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必须坚持学用结合,否则就从根本上违背马克思主义。在学习马克思主义课程中,我们可以学习一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著。通过原著的学习,我们原原本本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学习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许多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这样,我们可以更加体会到马克思主义的博大精深,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和感情。

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诞生于19世纪中叶,经历了20世纪的辉煌与低潮交错的考验,现在已经跨进它的第三个世纪的头20年。

在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一种思想理论像马克思主义这样深刻地影响并改变世界。不只是社会主义国家,即使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在不同程度上感受到马克思主义对政治、文化和学术思想的影响作用。马克思主义是世界范围的存在。英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家戴维·麦克莱伦说:

【“不仅仅是在马克思主义国家,马克思的思想产生了影响。在世界其他地方,他已经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不论我们是否赞同马克思,他都已经塑造了我们对社会的观念。他建立起了一个来源于哲学、历史、经济学和政治学的体系。”】

马克思主义这种永葆青春,以雷霆万钧之力磅礴于世界,正在于它是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内的完整的、科学性和革命性相结合的思想理论体系。

我们国家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本质就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的结合。我们理所当然地应该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以创造性态度坚持马克思主义,学习马克思主义,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来教育我们的广大干部。这是提高我们各级干部,尤其是担负重要任务的领导干部政治思想和理论素质,提高治国理政的实际才干重要保证。面对如此复杂和严峻的国际形势和我们承担的中华民族复兴的艰巨任务,我们的干部一定要提高学习马克思主义,学习当代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的自觉性,认真下苦功学习。

一、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是时代的需要

马克思和恩格斯当然都是才华横溢,学识渊博的伟大人物,但马克思主义并不单纯是他们头脑的产物。在马克思和恩格斯之前,并不乏聪慧过人、百科全书式的人物。德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和德国的古典哲学家们都是杰出的才智之士,但他们都没有也不可能创造一种代表工人阶级,以工人阶级和人类解放为目标的科学理论学说。使马克思和恩格斯超过他们前人的不只是他们的独特才能和智慧,而主要是他们所处的时代,是时代的需要把他们推上了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的理论高峰。

1.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是有关正确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本质和功能的两个重大问题。只有正确理解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才能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反对教条主义和修正主义,反对一切左的和右的观点;也只有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以创造性的,发展的,与时俱进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才能把握马克思主义的本质。

在当今世界上,几乎所有标榜马克思主义的学派都自称为马克思主义,而且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可是,它们的观点不同,甚至相互对立,彼此指责,争论不休。半个多世纪以来,从西方到东方,对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可以说是存在长期的、激烈的争论。有的学者根本不承认存在具有客观性的马克思主义,认为究竟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取决于人们的不同解读。例如美国社会学家赖特米尔斯在《马克思主义者》中明确说:

【“马克思没有得到人们的统一认识。我们根据他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写出的书籍,小册子,论文和书信对他的著述作出什么样的说明,要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利益观点,因此,这些说明中的任何一种都不能代表‘真正的马克思’。他还特别强调,“人们对马克思的确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每一个研究者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认识马克思”。】

有多少个研究者,就有多少个马克思主义,这是西方某些学者的得意之论。在这个充满相对主义和主观主义命题,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似乎变成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探求,纯属无谓之举。这是完全错误的。

我们并不否认当代对马克思主义理解的多样性和差异性。由于立场和观点不同,在当代对马克思主义提出了各种解释。但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科学体系,它的内容并不取决于人们的主观解释,而是取决于它的客观内容和科学本性。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时首先要弄清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这对于正确理解和完整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是至关重要的。

列宁说过:

【“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的观点和学说的体系。”】

列宁强调的是,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当然也包括恩格斯)的观点和学说,也就是说,后人不能把自己的虚构、附加和错误解释强加给马克思和恩格斯。而且强调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的观点和学说的体系,而不是全部著作中的毎句话或个别论断的总和。

当然,马克思主义不仅仅属于马克思和恩格斯个人,它是一种学说。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以后,马克思主义在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继续得到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包括三个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但它在马克思主义中构成一个从理论上相互支撑,相互渗透的统一整体。马克思主义作为一个科学体系,它研究的是整个客观世界以及社会形态更替的规律、资本主义发展规律以及具有客观依据的关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科学构想。它的最根本的目的和使命,就是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指明道路。如果要从本质上回答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我们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的,为他们后继者所发展的,以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为使命,以建设共产主义为最高目标的科学理论体系。要是在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定义和解释中,抽去了它的科学世界观和对资本主义社会矛盾义的科学分析,放弃了社会主义革命目标,背离了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使命,而又自称为马克思主义,就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任何这类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只能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伪造。

2.马克思主义产生的历史必然性:时代需要和对人类文化遗产的批判继承

任何一种社会思想理论的产生都有其社会需要。马克思主义这种具有历史变革意义的科学理论体系,只有社会物质生产和文化积累达到一定水平才可能产生。毛泽东指出:

【“由于欧洲许多国家的社会经济情况进到了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阶段,生产力、阶级斗争和科学均发展到了历史上未有过的水平,工业无产阶级成为历史发展的最伟大的动力,因而产生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的宇宙观。”】

