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新华:必须正确解读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之谜——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成就巨大的原因,除了经济全球化机遇、发挥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拥有大国优势、“有效市场”、“有为政府”、“改革红利”、“开放红利”、“人口红利”、“土地红利”、中国人勤劳好学重教育、华侨众多爱国等多种因素之外,根本原因是坚持和改进共产党领导、坚持和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中国改革开放以前之所以没有取得什么成就是因为实行公有制、计划经济、闭关锁国、僵化封闭的结果,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就是由于实行了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近期之所以存在经济下行、经济结构不优、贫富差距较大、“三农”问题突出、腐败现象严重等缺陷,则是因为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还不彻底的观点,则是不符合中国实际的、错误的。

【本文为作者简新华向察网的投稿】

简新华:必须正确解读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之谜——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2019年3月4日习近平同志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文艺界社科界委员的讲话中提出: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砥砺奋进,我们的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无论是在中华民族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这都是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希望大家深刻反映70年来党和人民的奋斗实践,深刻解读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中所蕴藏的内在逻辑,讲清楚历史性成就背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优势,更好用中国理论解读中国实践,为党和人民继续前进提供强大精神激励。”】

70年来,中国由一个一穷二白的极为落后的农业国转变为制造业总量世界第一、经济总量世界第二、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世界第一、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也排名第一的工业国,由被嘲笑为“万国汽车博物馆”转变成被誉为世界上国民经济体系和产业体系最完整的“世界工厂”,由几亿人没有解决温饱问题的低收入国家转变为全面实现小康的中高收入国家,中国人也由人均预期寿命只有35岁、被贬为“东亚病夫”转变为人均预期寿命77岁、超过世界平均水平、接近发达国家水平。

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巨大成就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历史上极为罕见的惊人奇迹,新中国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多年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中所蕴藏的内在逻辑也就是内在动因和机理是什么?现在是全世界都非常感兴趣、力图破解的“中国发展之谜”,国内外出现多种不同的解读,但是都不全面、也不太准确、更不深入,有的甚至是不正确的,必须予以澄清,进行更符合新中国实际的解读。本文特在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时候,遵照习近平同志的指示精神,在简略回顾总结新中国经济发展艰难曲折的辉煌历程和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尝试分析和说明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成就巨大的内在逻辑、破解“中国发展之谜”。

传说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经说过,谁要是把中国经济发展说清楚了,谁就应该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但是,迄今为止未见谁因为把中国经济发展说清楚了而获奖。而且令人遗憾的是: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现在发展最成功、消除贫困成就最突出、贡献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但是诺贝尔经济学奖三次颁发给发展经济学家,包括刘易斯、阿玛蒂亚•森,特别是今年的阿比吉特·班纳吉、艾丝特·杜芙若及迈克尔·克雷默等三人,共5人获奖,没有一个是因为全面深刻总结出中国发展经验教训而获奖!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1992年以后经济学界更多的是运用西方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来分析和解释中国经济发展问题。笔者认为,现在正确解读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之谜,不能只是运用西方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主要应该是运用经典的和现代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解读,本文特对此做初步尝试。

一、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曲折辉煌的历程

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艰难曲折、成就辉煌的历程,大致上可以划分为三大发展时期,前两个时期都取得了巨大成就也存在突出的问题,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误的教训。回顾历程、总结经验教训,有助于我们正确解读新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更好地把握新时代的中国经济发展。

第一个时期即改革开放以前(1949-1978年)。

1949年新中国建立,经过3年的努力,国民经济很快从20多年的巨大战争破坏、衰败崩溃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从1953年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了经济的高速增长,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国内生产总值由679亿元增加到1978年的3645亿元,在一个极为落后的典型农业国建立起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宝贵胜利和“两弹一星”上天的巨大成功。成功的原因或者说经验主要是: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建立起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发挥了公有制、计划管理、集中力量办大事、艰苦奋斗的优越性。这个时期中国经济发展也存在突出的问题:大多数工农业产品短缺,要凭票供应、排队购买,几亿人没有解决温饱问题,形成“重工业太重、轻工业太轻、服务业太少、农业落后”的畸形产业结构,经济增长出现大起大落的起伏波动,1958年高速增长21.3%而1961年大幅下降27.3%,三年内升降幅度高达48.6%。问题产生的原因或者说教训主要是:传统计划经济体制有缺陷,存在片面追求单一公有制的超越阶段的偏差和平均主义分配的倾向,政府管得太多、统得太死,工作中出现了“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这样的严重失误。

