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251事件 中国通信史背后的思考

辞退的员工,华为固然在企业管理中有处理不当的地方,但这不是你买不买华为手机的问题,而是背后有人扇阴风点鬼火,美国的《纽约时报》,CNN,一个个带节奏,兴奋的恨不能窜起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华为是5G技术的领导者,所以美国此举核心目标是要阻滞中国5G网络的发展。

华为251事件 中国通信史背后的思考

这几天,因为李某元的公开信,也被称为华为251事件,使华为处于舆论风暴当中,一时间,各路神仙兴风作浪,洪水滔天。不知是天灾,还是人祸。

说实话,胖爷不太喜欢华为,缺少人情味。但是,这背后有文章,透过乱象看本质,我帮给大家捋一捋思路。

过去15年,数字经济的增速是全球GDP增速的2.5倍。而2018年美国和中国的数字经济已分别占到各自GDP的58%和38%以上。

胖爷在《70岁的北约》一文中提到“2016年,北约已将数字空间作为陆、海、空这3个传统军事领域之外第四个战斗领域。”

数字空间已经作为第四战场,数字空间靠什么,传输速度,基础建设和标准,缺一不可。不然的话,还未开战就已经输了。

今年4月,美国国防创新委员会关于《5G生态系统:对美国国防部的风险和机遇》,体现了美国对于争夺5G领先地位的焦虑和紧迫感。

在很多领域美国是领跑者,但恰恰在通信产业领域,中国的产业链完整性和成熟度是超越美国的。

同样参与5G制高点争夺战的还有韩国、日本以及欧洲各国,政府和相关企业也在积极推进5G的商用进程。

所以欧洲才会对华为的5G犹豫不决,美国才会对华堵截围剿。

我给大家讲一讲中国通信产业从2G、3G、4G到5G的一段历史,大家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思考。

一、2G时代

中国的移动通信业务是从上世纪80年代起步的,1987年11月在广州开通了第一个模拟移动电话局,比全球第一部移动电话开通晚了十几年。

此时,欧洲的第二代移动通信标准,GSM起步了,就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移动用户长期使用的。

1991年第一个GSM网络在芬兰投入商用,之后在欧洲迅速发展,并向全球普及。

正当全球都准备采用GSM建网的时候,CDMA(码分多址)技术出现了。

时光回到1985 年 7 月,加州圣地亚哥大学的几个教授在雅各布家里聊天,偶然意识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商机。他们都清楚,这可能会改变历史。

于是,同年,这7个人创立了高通公司,提出在无线技术领域的CDMA技术,大幅度提升无线通信的效率和容量。我们的手机里的芯片绝大多数都来自于它。

美国将CDMA作为第二代移动通信网的核心技术,以此为基础发展CDMA网络。

几年时间,高通就在全球申请了 4000 多个 CDMA 网络相关专利,CDMA 很快成为美国的主流通讯网络技术。

也随着美帝的霸权主义强势向全球输出,高通就躺着收专利费一跃成为通信巨子。

一个既不卖无线通信设备系统,也不卖手机的公司,却能够在全球无线通信行业呼风唤雨,凭借的就是其多年积累的技术专利。

截至2018年3月,高通累计有14万件技术专利涉及到无线通信。虽然很多已经过期,但其专利数量每年仍以30%的速度在增长。

在这些专利中,大约20%为标准必要专利(SEP),也就是说高通大约有3万件专利被用于无线通信标准,从运营商网络、电信设备,到基站和手机,都会用到高通的专利技术。

看一看高通10年来的财务数据,便一目了然了。

华为251事件 中国通信史背后的思考

欧洲人搞 GSM,美国人搞 CDMA,在 2G 时代,想搞通信只有这两个选择,是把钱交给美国佬,还是欧洲佬。

1992 年,中国就开始做 GSM 试验网,国家选择了“欧标”,移动、联通从一开始就是用 GSM 组建 2G 网络。

1994年7月19日,中国联通正式成立,背后,是电子部、铁道部等部委以及地方政府机构。

1995年,邮电部与总参谋部联合成立“长城公司”,决定在全国范围内采用CDMA技术,建立800MHz的移动通信网络。

中国在加入 WTO 谈判时,美国政府在高通、朗讯、摩托罗拉等大公司的游说下,将在中国组建 CDMA 网络作为中国入世WTO的交换条件之一,中国不能只有一个 GSM。

