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新疆长治久安的根本在于加强国营企业的发展

中国有五十六民族,大多数民族都能和平相处。 维族和藏族的少数分裂主义分子在新疆,西藏闹事,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有海外敌对势力的支持。 但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新中国初期,海外敌对势力何尝不支持新疆和西藏的分裂主义主义者。 但因为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营造了各族人民大团结,各族人民在政治,经济上平等的社会大气候,敌对势力的挑拨离间,没有发挥作用的土壤和机会。近几十年私有化和贫富差距的拉大,特别是维族和汉族之间的贫富差距,让敌对势力挑拨离间有了得逞的机会和群众基础。

【本文为作者韩东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韩东屏:新疆长治久安的根本在于加强国营企业的发展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带四名美国学生到中国游学。 本来没有去新疆的打算。 但在学生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在基本上完成了我们的游学任务后决定去新疆参观。 我们是七月三日到的新疆,正好赶上了七月五号的暴乱。 在这里我想就新疆的暴乱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这是我第一次去新疆,还带着美国学生,心里很没底。 在火车上我就找新疆本地人了解新疆的情况,新疆的民族关系等等。 我跟在新疆做生意好多年的生意人,还有长期在新疆建设兵和新疆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谈话时,他们都告诉我新疆的民族关系很好,前几年有些问题,现在好多了,特别是乌鲁木齐,汉族占多数, 不需要担心等等。

在乌鲁木齐火车站下了车,坐公交车去旅馆的路上,我就感到不安。 因为我从车上的维族乘客的脸上,看到的不是友好的神情,而是带有敌意的表情。 在大街上,我看到那些打扫街道的清洁工,都是维族人。在街上收破烂的人也多是维族人。 我问在乌鲁木齐开店的汉族老板为什么是这种情况,他们说维族人懒,不会做生意。他们穷, 需要政府救济,需要政府给他们提供低工资的工作,所以街道上的清洁工,都是维族人。 我后来了解到,乌鲁木齐的维族清洁工的月工资当时只有六百元一个月。 有点以工代赈的性质。 我对汉族老板对维族人的评价,和街道上的清洁工都是维族人,并且工资那么低,感到非常的不安。

七月五日晚,暴乱发生的时候,我和我的美国学生正在一家维族人开的饭店里吃饭。对外面的暴乱一无所知。 因为暴乱者针对的都是汉族人开的商店。 等我们吃完饭出来,看到街上到处都是武警,我们才知道发生了暴乱。 但我和我的学生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第二天我们准备到外地去旅游。 收音机里说昨晚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有人伤亡。 我的一个美国学生表示他不喜欢中国政府的这种不说实话的做法,明明发生了暴乱,为什么要说成是交通事故。 我对他说他不需要喜欢。 他只需要记住他是在中国。 而且慢慢他会明白的。

当天上午,成千上万的汉族年轻人,拿着棍棒等走上街头。 他们显然听到了昨晚汉人被维族人杀害的消息,要对维族人进行报复。 但这个时候街上的武警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阻止了汉人的报复活动。 我对美国学生说,现在你明白了中国政府的智慧了吧。 如果这是在美国,会发生什么样的双方仇杀。 一九九二年洛杉矶的美国黑人罗德尼肯被白人警察殴打,法庭判白人警察无罪,黑人暴动。 但他们的矛头对准的却是韩裔美国人。 许多韩裔商店被砸,被烧,六十三死亡,二千三百多人受伤。暴乱持续六天,损失惨重。而乌鲁木齐的暴乱基本上没有蔓延。 可以说中国政府处理暴乱的方法和方式是非常专业和有智慧的。

乌鲁木齐的骚乱发生后的第二天,我看到许多维族长者,自发出来与街上的汉人握手,说维族和汉族是兄弟。 制造骚乱的只是一小撮坏人,不能让他们破坏维族和汉族的兄弟情谊。  还有好多人打出横幅标语,上面写着:“我们要王震……” 我看到那些维族长者非常真诚的表情和举动,很感动。 那些怀念王震的标语也让我很震撼。