第二个时期即改革开放第一阶段(1978-2017年)。

1978年在总结吸收第一个时期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中国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立国之本的前提下走上了实行改革开放的强国之路,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惊人奇迹:国内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3645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90.03万亿元,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制造业总量排名世界第一、2018年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建立起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城镇化率由1978年的17.9%提高到2018年的59.58%,农业综合机械化率由1978年的20%提高到2017年66%,科技实力大幅度提升,国防实力极大增强,基础设施建设举世无双,几亿人消除贫困、基本实现全面小康。成功的原因或者说经验主要是:共产党领导的改进和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当代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的指导、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完善和优越性的发挥,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的指引。

这个时期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有:经济连续8年下行、经济结构不优化、财产收入差距过大、三农问题突出、腐败现象严重。问题产生的原因或者说教训主要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还不健全完善,公有制经济还需要做优做强做大,非公有制经济也需要健康发展,包括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在内的各类企业制度还需要完善,财产和收入分配制度也有待完善,市场决定性作用发挥不充分和过度并存,政府越位、错位和缺位现象同时存在,社会主义民主监督不足。

第三个时期即2017年开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从2017年党的十九大开始,中国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这个时期经济发展的主要目标任务是:由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缩小贫富差距,解决三农问题,先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再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党的十九大确定的主要战略方针是:以马克思主义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全面深化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合理扩大对外开放,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优化经济结构。

二、新中国经济发展之谜的不同解读

新中国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成就巨大的内在逻辑是什么、“中国发展之谜”的“谜底”何在?国内外出现了多种不同的解读:

有学者认为,这是因为中国政府是“有为政府”,建立了“有效市场”,发挥了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大力发展了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出口加工贸易;也有人认为是中国抓住了经济全球化的机遇,实行了改革开放,获得了“改革红利”和“开放红利”;还有人认为是由于中国拥有人多地大的大国优势、劳动力充足价廉、土地廉价,能够获得“人口红利”、“土地红利”,廉价的劳动力和土地为中国经济的大发展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另有人则认为是中国人勤劳苦干肯学习、“望子成龙”重视教育、大量海外华侨爱国,支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推动了中国经济发展;并且有学者认为中国改革开放成功是由于“共产党加市场经济”、是“地方政府竞争造就了中国奇迹”;甚至有人认为是因为中国以西方经济学为指导,实行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的结果,提出中国改革开放以前之所以没有取得什么成就是因为实行公有制、计划经济、闭关锁国、僵化封闭的结果,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就是由于实行了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近期之所以存在经济下行、经济结构不优、贫富差距扩大、“三农”问题突出、腐败现象严重等缺陷,则是因为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还不彻底;特朗普则认为中国发展的成就是“占美国便宜、偷美国科技”的结果。

这些看法大多数都有一定道理,都从某个方面说明了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成就巨大的原因,但是,都不全面,更不深入,特别是没有准确地解读“内在逻辑”、揭示内在的动因和机理特别是制度根源,有的看法甚至是不符合中国实际的、错误的。

比如,所有的国家都有政府和市场,为什么许多国家的政府没有成为所谓“有为政府”、不少国家的市场也没有成为“有效市场”,而中国政府成为了“有为政府”并且形成了“有效市场”呢?所有的国家都有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面临经济全球化的机遇,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有后发优势,为什么不少国家没有抓住经济全球化的机遇、发挥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而中国能够抓住经济全球化的机遇、较好发挥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呢?一些国家也拥有人多地大的大国优势、劳动力也充足价廉、土地价格也不高,为什么没有取得“人口红利”、“土地红利”,带来经济的大发展呢?旧中国的中国人同样勤劳苦干肯学习、“望子成龙”重视教育、海外华侨数量也很多而且也爱国,经济发展为什么没有取得新中国这样巨大的成就呢?苏联也实行了改革开放,甚至开始也是所谓共产党领导的改革开放,也是把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市场经济体制,为什么没有出现中国这样的经济发展奇迹呢?上述这些看法都没有明确回答这些深层次的问题、都没有完全说清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中所蕴藏的内在逻辑。

的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实行了地方分权管理的改革、调动了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积极性,出现了所谓“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竞争”,的确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不能以此断定“地方政府竞争造就了中国奇迹”。因为,实行地方分权管理只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措施之一,并不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成就巨大的主要的根本的原因。