但随着中国电信与中国移动分拆后,CDMA项目转手,国家也明文规定军队不能参与商业活动,中国电信、总参撤出长城CDMA网,于是联通接手了CDMA。

中国电信在那个时候还没有登上舞台,正在搞固话和小灵通呢。

1999年4月1日作为入世谈判的重头戏,中美电信高层会议在广州举行。谈判规模为中美双方有关电信的最高层,中方由当时的信产部部长吴基传领导,美方由商务部部长戴利率领。

双方在第2天就中美CDMA移动通信签署协议,其中涉及高通等众多美国电信公司。

当月,国务院召开会议,决定将CDMA列入国家扶持联通的项目。

2000年4月20日,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移动)成立,基站总数超过220万个,客户总数超过8亿户,注册资本为518亿元人民币,是全球网络规模、客户规模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

当时,2G 时代咱们缺乏专利技术,移动和联通不得不向欧美上交巨额的专利费,中国人口众多,换句话说,就是被收了人头税。

2000年11月29日,高通和信息产业部签署有关CDMA的备忘录,其主要内容包括:

─、信息产业部表示支持中国联通作出短期内建立以IS-95A CDMA技术为基础的全国性CDMA的决定。

二、高通公司将致力于设计出可支持CDMA/GSM双模手机的芯片,并同意与合适的中国企业合作,开发生产这种芯片。

三、高通公司将积极在中国寻找合适的企业为高通生产CDMA芯片,并将积极考虑投资中国的芯片生产行业。高通公司将继续承诺向中国制造商提供世界最优惠价格的CDMA芯片。

四、高通同意与受许可的中国厂商在中国合作并生产CDMA芯片。

请注意第二条,和第四条。

该备忘录由老雅各布和信产部娄勤俭副部长签署。

到2004年,中方完全履行诺言,支持联通建设CDMA网络,联通的CDMA网络已有近2800万用户。

但高通的承诺除了自己已生产出CDMA/GSM双模芯片外,其余完全没有兑现。

高通不但没有和中国厂商合作开发CDMA芯片,而且,也没有一片高通CDMA的芯片在中国大陆生产。

高通根本没有打算和任何中国厂商共同开发、生产CDMA芯片,他同意在中关村建立CDMA中心,只是为了在联通上CDMA之前作些表面功夫。

华为251事件 中国通信史背后的思考

二、3G时代

2G 时代,中国看懂了欧美如何制定标准,即将踏入 3G 时代,整个中国通信界都有一个愿望,参与 3G 标准和规则的制定,赢得话语权。

但是欧美不愿意,中国刚开始普及 2G,它们在 90 年代初期连 3G 标准都已经建好了,当时国际公认的 3G 频率有 FDD 和 TDD 两种。

技术壁垒、专利、已经制定好的规则摆在那里,我们没有话语权,欧美已经挥舞起镰刀,等着再一次收割13亿人的人头税。

1997 年 4 月国际电联发出 3G 标准征集函时,中国距离 3G 提案截止只有一年时间,以国内的技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从零做一个完整的 3G 标准出来。

可能有些读者会问,那么牛逼的华为当时干嘛呢?

华为还在生产交换机,还没有登上历史舞台呢,再等等吧。

这是轮到大唐通信上场了,前身是邮电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 20 几年前大唐的地位就是现在的“华为”,大唐承担了提交中国 3G 标准提案的任务。

但是技术所限只到了智能天线这部分,根本没有涉及到核心的通信系统。

绝处逢生,恰巧西门子的 TD-CDMA 技术有较多问题,已经在欧洲 3G 标准比拼中输给了爱立信、诺基亚等力捧的 WCDMA 标准,有意出让。

大唐获此消息后,便收购西门子手上的技术,提出 TDS-CDMA 标准,代表中国参与 3G 标准的制定。

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国际电联都不认为 TDS-CDMA 是 3G 标准,只能称之为提案。

