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让政治走开,是阴谋家的口号。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人是社会的产物,人的本质是社会性,在阶级社会首先表现为阶级性。政权是人类社会的组织者。政治,是每个人都撕不掉的标签。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包括一首歌、一幅画,都与政治有关。文章读到这里,如果你仍然坚持人可以与政治无关,那么,我已经没有能力说服你,请坚持你的吧。现在,很多人流行说某人被“洗脑”,这些以为自己比别人高明的人,不过仅仅是一群被另一种思想洗脑的人罢了。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你的脑子里有什么超越了当今人类社会已知的思想,你有什么超越了历史的认知?不是被这种思想影响、占据,就是被那种思想影响、占据。悲哀的是,明明脑子里装着落后、保守、僵化的东西,装着已经被批判不是真理的东西,还嘲笑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人。

【本文为作者余春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什么是国家?马克思主义在深入研究国家产生的原因及其发展变革的规律,概括了各种类型国家的特点及其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的基础上,提出一个定义:

【“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是使一切被支配的阶级受一个阶级控制的机器。”】

这是从哲学上从根本上对国家的定义,是对国家的高度概括。实际上,国家不是抽象的概念,不是虚渺的事物。本人认为,国家有三个必须的因素,即领土、人口和政权。

一、  领土

领土,通常认为包括陆地、水域及其空间。领土是立体的。领土是国家最根本的因素,是国家首要的因素。人权斗士可能立刻跳出来反对,说人才是国家最根本的因素。我问一下,没有土地、没有水,人在哪里生存?又如何生存?没有生存,谈什么人权?任何国家,存在与发展的最根本条件就是领土。世界历史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有一半以上是为了争夺领土。

领土中最重要的是陆地。因为,土壤是人类生存所需物资的重要依赖。陆地包括表面、土壤和地表以下若干深度。究竟地下多少深度范围属于国家领地?本人真不知道。目前,人类能够开采到的石油、煤、铁矿、黄金、钻石等,好像还没有引起领地争议。所以,好像没有哪个国家认为有必要确定一个深度范围。水域是陆地的延伸,特别是河流、湖泊、内海,直接依赖于陆地,海洋范围也是由大陆架、岛屿延伸产生的。

空间是陆地、水域向上垂直的部分,究竟向上延伸多少高度?本人也不知道。应该说,人类对空间的研究、开发和利用远远超过了地表以下。因此,空间更容易产生纠纷。多少高度以上的飞行器才可以认定不是侵犯领空?我们的导弹究竟可以飞多高呢?这真是一个问题。是以地球引力范围为标准?还是以包围地球的大气层为标准?我认为联合国应该规定一下公共空间的范围,避免领空冲突。

现在,我们来谈谈领土的取得。我们非常熟悉“自古以来”这个外交词语,为什么外国政府很少提“自古以来”?因为,放眼全世界,有资格说“自古以来”的国家真得很少很少,中国肯定是第一。首先,“古”从什么时候算起?几百万年到近万年以前,人类在走向成熟的阶段,没有语言、文字,应该算不上现代意义的人类,没有形成现代意义的人类社会。从近万年前开始算起吧,我们暂且相信西方的历史研究,有人类文明的地方也只有中国、古印度、中东两河流域、非洲尼罗河流域等极少数地方。那么,“古”到什么时候结束?一般认为,西方古代史结束于十六世纪,中国古代史结束于满清王朝晚期。

这个期间的几千年时间,应该算得上“古”。这个时期自然占有的领土,才有资格说“自古以来”。什么是自然占有?就是以前没有其他民族在此生存、发展,或者其他民族被融合,形成一个整体。本人认为这个民族的基本因素是一以贯之的语言、文字和主流思想,还有相对稳定比较明确的领土、具有延续性的政权。符合这些条件的才有资格说“自古以来”,大家说说,全世界有几个这样的国家?现在,我们应该明白秦始皇的重大贡献了,“书同文、车同轨”,秦始皇为中国文明几千年大一统作出了重大贡献。