至于对中国经济发展之谜的错误解读,本文在后面专门论述。

三、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内在逻辑

笔者认为,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成就巨大的根本原因是坚持和改进共产党领导、坚持和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毫无疑问,新中国前30年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主要是共产党的逻辑、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的逻辑;的确,改革开放40年经济发展的重要逻辑是改革开放的逻辑,但主要还是共产党的逻辑、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的逻辑。那么,什么是新中国经济发展的共产党的逻辑、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的逻辑?为什么说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根本原因是坚持和改进共产党领导、坚持和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改革开放的逻辑与共产党的逻辑、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的逻辑又是什么关系呢?本文试图明确回答这三个问题。

由于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根本原因是相对于其它原因或者说一般因素而言的更加重要的原因,所以在回答这三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先简略概括说明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或者说一般原理。

众所周知,经济发展是存在客观规律(即内在的必然性、动因和机理)的,只有遵循这些客观规律、按照经济规律的要求办事,经济才能顺利有效持续发展。无论是从古典到现代的西方经济学、发展经济学,还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包括现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都在不同程度上研究了经济发展的内容、条件、影响因素、动力、机理和路径,揭示了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依据现有的各种经济学关于经济发展的基本理论或者说一般原理,归纳起来说主要有以下几点多数人都认可的基本共识:[]一个国家要由贫穷落后走向发达繁荣,必须推进和实现工业化、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二是劳动力、资本、自然资源、技术、管理、制度是影响或者说决定经济发展的基本因素,形成、改善和充分有效利用这些基本因素,主要是人口规模、结构、素质的状况及其变化,教育状况和发展、资本来源和积累、自然资源的合理有效开发利用和保护,科学技术状况和引进、创新,改进管理和制度,形成合理有效的激励监督约束机制等,才能更快更好地发展经济;三是资源(各种生产要素)必须优化配置,经济才能高效高质量发展,因此必须选择优化资源配置的方式,主要是正确处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四是只有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维持生态平衡,经济才能可持续发展;五是每个国家都具有资源禀赋的比较优势,应该尽可能发挥这种比较优势,选择产业结构,制定产业发展战略,形成竞争优势,并且依据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的变化,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和产业发展战略,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六是发展中国家拥有后发优势,应该尽可能发挥后发优势,推动经济更快更好发展;七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想实现经济稳定高效增长,市场必须规范健全,竞争必须公平有序、优胜劣汰,企业必须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政府必须采用财政、货币、产业、人力、收入等宏观经济政策调节经济活动;八是在经济全球化、存在国际分工协作、贸易、投资和国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历史条件下,抓住经济全球化的机遇,实行对外开放,开展多方面的国际交流,参与国际分工、国际贸易和投资,能够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学习借鉴国外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更有效地克服本国资金不足、资源有限、科学技术不先进、管理落后的欠缺,更快更好地发展本国经济。

这些主要的共识,都是经济发展普遍规律的反映,也就是经济发展的一般原理或者说共同的理论逻辑,如果不遵循这些逻辑,经济很难较好发展。尽管这是大多数人的共识,但是并不能保证每个国家都能够遵循、在实践中真正做到。没能遵循这些经济发展的一般原理,这可能是许多国家经济发展不理想的重要原因。

什么是新中国经济发展的共产党的逻辑、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的逻辑?笔者认为,所谓共产党的逻辑,主要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谋利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实行群众路线、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从严治党、坚持而且不断改进党的领导的逻辑;所谓马克思主义的逻辑,主要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资本主义必然走向灭亡、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逻辑;所谓社会主义的逻辑,总的来说,主要就是解放生产力、保护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实行公有制和按劳分配、国家按照社会化大生产必须有计划按比例协调发展规律的要求实行经济调控管理、逐步消灭剥削压迫和贫富两极分化,最终实现生产力极大发达、没有私有制和阶级、实行社会所有制、计划经济、按需分配、共同富裕、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的逻辑。而且,由于社会主义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必然要经过若干不同的发展阶段,在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社会主义的逻辑还具有中国特色,主要是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所有制结构、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多种分配制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共产党的逻辑、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的逻辑的区别和联系是,共产党的逻辑中包含有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的逻辑则包含在马克思主义的逻辑之中。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根本原因是坚持和改进共产党领导、坚持和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之所以能够取得巨大成就,自然应该是按照经济发展的一般原理、遵循经济发展规律的结果。但是,为什么许多国家没有很好做到、没能实现经济的大发展,而中国能够做到呢?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按照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不仅坚持和运用了上述经济发展的共识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特有的科学的经济发展理论,而且创新发展了经济发展的正确理论,[]形成了发展是硬道理和第一要务、科学发展观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提出了更具有时代特征更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城镇化道路、农业现代化道路,正确地指导中国经济发展的实践,更好更有效地遵循了经济发展的规律,从而成功地实现了经济的大发展。所以说,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根本原因是坚持和改进共产党领导、坚持和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