直到 2000 年,信息产业部(后来和工业部合并成为工信部)联合移动和联通,以中国13 亿人的市场为谈判基础,国际电信联盟才勉强将中国 TDS-CDMA、欧洲的 WCDMA、美国的 CDMA2000 并列为三大 3G 国际标准。

从本质上讲,TDS-CDMA 就是国家的一个占座行为。

类似油页岩技术,这是国家战略,投入了巨额资金,明明知道开采成本非常高,也要有这个技术,避免石油运输线路被切断,我们还能有Plan B。

2001 年 9 月开始,大唐董事长周寰决定,集中大唐内部所有力量和资源,全部投入到TD-SCDMA。

2005 年周寰找到了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等重量级科学家,联名上书请求支持中国自主创新的 TD 技术。

2006 年 1 月,TD-SCDMA、和神舟五号、超高育种水稻并列为“十五”期间代表性重大自主创新科技。

2008 年,中国移动再次上书,发展自主创新技术义不容辞,明确要求 TD-SCDMA 由移动承担。

这一建议很快得到批示,TDS-CDMA 给了移动,WCDMA 给联通,CDMA2000 给电信,3G 牌照尘埃落定。

移动当时面对的困难巨大,TDS-CDMA 叫 3G,但速度却只有2.8M/S。

从 2009 到 2019,TDS-CDMA整整十年,移动在 TDS-CDMA 上投入了约 2000多亿。联通的CMDA也投资了累计千亿。

在通信产业内部,有一个公开的秘密,TDS-CDMA 只是一个过渡网。

如果从投资回报上看,无论是TDS-CDMA,还是CDMA,都是一笔失败的投资,但是却有了自己的标准,为今后的4G、5G,制定打下了基础,这才撕开了欧、美的口子。

三、4G时代

轮到4G上场了,2007年3月,中国信息产业部成立了IMT-Advanced推进组,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推进TD-SCDMA在国际标准化组织内的顺利演进。

2007年11月16日,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上为国际IMT(第三代及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确定了新的频段,并从2008年开始向全世界征求4G候选技术。

2007年11月,在韩国济州举行的3GPP工作组会议,通过了LTE TDD融合技术提案,基于TD的帧结构统一了延续已有标准的两种TDD模式。

LTE 即 4G,移动的 TD 在 4G 时代会演化为 TD-LTE,而联通、电信的 WCDMA/CDMA2000 则是演化为 LTE-FDD。两者只是两个不一样的门,但打开门屋子里面是完全一样的。

2007年1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我国“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科研规划,TD-LTE被列入国家重大科技专项。

2008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成立了TD-LTE工作组,三大电信运营商悉数加盟。工作组明确了到2010年的TD-LTE产业化时间表,以推动TD-LTE产业化工作。

之后,科技部将TD-LTE列入“十一五”国家科技重点支撑项目,加强TD-LTE工作。发改委则成立了新一代移动通信实验室和系统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

2009年年初,中国移动开始酝酿筹建TD-LTE试验网。从一开始,中国通信产业就把吸引产业链各环节合作伙伴全力投入作为工作的重点。

2009年8月,工业和信息化部主导的TD-LTE技术试验正式启动。至12月中旬,完成单系统基本集测试。

2009年10月,国际电信联盟在德国德累斯顿举行ITU-RWP5D工作组第6次会议,征集遴选4G候选技术。

我国提交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D-LTE Advanced技术方案成功胜出。

TD-LTE不仅具有我国自有的关键技术,而且在标准设定之初就以国际化的视野实现与国际主流技术的融合,更有望在全球更广范围内获得应用。

2010年4月15日,由中国移动建设的全球首个TD-LTE演示网在上海世博园开通,建设了17个TD-LTE室外基站,网络下行速率高达100Mbps、上行速率高达50Mbps。

