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政变分析——选举舞弊,还是特朗普与OAS的阴谋?

赶走莫拉莱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施行的经济政策是南半球最成功的范例之一,执政十三年后,他仍受到欢迎。他担任总统期间,玻利维亚每人收入成长幅度是拉丁美洲平均的两倍;贫穷率降低42%,赤贫大幅减少60%。而过去几周以来,特朗普政府与OAS在没有提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诋毁玻利维亚的全国选举。此事有可能是巧合,但更有可能的情况是:这是华盛顿当局推动的危险、丑陋、制造动荡的行动。
【原编者按:11月10日,在军方逼宫下,领导玻利维亚长达十三年的莫拉莱斯宣布辞去总统职位,反对派参议员亚尼斯随后自命临时总统,引发包括英国工党党魁柯宾等各国政治人物谴责这场「政变」,莫拉莱斯也在隔天逃亡墨西哥,接受政治庇护。
为了使读者进一步掌握玻利维亚当前事态,苦劳网南方国际专栏将从「选举争议」、「反对派领袖」、「莫拉莱斯功过」、「拉美粉红潮衰退」等重点切入,选译、汇编「玻利维亚政变」的分析文章与新闻。
本文从引发此次街头示威的选举争议切入,反驳美洲国家组织(OAS)指控选举舞弊,并进一步指出历史上OAS干预拉美民主选举的惨痛后果,并且如何沦为美国介入他国的工具。
原文标题"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Is Undercutting Democracy in Bolivia",刊载于美国左翼杂志网站The Nation。】

玻利维亚政变分析——选举舞弊,还是特朗普与OAS的阴谋?

11月10日,莫拉莱斯宣布辞去玻利维亚一职,并在隔天搭乘飞机前往墨西哥接受政治庇护。(图片来源: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像是美洲国家组织(OAS)这样的多边组织理应维持公正,因为理论上它们是由多元的国家团体所控制。但有时强权却能施展不成比例的影响力。过去几周以来,特朗普政府与OAS在没有提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诋毁玻利维亚的全国选举。此事有可能是巧合,但更有可能的情况是:这是华盛顿当局推动的危险、丑陋、制造动荡的行动。

10月20日,玻利维亚人投票选择自己的总统与国会。在这个拥有拉丁美洲比例最高的原住民的国家,莫拉莱斯(Evo Morales)是第一位原住民总统,他也为了连任而投入选举。他的主要对手、前总统梅萨(Carlos Mesa)明显得到特朗普的青睐。自从2005年莫拉莱斯当选以来,美国政府持续抱持敌意,而自2009年起,玻利维亚与美国之间已不存在使节关系。在一群美国反对、有时甚至协助除之而后快的独立左翼总统中,莫拉莱斯是仅存的最后一员。

当官方计票完成时,莫拉莱斯获得47.1%的选票,梅萨则以36.5%的得票率暂居第二。这意味莫拉莱斯无需经过第二轮选举便赢得总统,因为根据规定:候选人如果得到40%以上选票、并且领先最接近的对手10%以上,便可在第一轮后宣告获胜。

但反对派抱屈。早在计票之前,梅萨便暗示如果莫拉莱斯获胜,他将不会接受选举机构的决定。更令人吃惊且困惑的是:OAS在选后隔天发表媒体声明。它表示「对于投票所关闭后,初步结果剧烈且难以解释的变化趋势,感到关切与惊讶」,却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来质疑选举结果。

所有熟知程序的人都知道,这是严重违反选举观察任务的行为。观选团内的某位官员——由于未被授权代表发言,因此无法在此提供姓名——担忧这么做将影响OAS的声誉。

在OAS发表媒体声明、甚至早在选票被计算之前,美国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便发出不实指控,「在#玻利维亚,所有可信的迹象皆表明莫拉莱斯无法在总统大选中获得避免进入第二轮的选票差距。」同样地,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宣称「有人担忧他(莫拉莱斯)将会干扰结果或过程,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特朗普政府官员随后发表类似声明。

OAS的宣言足以煽动暴力,不但回应了鲁比奥与特朗普政府的发言,也驱动了大部分的媒体报导。对于那些想要怀疑选举的人而言,OAS的声明成了支柱。

玻利维亚政变分析——选举舞弊,还是特朗普与OAS的阴谋?

