失前进的方向。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510页。

共产党员在政府工作中,应该是十分廉洁、不用私人、多做工作、少取报酬的模范。共产党员在民众运动中,应该是民众的朋友,而不是民众的上司,是诲人不倦的教师,而不是官僚主义的政客。共产党员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应以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而应以个人利益服从于民族的和人民群众的利益。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510页。

共产党员决不可脱离群众的多数,置多数人的情况于不顾,而率领少数先进队伍单独冒进;必须注意组织先进分子和广大群众之间的密切联系。这就是照顾多数的观点。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年10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514页。

不少的人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挑轻的。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一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同志对人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人其实不是共产党员,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

——《纪念白求恩》(1939年12月21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660页。

粗枝大叶、自以为是的主观主义作风,就是党性不纯的第一个表现;而实事求是,理论与实际密切联系,则是一个党性坚强的党员的起码态度。

——《中共中央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1941年8月1日),《毛泽东文集》第二卷第361页。

共产党员决不可自以为是,盛气凌人,以为自己是什么都好,别人是什么都不好;决不可把自己关在小房子里,自吹自擂,称王称霸。

——《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1941年11月21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811页。

共产党员必须倾听党外人士的意见,给别人以说话的机会。别人说得对的,我们应该欢迎,并要跟别人的长处学习;别人说得不对,也应该让别人说完,然后慢慢加以解释。

——《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1941年11月21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811页。

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都要经过自己头脑的周密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绝对不应盲从,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

——《整顿党的作风》(1942年2月1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829页。

有许多党员,在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上并没有完全入党,甚至完全没有入党。这种思想上没有入党的人,头脑里还装着许多剥削阶级的脏东西,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无产阶级思想,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党。他们想:什么无产阶级思想,还不是那一套?他们哪里知道要得到这一套并不容易,有些人就是一辈子也没有共产党员的气味,只有离开党完事。因此我们的党,我们的队伍,虽然其中的大部分是纯洁的,但是为要领导革命运动更好地发展,更快地完成,就必须从思想上组织上认真地整顿一番。而为要从组织上整顿,首先需要在思想上整顿,需要展开一个无产阶级对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斗争。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42年5月),《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875页。

我们共产党员,无论在什么问题上,一定要能够同群众相结合。如果我们的党员,一生一世坐在房子里不出去,不经风雨,不见世面,这种党员,对于中国人民究竟有什么好处没有呢?一点好处也没有的,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人做党员。我们共产党员应该经风雨,见世面;这个风雨,就是群众斗争的大风雨,这个世面,就是群众斗争的大世面。

——《组织起来》(1943年11月29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936页。

国民党就是只会向老百姓要东西,而不给老百姓任何一点东西的。如果我们的共产党员也是这样,那么,这种工作作风就是国民党作风,这种共产党员的脸上就堆上了一层官僚主义的灰尘。

——《组织起来》(1943年11月29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932页。

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坚持真理,因为任何真理都是符合于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修正错误,因为任何错误都是不符合于人民利益的。

——《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96页。

应该使每个同志明了,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

——《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1097页。

什么叫工作,工作就是斗争。那些地方有困难、有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我们是为着解决困难去工作、去斗争的。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这才是好同志。那些地方的工作是很艰苦的。艰苦的工作就像担子,摆在我们的面前,看我们敢不敢承担。担子有轻有重。有的人拈轻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拣轻的挑。这就不是好的态度。有的同志不是这样,享受让给人家,担子拣重的挑,吃苦在别人前头,享受在别人后头。这样的同志就是好同志。这种共产主义者的精神,我们都要学习。

——《关于重庆谈判》(1945年10月17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161页。

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关于重庆谈判》(1945年10月17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161页。

特别注意的是,一些号称学得了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员。他们学得了社会发展史——历史唯物论,但是一遇到具体的历史事件,具体的历史人物(如象武训),具体的反历史的思想,就丧失了批判的能力,有些人甚至向这种反动思想投降。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侵入了战斗的共产党,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一些共产党员自称已经学得的马克思主义,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1951年5月25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第167页。

总而言之,党内有这样的高级干部,他们过不了社会主义这一关,是动摇的。这类事情结束了没有呢?没有。是不是十年以后这些人就坚定起来,真正相信社会主义呢?那也不一定。十年以后,遇到什么问题,他们还可能说,我早就料到了的。

——《在省巿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1月),《马列著作毛泽东著作选读(科学社会主义部分)》第520页。

有些人读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的书,自以为有学问了,但是并没有读进去,并没有在头脑里生根,不会应用,阶级感情还是旧的。还有一些人很骄傲,读了几句书,自以为了不起,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可是一遇风浪,他们的立场,比起工人和大多数劳动农民来,就显得大不相同。前者动摇,后者坚定,前者暧昧,后者明朗。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3月12日),人民出版社出版第6页。

去伪求真摘编

2019-07-01

【去伪求真,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7/49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