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评《权力的声音:美国的媒体和战争》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本文首发于2004年9月)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评《权力的声音:美国的媒体和战争》

不久前,美国以报道名流内幕消息著名的《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2004年4月号,332-335页)在报道曾拥有《耶路撒冷邮报》、《加拿大国家报》及《纽约太阳报》等媒体的世界媒体大王康拉德·布兰克(Conrad Black)的沉浮史的时候,很简短的提到了一件看似无关实际上却意味深长的事情。

这篇长篇报道说,“1981年的时候,他(布兰克)首次参加了由商界和政界人士组成的秘密组织比尔德堡团体(Bilderburg Group)的会议。在那里,他加深了和美国保守主义者如亨利·基辛格,里查德·玻尔以及英国《经济学家》主编安德鲁·奈特等人的关系。”该报道撰稿人还提及曾和布兰克在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进行过交谈。

那么,这个名叫比尔德堡团体的秘密组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为何象基辛格和《经济学家》的主编以及世界媒体大王布兰克都是该组织的成员呢?这又和被称为实际统治世界的“对外关系委员会”有何关系呢?

从2004年6月3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篇报道中,我们也许可以看出有关比尔德堡团体的一些蛛丝马迹。BBC的这篇报道是在比尔德堡团体纪念其成立五十周年之际播出的。该报道说,比尔德堡团体“也许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圈子”;“由西方思想家和当权者们组成的精英圈子比尔德堡团体一直被指责在幕后操纵世界的命运。在该组织成立五十周年之际,此种传言更嚣尘上。”BBC报道说,“在四天的时间里,西方的一些主要政治运行者,商界领袖,银行家,工业家和战略思想家们将在意大利北部的一个五星级宾馆里谈论全球问题。”但会议的内容却属绝密:“比尔德堡团体会议中的哪怕一个字眼也不会传到外界。没有记者被邀请,虽然有会议的秘密记录,但中间不提人名。”

BBC的这则报道说,参加比尔德堡团体会议的人包括亨利·基辛格,英国议长肯尼思·克拉克,英国石油公司总裁约翰·布朗,美国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兹,世界银行总裁詹姆士·沃尔芬森和比尔·盖茨的夫人。总之,这个组织的使命,行事方式和和与会者们的影响力等,都使它蒙上了浓重的神秘色彩。

刚刚由三联出版社新出的《权力的声音:美国的媒体和战争》(张巨岩著,三联书店2004年8月出)中有两章内容恰好和《名利场》和BBC提到的这些事实遥相呼应。这本书提到了另外三个类似而且紧密相关的组织,揭示了美国媒体和权力关系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根据奎格利的研究,“罗兹会社”是由曾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英国人塞西尔?罗兹(1853-1902)首先创立的,其目的是“将英帝国的统治扩张至全世界;完善英国向外殖民的体系;由英国国民对有所有可资生存的地方进行殖民;将美利坚重新纳入英帝国;在帝国议会实行殖民代表制度;将分散的帝国成员统一起来,从而奠定永无战争,符合人类福祉的世界。”为实现这一目标,罗兹通过遗嘱,将他所有的财产用于在全世界建立一个为英帝国服务的类似耶稣会的由“宣传家”组成的秘密组织,而且该组织至少在二战后仍然存在。奎格利曾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及乔治敦大学等名校任教,并担任过美国国防部顾问等职,因此,以这些身份披露的内幕的可信度应该是不容质疑的。

奎格利说,罗兹会社由三个同心圆圈子构成。最外圈由《历史研究》的作者阿诺德?J. ?汤因比的叔父阿诺德?汤因比和金融家米尔讷勋爵主导的知识分子团体组成,称为“汤因比小组”。第二圈是由迪斯累利首相主导的政治社会权势人物组成的团体“塞西尔小组”。第三个也即最核心的是由罗兹本人主导的拥有庞大财产、希望永保英帝国的人组成的“罗兹秘密会社”。第二个圈子对英帝国的教育及宣传有着巨大的影响。它控制着《泰晤士报》长达有半个世纪,并通过奖学金而对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的万灵学院而有着主要的影响。这样,汤因比团体提供意识形态的支持;迪斯累利的团体施加政治影响;“罗兹秘密会社”则提供财力支援,形成三位一体的影响英帝国命运的秘密组织。至1938年,“罗兹会社”已成为英国最有影响的政治势力,其成员均为富有的上层社会的人士。

