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心铭:怎样才能正确认识新中国的历史?

我们当然不可能指望那些被推翻的国内外力量不反对新中国,不否定新中国所走的道路和取得的成就。而这正是针对着新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最深刻的根源。人民在前进中不可避免地会发生错误和挫折,又会给一些人以否定新中国历史的机会和口实。当代世界,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频繁,国际思想文化领域斗争深刻、复杂,西方国家把我国发展壮大视为对其价值观和制度模式的挑战,加紧对我国进行思想文化渗透。这种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斗争不能不反映到我们国内来,反映到对新中国历史的认识和评价中来。曾经长期统治了社会历史理论领域的唯心史观以及资产阶级、封建阶级的社会政治思想,也会影响人们对新中国历史的看法。

田心铭:怎样才能正确认识新中国的历史?

我们的人民共和国已经走过了65年的光辉历程。

在国内外意识形态斗争中,历史,特别是新中国的历史,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领域。正确认识新中国的历史,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本文从观察新中国历史所应有的几个视角入手做一些讨论。

一、在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史的背景下看新中国的历史

把一个事物放到它所属的大系统中做宏观的历史的考察和比较,才能清晰地认识它的地位、性质和特点。认识新中国的历史,从纵向说,要把它放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中去理解它;从横向说,要把它放到世界历史和当代世界中去考察它。

65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完全不同于此前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政权更迭,同推翻清王朝后1912年中华民国的成立也有根本性质的不同。它标志着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国体的诞生,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上划出了一个新的时代。

国家的产生,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主要标志。最早的奴隶制的国家是由于社会分裂为互相对立的阶级,从阶级的冲突和控制阶级对立的需要中产生的。这种阶级分裂后来继续存在于从封建社会到资产阶级社会的整个阶级社会的国家之中。如恩格斯所说:

【“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它在一切典型的时期毫无例外地都是统治阶级的国家,并且在一切场合在本质上都是镇压被压迫被剥削阶级的机器。”】

阶级社会中文明进步的基础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所以马克思总结出一条规律:“没有对抗就没有进步。这是文明直到今天所遵循的规律。”“直到今天”,就是直到当时为止的资产阶级社会。马克思确认,文明社会是进步着的社会;同时又确认,阶级社会的文明是在对抗中进步的。

马克思主义揭示的国家的本质和文明在对抗中进步的规律完全适合新中国诞生之前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中国的文明史已经有5000多年,其间经历了奴隶制时代、封建制时代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人民创造了让我们引以自豪的灿烂的古代文明,但这些成就是在对抗中取得的。历代国家政权在执行社会管理执能中(例如在兴办水利工程中)取得过辉煌的成就,但它们都具有阶级统治的职能,本质上是镇压和剥削被压迫阶级的机关。

中华人民共和国同以往一切国家的本质区别在于,它不再是剥削阶级的统治工具,而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自己的政权。它也有专政的职能,对人民的敌人实行专政。但这是对绝大多数人实行民主、对极少数人实行专政的新型民主的和新型专政的国家,因而是“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形式”,“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了”。对于这一全新的国体,1949年通过的起临时宪法作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和1954年通过的我国第一部宪法都作出了明确规定。人民掌握了国家政权,就运用它对社会进行变革,创造新的社会、新的生活。到1956年,党的八大宣布:

【“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几千年来的阶级剥削制度的历史已经基本结束,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在我国已经基本上建立起来了。”】

这一变革由国家根本大法予以确认,1982年颁布的我国现行宪法在第一条中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因此,以65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标志,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划分为两个不同的时代,二者在国家性质、社会性质以及文明发展的规律上都发生了质的飞跃。就两个不同时代的本质规定而言,剥削阶级统治的国家变成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阶级对立的社会变成了消灭剥削阶级、向着消灭阶级方向前进的社会,社会基本矛盾的性质从对抗性的变成非对抗性的,文明在对抗中进步的规律让位给社会主义文明发展的规律。同几千年的文明史相比,新中国仍然处于告别旧时代、开辟新时代的开端。对于65年的历史,不论是取得的成就,或存在的问题,或经历的曲折,都只有联系新中国在文明史中的这一历史方位才能获得正确的、深刻的理解。因为是在开端,所以它的经济文化还不发达,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还不完善。因为处在开端,所以我们没有历史经验,不能不在探索中走着曲折的路程。也因为是处在新时期的开端,所以新的国家、新的社会制度已经显示出它强大的生命力。恩格斯曾经预言,在新的历史时期,人自身以及人的活动的一切方面都将突飞猛进,使以往的一切都黯然失色。毛泽东在1949年也豪迈地预言,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在几千年文明史的背景下,我们可以更清晰地看到,诞生65年后的新中国,尽管还有许多缺陷,但它确实已经是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二、在世界历史的背景下看新中国的历史