既然只有极少数国家在领土上有资格说“自古以来”,其他国家的领土如何获得呢?最主要的方式就是暴力掠夺。比如美国。美国是一个完全依赖暴力掠夺建立的国家,它本身没有一寸天然属于它的领土。建立美国政权的那一群人,是海盗、罪犯、商人、冒险家等,北美洲“自古”是属于印第安人的,他们掠夺印第安人的土地建立美国,并且迅速发动战争,屠杀印第安人,暴力掠夺他们的领土。中国公知奉为“圣人”的华盛顿,就是屠杀印第安人、暴力掠夺他们土地的刽子手之一,曾直接指示联邦军队对印第安人进行侵略。

另外的方式还有协议。此协议是双方相对平等条件下的协议,不是火枪大炮强迫下的协议。火枪大炮强迫下的协议等同暴力掠夺,比如满清晚期中国与西方侵略者签订的系列耻辱条约。协议取得领土,有的是买卖协议,比如阿拉斯加就是俄罗斯卖给美国的,据说美国还想买丹麦所属格陵兰岛,可是,丹麦不愿意做这笔生意。有的是谈判协议,比如印度与孟加拉就用协议解决了国中有国的“飞地”问题,中国与周边诸多国家签订了边界协议,明确了相邻领土范围。协议解决领土问题的前提是平等,没有历史争议,没有明显冲突。

当前世界各国领土范围,基本确定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苏联、美、英、法等西方大国主导的框架内。弱小国家,没有主权,都是大国斗争的棋子。在20世纪50、60年代,世界各国各民族掀起独立革命高潮,很多被殖民的国家、民族取得革命胜利,建立自己的政权,但是,他们国家的领土,基本继承于殖民者划定的范围。 特别是很多国家分裂问题、民族冲突问题,都是大国斗争留下的隐患,这绝对是有意而为之。比如德国分裂为东德、西德,朝鲜被分裂为南韩、北朝鲜,以色列在中东“复国”等等。

当前诸多领土斗争、民族冲突,背后都有大国斗争的“影子”。首当其冲就是苏联解体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压缩俄罗斯的安全空间,吸纳原苏联区域的国家进入北约组织,在原苏联区域的国家搞“颜色革命”,不断在原苏联区域制造事端。南斯拉夫的解体和民族冲突,以色列与周边国家的战争和冲突,伊拉克战争,叙利亚灾难,伊朗核危机,非洲国家内乱和种族屠杀等,都有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影子”。对于中国,更不用说,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美国支持台湾岛与大陆对抗至今,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南海挑衅,当前的香港乱象,都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围剿我们、侵扰我们的结果。

保障领土完整是所有国家的首要任务。国家主权的基本内容就是领土不受侵犯。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是一个历史概念,既不是随人类出现而出现的,也不会存在于人类社会的整个过程,人类社会进入共产主义以后,国家就失去存在的基础,从而消亡。但是,在国家消亡以前,特别是人类社会还处于有阶级差别时期,国家的首要任务仍然是保障领土完整。保障领土完整,最终是为了保护国家的安全空间,以保护本国民众的生存空间。

二、  人口

有了领土,还必须有人口经营。人,是人类社会最积极、最重要的因素。马克思主义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是从人类起源角度阐述的,而人类的劳动,又不断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劳动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人,现代意义上的人,究竟首先出现在哪个地方?西方学术界主流认为人首先出现在非洲,然后,向其他地区迁徙、扩散,就是说,人的起源只有一个点。我不是学者,也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我一直认为人的起源有多个点,其中,有一个点,就在中国。

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并不是单纯一个家族、一个群体发展而来,而是多个家族、多个群体经过长期融合演变而来。这一点,在我们的历史传说中可以印证,我们自称为“炎黄子孙”,炎帝、黄帝就是两个不同部落的首领,这两个不同部落,我想也可以视作两个不同种族。两个部落形成同盟,互相融合,经过长期发展,共同成为汉族的祖先,是中华文明的开端。期间,我想,还有其他部落、其他种族不断融入进来,逐步减少差异,演变成一个大民族。

