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会解读:自主性开放才是赢家

中国走向全球的过程,实际上是走向不确定世界,无论是个人、企业、国家,都会发现,他面对的不再是原先那个熟悉的、可控的世界,而是一个充满风险与不确定的世界,如何不在不被汹涌的波涛所吞噬,而是在大风大浪中,发展壮大自己,这是开放发展,最为真实的挑战,这又是中国从巨大走向伟大,实现新的能量级跃迁必须跨越的门槛。

四中全会解读:自主性开放才是赢家

【编者按:本文主要节选自鄢一龙:《中国道路辩证法》,164-169页,浙江人民出版社,2017年。根据四中全会公报做了改写。】

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指出我国“坚持独立自主和对外开放相统一,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断做出贡献的显著优势。”这明确宣示,中国对外开放的成功根本原因在于是自主性开放,而不是依附性开放。

对于一个系统而言,只有开放才有活力,热力学第二定律表明封闭的系统是一个熵值增大的系统,是一个混乱度不断加大,逐步走向热寂的系统。

只有开放的系统才能减熵,通过汲取外部能量,才能不断进化,正是有太阳源源不断的能量流输入,地球的生命诞生、进化才有可能。

国家也是如此,世界各国的经验一再表明,只有开放,才有繁荣,闭关锁国,颟顸自大,皆是败亡之道。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巨大发展成就,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中国的开放可以称得上彻头彻尾的开放,无论是产品、技术、人才、制度、观念统统向全球开放,英雄不问出处,不论中外东西,只问优劣高低。世界上好的东西,都可以在中国实践。唯有如此,才造就今日繁荣盛大,美轮美奂的中国。

世界市场就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没有在其中锻炼过的再强大的工业体系,也不能说是真金。只有开放条件下的,安全才是真正的安全,只有开放条件下的竞争力才是真正的竞争力。

中国的对外开放,固然是打开国门,学习西方先进的技术、管理经验等,同时也是让中国产品到大海大洋中去游泳,让其在一个全开放性的条件下,得到提升与历练,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许多人担心一旦加入会冲垮中国的产业体系,但事实表明,恰恰相反,不是世界冲垮了中国,而是中国产品冲向了世界。

如同薛定谔指出的那样,新陈代谢本质就在于从环境中汲取“负熵”,生命以“负熵”为生。[1]新陈代谢就包含着自主与开放的辩证法,既要与外部环境进行物质交换,又能同化所吸收的物质,转化为“负熵”,实现自身的成长。

从全球范围来看,全球化是双刃剑,只有少数发展中国家能够成为全球化的赢家。

许多国家在全球化的过程中陷入了落后与受剥削的境遇,其中原因就如同桑托斯指出的那样在全球化过程中,当某些国家能够自主实现增长,而另外一些处于依附地位的国家,只能作为那些国家增长的反映来实现增长时,就会形成单方面的依附关系。[2]

在一个不均衡的全球化过程中,光强调开放是不够的,开放有两种:一种是自主开放,另一种是非自主开放。只有自主开放才能带来繁荣,万邦精华皆为我所用;非自主开放会使得国家沦为跟班、附庸、殖民地,甚至解体,我为鱼肉,人为刀俎。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迅速融入了全球化,从全球化的边缘化者转变为积极参与者与领导者,通过对外贸易,引进外资,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与理念,带动了中国的高速的发展,中国是全球化的大赢家。

原因就在于中国推行的是自主性开放,能够在利用全球化促进自身发展的同时,又避免形成对其他国家的单向依附关系,实现了自主增长与产业的持续转型升级。恰恰是中国具有中国化全球的能力,所以中国才成为全球化的大赢家,而不像许多发展中国家成为全球化的侵掠对象。

自主性开放就是独立自主与对外开放的辩证统一。开放是为了自主,而越自主就越能开放,二者不可偏废。中国对外开放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和平的国际环境,以及在国家安全、国家统一、海外战略利益上的自主性,不需要依附于其他超级大国。而这一条恰恰是以强大的国防实力为前提的,特别是在建设时期,中国独立自主研制“两弹一星”的成功,使得中国能够有效抵制各种安全威胁和核讹诈,为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七十年和平时间的战略机遇期创造了根本性条件。[3]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生产国,2009年中国的制造业总产值是美国的1.6倍,中国也是世界上最为完备的工业体系。[4]2013年中国的制造业出口占全球制造业贸易额的比重增加至17%,是当今世界最大出口国。[5]正是具有这种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使得中国有能力在开放条件下,消化、吸收外来的资金和技术,实现自主性增长与工业的转型升级,而不是成为全球分工体系中依附性与被剥夺的环节。