11月11日,莫拉莱斯支持者与反对派示威者在首都拉巴斯爆发冲突。(图片来源: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对于那些愿意看资料(3万4千份由观选员签名的计票单都在网站上)的人而言,在(快速计票暂停)恢复计票后,莫拉莱斯的得票比例增加,只是地理结果。换句话说,莫拉莱斯在乡村与较贫穷地区的支持度更高,这些地区的选票也较晚被计算。在选举中,这种因为地理因素驱使的得票差距变化并非不常见——任何曾在电视上看过美国选举报告的人都知道——这次的变化甚至不算巨大。官方资料显示:当各地报告随时间变化,候选人之间的差距也逐渐发生改变。

OAS代表团指出「快速计票」[1]暂停,彷佛这是可疑之处。任何一个观选员都不应作出这样的主张。快速计票不是官方计票,也没有相同的保证效力。提供完整结果并非其承诺或意图。当地方选举法官公开认证计票单后,承包商透过行动应用程式拍下照片上传,以便更快取得部分结果。

政府有绝对正当的理由停止快速计票。在一个高度分化的情况下,包括选举设备遭暴力攻击,持续更新两组因为程序而显著不同的选举结果可能不是好主意,特别是这场选举的差距接近10个百分点。

反对莫拉莱斯政府以及其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MAS)的人也主张莫拉莱斯不应该有资格竞选连任。他们的论点是宪法禁止这么做,而且在2016年2月举办的公投中,以51对49的比例,禁止这位总统与其副总统再次连任。

但在2017年12月,该国最高法院裁定驳回了任期限制。无论任何人的想法为何,就像在美国一样,在玻利维亚,法院判决也是该国法律的一部分。对于那些试图推翻总统选举结果的人而言——包括特朗普政府以及其盟友——结果合理化了手段,而法律规定则不在考量范围之内。

OAS的政治干预,可能造成的后果不仅局限于玻利维亚。许多记者认为OAS选举观察团是中立的,并且认为其声明值得信赖,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通常来说,OAS的声明确实如此。但在美国的压力下,OAS官员伸手介入选举已不是第一次,结果往往非常暴力。

以2000年的海地全国选举为例,OAS起初认定这是「海地人民的重大胜利。大量选民井然有序地选择了当地与全国政府。」然而,当华盛顿试图暗中颠覆并推翻海地政府时,OAS改变了立场。

哈佛医学院的法莫尔(Paul Farmer),日后成为柯林顿总统驻联合国的海地副特使。他在2010年于美国国会作证,讲述之后的经历。当美国政府:

试图封锁送往海地的双边与多边援助,反对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海地前总统)政府的政策与观点...,扼住了发展所需的协助与基本服务的供应,等于阻绝政府需要的氧气,这正是一直以来的企图:驱逐阿里斯蒂德政府。

玻利维亚政变分析——选举舞弊,还是特朗普与OAS的阴谋?

玻利维亚参议院副议长亚尼斯在缺乏法定人数认定的情况下,自命临时总统,随后得到美国的支持。(图片来源:Henry Romero/Reuters)

OAS对于2000年海地选举的立场转变缺乏合理解释,并对2000至2004年的政权颠覆行动产生关键影响,第一个海地民选总统就这样被美国飞机载往非洲。数千人在随后的政变中遭杀害,受宪法保障的政府,其官员却遭囚禁。

OAS还介入了2010年的海地选举,做出或许没有任何选举监察员曾经做过的事:他们在没有重新计票甚至是数据分析的情况下翻转第一轮的结果。

看看玻利维亚,政府邀请OAS审查选举结果,OAS在10月17日抵达,进行10至12天的参访。OAS内部的一些声音批评OAS至今的作为,例如墨西哥政府。面对来自美国、以及支持玻利维亚政权颠覆的巴西与阿根廷政府的压力,我们只能希望还有一些政府能够维持这个代表团的公正性。

赶走莫拉莱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施行的经济政策是南半球最成功的范例之一,执政十三年后,他仍受到欢迎。他担任总统期间,玻利维亚每人收入成长幅度是拉丁美洲平均的两倍;贫穷率降低42%,赤贫大幅减少60%。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求那些反对政权颠覆的美国国会议员介入此事。鲁比奥与特朗普政府之所以能影响OAS,是因为华盛顿提供该组织60%的预算。然而,同意资助的是美国国会,而在OAS工作人员与成员国之中,仍有人相信维持该组织选举观察公正的必要性。这些人需要他们目前可以得到的所有帮助。

注释:

[1] 【编注】快速计票(quick count)是由快速计票机构根据代表性的投票站来预测选举结果的方式,不等于官方的正式计票。

【作者:Mark Weisbrot(美国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共同负责人);译者:陈韦纶(苦劳网特约编辑)。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苦劳网”,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玻利维亚政变分析——选举舞弊,或美国与美洲国家组织的阴谋?》】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玻利维亚

原标题:【玻利维亚政变分析一】 选举舞弊,或美国与美洲国家组织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