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马克思主义的指导、社会主义制度的保证,中国政府难以成为“有为政府”,难以走上正确的改革开放之路,难以形成“有效市场”,无法抓住经济全球化的机遇,不能更好发挥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潜在的“人口红利”和“土地红利”都难以变成现实的“红利”,不可能真正获得并且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极为有利的条件。这些可能是不少实行市场经济、拥有稳定政府、比较优势、后发优势、潜在“人口红利”和“土地红利”的国家没有创造出“经济奇迹”的重要原因。也只有在新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中国人勤劳苦干肯学习、“望子成龙”重视教育、大量海外华侨爱国的有利因素才能更好发挥作用,推动经济大发展。

改革开放的逻辑与共产党的逻辑、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的逻辑又是什么关系?改革开放40年新中国经济发展的逻辑,的确包括改革开放的逻辑。所谓改革开放的逻辑,主要是循序渐进、积极稳妥地在坚持公有制经济的前提下适当发展非公有制经济、在坚持国家合理调控管理的前提下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再逐步走向共同富裕、对外逐步合理开放市场和开展各方面交流的逻辑。由改革开放逻辑的主要内容可见,改革开放的逻辑中就体现了共产党的逻辑、马克思主义的逻辑、社会主义逻辑的要求。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发起和推动的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不是“新自由主义”指导的“全盘西化”的“改革开放”。改革开放的逻辑实际上包含在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逻辑之中,两方面是相互融合的,不是互相对立排斥的,而且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逻辑是更基本的决定性的逻辑。新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不仅是改革开放的功劳,更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结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仅是改革开放的前提,而且是保障改革开放坚持正确方向、不走上邪路的制度基础。强调改革开放的重大作用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决不能忽视、更不能否定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基础性作用。

国内外的实践证明:只有改革开放、名义上的“共产党”,只实行所谓“共产党加市场经济”,并不能保证出现经济发展奇迹。改革开放必须是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不能是“全盘西化”的改革开放;共产党必须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的名副其实的共产党,不能是蜕化变质、有名无实的“共产党”。苏联也实行了改革开放,甚至开始也是所谓共产党领导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仅没有出现中国这样的经济发展奇迹,甚至导致“亡党亡国”、经济大幅度衰退呢?主要就是因为苏联的改革开放是在“华盛顿共识”指导下、由名不副实的共产党领导的“全盘西化”(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政治西方议会民主化)的改革开放。

实事求是地说,改革开放以来实行对外开放,更好地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国内、国外国内两种资源、扩大对外贸易包括中美贸易、引进外资包括美国资本、学习借鉴国外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的工具及方法,包括美国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的工具及方法,对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这些都是符合国际贸易、投资、技术转让的规定和惯例的、是互通有无、有偿互利的,决不是“占美国便宜、偷美国技术”。

总而言之,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绝不是“占美国便宜、偷美国技术”的结果,而是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以马克思主义指导、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实行改革开放、艰苦奋斗的结晶,使得中国没有遭受苏联那样的严重挫折和失败。

四、必须澄清的错误观点

“中国改革开放以前之所以没有取得什么成就是因为实行公有制、计划经济、闭关锁国、僵化封闭的结果;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就是由于按照西方经济学的指导,实行了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一段时间以来之所以存在经济下行、经济结构不优、贫富差距扩大、‘三农’问题突出、腐败现象严重等缺陷,则是因为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还不彻底,必须进行彻底改革”的观点,是不符合中国实际的、不正确的。

首先,如前所述,新中国前30年,在一个典型的落后农业大国初步建立起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的难得胜利和“两弹一星”上天的巨大成功。全盘否定这些宝贵成就,显然不符合实际。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经济发展之所以成就突出,正是由于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并且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共产党的正确领导,才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等严重阻碍中国发展进步的“三座大山”,成立了新中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解放了广大劳动人民群众,提高了中国人的身体素质和文化素质,激发了全国人民建设新中国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前30年,之所以成就突出,是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发挥;之所以发展还不理想、存在突出问题和不足,除了“一穷二白”的客观条件和封锁禁运的外部因素之外,则是社会主义制度还不健全完善和经济发展战略出现了失误。

