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公交司机罢工反对私有化

从工人阶级的角度看,解决办法很简单:我们应该与私有化作斗争。在私有化的公司里,工人和他们的工会应该组织起来,反对他们的工资、工作条件和人员配备水平与公共部门之间的差距;当组织和战斗最终导致罢工时,其他地方的社会主义者和工会主义者应该尽可能地提供帮助,包括捐赠罢工资金并在罢工现场提供支持。

华盛顿附近私有化的公交车库的工人们正在举行罢工。这是首都更广泛的劳动力热潮的一部分。他们在为自己争取更好的工资和福利,为我们所有人争取更好的公共服务。

华盛顿公交司机罢工反对私有化

上个月,伯尼·桑德斯(BernieSanders)在对罢工的芝加哥教师联盟表示支持后,将注意力转向了另一场正在进行的罢工:北弗吉尼亚州的CinderBed路车库的员工罢工。桑德斯写道:

【“工人可以通过强大的工会获得应有的基本保护。”“像合并运输联盟(ATU)这样的联盟每天都在与我们的运输系统内公司贪婪的扩张作斗争。我支持当地第689号工会争取正义。”】

虽然芝加哥的教师们已经结束了罢工,但是那些公交司机们仍然在罢工纠察队上。他们的行动具有更广泛的意义。这不仅是全国范围内正在增加的罢工活动的一部分,而且也代表着运输司机们反对私有化和外包的斗争逐渐高涨。

这场车库罢工是1978年以来第一次在华盛顿交通局(WMATA)举行的罢工。该工厂的员工在华盛顿的第一个私有公交车车库工作。该公司是法国外包承包商法国交通发展集团(Transdev),该公司以一种依靠减少劳动力以减少公共交通系统成本的商业模式而闻名。该公司在2016年曾试图利用黑手党的劳工(scap labor)打压其私人运营的爱尔兰(Ireland)和都柏林(Dublin)轻轨上为期12天的罢工。这件事使该公司臭名昭著。

在华盛顿特区,与直接为华盛顿交通局工作的其他公交运营商一样,Cinder Bed的工人与其他工人行驶的路线/公交车和道路都相同。但是他们的时薪比别人少,只有12美元。而且他们的医疗保健计划中有6000美元的自付额(华盛顿交通局下属的运营商应该没有自付额)。工会还指出安全问题和不公平的工作制度是工人们罢工的主要原因。

私人公司的罢工工人不仅在为自己而战,而是在与私有化和外包斗争。私有化和外包削弱了公共服务并降低了各行业的工资。如果法国交通发展集团的工人获胜,政府将要求华盛顿交通局管理员不能再将低薪,不公平的做法和糟糕的服务外包给私营部门,这使工人无法反击。

法国交通发展集团对罢工做出了回应,这正是一家公司为解散工会而采取的行动——他们在罢工期间剥夺了工人的医疗保险。(工会指出,“为雇主服务的医疗保健使老板掌握员工的生死权,公司将医疗保险当作武器。人人享有医疗保险制度将是工人权利和人类尊严的胜利)。他们利用薄弱的劳动法和移民被驱逐出境的恐惧,威胁试用期的工人,如果他们代替罢工工人上班,就解雇他们。

尽管如此,罢工者到目前为止仍然团结一致,在地铁站外散发传单的华盛顿地区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运动组织的成员报告说,人们普遍支持罢工。因为人们都认识到了从事同样工作的工人之间在工资和福利方面的巨大差距。无论是法国交通发展集团还是华盛顿交通局都很难否认这点。

当然,公司有他们自己的如意算盘。华盛顿交通局的管理层不希望法国交通发展集团提高工资,因为它更愿意将更多的车库私有化,或者降低工人的工资、工作条件和安全标准,以符合法国交通发展集团的要求。这就是为什么在罢工期间,华盛顿交通局仍继续向法国交通发展集团支付合同费用。这也是工会在其总部外举行大规模集会的原因。

罢工发生之际,华盛顿的交通基础设施正处于紧张的气氛之中。由承包商First Transit管理的波托马克和拉帕汉诺克交通委员会(Potomac and RappahannockTransit Commissions)提供的Omniride服务在今年夏天停工。亚历山大市DASH服务的公交运营商的员工一致投票同意罢工并成立了工会,还说要在夏天使这条线路停运。他们最终赢得了第一份取得重大胜利的合同。

Cinder Bed的罢工也开始影响到其他法国交通发展集团运营的服务,包括费尔法克斯县的公交线路,该公司600名员工的投票以压倒性优势同意罢工,这是自5月份以来,华盛顿地区交通公司的第六次成功的罢工投票。如果矛盾得不到解决,弗吉尼亚州北部的91条公交线路可能会停止运行,影响波及美国最富裕的郊区和最强大的企业。这使华盛顿交通局在财政和政治上难以忽视这场罢工。

如果Cinder Bed的罢工失败,华盛顿交通局的管理层将更有动力将低薪模式推广到运输服务的其他部门,将越来越多的工作外包给像法国交通发展集团这样的公司,这些公司削减了工人的工资并偷工减料。这些做法在技术官僚管理者使用的成本效益分析中表现良好:以低廉的价格提供公共服务可能会伤害工人,但它减少了运营这些服务所需的税收。

恶劣的条件和较低的工资导致服务质量下降,并且常常导致乘客量减少。在迫切需要扩大和改善公共交通的时候反而毁了公共交通。宾夕法尼亚州东南地区交通局中的工会解体和私有化导致了乘客量的灾难性崩溃。他们又并继续通过增加运输量,污染和碳排放量伤害公众。

“新公共管理”理念认为,削减纳税人的成本是经营公共服务的首要目标。因此,私有化是他们首选,因为私有化会给工人和环境带来成本。但是,当然,在整个社会中,较低的工资意味着工人阶级的购买力较低,偷工减料会导致危害和灾难,使工人阶级的生活蒙受损失,使公众对公共交通等服务的信任下降。归根结底,法国交通发展集团和华盛顿交通局的做法相当于对其员工进行阶级斗争。

从工人阶级的角度看,解决办法很简单:我们应该与私有化作斗争。在私有化的公司里,工人和他们的工会应该组织起来,反对他们的工资、工作条件和人员配备水平与公共部门之间的差距;当组织和战斗最终导致罢工时,其他地方的社会主义者和工会主义者应该尽可能地提供帮助,包括捐赠罢工资金并在罢工现场提供支持。

私有化和外包模式在庞大的公共部门中很常见。公共服务部门员工的罢工为民众的政治教育提供了机会,罢工使大众认识到有必要将外包的公共服务重新国有化,重新由城市管理;为公共服务提供适当的资金;使公共服务民主化,并确保由政府掌握这些部门的员工和工人阶级使用者,而不是由私人承包商,投资者和支持商业的政治家来管理这些工人。罢工还戏剧性地表明,劳工还要求全民医疗保险等改革,正如第689号工会所指出的,改革将使雇主丧失将生死作为武器对付工人的能力。

私有化公司的员工可以赢得这些战斗。法国交通发展集团在都柏林轻轨的员工们反击了他们镇压2016年罢工的企图,赢得了高达18%的加薪,使得公司每年合同上的税前损失几乎翻了一番。有组织的工人可以提高工资,增加福利,改善工作条件,同时使私有化的成本更高更困难,并加强公共服务的民主化运动。Cinder Bed车库和费尔法克斯县公交的合并运输联盟的工人们正在为自己而战,同时也在为我们而战。

【本文原载“雅各宾”,转自微信公众号“proletrans”,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华盛顿公交司机罢工反对私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