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澄:玻利维亚局势混沌不明,拉美左翼力量遭受一次沉重打击

莫拉莱斯辞职后,玻利维亚局势不仅没有平静,反而更加动荡,反对派抢劫了莫拉莱斯在拉巴斯的住宅,暴力活动有增无减。然而,莫拉莱斯在玻利维亚执政已近14年,他得到玻国广大中下层民众的拥护,也许未来莫拉莱斯会如他在离开玻利维亚时发的推文所说的那样,“带着更多的力量和精力归来”。

当地时间11月11日晚,玻利维亚军方宣布将与警察联合行动维护国家秩序,以期平息已持续数周的抗议活动。同时,已辞去玻利维亚总统职务的莫拉莱斯通过推特表示,他将离开玻利维亚前往墨西哥。

莫拉莱斯在推特上写道:

【“兄弟姐妹们,我将前往墨西哥,感谢兄弟政府派出的分遣队给予我庇护以及照顾我的生活。出于政治原因而离开祖国很痛苦,但我将永远待命。很快我将带着更多的力量和精力归来。”】

徐世澄:玻利维亚局势混沌不明,拉美左翼力量遭受一次沉重打击

谁主玻利维亚政柄混沌不明

10月20日,玻利维亚举行四年一度的大选。10月25日,玻利维亚最高选举法庭宣布最终结果,现任总统、“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莫拉莱斯当选总统。但反对派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要求举行第二轮投票,随后要求重新举行大选,再后来则要求莫拉莱斯辞职。自10月20日起,反对派连续三周举行抗议,从袭击省选举机构、地方政府进而发展到暴力抢劫政府官员住宅、烧毁车辆等。更为严重的是,玻利维亚警察总司令尤里•卡尔德龙和武装部队总司令威廉•卡里曼公开要求莫拉莱斯总统辞职。

此前,应莫拉莱斯邀请到玻利维亚进行选举结果审核的美洲国家组织(OAS)审核小组公布审核报告,认为玻大选有舞弊,建议重新举行大选。但反对派已不满足重新举行大选,坚持要求莫拉莱斯辞职。

11月10日,莫拉莱斯总统和副总统加西亚宣布辞职。莫拉莱斯说:“我的罪名是因为我是印第安人,是古柯叶的种植者(莫拉莱斯曾是玻利维亚古柯种植委员会主席)”,“我的辞职并不是对社会运动的背叛,因为斗争将继续……我不会逃避,因为我没有偷任何东西。”莫拉莱斯指责美洲国家组织审核小组的报告是“政治决定”,而不是“技术决定”;认为玻利维亚发生了一场由“反民主的寡头集团策划的……政治的和警察的政变。”

由于玻利维亚总统、副总统、执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员参议院议长阿德莉亚娜、参议院第一副议长鲁本及众议院议长维克托尔均已辞职,根据宪法,参议院第二副议长、反对派琼阿尼尼•阿涅斯(Jeanini Añez)声称她应该成为临时总统,但必须经国会开会选举后才能确认。

而反对派领导人卡马乔则提名反对派成员、最高法院法官玛丽娅•克里斯蒂娜•迪亚斯•索萨(María Cristina Díaz Sosa)为临时总统候选人。由于政府中大部分执政党担任的部长如石油部长路易斯•阿尔韦托、矿业部长塞萨尔•纳瓦罗、外交部副部长卡门•阿尔门德拉等均已辞职,政府实际上已无人掌管,处于瘫痪状态。玻利维亚总检察长已下令逮捕原最高选举法庭成员。

莫拉莱斯辞职后,拉美左翼政府和人士如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墨西哥总统洛佩斯、阿根廷当选总统阿尔韦托、巴西前总统卢拉等纷纷表示声援莫拉莱斯,认为玻利维亚发生的是一场美国支持下、玻利维亚反对派策划的一场政变,旨在推翻莫拉莱斯左翼政权。而巴西、哥伦比亚和美国等国政府则认为玻利维亚10月20日大选有舞弊,应该重新举行选举。

莫拉莱斯下台就能稳定玻国局势?

今年60岁的莫拉莱斯于2005年12月18日作为左翼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参加总统选举,以53.74%的得票率获胜,首次当选总统,成为玻利维亚历史上第一位印第安人总统,并于2009年和2014年两次连任。

根据2009年2月生效的玻利维亚新宪法,总统只能连选连任一次。但玻宪法法院裁定,在新宪法生效前,莫拉莱斯尚未完成第一次担任总统的5年任期,因此这一任期“不计在内”,准许他可以参加2014年大选。2016年2月21日,玻利维亚举行修宪公投,决定是否将总统和副总统连选连任次数由一次改为两次。24日,玻选举法院宣布公投未获通过。2017年11月,玻宪法法院通过释法确认莫拉莱斯总统有权参加2019年总统选举。

莫拉莱斯是拉美激进左翼主要领导人之一。执政以来,他提出在玻建设“社群社会主义”,奉行多元、民主、去殖民化的政策,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大力推进各项变革措施,如成立制宪大会、实施油气资源国有化、土改等。

莫拉莱斯执政近14年来,玻利维亚经济年均增长5%,名列南美洲前茅。玻利维亚的贫困人口比例从2005年的59.6%下降到目前不到40%,极端贫困人口从36.7%下降到目前不到20%。2008年12月21日,经过三年的扫盲运动,玻利维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文盲已被扫除的国家。

笔者认为,这次莫拉莱斯之所以辞职,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美国支持美洲国家组织和玻利维亚反对派千方百计企图推翻莫拉莱斯左翼政权,而莫拉莱斯对美洲国家组织过于信任,主动邀请该组织派审核组审核大选结果。二是由于莫拉莱斯没有能掌握和控制对军队和警察部队的领导权,在关键时刻,军队和警察部队的上层站在反对派一边,反对政府,要求莫拉莱斯辞职。三是由于莫拉莱斯没有接受2016年修宪公投的结果,坚持要参加第四次竞选总统,遭到相当一部分民众的反对。

莫拉莱斯的辞职和玻利维亚左翼政府的垮台无疑是对拉美左翼力量的一次沉重打击。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拉美左翼政府失去了一个盟友,拉美左翼“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將失去一个主要成员。美国、委内瑞拉反对派等拉美右翼政府和势力弹冠相庆。拉美左右力量对比再次发生“左退右进”的变化。

莫拉莱斯辞职后,玻利维亚局势不仅没有平静,反而更加动荡,反对派抢劫了莫拉莱斯在拉巴斯的住宅,暴力活动有增无减。然而,莫拉莱斯在玻利维亚执政已近14年,他得到玻国广大中下层民众的拥护,也许未来莫拉莱斯会如他在离开玻利维亚时发的推文所说的那样,“带着更多的力量和精力归来”。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本文原载“澎湃新闻”】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