中国的历史起源于何处?多数人认同黄河流域。尽管,我们在中国多个地方发现古人类生活的痕迹,但是,我说过,能够成为现代意义上的人类,至少应该有一以贯之的语言、文字和主流思想,按照这个标准,形成中国历史主流的文明,应该产生在黄河流域。范围究竟有多大?根据大家研究,推断应该包括现在的陕西、山西、河北、河南、山东和淮河流域、汉江流域部分地区。他们所生活的地域,就是中国最古老的领土,真正“自古以来”最初就属于中国的地方。

领土要扩张,首先是人口要增长。不论多么丰腴的土地,没有人类活动,都是荒地。没有人口,就没有力量去占据土地、经营土地,前脚走,后脚就丢了。因此,人口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最基本的实力。汉族能够迅速扩张,人口应该是第一因素。数量众多的人口,不仅具备优势的生产力,还具备优势的战斗力,这都是扩张的重要资本。但是,仅仅有人口还不足以让文明继承下来。中国文明能够几千年不间断继承下来,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口庞大的民族,拥有统一的语言、文字和主流思想。这是衡量我们领土继承正当性的重要标准。

由此标准而望眼世界,除了中国,还有几个国家的领土敢说“自古以来”。有几个民族传承了几千年文明?除了汉字,还有哪种文字有如此清晰的传承路线?我们不用费很大功夫,就能读懂埋在地下几千年的秦简,甚至更早的甲骨文。除了中国,古两河文明、古尼罗河文明、古印度文明,哪一家有现在能够阅读出来的文字记载?除了有限的文物资料、考古发现,我敢说,大部分都是靠“猜测”或者“推测”。尽管如此,他们却怀疑我们一代代用文字传承下来的历史!

中华民族“自古”就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而且,一代代继承,没有离开。在中国历史上,领土变动很大,特别是西和北两个方向,领土变更频繁,并且涉及范围很广。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中国频繁与周边民族发生战争。但是,总的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融合、多民族共存的国家。汉族主流思想崇尚“以和为贵”“大同”等,具有明显包容性,这使得作为中国主体民族的汉族,在历史上基本能够与其他民族和平共处。虽然汉族在历史上曾经遭遇几次重大灾难,如五胡乱华、蒙古统治、满清入侵等,但是,总体是和平共处。

人口和领土是有机统一的。前面已经说过,领土是人口生存的基础,没有领土,人口没有立足之地,没有生存空间,更谈不上发展。同时,人口是领土的保障,没有人口,领土得不到经营,就是一片荒地,而且领土安全得不到保护。在最初的状态,领土是谁先占就谁先得,我们最初的领土,就是中华民族最初生活的地方。人口所到之处,就是领土所及,就是先来后到的意思。最开始的领土,必然是生活资源最丰富的地区,最适合人口生存的地方。

领土发生碰撞,人口就会发生冲突。人口所到,如果没有遇到其他人口,就没有阻拦。一旦两群人口相遇,就必然发生关联。关联的结果只有两样:融合、冲突。融合是最和平、最理想的人口相处方式。我们相信这种融合是存在的,特别是两群人口都比较脆弱的情况下,融合对双方都有好处,联合起来,力量壮大,更加有利于彼此的生存、发展。另一种情况是,两群人口力量悬殊太大,弱小的一方根本没有力量挑战强大的一方,只能顺从,被融合进来。

人口最多的关联方式是冲突。曾经有人统计,人类社会没有战争的时间少得可怜。战争,贯穿人类社会至今的整个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和平几十年了,但是,世界还没有完全和平,每天都有战斗发生,很多国家、民族陷在战争中挣扎。当两群人口相遇,谁也不愿意臣服对方,就只有靠武力决定了。为什么冲突?为了领土,为了生存的空间。冲突的结果,一方被征服,要么成为奴隶,要么遭遇屠杀。历史上,完全被屠杀,消失在历史上的民族还是很少的。