这一科学论断不仅对于概括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产生,而且对于整个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是同样适用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德国人,但马克思主义不只是德国的产物,而同样是国际的产物。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一方面必须有德国的古典哲学的文化积淀,但同时又必须有英国和法国的发展了的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实际上,马克思主义是当时西欧几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所固有的内在矛盾——社会化生产和资本主义占有制的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矛盾激化,以及由文化发展提供的思想条件相结合的合乎规律的产物。

首先是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和阶级关系。英国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终生活动的重要国家,资本主义生产非常发达。18世纪中期,英国从蒸汽机和棉花加工机开始的产业革命,使得机器生产逐步代替了手工操作,以机器生产的大工业代替了工厂手工业,社会生产力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到19世纪中叶,英国是当时资本主义最发达的国家。

法国是马克思早期活动的重要国家。同英国相比,法国资本主义发展水平比较低一些,但经过资产阶级革命和拿破仑统治时期,无论是工业还是农业,资本主义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七月王朝时期,法国产业革命发展迅速,工业中已广泛采用机器生产。德国资本主义发展虽然较晚,但马克思和恩格斯出生和成长地德国莱茵河地区资本主义也有相当的发展。尤其是由于同英法工业比较发达的国家进行广泛的交往,德国生产力发展水平虽然不如英国和法国,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固有的内在矛盾,它的内在弊病同样也呈现出来。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固有的内在矛盾——社会化生产和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日趋激化。这种激化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经济危。从1825年发生第一次危机以来,资本主义国家周期地受到经济危机的冲击。在危机中,商业停顿,市场盈溢,产品滞销,银根奇紧,信用停止,工厂关门,好像是发生了社会大瘟疫。这就说明,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尖锐化,因而生产力起来反抗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这种矛盾本身就孕育着解决矛盾的手段,蕴含着从科学理论上予以阐述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的激化,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也尖锐起来。无产阶级已经从早期自发地反对个别企业主、破坏机器的斗争,发展到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政治罢工。19世纪40年代,在当时几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所出现的工人起义和工人运动,开辟了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斗争的新纪元。在法国,里昂发生了大规模的工人起义。几乎是接着法国里昂工人起义失败后不久,英国工人掀起了宪章运动。成百万人参加运动,这是工人运动史上声势浩大政治运动。它虽然不象里昂工人那样直接拿起武器,但它的斗争明确地指向资产阶级。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祖国,工人运动也开始兴起。特别是1844年6月的西里西亚织工起义,是当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矛盾进一步尖锐的结果。起义规模虽然不及里昂工人运动和宪章运动,但它是德国工人觉醒的标志。它十分明确地反对私有制,反对资本主义剥削。随着工人运动的兴起,工人组织也相继出现,而且工人组织超出一国国界,出现具有国际性的工人组织。

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激化,工人运动和工人组织的出现,表明工人阶级开始作为觉醒的阶级登上政治舞台。他们迫切要求正确认识自己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地位,认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关系的本质,认识自己的命运和前途。换句话说,工人阶级需要一种能科学地阐明资本主义向何处去以及无产阶级历史使命和人类前途的科学理论。这是当时时代提出的任务。

除了经济条件和阶级斗争外,我们还要充分认识到思想文化的作用。时代条件把社会的迫切问题摆到人们面前,并规定人们认识可能达到的深度和界限,但它不能自发地产生任何理论。理论思维必须从已有的思想材料出发。对人类全部文化成果,特别是19世纪中叶在哲学、经济学和社会主义达到的重要成就进行的批判继承,对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同样具有决定性意义。

马克思主义是对全部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继承。但其中最重要的是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法国三大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因此,列宁在肯定马克思主义是对人类全部优秀文化遗产批判继承的前提下,特别强调西欧19世纪社会理论成就的重大意义。

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哲学,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产生中起了重要作用。但马克思和恩格斯不是原封不动地搬用黑格尔的辩证法,他们吸收了黑格尔辩证法中的合理因素,例如关于运动、发展、变化的观念,关于对立统一、量变质变、否定之否定的观念,关于逻辑和历史统一的观念,关于历史发展的必然性的观念,等等,但彻底批判了黑格尔把绝对观念作为运动的主体,把运动和运动着特质割裂开来的唯心主义观点。对待费尔巴哈也是这样,他们高度评价费尔巴哈反对思辩唯心主义、反对宗教的斗争,吸收了费尔巴哈关于存在是主词、思维是宾词的观念,关于人的客观实在性、关于人与自然统一的观念,等等,但彻底摒弃了费尔巴哈的抽象人本主义和自然主义,清除了费尔巴哈理论中的唯心义和形而上学杂质。

马克思和恩格斯重视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成就。他们深入地研究经济思想史,特别是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史,研究英国古典经济学派的著作。马克思在《巴黎笔记》和《伦敦笔记》中,就保留有大量的政治经济学的读书摘要和评注。马克思和恩格斯批判地吸取了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价值理论中的合理思想,例如关于劳动是价值唯一源泉的观点,关于劳动一般的抽象,关于价值区分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观点,以及他们在对工资、利润、地租分析中对剩余价值来源的某些有价值的探索,等等,但摒弃了他们把资本主义剥削看成符合人性的、永恒不变的制度,把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看成自然规律的唯心主和形而上学的观点,并清除了他们的价值理论中的矛盾和混乱,严密地论证并彻底发展了英国古典经济学派的劳动价值论,创立了剩余价值学说。

马克思和恩格斯虽然对空想社会主义学说抱批判态度,但并没有忽视三大空想社会主义的理论成就。恩格斯明确指出:

【“德国的理论上的社会主义永远不会忘记,它是依靠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这三位思想家而确立起来的。”】

早在1842年10月主编《莱茵报》时期,马克思就开始了对社会主义问题的研究。思格斯1842年到曼彻斯特之后广泛研究了社会主义问题,他在1843年11月写的《大陆上社会改革运动的进展》中对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的评述就是这种研究的总结。马克思和恩格斯批判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关于理性支配世界,否认阶级斗争,拒绝暴力革命的唯心主义历史观,反对他们各种关于移民区的空想实验,反对他们详细描绘和规划未来社会细节的作法,但吸取了他们对资本主义社会弊病抨击和未来社会设想中的合理因素,例如关于消灭旧的分工,消灭城乡、工农、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关于教育与生产劳动的早期结合,关于国家消亡等思想。

在马克思主义和人类文化遗产的关系问题上,我们必须反对两种倾向:一种是否认继承,把马克思主义同人类文化遗产对立起来,例如俄国十月革命后的“无产阶级文化派”就是这样。他们把无产阶级文化看成与人类文化无关的一种特殊文化。这完全是一种臆造。我国十年动乱初期的所谓“破四旧”也是这一种片面强调批判,抹煞马克思主义同人类文化遣产的继承关系的极左思想。当然,我们也要反对否定批判,片面强调继承。否认马克思主义在人类思想史上的变革地位的错误思想,例如把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说成是黑格尔的辩证法,把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说成是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如此等等。人类的认识犹如接力赛跑,后人总是在前人已经取得的成就的基础上前进的。

由此可见,时代的需要,人类文化的积累特别是19世纪中叶西欧在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学说已经达到的高度,都使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

3.马克思恩格斯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

19世纪40年代的历史条件和理论成就,对于当时活动在英国、法国、德国的理论家和工人活动家来说是共同的条件,为什么马克思和恩格斯能适应时代的需要,能吸收前人的成果创立马克思主义呢?我们只要了解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一生活动及其特点,就能对这个问题做出正确的回答。

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历史的简短介绍我们可以看到,尽管马克思和恩格斯家庭环境、教育和个人经历来说存在差别,但他们是在同样的时代背景和社会条件下活动的,有着最重要的共同点:

第一,他们都对剥削制度的憎恨和对劳动者的热爱。创立马克思主义,是一件危险而艰苦的工作,不仅会受到反动统治者的迫害,而且要付出巨大的劳动,没有激情,没有持久的动力是不可想象的。

第二,仅仅有强烈的革命激情是不够的,马克思和恩格斯还各自或共同进行了艰苦的科学研究。在上面我们曾讲到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人类文明特别是19世纪西欧在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学说的批判继承问题,这种继承和创新只有通过艰苦的科学研究才能达到的。

马克思的研究领域非常广阔。他的专业是法律,但深入地研究了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学说、历史、文学以及自然科学。恩格斯说过:

【“马克思在他所研究的每一个领域,甚至在数学领域,都有独到的发现,这样的领域是很多的,而且其中任何一个领域他都不是浅尝辄止。”】

马克思精通法文和英文。为了研究俄国的公社制度和土地关系,晚年还学习俄文。在马克思的著作中,保存有各种读书笔记,仅《资本论》的草稿的数量就是惊人的。为了创立新科学理论,马克思付出了何等巨大的劳动!

恩格斯也是一样。列宁指出:

【“恩格斯是整个文明世界中最卓越的学者和现代无产阶级的导师。”2】

中学学历和繁忙的商务并没有限制恩格斯对科学的探求,他发表在《德法年鉴》上的《政治经济学大纲》,为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建立奠定了第一块基石,当时年仅24岁。从1844年8月与马克思合作开始,他参与了马克思的一切科学活动,互相商量,共同探讨。马克思主义著作中的许多经典著作都是由他们两人共同创作的。恩格斯精通多国语言,他对军事辩证法、自然辩证法作出了独特的贡献。马克思逝世以后,恩格斯写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以及晚年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许多通信,都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的著名篇章。

第三,他们都积极投身实际斗争。马克思和恩格斯不是蛰居书斋的学者,而是革命家,是投身当时革命洪流的斗士。他们的全部科学研究,都是同革命实践紧密联系的。恩格斯曾经说过:

【“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正是他第一次使现代无产阶级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识到自身解放的条件。”】

这是对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一生经历特点的概括。马克思和恩格斯都非常注意现实问题。开始是关心德国反对宗教和专制制度的斗争,从1846年创建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起,在几乎半个世纪中,他们直接与工人运动相结合并领导工人运动。

由此可见,马克思和恩格斯与自己同时代的某些人物相比,具有双重优越性:比起工人活动家,他们具有深湛而广阔的理论素养;而与青年黑格尔派以及反对政治斗争的形形色色的所谓社会主义理论家相比,他们与工人运动相结合并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这样,他们既继承了人类的优秀文化遗产,又抓住了时代的脉博,透彻地了解时代所提出的迫切任务,从而成为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创始人。

4.反对马克思主义“危机”论和“过时”论

历史经验证明,马克思主义的命运是与无产阶级革命紧密相连的。当无产阶级革命处于高潮之际,社会主义国家相继建立,马克思主义理论阵地扩大,威信倍增,信仰者增多;反之,当无产阶级革命处低潮时,社会主义国家出现困难和挫折,马克思主义阵地会缩小,队伍发生分裂,不坚定者会动摇。各种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所谊理论和学说就会沉渣泛起,甚嚣尘上。