其次,改革开放以来,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坚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才能领导中国积极稳妥地走上改革开放的强国之路,把传统计划经济体制改革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把重工业优先赶超战略转变为“三步走”的现代化战略;才能既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坚持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和主导,又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发挥非公有制经济的积极作用,没有搞全面私有化;才能既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资源优化配置,又发挥公有制、政府宏观调控、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没有完全市场化、自由化,避免了自由放任的无政府状态;才能既改革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中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一系列相互联系的环节和方面、克服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僵化封闭的缺陷、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自觉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促进生产力发展,又没有走“全盘西化”、改旗易帜的邪路;也才能使得中国取得经济发展的举世公认的惊人成就,没有遭受苏联那样亡党亡国、经济大幅度衰退的严重挫折和失败。

而且,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是参考借鉴而不是以西方经济学为指导,因为参考借鉴不等于指导、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遇到的许多问题在西方经济学中找不到答案、而且以西方经济学为指导可能使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像苏联那样误入歧途,实践证明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是在包括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理论、科学发展观和新发展理念等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指导下取得巨大成就的[]

的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大力发展了非公有制经济、把传统计划经济体制改革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放了企业和农民的生产经营自主权、实行了对外开放,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经济发展的举世公认的惊人成就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些并不能等同于所谓这些并不能等同于所谓“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因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的同时,还在发展公有制经济,强调以公有制为主导和主体,并没有搞“私有化”;在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在让一部分人和地区先富起来的同时,强调最终要消除贫富两极分化、走向共同富裕,特别重视扶贫脱贫;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国家主导调控下的对外开放,也不是无底线无原则的放任自流的对外开放。更何况,世界上不少发展中国家实行的是“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迄今为止并没有像中国这样取得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

最后,近期造成经济下行、经济结构不优、贫富差距扩大、‘三农’问题突出、腐败现象严重等问题的原因,也不是“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还不彻底”,而是发展方式不科学、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各类企业制度都尚不完善、公有制经济的比重偏低并且存在下降趋势、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也面临困难和问题、财产和收入分配制度还不够完善、“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同时存在、社会主义民主监督不健全等[]所以,克服这些缺陷、解决这些问题的途径,也不是“彻底实行经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开放化”,而是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全面深化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毫不动摇地做强做优做大公有制经济的同时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改革完善企业制度和财产收入分配制度,健全和完善完整统一竞争开放的市场体系,加强市场监管,改革完善政府管理机构和职能,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形成有效的民主监督机制,有效克服“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进一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优化经济结构,实行更高质量和水平的对外开放。

参考文献:

1.  魏礼群.新中国70年经济社会发展回顾与思考. 求是,2019(19).

2.  林毅夫.解读中国经济.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

3.  林毅夫. 新中国成立70年和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解读.科学社会主义,2019(3)

4.  林毅夫,蔡昉,李周. 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增订版).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三联出版社,1999.

5.  蔡昉.破解中国经济发展之谜。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4.

6.  蔡昉.读懂中国经济。北京:中信集团出版社,2017.

7.  蔡昉.四十不惑: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经验分享.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

8.  蔡昉.如何认识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回应林毅夫对人口红利解释的批评.比较,2019(2).

9.  蔡昉.新中国70年奋斗历程和启示. 中国人大网,2019-08-30.

10. 文一.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1. 文一.中印的发展让西方经济学难堪. 环球时报,2018-01-19.

12. 文一.国家为什么繁荣——国民财富的起源与“空想市场主义”的终结.东方学刊,2019秋季刊.

13. 樊纲.中国70年的发展实践与发展经济学理论的发展.经济研究,2019(10).

14. 郑永年.中国模式经验与挑战(全新修订版).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6.

15. 姚洋.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16. 张维为.中国触动——百国视野下的观察与思考.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

17. 张维为.中国超越——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光荣与梦想.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

18. 洪银兴,孙宁华.中国经济发展:理论、实践、趋势.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4.

19. 〔美〕邹至庄.中国经济转型(第3版).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7.

20.〔美〕劳伦•勃兰特,托马斯•罗斯基.伟大的中国经济转型.上海:格致出版社,2009.