人类是在长期冲突中,斗争-妥协-斗争的过程中发展的。如果说,最初的冲突是为了生存,争夺更好、更多的领土,以满足自身发展的需要。那么,以后的冲突变得更加复杂,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甚至因为语言不同,都可能造成冲突。能打到彻底征服,就成了统治者,比如蒙古、满清;不能彻底征服,可以边打边谈、边谈边打,比如割地、和亲、岁贡等。历史上,中国周边的很多民族,对我们是抢了就跑,歇一段时间,再来抢,抢财物、抢人口,而我们,基本上没有彻底解决过边患,只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同一片领土,同一个民族,在阶级社会时期,冲突也是难免的。冲突的根本原因就是利益。在阶级社会,永远只有最广大百姓的利益代表正义。统治阶级的利益,是保守的、顽固的一方。被统治阶级的利益才是革命的、先进的一方。两个利益的冲突,是阶级社会的基本特征。中国几千年封建历史,往往是统治阶级举着被统治阶级利益的旗帜,为自己夺取政权开辟道路。所以,朝代更替,统治阶级变了一伙人,还是统治阶级,被统治阶级抛头颅、洒热血,结果还是被统治阶级。这个情况,直到中国共产党诞生才结束了。

在古今中外历史上,最悲哀的内部冲突是被外部势力操纵的冲突。决定事物的主要因素是内部因素,如果内部冲突是被外部势力操纵的,当然,首要原因也是内部出了问题,不团结、有矛盾。比如,当前的香港问题。香港问题具有历史的、现实的复杂性。香港居民不是同内地居民一样,国籍具有唯一性,所以,香港至今有几百万持外国国籍的人,这些外国人生活在中国的领土上,享受中国人的权利。就是说,在中国领土上,有许多外国人掌握着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世界上,除了殖民地,还有哪个国家存在这样的现实?不乱?才怪!

三、  政权

在人类社会,与人类有关的一切,没有任何脱离政治而单独存在的东西。不论是政治本身,还是经济、社会、文化,或者科学、技术、教育、文学、电影电视作品、体育等,所有一切,都与政治有关。否认这一点的,要么是白痴,要么是阴谋家。什么是政治?简单一句话:政治就是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换句话说,政治就是用什么方式把个人组织起来,并明确个人在这个组织中的位置、权力、义务等。只要是人类,只要生活在人类社会中,就必须与政治紧密联系在一起,不可分割。除了脱离人类本质的“人”,比如原始森林中的人猿泰山。

政权就是政治的组织者,即统治阶级。政权是国家的象征,代表主权,执行统治,维护领土完整,组织人口进行物质、精神等生产活动。在阶级社会和人类有阶级差别历史时期,阶级性是政权的根本属性。人类本身的发展具有渐进性,是由不成熟向成熟发展;人类社会的发展一样具有渐进性,是由不文明向文明发展。用历史的方法研究、分析历史,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和历史辩证法,我们不能静止的去研究历史,更不能超越历史本身去研究历史。所以,政权也是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不可能出现就是高度文明、高度成熟的样子。

历史上,所有政权都具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个体的人是由婴孩、童年、青年逐步成长的,人类社会也一样。我们现在批判的奴隶制,成为人类社会第一个阶级社会形式,肯定具有历史的必然性,也具有历史的合理性。奴隶制促进了原始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分工,也促进了人类社会最初的集中的大规模劳动力。人类历史上的宏大工程,都离不开集中的大规模劳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奴隶制推动了人类社会向前发展。此后出现的封建地主政权、资产阶级政权,都是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人类文明向前进步的政权,都是历史的必然过程。

历史上,阶级社会的政权都不具备正义性。阶级社会的政权,是统治阶级统治、压迫、剥削被统治阶级的工具。前面说过,他们都具有合理性,但是,他们却没有正义性。阶级社会的政权,维护的是统治阶级的特权,保护的是统治阶级的特殊利益,没有被统治阶级任何好处。在这一点上,资产阶级政权具有强大的欺骗性。欺骗性主要体现在他们响亮的口号上,比如“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不可否认,资产阶级是历史上最成熟、最文明的剥削阶级,当然,他们更是历史上最阴险、最狡猾的剥削阶级。他们打了你几个耳光,还讲道理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为你好!意思是,你不仅不能怨恨,还要充满感激。相信他们的请继续,我不想多说。