2010年6月2日,大唐、中兴、华为、创毅视讯、安立等11家公司发布首款TD-LTE芯片在内的产品,TD-LTE端到端产品能力形成。

2010年10月,国际电信联盟无线通信部门(ITU-R)第5研究组国际移动通信工作组(WP5D)第9次会议在重庆召开。

最终确定LTE Advanced(包含我国提交的TD-LTE Advanced)和802.16m为新一代移动通信(4G)国际标准。

国际电信联盟决定于2011年年底前完成4G国际标准建议书编制工作,2012年年初正式批准发布4G国际标准建议书。

2011年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复同意TD-LTE规模试验总体方案,在上海、杭州、南京、广州、深圳、厦门6个城市组织开展TD-LTE规模技术试验,在北京搭建TD-LTE演示网。

根据规划,TD-LTE规模试验将以形成商用能力为目标,通过进一步扩大部署和应用的规模,进而实现端到端产品达到规模商用的成熟度,并带动国际运营商选择和部署TD-LTE。

2011年2月14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GSMA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中国移动联合多家国际运营商发起成立了TD-LTE全球发展倡议(GTI)。

这一倡议旨在促进TD-LTE的多方国际合作,共同解决TD-LTE发展的关键问题,加速推动TD-LTE的规模商用,实现TD-LTE在全球的应用和部署。

截至10月底,GTI已拥有114家运营商成员和95家厂商合作伙伴。GTI成为具有全球重大影响力的国际组织。

2011年7月,TD-LTE Band 38成为达到GCF终端认证条件的首个频段,这是TD-LTE终端测试产业成熟、TD-LTE产业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

2012年6月,中兴、华为推出支持40MHz载波聚合的设备,标志着产业对LTE-A技术的支持。

2012年6月,中国移动香港公司4G(FDD-LTE)网络与内地4G(TD-LTE)网络实现双向漫游,这也是4G网络在全球首次实现双向、双制式的国际漫游。

2012年7月,经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准,中国移动正式启动TD-LTE扩大规模试验网建设,计划通过新建和升级的方式,在北京、天津、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深圳、厦门、青岛等城市建设超过2万个TD-LTE基站。

2012年10月14日,在国际电信联盟2012世界电信大会期间,我国政府首次正式公布将2.6GHz频段的2500MHz~2690MHz全部190MHz频率资源规划为TDD频谱,加速了国内4G商用的进程。

2012年12月18日,中国移动全球首个TD-LTE和LTE FDD融合网络服务在香港商用。

所以,没有3G时代TDS-CDMA上的疯狂投入,就没有4G时代真正的话语权。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当年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投入了上千亿,换取自己的3G,打破了国外通信公司的专利垄断,才有了后来积累经验上4G,也才有了今天的5G,超越了欧美,5G时代终成引领。

四、5G时代

移动通信走到了5G时代,在5G SA标准的形成中,中国无疑是重要贡献者。

中国5G技术的发展,挑战了美国在4G时代制定国际规则的主导权。

2018年6月13日,在美国圣地亚哥,3GPP全会(TSG#80)批准了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5G NR)独立组网功能冻结。

此次SA功能冻结,不仅使5G NR具备了独立部署的能力,也带来全新的端到端新架构,这意味着5G正式可进入到商用阶段。

3G跟随,4G并跑,5G突破是中国通信力量在全球标准形成中角色变化的真实写照。

根据中国信通院的最新统计,在通信企业5G标准必要专利(SEP)声明量排名中,华为最高占17%,而高通为10%。

单从专利申请量来看,华为要比高通多,但在专利的技术独特性和含金量上,高通还是占据上风的。

华为251事件 中国通信史背后的思考

关于5G是什么,很多读者可能会有疑问,看了下面几个问题就清楚了。

1.到目前为止中国和美国在5G研究方向有什么不同?