罗兹会社的核心成员会甄选牛津大学优秀年轻的学生进入万灵学院。如果通过考验,则将他们送至“王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泰晤士报》,《圆桌》杂志,外交部或殖民办公室。当然,这些人至多只能到第二个圈层,比如大名鼎鼎的伊赛亚?柏林就曾进入过第二圈层。《历史研究》的作者阿诺德·J·汤因比则从早年就进入王家国际事务研究所。除了学术界,该会社通过新闻媒体来引导并影响舆论。但是该会社影响的主要对象是政治社会中的精英人物。因为只要影响到这些人,他们自然就会去影响更多的人。

奎格利说,罗兹会社在美国,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非等英国殖民地都有分支机构。它在美国的分支就是有名的“国际事务研究所”和“对外关系委员会”。这个会社在英帝国的各个自治领不定期举行秘密会议,其首要目标是由英国以联邦的形式统一以英语为主要语言的世界,然后再统一全世界。实现这一目的的手段则主要是从幕后施加政治和经济上的影响,同时“操控新闻,教育,和宣传机构。”奎格利说,罗兹会社利用其掌控的媒体煽动了布尔战争;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控制着牛津大学的三个学院;它控制了1919年赴法国参加巴黎和会的英国代表团,是“国际联盟”的主要设计者,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主导着英国对爱尔兰,巴勒斯坦及印度的政策。“英联邦”的概念就是由它提出并广为宣传,从而变为现实的。

这个会社的影响舆论的手段鲜非常独特。奎格利说,如果有一个重要议题,罗兹会社就会让各个成员分头准备,然后见面讨论,著书立说或巡回演讲。此外,会社通过控制的罗兹信托基金,《泰晤士报》及《圆桌》杂志,向政治,教育和新闻等方面渗透。同时,会社招募有才干的人,许以权力和地位,把他们纳入会社。另外,会社通过把成员以尽可能隐蔽的方式安置在权力位置,对公共政策施加影响。例如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米尔讷小组”的人占有英国五分之一的内阁位置,并对内阁总理的人选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该团体还对英国的《经济学家》等杂志有重要影响。

由于这个会社拥有众多分支,又在外人看来互无关系。因此,当各分支就同一问题发表意见时,影响力就会倍增。一个出自该会社的政治家宣示一项政策,王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和牛津大学的同人会就同一主题发表他们的研究,《泰晤士报》会予以评论,《圆桌》杂志则对该政策表示赞同。会社还会组织人去美国和罗兹奖学金的获得者进行非正式的交流,或者由一名退休政客发表一些言论。外人看似各无关系,而不知有一个团体在后面运作。如果会社对某一政策不表赞同,这些分支会保持沉默而使之销声。

前面提到大名鼎鼎的以赛亚·柏林曾进入罗兹会社的第二圈(柏林声名鹊起和冷战直接有关,其大名正是首先由美国对苏进行文化冷战的杂志《碰撞》(Encounter)树立起来的。可以参看英国《新政治家》杂志编辑弗郎西斯?桑德斯的著作《文化冷战》一书)。《权力的声音》一书进一步提到柏林和罗兹会社的关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罗兹会社的人员主要分布在英国外交部的研究与信息部与驻美使馆和信息部工作。它的原来的研究与报刊部并入外交部的研究与信息部,由汤因比在1939-1946年整个二战期间主管。在二战时,该组织有一大批成员赴华盛顿工作。这些人大都毕业于牛津大学万灵学院,包括以赛亚?柏林。柏林于1932年获罗兹奖学金进入牛津万灵学院,加入‘米尔讷小组’。1941年,柏林和其他米尔讷的重要成员一道,至英国信息部美国分部工作,并于1942年成为英国驻美大使馆的一秘。战后,柏林赴英国驻莫斯科使馆工作,后以俄国问题专家在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

罗兹会社从1920年起就致力于和美国建立一种亲密联盟。奎格利在他的《悲剧与希望:我们时代的世界历史》一书中说,美国和英国之间存在着一个“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这一集团在美国主要通过五份报纸来塑造舆论,包括《纽约时报》,《纽约先驱论坛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华盛顿时报》和《波士顿晚讯》。其中《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主编曾是英国《圆桌》杂志的美国联络人,而《圆桌》杂志的原主编洛田勋爵曾任罗兹信托基金的秘书长。当他担任英国驻美大使时,曾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撰稿人。在华尔街鼎鼎有名的多个金融家都曾任美国驻英国的大使。奎格利还认为,“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至少在二十世纪早期还影响着美国重要大学的决策权。一直到20世纪30年代,摩根集团基本上控制着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决策权;美国标准石油则控制着耶鲁大学的决策权。普天寿保险公司则掌控着普林斯顿大学。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还有,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前北约总指挥克拉克将军都曾获得罗兹奖学金并在牛津大学学习。这似乎是奎格利所说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存在的一个证明。