马克思主义从她诞生之日起,就在斗争中在胜利中前进。可是在20世纪下半期,社会主义实践和马克思主义都开始进入一个困难时期。特别是20世纪最后10年,由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社会主义运动在实践中重大挫折,世界是一些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学派、思潮,更趋活跃。它们都断言,马克思主义失败了,从此永远消失了。但事实并非如此。1999年秋天,英国BBC(英国广播公司)曾经进行世纪伟人评选,马克思排在当代世界最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之前,位居第一。这充分表明了马克思主义在西方世界不少人心中的地位,表明了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并不如一些人所期待的马克思主义已经彻底“破产”。其实,只要世界仍然存在资本主义,只要世界仍然充满非正义、不公平,存在剥削和奴役,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而产生的马克思主义就永远不会消失。

在各种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危机”论和“过时”论。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危机是革命遭遇挫折的一种反映。最早的所谓“危机”发生在第二国际后期。在20世纪下半期,特别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以后,马克思主义“危机”论更为流行。但就马克思主义发展而言,所谓“危机”仅仅是整个过程的一个片断,是前进中的暂时逆转,它能克服,而且一定会克服。因为只要现实提出的问题是真实的,就一定会由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作出回答。因此在所谓危机之后,接踵而来的必然是马克思主义的大发展。在克服第二国际后期的危机中,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发展;在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和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提出,就是这种规律的表现。我们已经清楚,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而是教条主义的失败。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必然在克服困难总结经验中前进。邓小平说过,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

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危机是革命遭遇挫折的一种反映。最早的所谓“危机”发生在第二国际后期。在20世纪下半期,特别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以后,马克思主义“危机”论更为流行。但就马克思主义发展而言,所谓“危机”仅仅是整个过程的一个片断,是前进中的暂时逆转,它能克服,而且一定会克服。因为只要现实提出的问题是真实的,就一定会由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作出回答。因此在所谓危机之后,接踵而来的必然是马克思主义的大发展。在克服第二国际后期的危机中,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发展;在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和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提出,就是这种规律的表现。我们已经清楚,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而是教条主义的失败。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必然在克服困难总结经验中前进。邓小平说过,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

与马克思主义“危机论”相呼应的是“过时论”。他们强调马克思主义克思主义产生于19世纪,现在已经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了。马克思被评为我们世纪的“千年伟人”,就是对这种观点的驳斥。

马克思和恩格斯虽然生活于自由资本主义阶段,但他们探讨的问题并不限于自由资本主义而是关于整个资本主义社会向何处去的问题,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问题,因而是对人类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规律性的探讨。正因为马克思和恩斯肩负着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历史使命的目的从事写作,因而他们不是停留在资本主义的表层,不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现象的描述,而是着力于通过现象把握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本质和规律。自由资本主义阶段的认识条件,可能会给马克思和恩格斯对材料的运用和理论视域带来某些限制,但从根上说不会影响他们对人类社会和资本主义一般规律的探求。一般存在于个别之中。资本主义社会早期暴露出来社会矛盾中包含着它的发展规律和往后发展趋向。这是马克思主义虽然诞生于自由资本主义阶段但至今仍然保持它的生命力的一个最重要原因。

我们现在距离马克思和恩格斯生活的年代虽然有一个半多世纪,时代面对的主题发生了变化,但这个变化并没有改变马克思主义肩负的历史使命。历史是大尺度的。我们仍然在以不同方式实践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的伟大理想。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思主义包依然是我们的时代的理论旗帜。当代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当代的社会实践,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证据,来推翻马克思主义根本性的原理。

我们强调马克思主义的适用性,但并不否认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某个具体论断可能过时。但要把它和“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区分开来。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是针对整个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是一种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理论;至于马克思和恩格斯文本中的某些论断的过时问题,这无全可能。马克思和恩格自己从不讳言这一点,相反着力强调自己的某个论断因为客观情况变化而过时。例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明确指出,由于最近25年来大工业有了巨大发展而工人阶级政党组织也跟着发展起来,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实际经验而后来尤其是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

【“所以这个绸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

在讲到《宣言》中关于对待各反对党的态度时也说,

【“虽然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但是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毕竟已经过时,因为政治形势已经完全改变”。】

他们也承认自己有过预测的失算,例如恩格斯说他在19世纪40年代,曾根据1825年至1842年间的事变进程,。曾预言资本主义工业大危机的周期定为五年,

【“但是1842年至1868年的工业历史证明,实际周期是十年,中间危机只具有次要的性质,而且1842年以后趋消失。从1868年起情况又改变了”。】

至于恩格斯逝世前在关于《马克思的1848至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的著名导言中的自我批评,非常坦率,非常诚恳。马克思和恩格斯宣称自己的某个论断过时,预测失效,甚至某些论断存在错误,这种自我审视、自我批判的精神,充分表现了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和与时俱进的理论风格。理论的发展也是辩证的,可以说相反相成。正因为敢于宣布自己的某个论断过时和错误,从而在总体上保证了这个理论体系的科学性。宣布永远不包含任何错误或失误的理论,不是科学而是神学。