中国采用的是厘米波段,频率相对较低;美国采用的是毫米波段,频率相对较高。

2.采用厘米波的优势是覆盖范围大,只要在原有的4G基站的地方更换设备就可以;而美国的毫米波覆盖范围小,需要新建很多密集的基站。

这个在美国目前情况是不大现实的,就好比修高铁,中国采用的是原来铁路的标准轨距,只要把原来的路基处理一下重新铺轨就好。而美国则采用的是宽轨距,需要重新开山架桥去修路基。

但是这个工作需要时间和技术完善才能完成。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要不择手段地拖住华为。

所以美国其实就是想拖住全世界的5G步伐,至少拖住5年,好让他自己的设备系统和技术水平发展起来。

五、冲突

2019年5月15日,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要求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企业生产的电信设备”。

200多年来美国宣布紧急状态对付过的对手只有四个:

(1)日不落帝国;(2)纳粹轴心国;(3)冷战超级大国苏联;(4)华为,一家科技公司。

美国以世界第一的综合实力全力绞杀一家公司,这是美国的耻辱,也是中国的骄傲。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禁止中国华为和华为旗下的70家企业在美国的销售和采买行为,很多美企以书面形式和华为断绝一切商务合作。

5月20日,彭博社报道,由于需要遵循美国政府禁止他们与华为公司开展业务的法令,英特尔、高通和博通正在切断与华为的交易,立即生效。

美国内存芯片制造商美光科技和西部数据也相继停止业务。

包括华为在内与华为有关联的70多家公司被美国加入“实体名单”;位于该名单的企业,除非美国政府特批,不得有任何美国企业与华为有所合作。

2019年11月2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决定,初步将华为和中兴公司列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企业,将禁止美电信运营商使用“通用服务基金”采购华为和中兴的服务和设备。

美国习惯了用国家力量,打压特定国家和特定企业,之前整垮了法国的阿尔斯通公司便是最好的例证,今天又想挤压中国企业。

欧洲吃过美国的亏,德国与法国表示他们不打算将华为排除建造国家5G网络的竞标者以外,不会追随美国的华为禁令。

法国总统马克龙 (Macron)说,不应该因为科技而掀起贸易争端,并强调应该在不危及安全的前提下,让任何公司都能参与5G网络的建设计划。

德国表示只要任何公司有符合安全标准,他们便能参与德国建造5G网络的工程。

“对我们来说,安全标准是决定哪些公司能参与建造5G网络工程的关键,而这些标准并没有针对特定公司或国家制定。”

为什么德国这么讲,因为德国的工业4.0,本质上是万物互联。

德国的工业基础和工业技术非常先进,但是网络设施却非常落后,没有5G,工业4.0就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根本连不起来。

德国想用华为的5G,但又受到美国的压力。

前几年,国内很多团组来德国参观德国的工业4.0,概念很受震撼和启发,对应就是咱们国内的中国制造2025。

美国当然不乐意看到这一幕,公然向欧洲盟友频频施压,阻止盟友在5G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

不仅如此,还利用媒体,煽动舆论,搅风搅雨。

辞退的员工,华为固然在企业管理中有处理不当的地方,但这不是你买不买华为手机的问题,而是背后有人扇阴风点鬼火,美国的《纽约时报》,CNN,一个个带节奏,兴奋的恨不能窜起来。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华为是5G技术的领导者,所以美国此举核心目标是要阻滞中国5G网络的发展。

跳过现象看本质,美国政府的根本目的在于:

(1)在数字经济时代,与中国争夺5G技术发展的先机。

(2)未来国际规则制定权的争夺正向确定技术标准演变。

(3)围绕5G技术的遏制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六、后记

这个世界正在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人面向未来,另一部分人希望扭转局面回到过去... ...

在一块长仅2700米,宽1000米的狭小地域内,双方10万余人拼命厮杀,绞杀43天后,一向自信和强大的美国不得不低头,承认他们无法攻下上甘岭。最终在板门店签订《停战协议》,美军止步三八线。

“16个国家最精良的军队,最先进的陆海空立体军事集团,30多个后勤支援国家,竟如此狼狈!”

无论何时,只有敢于斗争,勇于胜利,才会赢得真正的尊严!

国与国之间亦是如此。

华为,向前冲!

中国,向前冲!

虽万千人,吾往矣!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智库百晓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华为 251 中国 通信 5G

原标题:华为251事件 中国通信史背后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