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把新中国的历史放在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中、放在世界历史和当代世界的背景下去考察,是我们应有的又一个视角。

中华文明是世界几大古代文明中没有中断、延续发展至今的文明。在工业革命发生前的几千年时间里,中国经济、科技、文化一直走在世界的第一方阵之中。2100多年前,中国人开辟的丝绸之路就推动了中国同各国平等互利的文明交流。但是,中国在近代落伍了。

马克思恩格斯揭示了,生产力的发展和人们之间交往的扩大,使生产摆脱了民族局限和地域局限而同整个世界的生产发生联系,历史也就从民族的地域性的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它使未开化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

就是在这一世界历史的进程中,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

从那时以来,争取民族独立和争取人民解放一起,成为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一部中国近代史,成了充满灾难、落后挨打的悲惨屈辱史和中华民族抵抗外来侵略、实现民族独立的斗争史。1921年成立的中国共产党,在1922年7月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宣言中,痛陈80年来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宰割中国的历史,把“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确立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喊出了“打倒国际帝国主义!”“为独立而战!”的口号。党经过长期探索,认清了中国社会的性质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是中国各种矛盾中最主要的矛盾,中国的革命是对外推翻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革命和对内推翻封建地主压迫的民主革命,而最主要的任务是推翻帝国主义的民族革命,确立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总路线和总政策,领导中国人民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进行了不屈不挠的英勇斗争。

65年前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从此以后,中华民族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毛泽东主席庄严宣告:

“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

毛泽东还指出:

【“中国必须独立,中国必须解放,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

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华民族以独立的姿态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邓小平多次重申毛泽东关于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论断,以此来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意义。他强调指出:

【“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才大大提高的。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才使我们这个人口占世界总人口近四分之一的大国,在世界上站起来,而且站住了。”】

邓小平还在多种场合讲述中国革命和新中国的历史,指出,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以来的一个多世纪,在世界上一直处于卑下地位,人家看不起中国人,而从1949年起,“中国取得了一个资格:人们不敢轻视我们。”有的大国干涉我们的内政,由于

【“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这些干涉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可以置之不理,也可以提出抗议。”】

新中国的成立和发展改变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使中华民族以崭新的面貌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这是我们认识和评价65年的历史时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方面。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包括中国与世界社会主义的关系。如果说社会主义救了中国,那么社会主义的新中国也对世界社会主义作出了重大贡献。新中国的成立和发展,继十月革命之后进一步改变了世界的面貌,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尤其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社会主义还能不能存在下去,历史是否会终结于资本主义,一时似乎成了问题。面对国际形势的剧烈变化,邓小平指出:

【“中国只要这样搞下去,旗帜不倒,就会有很大影响。”】

中国肯定要沿着自己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走到底。谁也压不垮我们。“只要中国不垮,世界上就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坚持社会主义。”从那时以来,历史又走过了四分之一世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蓬勃发展为“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明。社会主义是在同各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中不断丰富和发展的。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独立自主地开辟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中国对世界社会主义和人类文明发展作出的重大贡献。

三、在两个历史时期的统一中看新中国的历史

2013年1月6日,习近平同志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中提出,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这里提出了一条认识新中国历史的重要原则:必须坚持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统一。

一般地说,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不同阶段,其本质和规律必须从不同阶段的统一中去认识,这是具有普遍性的方法论原则。特殊地说,把握新中国65年历史中不同阶段的统一,最重要的是正确认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阶段的关系。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将建国后32年的历史分为四个阶段做了深入分析,基于这样的分析做出了“建国三十二年历史的基本估计”,指出,忽视错误、掩盖错误是不允许的,但是,