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不同,它不是针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某个论断,面是针对整个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宣布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他们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各种理论都打着维多利亚时代资本主义的烙印,认为马克思主义是第二次浪潮即工业革命时期的产物,现在是信息社会,是后工业社会,现在再使用马克思主义,像在电子显微境时代还使旧式的放大境一样。这种种说法,都是从根本上反过和取消马克思主义。我们要承认马克思和恩格斯文本中某个论断或预测的过时的可能性,但要坚决批判“马克思主义过时”论。

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知识不同于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生产工具和技术属于工具性的。人类有了新的生产工具可以不再需要旧的过时的生产工具,有了新的更先进的技术可以取代旧有的生产效率低的技术。可人文社会科学知识不同,它只要是具有真理性或能给人类的智慧以启迪都具有存在的价值。人文社会知识是积累性的而不是取代性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传统文化例如儒家的创始人孔子,距离现在经已二千多年,可我们仍然可以从他的思想中吸取重要智慧和教导。

判断一种思想和学说的价值不能抽象地以时间长短来衡量。而是以它的真理性和现实价值来衡量。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的变革,它在哲学、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思想方面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马克思主义产生虽然已经产生近170年,但由于它是对世界、对历史、对对资本主义经济运动规律性认识,因而具有永久的历史的和当代的价值。

二、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根本特征

一种学说的根本特征,往往集中体现了这种学说的阶级本性、目的及其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革命性与科学性、完整性与开放性、继承性与创造性相统一,以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为目标的共产主义社会理想,最集中最鲜明表现了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本质。

1.革命性与科学性相统一

同历史和现实中任何学派相比,马克思主义是一种革命性与科学性相统一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具有最强大的、不可遏止的吸引力。它从19世纪40年代西欧工人运动中的一个小小学派,发展到席卷全球,成为当今信奉者最多、力量最强、影响最大的思想体系,根本原因在于:它把科学性和革命性内在地和不可分割地结合在这个理论本身中。列宁说过,

【“这一理论对世界各国社会主义者所具有的不可遏止的吸引力,就在于它把严格的和高度的科学性(它是社会科学的最新成就)同革命性结合起来,并且不仅仅是因为学说的创始人兼有学者和革命家的品质而偶然地结合起来,而是把二者内在地和不可分割地结合在这个理论本身中。”】

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集中表现在它的实践性,即要求不仅能解释世界,而且能指导人们的革命活动实际改变世界。马克思主义与以往任何学说根本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为无产阶级解放而产生的理论。如果脱离工人运动,脱离人们改造世界的实际活动,它就失去了它产生、存在与发展的基础。因此马克思主义必须与工人运动相结、与人们的实际活动相结合。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还表现在它的彻底批判精神。马克思主义的全部著作贯穿着这种批判精神。早在青年时代他就宣布:

【“新思潮的优点就恰恰在于我们不想教条式地预料未来,而只是希望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

并公开申明“要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马克思主义反对那种把旧制度、旧事物看成凝固不变的理论,反对一切为旧制度辩护的学说。它用彻底批判精神观察资本主义制度,从经济、政治、思想各方面多层次地揭露资本主义制度的矛盾和对抗,考察它的产生和演变,说明它的暂时性和改变为更高的社会形态的必然性和途径。

马克思主义不仅是革命的理论,而且是科学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并不是根据无产阶级利益、愿望和要求的纯逻辑推导。它以大量的、确凿的事实为根据,深刻地反映了客观自身的规律。例如唯物史观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高度,发现了社会现象的重复性和常规性,完全有可靠的根据把社会形态的发展看作自然历史过程。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说,以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为对象,根据大量材料揭示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活动规律和发展规律。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历史使命理论的依据,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和无产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客观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马克思和恩格斯严格按照客观事物本来面目认识事物,完全排除对社会现象的主观主义解释。就它的可证性来说,它以实践作为检验认识真理的唯一标准。马克思主义在人类反复实践中得到证实,并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把全部理论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是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真理的最可靠保证。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理论,这当然不是说真理尽在此中,除此以外没有真理。但我们不同意把马克思主义和各种非马克思主义甚至反马克思主义学派并列的观点。这种观点,忽视了马克思主义同其他学派的本质区别,贬低了马克思主义产生的伟大历史意义。毫无疑问,在马克思主义产以前或以后,有些学派在某个方面或某个问题上可以提出包含真理性的看法,但从总体上说,即作为一种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思想理论体系,没有任何一个学派能同马克思主义处于同等的地位。

有一种观点认为,阶级性与科学性是不相容的,凡是代表某个阶级利益和愿望的社会理论,不可能是科学的。这种说法是片面的。阶级性与科学性是社会理论的两种不同特性。前者是就它的社会功能说的,即代表哪个阶级的利益、为哪个阶级服务;后者是指它的认识价值,即它对现实反映的正确程度。在阶级社会中不存在超阶级的社会科学。不管自觉与否,任何社会理论都从属于特定的阶级。如果科学性和阶级性绝对相互排斥,阶级社会中全部关于社会的理论都只能是谬误。事实并非如此。即使是剥削阶级,当它处于革命时期,它的理论代表可以在一定范围和一定程度上进行比较客观性的探讨,因为这符合他们的阶级利益;相反,当它上升为统治阶级以后,它的阶级利益和社会现象的科学探讨之间处于不可调和的矛盾之中。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当英国和法国的资产阶级夺取了政权,无产阶级的斗争直接威胁到它们的利益时,才“敲响了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