21.〔英〕罗纳德•科斯,王宁. 变革中国——市场经济的中国之路.北京:中信出版社,2013.

22. 张五常.中国的经济制度.北京:中信出版社,2009.

23. 阿玛蒂亚•森.不担心中国增长率下降.清华管理评论,2016(3).

24. 厉以宁. 中国经济双重转型之路.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

25. 吴敬琏.中国增长模式抉择. 上海:上海远东出版社,2006.

26. 吴敬琏,马国川.重启改革议程——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北京:三联书店,2013.

27. 钱颖一.现代经济学与中国经济. 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7.

28. 张维迎.什么改变中国——中国改革的全景和路径.中信出版社,2012.

29. 张维迎.市场的逻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

30. 田国强.中国改革:历史、逻辑和未来. 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6.

31. 周其仁.改革的逻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3.

32. 华生.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北京:东方出版社,2012.

33. 黄亚生,李华芳.真实的中国——中国模式与城市化变革的反思. 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3.

34. 白果,米歇尔•阿格列塔.中国道路——超越资本主义与帝制传统.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

35. 李怀印.历史地认识新中国前30年的经济发展战略——与“比较优势”论者商榷.开放时代,2019(5).

36. 伟达.中国70年历程的若干启示.联合早报,2019-9-28.

37. 欧阳峣.大国发展道路:经验和理论.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

38. 武力. 新中国70年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创新与发展. 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8).

39. 巨力.从三个历史节点看中国经济发展奇迹. 求是,2019(20).

40. 王天义.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道路研究.山东省和科学,2019(9)

41. 杨英杰,郭光敏.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经验理论研究述评,行政管理改革,2019(9).

42. 简新华.中国经济发展探索.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

43. 简新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9.

44. 简新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重大疑难问题研究.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2018.

Correctly interpret the puzzle of China’s 70 years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Xinhua JIAN

(Center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Research, Wuhan University, Wuhan, Hubei, 430072)

Abstract: Many factors contributed to China’s significant achievement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the recent 70 years, such as the opportunities of economic globalization, the leverage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 and the latecomer advantage, the advantage of a large country and large market, the diligent labor force, the asset of Chinese diaspora, as well as the combination of “an efficient market”, “a developmental government”, “the dividend of reform”, “the dividend of opening-up”, “the demographic dividend”, and “the dividend of land”. However, the more fundamental factors behind this success are upholding and improving the leadership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upholding and innovating Marxism, as well as establishing and completing the socialist system. The view that: the lack of economic progress before the reform and opening-up was due to the rigidity of public ownership, commanding economy, and the closed nature of the national economy; the achievements after the reform and opening-up can be attributed to economic privatization, marketization, liberalization, and opening-up; and the recent economic deceleration, structural problems, widening income gaps, “the challenges of agriculture,countryside and farmers”, and the problem of corruption are because economic privatization, marketization, liberalization, and opening-u haven’t been thorough and complete, is not consistent with the realities in China and is incorrect.

Key words:New China,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puzzle of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intrinsic logic of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必须指出的是,从古典到现代的西方经济学、发展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包括现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济发展理论,虽然有共识的部分,但是从内容到科学性都并不完全相同,甚至存在重大分歧和实质区别,比如对所有制、财产和收入分配、政府与市场、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等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的看法就存在根本区别。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在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私有制、贫富两极分化虽然在一定发展阶段具有刺激经济发展的作用,但是在总体趋势上是不利于经济发展的,市场失灵在私有制条件下无法从根本上克服,必然导致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爆发,从长期来看,无法实现经济持续协调稳定高效发展,最终必然走向社会所有制和有计划按比例协调发展;西方经济学中的新自由主义则相反,认为私有制“永恒高效”、公有制必然“低效短命”、市场经济“万能万岁”、政府只能做“守夜人”。

[]参见简新华、曾宪明:《科学发展观的形成、贡献和落实》,《经济学动态》2005年第1期;简新华:《发展观的演进与新发展理念》,《当代经济研究》2017年第9期。

[] 详细论述参见笔者发表在《经济与管理研究》2018年第10期的拙文《中国经济改革是在什么经济学的指导下取得巨大成就的?——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 参见简新华、余江:《中国经济连续六年下行,如何看、为什么、怎么办?》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重大疑难问题研究》 安徽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

【简新华,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本文原载《上海经济研究》2019年第12期,本文为完整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国 70年 经济

原标题:简新华:必须正确解读新中国70年经济发展之谜——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12/53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