为什么那些维族长者会真诚的认为维族和汉族是兄弟,而那些维族的年轻人却毫不犹豫的参加暴乱,残酷无情的纵火烧掉汉族人的商店,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死那些无辜的汉族人?“要王震",又是什么意思。 其实仔细想想,这些都不难理解。 那些维族长者是毛泽东时代的老工人,他们在国营企业里,享受了跟汉族工人一样的待遇,政治上平等,经济上平等。 在毛泽东时代的国营企业里,维族工人,和汉族工人就是兄弟,互相关心,互相爱护。 王震作为毛泽东时代新疆地区的领导人,不就是那个时代的最好代表吗。要王震,不就是要社会主义吗。

改革开放以后,许多国营企业私有化了。 许多私人老板买下过去的国营企业。 作为私营企业的老板在招聘工人的时候,首先招聘的是老乡,招聘不到老乡的时候,就招聘其他地方的汉族人。 而当地的维族人因为文化习惯不同,语言不同,不被汉族私企老板雇佣。

在社会主义时代,新疆的资源被开发,用来建设社会主义祖国。 社会主义祖国建设好了,造福的是全中国的各族人民,包括维族和汉族。 维族人,汉族人,其他少数民族都能感受到祖国发展给他们带来的福利。 在最近几十年,新疆资源的开发,对中国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但发展带来的福利,并没有被全体人民平等享受。 受益最多的是汉族的私企老板和他们的亲友,其次是其他的汉族人。 而许多维族青年人感到自己没有享受到社会发展的福利。 他们心里不服,不满,这其实也不难理解。

中国有五十六民族,大多数民族都能和平相处。 维族和藏族的少数分裂主义分子在新疆,西藏闹事,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有海外敌对势力的支持。 但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新中国初期,海外敌对势力何尝不支持新疆和西藏的分裂主义主义者。 但因为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营造了各族人民大团结,各族人民在政治,经济上平等的社会大气候,敌对势力的挑拨离间,没有发挥作用的土壤和机会。近几十年私有化和贫富差距的拉大,特别是维族和汉族之间的贫富差距,让敌对势力挑拨离间有了得逞的机会和群众基础。

中国政府在解决新疆和西藏的分裂主义倾向时,除了要打击与海外敌对势力有联系的坏人外,也要考虑为维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民提供公平的就业机会,前者是治标,而后者则是治本。 要在新疆和西藏加大国营企业的投资,国营企业招工,要对当地少数民族优先,要同工同酬,要在政治上经济上平等。要营造各民族人民大团结的社会大气候。

南斯拉夫、前苏联在放弃了社会主义制度后,分裂主义势力滋长的教训不可忘记。 中国共产党是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 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中国共产党要不忘初心。这在处理新疆等地的分裂主义势力的时候尤其重要。 只有公平的社会制度,才能有各民族和谐共处的社会气候,才会有各族人民大团结的局面。

二零一三年在湘潭大学召开的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的国际研讨会前的小组讨论会上,我简单的谈了对新疆暴乱的看法。 第二天上午的正式大会上,北京大学的一位女教授的演讲排在我的前面,她是第七,我是第八。 每人演讲的时限是二十分钟。 但那位女教授,(很抱歉我忘记了她的名字)说她头天在小组的讨论会上听了我的发言,认为很好,她要把她的二十分钟让给我,以便我有更多的时间演讲。 我非常受感动。 我于是就有了比别人多一倍的演讲时间。 我讲了四十分钟后, 那天主持会议的教授,(很抱歉,我也忘记了他的名字),竟说韩教授你可以继续讲,不需要担心时间的限制。 我于是又讲了很久。 那天演讲的时候,南昌大学的师生和全国各地及海外的学者,多次给我鼓掌喝彩。 让我感到中国人民中拥护毛主席,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的是主流。 中国只有走社会主义的道路,才会得到全国大多数各族人民的拥护。 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才会长治久安。

【韩东屏,河北大学特聘教授,美国北卡华伦威尔逊大学政治系教授。本文察网发布时有删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12/53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