无产阶级同以往一切阶级不同。它的阶级性同科学性是完全一致的。在马克思主义体系中,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发展规律的科学分析,就内在地包含着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和否定;而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和否定,又是以科学分析为依据的。恩格斯说过:

【“科学越是毫无顾忌和大公无私,它就越符合工人的利益和愿望。”】

即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马克思主义也不会丧失它的科学性,转变为所谓“官方意识形态”。因为无产阶级的利益和全人类的利益是一致的,和历史发展方向是一致的。它并不谋求永远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而是将自己的政权作为向无阶级社会的过渡。因而马克思主义永远保持它的科学性,不会象掌握政权以后的资产阶级的社会理论那样变成一种单纯的“辩护论。”

2.完整性与开放性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所谓完整当然不是说它无所不包,而是就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使命言,它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提供了最具科学性的论证。马克思主义是包括辩证的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内的有机统一整体。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基础。它克服了以往旧哲学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局限,把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唯物辩证的自然观和社会历史观结合在一起,通过揭示自然、社会和人类思维也纳一般规律,科学地阐明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为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说是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唯物辩证考察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从一定的社会关系中划分出生产关系,科学地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发展的规律,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及其运动机制,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实质,并按照逻辑和历史相统一的原则,通过一系列经济范畴再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发展和必然灭亡的过程。

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关于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性质、条件和目的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关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基本特征的原则性构想,都是建立在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说的基础上。早在1844年,马克思就指出:

【“整个革命运动必然在私有财产的过程中,即在经济中,为自己既找到经验的基础,也找到理论的基础。”】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更加明确地指出这一点,说:

【“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在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

由此可见,在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中,哲学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指导原则,政治经济学是哲学通向实际生活(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剖析)的中介,而关于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性质、条件和使命的社会主义理论则是运用哲学分析经济事实引出的结论。这三者之间,即它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原则,对资本主义经济的理论分析以及由此得出的结论之间,在理论上和逻辑上是严密、完整的、一贯的。它们相互渗透、相互补充,构成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学说。社会主义理论一旦离开马克思主义哲学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就会蜕变为平均共产主义或空想社会主义;反之,离开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离开了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目的,所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必然会跌入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怀抱。同样,如果无视无产阶级肩负的伟大历史使命、无视社会经济现象,特别是新出现的经济现象的分析,马克思主义哲学就会蜕变为经院哲学。马克思主义中的任何一个组成部分同整体割裂开来,都会使它丧失自己原有的性质,并导致对整个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曲解。

马克思主义体系不仅具有完整性而具有开放性。在历史上,凡是企图建立一个完整体系的思想家,都力图把自己的观点和学说凝固化,把它说成是最终的、最后的绝对真理。即使像黑格尔这样伟大的辩证法家也不例外。这种体系的封闭性与马克思主义的本性是不相容的。早在1843年马克思致卢格的一封信中,他就公开声明反对树立任何教条主义的旗帜,嘲笑那种认为一切谜语的答案都在哲学家们的写字台里,愚昧的凡俗世界只需张开嘴来接受绝对科学的烤松鸡的看法。后来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对企图创造最终真理体系的德国大学生们,尤其是对杜林进行过猛烈的批判。在恩格斯看来,如果人类在某个时候达到只需运用永恒真理,而不必再发现新的真理的地步,那就意味着历史和认识已经停止在一点上,这是非常荒谬的。关于自然和历史的无所不包的最终完成的认识体系,是同辩证思维的基本规律相矛盾的。可以说,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中的基本原理和重要命题,都如同张开着的口袋,它随时准备通过概括新的经验使它得到发展和充实。

3.继承性与创造性

这实际上是马克思主义的坚持与发展的关系问题。一部马克思主义史就是坚持与发展的历史。不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所谓创造性就会偏离方向,而不坚持创造性,就会失去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变为僵死的教条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在于它的创造性、在于它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

作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地总结新经验,以与时俱进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学说。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生前特别是死后,他们在各国的继承者们对于阐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都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其中列宁适应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只条件,在领导俄国无产阶级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在同第二国际机会主义斗争中,全面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即列宁主义阶段。

列宁继承和捍卫马克思主义,但同时反对教条主义,强调创造性。

【(他在)“我们决不把马克思的理论看作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社会党人如果不愿落后于实际生活,就应当在各方面把这门科学推向前进。我们认为,对于俄国社会党人来说,尤其需要独立地探讨马克思的理论,因为它所提供的只是总的指导原理,而这些原理的应用具体地说,在英国不同于法国,在法国不同于德国,在德国又不同于俄国。”】

《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一书中,把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一般理论运用于俄国的实际,研究俄国的经济结构和国内市场问题,探讨了俄国资本主义在封建制度瓦解基础上产生和发展的必然趋势。特别重要的是,列宁依据《资本论》的基本理论和方法,对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与资本集中过程的加速和各种垄断组织的出现、银行作用的改、工业垄断组织与银行垄断组织的结合,以及资本输出代替商品输出处于统治地位等新的经济现象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

在无产阶级革命问题上,列宁也突破了马克思主义的旧有结论。恩格斯说过:

【“共产主义革命将不是仅仅一个国家的革命,而是将在一切文明国家里,至少在英国、美国、法国、德国同时发生的革命。”1】

列宁依据对帝国主义时代经济和政治发展不平衡规律的分析,得出了完全新的结论:

【“社会主义不能在所有国家内同时获得胜利。它将首先在一个或者几个国家内获得胜利,而其余的国家在一段时期内将仍然是资产阶级的或者资产阶级以前的国家。”】

这是一个以新的原理来补充和代替旧的原理的卓越范例。没有这种与时俱进的创造性,马克思主义就会丧失它的生命力。同样,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得到创造发展。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就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两次飞跃。

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对于马克思主义是至关重要的。历史上不少学派,随着缔造者的逝世而逐步向没落。而马克思主义不会这样。因为它强调坚持与发展的统一,强调与时俱进,因此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以后,世界上涌现了一批又一批马克思主义者,他们继续向前发展和推进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在中国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在改革开放时期九十多年中,创造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

4.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

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产生的最根本目的以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为宗旨的,因此它必然包括自己的社会理想。这种社会理想就是以共产主义为最高目标,因为只有共产主义才是无产阶级类解放和人类解放相结合的途径。恩格斯说,

【“现代唯物主义,它和过去相比,是以科学社会主义为其理论终结的。”】

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社会理想,不同于歌舞团柏拉图的“理想国”、不同于历史上形形色色的空想社会主义的乌托邦,也不同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大同世界”。虽然后者可以为前者提供有启发性的思想,但有根区别。因为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中的共产主义社会理想是以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济学学,其中特别是两个伟大发现为依据的,是以无产阶级为主力军,以农民为同盟军,联合全体进步人类为实现这种社会理想的载体的。是以有组织、有领导的方式争取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斗争的。

在共产主义社会理想中,马克思主义正确地处理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的关系。马克思主义认为,无产阶级的解放和人类解放是辩证统。只有无产阶级解放才能为人类解放开辟道路,而只有全人类解放,无产阶级才能真正获得彻底解放意。马克思主义批判空想社会主义不提无产阶级解放只讲人类解放,自以为代表全人类而不代表无产阶级的抽象人道主义观点,也反对不证明人类解放,把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对立起来的狭隘宗派主义。因此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的社会理想,不仅反映了无产阶级和被压迫者的利益和愿望,也代表了社会发展的前进方向和整个人类的利益。

三、坚持马克思主义、学习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是具有国际性的具有世界影响的学说。但是对中国来说,它更为重要。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国家的性质要求我们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社会中的指导地位,必须用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来教育我们的干部、教育我们的大学生。

1.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的一元化与思想的多样性

在我们国家指导思想的一元化与思想的多样性不应该是绝对对立的。我们坚持指导思想的一元化,但不反对思想的多样性。但我们必须用马克思主义去引导多样化的思想朝着健康的,积极的方向前进,但又保持各自的特色,以便相互相促进,在思想文化领域丰富多彩。这此我们应该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在社会主义社会的指导地位,正确处理一元化与多样性的关系。

在我们社会中,指导思想一元化的合理性,在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进步性和合理性。建国以来,我们国家生产力的发展,综合国力的提高,文化的繁荣,无不表明这一点。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们国家正在和平崛起,举世瞩目。对中国社会具有如此巨大推动作用的马克思主义,理所当然地应该处于指导地位。综观近百年来,在中国社会中没有任何一种理论和思想能起到马克思主义的这种作用。

2.我们干部最重要的思想政治理论素质

我们现在不少干部文化素质都比较高,不少是大学毕业生。但大学是专业性教育,是分系分专业的。各有所专,这当然是必要的。可是专业学习有自己的局限性,它可以使一个人变为本行的专家,但又把他变为眼界狭隘,只有专业知识的片面发展的人。因此,我们的干部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不仅需要有专业知识,更需要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因此学习马克思主义,应该是我们全体干部学习的最重要内容。

首先,只有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才可能树立坚定的政治观点和理想信仰。我们的干部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挥员和战斗员,应该坚持社会主义的理想和信仰。这种理想和信仰不可能单纯依热情和一时的冲动,而必须有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支撑。如果相信人的本性是自私的,根本不相信社会发展规律、不相信社会主义最终会代替资本主义私有制,如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一无所知,任何关于坚定的政治信仰和理想都会变为一句空话,或者是表面文章。

理论的力量是无法衡量的。人们往往容易崇拜权力而轻视理论的力量。实际上正确的科学的理论的力量比权势的力量要大的多。理论的力量是真理的力量,它是不可战胜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没有任何权势,他们无一兵一卒,可是他们的理论最终所向披靡,把许多统治者和执政者拉下王位和宝座。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以真理的力量战胜旧世界的。毛泽东亦复如此,他不过是从韶山冲走出的小学教员,但最终打败了蒋家王朝靠的是真理,靠的是马克思主义,靠的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翻遍历史,没有人见过真理向权势低头,只见过权势最终向真理低头——即以失败而告终。

现在我们有些人不相信理论的力量,只相信金钱的力量。的确,金钱的力量是巨大的。它能征服许许多多意志薄弱的人,甚至一些曾经意志坚强不怕战火刑场的人。可金钱可以制造谎言但永远买不到真理,可是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信仰武装起来的人,就是披上了真理的盔甲,是永远不可征服的人。一个人一旦深信马克思基本主义理论,就会把它变为自己的信仰,变为自己的意志,变为任任何人都无法摧毁的力量。