【“三十二年来我们取得的成就还是主要的,忽视或否认我们的成就,忽视或否认取得这些成就的成功经验,同样是严重的错误。”】

《决议》之后33年的实践检验了《决议》的结论和得出结论的方法,证明了其科学真理性和价值。65年的历史,以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明显地分为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习近平同志指出,这是两个相互关联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我们认识这两个时期的关系,应该坚持《决议》的精神和方法。

之所以不能用其中一个时期去否定另一个时期,是因为这两个时期虽然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指导、方针政策和实际工作上有很大差别,但这是党领导人民探索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不同阶段之间的差别,二者具有共同的本质。人的认识运动是在“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循环往复中发展的过程,这使历史的进程显现出阶段性来。用一个时期否定另一个时期,是夸大了二者的差别而抹杀了其共同本质,将它们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了。

之所以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是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新中国已经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并进行了20多年建设的基础上开创的。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和制度,“是党和人民九十多年奋斗、创造、积累的根本成就”。在新中国建立之后、改革开放之前的20多年中,在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领导下,我国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成功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虽然在探索过程中经历了严重曲折,但如果没有这一时期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的独创性成果和巨大成就所提供的宝贵经验、理论准备和物质基础,就不可能在新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有些论者一讲起新时期的成就,就以一种“忆苦思甜”的思维方式把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描写成一团漆黑,似乎只是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没有前进和发展,似乎只有在他们人为地抹黑了的背景下才能显示出新时期的成就和光辉。他们忘记了这个时期也是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一个时期,忘记了它同旧中国的区别,忘记了新中国的建立实现了根本性的历史变革。这样不仅抹杀了新时期发展所不可缺少的物质基础,也否定了实行改革开放的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模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这一根本性质。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非常片面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

之所以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是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开创的。十年“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长时间的错误使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受到严重挫折。中国面临着正确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确立实现社会主义社会现代化的正确道路两个重大历史性课题。在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领导下,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全面总结建国以来的历史经验,科学地评价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1982年党的十二大明确指出:

【“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

从此,党高举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成功开创并不断推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使中华民族大踏步地迎来了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就否定了党和人民历尽艰辛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和社会制度。

四、在主流和支流的对立统一中看新中国的历史

用一个历史时期否定另一个历史时期的错误之所以发生,一个重要原因是观察历史时不能分清主流和支流。习近平同志强调,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分清主流和支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发扬经验,吸取教训,在这个基础上把党和人民事业继续推向前进。

历史前进的道路从来就不是平坦的,而是蜿蜒曲折、起伏不平的,总是交织着主流与支流。毛泽东指出,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后,理论的东西是否符合客观实际这个问题“是没有完全解决的,也不能完全解决的”。只有让理性认识回到实践中去检验,经过多次反复,才能完成对某一发展阶段内某一客观过程的认识。认识不能一次完成决定了错误难免是人的认识发展的规律,因而有主流也有支流是历史运动的规律。实事求是地认识党和人民的历史,必须分清主流和支流,正确看待成绩和错误。这是一条具有普遍意义的方法论原则。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指出:

【“在革命的队伍中,要划清正确和错误、成绩和缺点的界限,还要弄清它们中间什么是主要的,什么是次要的。”】

他说,究竟是三分成绩七分错误,还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必须有个根本的估计。如果把成绩为主说成错误为主,那就完全错了。

邓小平主持起草1981年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时,就坚持了这一科学方法。邓小平指出,做历史问题决议,

【“中心是两个问题,一个是毛泽东同志的功绩是第一位,还是错误是第一位?第二,我们三十二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前十年,成绩是主要的,还是错误是主要的?是漆黑一团,还是光明是主要的?”】

对这两个问题,邓小平都做出了明确回答。他在具体分析各个阶段的成绩和错误后得出一个总的结论:

【“总的来说,我们党的历史还是光辉的历史。”】

他在回答意大利记者法拉奇的提问时说:

【“我们将肯定毛主席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

《决议》关于“三十二年来我们取得的成就还是主要的”这一结论包括了对改革开放前历史时期的基本估计。对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我们在正视存在着的各种问题的同时,同样不能夸大支流、否定主流,以至于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能不能分清主流和支流,关键在于能不能正确地认识和对待错误,弄清错误与成绩相比处于什么地位,分析错误发生的原因,弄清错误的性质。