在创新上同样需要自主与开放的统一。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利用创新的后发优势,通过技术引进,实现了迅速赶超,没有自主能力的开放是低水平的,甚至是危险的,大飞机的上马、下马、再上马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同样注重引进吸收再创新,同时,中国完备的工业体系与巨大规模的市场,使得它能够扮演创新集成者的角色。通过推进原始创新、自主创新,中国引领型创新优势正逐步形成,从全球创新版图中无足轻重的角色,迅速成长为全球创新领导者之一。中国已经在多个重要领域和方向上跻身世界前列,处于领跑的位置。

2016年9月底,我到位于湖南株洲的中车株机授课,顺便做了些调研,观察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中车株机是一个有80年历史的国有企业,一直以来都很成功,其中的一个奥秘就是自主性开放,既是高度开放,又是高度自主的,从世界前沿的追随者到领跑者。

中车株机一直以来就是通过学习国际前沿技术,成为中国机车制造的“火车头”。上世纪50年代,学习前苏联H60电力机车技术,研制成功过我国第一台电力机车;改革开放以来,又通过学习与合作生产,引进了法国阿尔斯通公司、日本日立、德国ADtranz公司、西门子公司等先进技术,领跑我国的机车制造。[6]

中车株机又在开放中求自主,在引进技术的基础上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完全自主研制出和谐1型系列化电力机车和城轨车辆、高铁动车组、超级电容、磁悬浮等世界一流产品,抢占了世界同类技术制高点,从跟跑者转变为领跑者,公司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达到80%。[7]

近年来,中车株机公司在与西门子等的国际巨头等在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大订单,从引进者转变为输出者,从学徒开始变成师傅。除了与国际巨头一样拥有先进的自主产权的核心技术这一优势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拥有它们所不具备的生态系统优势。

一个就是田心区围绕着中车株机形成了一个制造与创新的生态群落,形成产学研的“创新共同体”和完整产业生态链,因此,都能在田心这个很小的区域,一杯咖啡的时间就能完成绝大部分配套,中车株机的产品有70%是在本地配套完成的,部分产品的本地配套率高达97%,所有配套百分百能够在国内采购。而西门子等巨头,却要进行全球采购,成本就高多了。

在这里,我看到了中国制造业的未来,未来中国制造业与全球开展的竞争不是依靠流汗与浪费资源的低成本竞争优势。而是核心技术优势+生态系统优势,既要有参天大树,又要有高低错落的森林生态系统,全球面临的中国竞争不但是前沿技术核心能力的竞争,还有整个工业体系的竞争,这既有毛泽东的自主红利,也有邓小平的开放红利。

随着中国的发展,需要从全球化的积极接受方转变为全球化的积极塑造方,从对外开放走向向外开放,从接受外部的能量到向外部输出能量,从利用全球资源到配置全球资源。

“十三五”规划是中国首个站在世界地图前谋划的五年规划,提出了中国向外开放的完整构想,是中国开始具有全球战略的一个标志性规划。包括:积极倡议一带一路战略,为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提供动能;积极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改革;积极参与2030可持续发展历程,在全球气候减排中承担更大的责任,并发挥领导力等。

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中需要在更大范围、更高水平与更加不确定性条件下实现自主与开放的统一。就如同四中全会所强调的

【“坚持和完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坚定不移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不移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

中国走向全球的过程,实际上是走向不确定世界,无论是个人、企业、国家,都会发现,他面对的不再是原先那个熟悉的、可控的世界,而是一个充满风险与不确定的世界,如何不在不被汹涌的波涛所吞噬,而是在大风大浪中,发展壮大自己,这是开放发展,最为真实的挑战,这又是中国从巨大走向伟大,实现新的能量级跃迁必须跨越的门槛。

注释:

[1]薛定谔:《生命是什么》66-74,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年。

[2]迈克尔P.托达罗、斯蒂芬C.史密斯:《发展经济学(第9版)》,中文版,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2年,第77页。

[3]1987年,邓小平同志提出了我称之为的“70年论”,即中国需要从1980年到2050年的长期和平国际环境,实现“三步走”战略。邓小平讲,中国在本世纪末摆脱贫困状况,达到小康水平,是可以实现的,但是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还要花五十年左右的时间。因此,我们希望至少有七十年的和平时间。我们不要放过这段时间。邓小平:《我们方针政策的两个基本点》(1987年7月4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250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4]在国际标准产业大类中,2010年中国已经有17个大类成为世界第一,在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统计的616种工业产品中,中国有172中产量居世界第一。该数据由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高宇宁老师根据有关资料整理,参见胡鞍钢、鄢一龙:《中国国情与发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第332、333页。

[5]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2016年工业发展报告》(中文概要),第30页,http://images.mofcom.gov.cn/vienna/201601/20160110185119360.pdf

[6]中车株机提供的材料。

[7]湖南省委政研室联合调研组:《世界轨道上的“领跑者”中车株机公司全面自主创新的成功探索”》,《新湘评论》2016年11期。

鄢一龙,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院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四中全会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11/52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