其次,只有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我们才能树立正确的立场、观点、方法。人们看问题总有个立场问题。这个立场可以是阶级立场,也可能不属于阶级立场。例如,民族的立场、某一地区、某一小集体的立场,甚至家族或个人的立场。总之人们观察问题总有一定的角度,这个角度就是他们观察问题的一种立场。

人们看问题不可能没有立场。一个人作为国家的成员有个国家利益问题、作为民族成员有个民族利益问题、作为阶级成员有个阶级利益问题,作为个人有个个人利益问题。其它如作为家庭成员、或某个集团、党派的成员都有个家庭利益、集团或党派利益问题。

看问题人人有立场,这是客观事实;但是你这个立场对不对,这属于对立场的价值判断.虽然立场的评价属于价值判断,但它同样有是非曲直。这就是看你的立场是代表什么人的利益。是代表剥削阶级的利益还是代表被剥削阶级的利益;是代表多数人的利益还是代表少数人的利益;是代表中华民族的利益还是代表西方垄断财团的利益。按我们过去的说法,就是屁股坐在哪一边的问题。马克思主义作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科学理论教导我们永远要站在代表无产阶级的立场,站在代表绝对多数人民利益的立场。

立场不对,观点肯定不会正确。因为由于立场不对,对问题不可能有正确的认识。所谓观点,不仅是哲学观点,在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中,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中都有基本观点。而这些观点中,都集中表现了马克思主义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立场。如果号称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为少数人说话、为剥削者说活,肯定立场有问题。而立场、观点又与思维方法不可分。对于人的认识来说,思维方法是至关重要的。不懂得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不懂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懂何谓两点论何谓一点论,必然陷于保守、凝固、僵化。这就是为什么列宁如此强调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东西;强调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的道理所在。我们古代先哲荀子说过,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黯于大理。不识大体,即使从局部看有点道理,从全局看仍然是错的。庄子也讲了一个很深刻的道理。他说坐井观天的青蛙看不见天的全部,这叫拘于墟;夏天的虫子不知有冰,因为它活不到冬天,这叫笃于时;而一些人观念陈旧是因为头脑里条条框框太多,这叫束于教。这三种情况:拘于墟、笃于时,束于教,都只能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眼光狭隘,只见天的一角。在实际生活中,我们会发现一些同志是好同志,自认为忠心耿耿,可由于没有一个正确思维方法,死抱隹过时的观念,不合于时,也如坐井观天,总也跟不上时代的变化。马克思和恩格斯都不断强调自己理念提供的是进一步研究的方法,而不是万古不变的教条。我们只有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才能树立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再次,只有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我们的专业知识才能真正发挥它和积极作用。知识就是力量,这当然正确。但有个重要条件,即知识要掌握在正确运用知识的人手中才会它的积极作用,相反如果知识为一些具有错误的政治观仿点,错误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人所掌握,则知识越多,危害性越大。科学无国界,可科学家有祖国、科学是非可以价值中立,但科学家如何使用科学、为谁服务则价值不可能中立。我们强调各种专业的学生,包括理工科学生,都应该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道理正在于此。

3.学用结合、要精要管用

如何学习马克思主义?首先要重视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它不是个别论断,不是片言只语,而是经过实实践检验的基本规律性的论断。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学说,都存在这种基本原理。

有些人瞧不起基本原理,什么基本原理还不是老一套。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基本原理由于是具有普遍性的规律性认识,因而具有相对稳定性。全部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证明能解决问题的还是基本原理。如果摒弃或违背基本原理,在实践中肯定会失败。当然基本原理本身也会在实践中得到丰富和发展。但不是抛弃基本原理,而是以它为方法面对新实践和新的问题,创造性加以运用。但基础性的东西仍然是基本原理,所以学习马克思主义必须从基本原理的学习入手。

其次,要联系实际,即学会用。学用结合就是理论联系实际。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存在于结合之中、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功能存在于结合之中,马克思主义的威力也存在于结合之中。毛泽东说过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要能够精通它、应用它,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

我们反对工具主义但不能反对马克思主义作为认识工具的价值。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的确为我们提供认识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最锐利工具。就这种意义说,我们可以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比做我们认识世界观的望远镜和显微镜。

望远镜可以看远,高瞻远瞩;显微镜可以入微,察秋毫之末。远,表明事物处在视线之外;微,表明事物还处于萌芽状态。要观远察微,首先要站的高。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只有登高才能观远。在人类认识中的登高,实际上就是观察事物的立场问题。察微同样也是如此。因为所谓微,由于立场不同,可以完全不同。持相反的立场,对同样的事物,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要观远察微还要规律性观念。远在视线之外和微在萌芽状态的事,往往为一般人所忽视。黑格尔讲的量变的狡猾指的就是这个意思。一个人的智慧高低就在于能否察微观远。中国古人讲的月晕知风、础润知雨,就是见微知著。要是没有规律性观念,没有因果观念,是不可能做到的。马克思主义提供的就是这种观远察微的方法。因为马克思主义站的高,它不是把视线局限在资本主义界限范围,而是着眼于人类发展的远景。它强调世界发展的辩证规律性,这样才能防微杜渐,察近观远。

由上可见,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必须坚持学用结合,否则就从根本上违背马克思主义。在学习马克思主义课程中,我们可以学习一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著。通过原著的学习,我们原原本本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学习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许多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这样,我们可以更加体会到马克思主义的博大精深,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和感情。

【本文摘编自陈先达《马克思主义十五讲》,人民出版社2016年8月出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