不过,奎格利说,虽然这个“美利坚权势集团”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它还是未能控制美国政府。20世纪初叶,美国政府在“进步运动”的压力下通过了几条对该权势集团不利的税收法律,尤其是财产继承税,使这些集团逐渐将由华尔街主导的巨额私有财产向免税的基金会转移。

那么,这一切有和刚开始提到的神秘的“比尔德堡团体”有何关系呢?

由于罗兹会社和比尔德堡团体都属西方的秘密社团,对二者之间的具体关系我们也许永远都无法知晓。但是,从其使命,运行方式和参加者的背景等方面看来,比尔德堡团体很有可能就是罗兹会社的一个分支。布兰克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成员,而对外关系委员会刚开始时就是罗兹会社旗下英国王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分支。如果比尔德堡团体是另一个排它的以“操控世界命运”为目的的团体,那么,它就不可能和罗兹会社及其分支拥有象基辛格和布兰克这样的共同的成员。

此外,根据2004年6月3日BBC的报道,比尔登堡团体的四个成立者之一是目前任英国工党官员的丹尼斯?黑利(Denis Healey)。他们在1950年代成立这个神秘组织的宗旨是“在二战后促进跨大西洋的(欧美)合作”;还有一个宗旨就是为了防止战争:“如果让掌权者们以非正式的方式秘密聚在一起,就可以防止未来发生战争。”由这两个主要目标可以看出,比尔登堡是一个和罗兹会社极其相似或相关的社团,而就其“防止世界战争”这样的宏远目标而言,说它是一个影响世界命运的组织并不为过。

《权力的声音》在介绍了罗兹会社后,用了三个案例探讨了它是否在今天的世界上仍然存在的问题。这三个案例分别是英国媒体对津巴布韦事件的报道,一个是裴棱山学会,还有一个就是美国的对外关系委员会。

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多姆霍夫认为,“对外关系委员会”是目前美国已知的最大的政策机构,拥有3200多名成员。其成员主要包括金融家,律师,管理人员,记者,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在“对外关系委员会”会中成员最多的公司主要包括摩根信托基金,大通银行,花旗银行和国际商务机器公司(IBM)等。

《权力的声音》说,“对外关系委员会”和英国罗兹会社之间的关键联系是对二十世纪的美国留下了深刻影响的美国政治评论家和政府顾问沃尔特·李普曼。李普曼是罗兹会社的成员,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创立者(具体时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随威尔逊总统赴巴黎和会期间),也是从威尔逊到尼克松美国历届总统重要的良臣谋士。李普曼的经典著作就是广为人知的《舆论》一书。美国在一战和二战时期的心理站战略都是在李普曼参与或主导下形成的;著名的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也是他最先草创的。

和罗兹会社一样,对外关系委员会也拥有自己影响政策的旗舰刊物《外事》(Foreign Affairs)杂志。该杂志是美国对外决策集团的重要喉舌。美国对外政策的重量级谋士都是《外事》杂志重要的撰稿人,包括李普曼,乔治?凯南,布热津斯和基辛格。以赛亚·伯林在冷战时也曾是该杂志的最重要的作者之一;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也是最先发表在该杂志上的。因此,《权力的声音》一书认为,无论其成员背景还是使命,无论是其影响世界舆论的方式还是它对美国的意义,对外关系委员会都是英国罗兹会社的美国翻版。

第二个案例是被称为二十世纪最重要却鲜有人知的西方政治意识形态智囊团“裴棱山学会”。《权力的声音》一书说,这个学会最先是在哈耶克的领导下创立的,其使命是“通过思想辩论及对西方文明中的合理价值的肯定,去迎击(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运动。”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创始人之一沃尔特·李普曼也是该学会的第一批成员之一。裴棱山学会1996-98年的会长是美国最重要的保守右翼智囊团总裁艾德文·J·富尔纳,而富尔纳曾担任过美国“公共外交顾问委员会”的主席。所谓“公共外交”,其实就是国际宣传。所以,这个学会的使命勿庸质疑的是为了影响世界舆论。