阶级社会的政权变更不会改变政权的本质。阶级社会政权的根本属性是阶级性,本质就是统治阶级统治、压迫、剥削被统治阶级的工具。不管是人类社会发生质变时,由封建地主统治取代奴隶主统治,由资本家统治取代封建地主统治,还是人类社会发生量变时,由奴隶主、封建地主、资本家里不同团伙进行统治更替,都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阶级社会政权的本质。不同的只是,处于统治地位的团伙变了,在历史上的称谓变了。不同的只是,他们把自己打扮的越来越“文明”,统治、压迫、剥削的手段越来越“高明”罢。所以,大家看到,满世界都有为资本家唱赞歌的,没有办法,“钱”真是一个好东西。

社会主义政权是正义性的政权。人类社会发生最重大的变化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实践。社会主义的旗帜上鲜明写着:消灭阶级,消灭私有制,消灭一切压迫、剥削等不平等!就是说,社会主义打倒一切统治阶级,让被统治的绝大多数成为“统治阶级”,这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统治者、被统治者的利益高度统一。政权的性质发生根本性变化,它不再是统治阶级统治、压迫、剥削被统治阶级的工具,它从此成为几乎包括社会全体成员的“人民群众”自己管理国家、社会,为自己谋取福利、谋求发展的工具。社会主义政权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具有正义性的政权,因为,它代表的是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根本利益,而不是少数人,或者某个集体、某个团伙。

政权即主权,一切国家机器都隶属于政权。前面已经说过,政权是国家的象征,代表主权。国家机器是由政权组织并且掌握的,没有一个国家是“虚拟”的,可以脱离政权单独存在的。所以,大家应该明白西方理论所谓军队只为国家服务,不为政治服务是多么虚伪的谎言了。国家本身就是政治,而且是最大的政治。悲哀的是,这个谎言却让很多中国人着迷,深信不疑。谁掌握政权,谁就掌握一切国家机器,包括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审判机构,包括政党、政府、监狱、军队,还包括新闻、科技、教育、文化等机构。谁掌握政权,谁就代表国家主权,而不是表面上的那个国王、总统、主席等个体。

没有任何脱离政权的人权。人,首先是社会的人,社会性是人的根本性质。在阶级社会,人的社会性首先表现为阶级性。没有超越阶级、超越社会的人性。对不能认识到这些的人,谈人权都是废话。人只有生活在人类社会中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政权则是人类社会的组织者,任何人逃离不了政权。人权,不过是政权的延伸。很多人看到这句话,估计要跳起来骂人,大叫“天赋人权”,好吧,如果你执意向“天”要人权,我也没有可说的,请你继续相信。人权,不是飘渺的东西,生存、发展,都离不开社会,离不开社会的组织。人权的内涵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随着人类社会发展不断发展、变化的,可以说,人权,是历史的产物,更是人类不断斗争的产物。

政权的核心问题是由谁掌握政权,多党制、三权分离等等都是浮云。谁掌握政权,是政权的核心问题。阶级社会的政权不具有正义性,因为掌握阶级社会政权的是社会成员中的少数人,即统治阶级,他们是奴隶主、封建大地主、资本家等,他们统治、压迫、剥削奴隶、雇农、无产阶级等。这些人,不管是分属不同国家,还是在同一个国家分成若干派,比如皇权、东林党、阉党等,还是分成若干政党,比如民主党、共和党、工党等,或者坐在不同部门,比如翰林院、大理寺等,又比如立法院、参议院、法院等,这些都是表面不同,实质上是一样的,都是统治阶级,是依靠剥削被统治阶级的劳动生存的。如果你相信选票、报纸上的互相攻击、议会上的互相扯皮拆台可以改变这个本质,那么,只能为你的智商着急,当然,相信的请继续相信。

