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大明 | 美国大选:“金主”操纵“民主”的游戏

“金主”直接操纵“民主”,反映出这个群体对驴象党争的忍无可忍。从特朗普到布隆伯格,当极化对峙的两党传统政治人物难以捍卫其“金主”更为广泛的利益,“金主”自己才会粉墨登场、放手一搏。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大选的确更适合特朗普或布隆伯格,因为这些原本就是金钱游戏。

刁大明 | 美国大选:“金主”操纵“民主”的游戏

当地时间24日,曾出任过纽约市市长的美国富翁迈克尔·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参与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初选角逐。虽然在最后一刻才投入选战,但布隆伯格还是因其在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高排名而备受关注。按照这位亿万富翁的说法,他的目标简单纯粹,即“击败特朗普、重建美利坚”。其首席顾问沃尔夫森更一语道破玄机,布隆伯格要做的就是“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把特朗普拉下马”。舆论惊呼,难道总统大选真的会变成一场“比富”竞赛?

布隆伯格参选,再次展现了所谓“美式民主”彻彻底底的“钱主”本质。按照目前公开的信息,姗姗来迟的布隆伯格将跳过明年二月份艾奥瓦、新罕布什尔、内华达、南卡罗来纳等四州的初选,直接寄希望于在3月3日第一个“超级星期二”中以大胜脱颖而出。这一完全颠覆历史经验的路线图其实充斥着“铜臭气”。不参与前四个揭幕战州的初选,真实理由是参选太晚而无法深耕布局,这明显是对四个州民主党选民民意表达的彻底无视;直接主攻“超级星期二”,是因为当天14个州要在一天之内同时举行初选,必然需要大量财力投入才有望胜出,完全符合布隆伯格的“砸钱”姿态。如此看来,如果这张路线图最终奏效的话,那简直就是以财大气粗倾轧普通民意。

同时,随着布隆伯格的加入,202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初选乃至整个总统大选的开销规格都可能被提升到更加疯狂的“天价”。据报道,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已为定于25日开播的电视竞选广告一次性投入3400万美元,出手之阔绰令人咋舌。回想2008年,大选烧钱规模超过20亿美元被视为“史无前例”,而如今,如果计算其他所谓“外围组织”的花销,这份账单已达到惊人的60亿美元。参考这个“价位”,身价在500亿美元以上的布隆伯格当然可以挥金如土,结果就是对手必须募集更多资金来与之抗衡。进而,需要更多金钱投入的参选人乃至候选人不得不更多依赖于大资本、大财团,当选后也就必须回馈更多的特殊利益。从这个角度出发,布隆伯格参选其实是强化并固化了金钱驱动政治的空间与杠杆,加速了华盛顿政治圈权钱交易的恶性循环。换言之,一个富翁的直接参选,背后是一群富翁在幕后深度介入、捕获代言人、操纵选情、谋求私利。

恰如四年前的特朗普,刚刚投入选战的布隆伯格也宣称由于自身原本就掌握着巨额财富,所以可以不受到财团控制、不会代表特殊利益,反而会更加“公平”地回应普通民意诉求。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些自我辩解简直是自欺欺人。他们不去充当特殊利益代言人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自己就是长期操纵着选举政治的特殊利益。

悲哀的是,布隆伯格参选竟然还引发了支持民主党的某些普通选民的期待。民调显示,竟然有37%的民主党支持者表示会考虑支持布隆伯格,因为其长期表现出的所谓“温和”倾向,有助于打破当今美国的党争极化僵局。不夸张地讲,这些民意或舆论倾向只能印证出两党传统政治人物给美国民众带来了多么恶劣的负面印象,以至于大家会转而将布隆伯格为自身利益两面下注的商人本性,理解为中立温和的政治态度。

“金主”直接操纵“民主”,反映出这个群体对驴象党争的忍无可忍。从特朗普到布隆伯格,当极化对峙的两党传统政治人物难以捍卫其“金主”更为广泛的利益,“金主”自己才会粉墨登场、放手一搏。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大选的确更适合特朗普或布隆伯格,因为这些原本就是金钱游戏。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本文原载《北京日报》2019年11月27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