针对有些人把许多问题归结到毛泽东的个人品质上,邓小平指出:

【“毛泽东同志的错误,决不能归结为个人品质问题。”“毛泽东同志犯了错误,这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犯错误,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犯错误。”】

《决议》对错误发生的原因,包括历史的、现实的和认识方面的原因,毛泽东个人的和社会的原因,做了全面地、深刻地分析。习近平同志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

只有作这样的科学分析,才能认清错误的性质,避免夸大错误而否定党和人民的历史,才能找出发生错误的原因,纠正错误,避免重犯。

对于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存在的问题,同样应该作历史的分析。当前确实存在着许多问题,尤其是社会分配不公、两极分化,腐败现象蔓延,党员干部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严重存在,少数领导干部丧失了马克思主义信仰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信念等问题,引起了人们深深的忧虑。否认或忽视问题的存在是错误的。但是应该看到,党中央高度重视并且正在领导人民探索解决这些问题。中国走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前列,犹如攀登一座人迹未至的高山。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都是世界社会主义在前进过程中必然遇到而尚未解决的历史性课题。我们必须正视问题,修正错误,吸取教训,但是不能因为这些问题的发生而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只有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发展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五、只有站在人民的立场才能正确认识人民共和国的历史

从多个不同角度去观察新中国的历史,体现着认识历史所应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认识事物的方法是同立场不可分的。新中国的历史是由站立起来、当家做主的亿万中国人民自己创造的。正确认识新中国的历史,不仅要有正确的方法,而且必须站在人民的立场。

社会,就是人们在物质生产的基础上结成的社会关系。社会的历史,是生产发展的基础上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变化的历史。人们在社会生产中处于不同的地位,有不同的利益,就会从不同的立场出发去认识历史,形成对同一历史过程的不同看法和不同的历史观。人们在社会中追求自己自觉意识到的目的,无数相互作用的力量构成的合力决定着社会发展的总趋势,构成了社会的历史。正确地认识历史,就是要按照历史的本来面貌去反映它,并评价其是非得失。坚持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社会发展有其客观规律,并将这二者统一起来,是唯物史观的根本观点。历史评价的尺度,应该是符合社会发展客观规律和符合人民根本利益的统一。工人阶级在社会生产体系中的地位决定了它的根本利益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相一致,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相一致。“科学越是毫无顾忌和大公无私,它就越符合工人的利益和愿望。”因此,只有站在工人阶级和人民的立场,才能正确地认识历史;离开了人民的立场,就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歪曲历史。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中国社会阶级关系天翻地覆的大变革,也是压迫中华民族的外国帝国主义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失败。毛泽东在新中国诞生前夕说:

【“被推翻,例如眼前国民党反动派被我们所推翻,过去日本帝国主义被我们和各国人民所推翻,对于被推翻者来说,这是痛苦的,不堪设想的。”】

我们当然不可能指望那些被推翻的国内外力量不反对新中国,不否定新中国所走的道路和取得的成就。而这正是针对着新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最深刻的根源。人民在前进中不可避免地会发生错误和挫折,又会给一些人以否定新中国历史的机会和口实。当代世界,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频繁,国际思想文化领域斗争深刻、复杂,西方国家把我国发展壮大视为对其价值观和制度模式的挑战,加紧对我国进行思想文化渗透。这种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斗争不能不反映到我们国内来,反映到对新中国历史的认识和评价中来。曾经长期统治了社会历史理论领域的唯心史观以及资产阶级、封建阶级的社会政治思想,也会影响人们对新中国历史的看法。

由于认识主体方面的上述种种原因,加上作为认识对象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本身的复杂性和矛盾性,对于新中国的历史,无论就其整体或就其一定阶段、一定部分而言,都产生了各种不同的乃至根本对立的观点。过去是如此,将来也会如此。在互相对立的观点中,真理只有一个,这是需要由不断发展的社会实践来检验、由人民来评判的。归根到底,只有站在人民的立场,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坚持科学的方法,才能正确认识新中国的历史。

【田心铭,察网专栏学者,教育部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本文原载《中华魂》2014年第12期上,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新中国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