让政治走开,是阴谋家的口号。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人是社会的产物,人的本质是社会性,在阶级社会首先表现为阶级性。政权是人类社会的组织者。政治,是每个人都撕不掉的标签。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包括一首歌、一幅画,都与政治有关。文章读到这里,如果你仍然坚持人可以与政治无关,那么,我已经没有能力说服你,请坚持你的吧。现在,很多人流行说某人被“洗脑”,这些以为自己比别人高明的人,不过仅仅是一群被另一种思想洗脑的人罢了。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你的脑子里有什么超越了当今人类社会已知的思想,你有什么超越了历史的认知?不是被这种思想影响、占据,就是被那种思想影响、占据。悲哀的是,明明脑子里装着落后、保守、僵化的东西,装着已经被批判不是真理的东西,还嘲笑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人。

四、  国家由领土、人口和政权有机组成

已经说过,国家不是一个虚拟的概念,它必须有实在的内容才能真实存在。组成国家的因素至少有三个:领土、人口和政权。所以,那些流亡在国外的一些人,打着某个国家的旗帜,搞一个流亡政府,没有一丁点领土,根本算不上国家,代表不了主权。政权代表国家主权,但是,政权不是国家的全部,政权可以更迭。何况,阶级社会的政权不具有正义性。所以说,认为国家属于统治阶级是片面的。统治阶级只是国家组成因素中的政权,虽然它是人类社会的组织者,宣示主权,维护领土,统领人口,但是,政权不能等于国家。

国家属于所有热爱这个国家的人民群众。人是人类社会最根本的因素,人口是国家中的基本因素。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国家是由一切热爱它的人民群众维护的。推动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根本动力是生产力,人民群众的创造是这个生产力中最根本、最重要的部分。革命就是人民群众创造力的重要表现之一。特别在人类社会发生质变过程中,人民群众是最重要的力量。有人说,历史上,有的战争属于贵族之间的战争,与平民百姓没有关系,就算是真实的吧,我就问问:粮食由谁生产?兵器由谁制造?城墙由谁修建?

国家的正义属于人民。阶级时期的国家,统治阶级的政权没有正义性,代表正义的永远是绝大多数人民。统治阶级要维护他们的政权,人民群众要推翻他们的政权。虽然,在人类社会性质发生质变以前,若干人民群众的斗争被统治阶级利用,成为政权更迭的牺牲品。但是,人民群众追求正义的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历史就是在追求正义的努力中不断前进的。在这个努力过程中,人民曾经是奴隶,是农民,最后是无产阶级。这个过程的最终结果,就是人民群众最终解放自己,消灭一切剥削阶级,消灭一切非正义的政权,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权,自己成为国家真正的主人。之前,人民群众是爱国者;之后,人民群众不仅是爱国者,还是国家的所有者。最终的胜利属于人民的正义。

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总和。其中,领土是基础,人口是保障,政权是纽带。领土有“自古以来”自然占领的,有正当继承的,更多是暴力掠夺,而后被动认可的。人口,在阶级社会,分为两大部分——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阶级性是人口在阶级社会的首要特征。在阶级社会,从来没有属于“全体成员”的权力,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公民社会”“公民国家”,没有超越阶级的、超越历史的人权。政权,是人类社会的组织者。在阶级社会,政权属于统治阶级,是统治阶级统治、压迫、剥削被统治阶级的工具。阶级社会的政权不具有正义性,必然遭到被统治阶级的反抗,“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国家会消亡吗?形式上的国家可能在地球上消亡,实质上的国家不会。按照共产主义理论,人类社会必然会发展到无限发达、无限文明的阶段,一切不平等都会消亡,人类需求与生产的矛盾基本消失。这个时期,首先必须是全体人类共同达到,否则,任何利益上的不平等,文明发展上的不平衡都会造成矛盾、冲突,共产主义就不能实现。如果这一天到来,领土的界线就会在地球上消亡,人口的差别会在人类社会消亡,政权的强迫性会消亡,人类社会在哲学意义上的国家就消亡了。但是,实质上的国家还会继续存在,因为,人类社会还需要组织。而且,人类活动的空间向月球、火星,甚至太阳系外扩张,人类将面临潜在的利益矛盾、文明冲突,国家的界限将会延伸。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9/51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