裴棱山学会是个小而精的团体,其成员包括西方主要国家的政治家,思想家,经济学家及记者,其中包括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的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罗纳德·科思,路德维格·米塞斯,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意大利前总统埃纳尔第,前西德政府总理艾尔哈德等人都是该学会的成员。裴棱山学会之所以鲜为人知,原因正在于它和罗兹会社采取相似的手法来影响舆论。按照它成立时的宪章,“学会不寻求为公众所知,但也不会极力保持隐密和匿名。”因此就这一点而言,裴棱山学会和罗兹会社有某种学习和继承关系。

这四个(也许还有更多)相似而且互相有某种关连的西方神秘社团,即比尔登堡团体,罗兹会社,对外关系委员会和裴棱山学会,对中国的读者而言显然是相当陌生的,但它们在世界历史的走向上却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尽管据说在这些会议中不会有任何直接的决策,但其中精英人物之间的讨论和交流显然不可能对政策没有影响。

BBC在2004年6月3日的报道中说,英国前记者戈斯林正在领导着一场反对比尔登堡的攻势,因为他认为“那么多拥有那么大权力的人秘密聚集在一起,我们需要有一个解释。”BBC报道说,戈斯林从比尔德堡前成员,英国经济学家(Will Hutton)那里获悉,比尔登堡就象“世界经济论坛”:“在那里,达成共识,在此背景下世界范围内的政策得以形成。”戈斯林还说,“我最先得悉美国决定进攻伊拉克的消息来自2002年比尔德堡年会的一个泄密。”BBC的报道足证这个团体的重要性。

比尔德堡和罗兹会社这样的由西方最重要的的精英人物参与的秘密社团是西方政治文化中一个重要而鲜为人知的现象。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上台后,他在耶鲁大学时代参加过的秘密社团“骷髅社”就被媒体广泛报道,但人们仍未得其详。而2004年和布什角逐总统宝座的约翰·凯利也出身于同一社团。因此,二人的争夺战被一些媒体称为两个“骷髅人”(Bonesmen)之间的争夺。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著名的“60分钟”节目专访布什的时候,主持人戏问布什那个神秘的耶鲁“骷髅社”就竟是怎么一会事情,布什笑称“太秘密了,不能讲。”一带而过。2004年7月号的《名利场》以“巨大的秘密”为题,详细报道了耶鲁的这个秘密社团。这篇报道说,“骷髅社是美国最强大、最成功的校友网之一……其成员计有三位美国总统,两位最高法院大法官,数十名内阁成员,参议员和众议员。”

这个秘密社团也和媒体有着密切的联系:“因为有大量的骷髅社成员在中央情报局和《时代》公司帝国(《时代》杂志的创建人亨利·卢斯(Henry Luce)和布雷顿·哈登(Briton Hadden)都是骷髅社成员),这些机构很乐意招收‘骷髅人’。”获得普利策奖的传记作家戴维·麦克劳(David McCullough)和《纽约时报》的总经理爱默里·布拉德富德(Amory Howe Bradford)都是该会社的成员。此外,摩根斯坦利的创建者哈罗德·斯坦利(Harold Stanley)和洛克菲勒财产管理人里查德逊·迪尔沃斯(J. Richardson Dilworth)及很多军队领导人都是该社团的成员。

和前面提到的一个比尔登堡团体的一个成员所说的那样,在这个会社里可以无所顾忌,畅所欲言。“许多变为中央情报局成员和政府官员的‘骷髅人’会回到‘坟墓’(指耶鲁骷髅社所在地),谈论高度机密的事情。”

可以看出,耶鲁“骷髅社”实际上是类似罗兹会社的一个“青年组织”。根据《名利场》的报道,类似的组织在耶鲁大学有六个。

那么,如何看待这种我们很难知晓其内幕但却极为重要的团体呢?BBC2004年6月3日引用的一名研究阴谋论的专家评论比尔登堡的话也许是对这种“精英的聚会”的最好评价:“那种认为一个秘密团体操控世界的说法没有什么新奇。几百年来人们都相信世界是由一帮犹太人统治的。”“(但)我们早该想到,有权有势者和富人们是按照自己的利益来做事的。这就叫资本主义。”

【本文原载“人民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