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安格拉·默克尔必须离任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是默克尔时代的黄昏,但是“默克尔黄昏”比瓦格纳诸神黄昏的最史诗的拜罗伊特那一版花的时间都要更久。在最近的一项政治民调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默克尔和她的政府继续执政,直至当前的任期结束,也就是2021年秋季。当然,谁来管理德国完全由德国人民自己来决定,但我想要充满敬意地指出,这么做不符合德国或欧洲的最大利益。

《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安格拉·默克尔必须离任

图为网站截图

图片来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nov/22/time-to-go-angela-merkel-germanys-sake-europes

【法意导言:专栏作者蒂莫西·加顿·阿什(Timothy Garton Ash)于2019年11月22日在英国《卫报》(The Guardian)上发表《安格拉·默克尔必须离任——为了德国,也为了欧洲的命运》一文,从经济、社会和政治角度分析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带领的德国在世界局势变化下的发展与危机。文章指出,在特朗普上任、民粹主义崛起以及各种不稳定因素凸显的时代,德国政府急需一次变革。面对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提出新的欧洲发展战略,德国政府对此反应寥寥,采取中间主义的默克尔大联合政府并不适合当前面临的巨大挑战,为了欧洲和德国的更好发展,默克尔必须离任。】

如果德国是欧洲的心脏,那么它现在就好比是一个吃完大餐后躺在办公室沙发上休息的商人的胸膛里那颗缓慢跳动着的心脏。为了欧洲的命运,也为了德国自身的命运,这颗心脏需要跳动得更快一些。

德国的精英们并非没有理智地认识到他们周身的问题。柏林正在逐渐成为能够与伦敦并肩的智库中心,在那里满是聪明的人们。他们能够精确地告诉你为什么当面临着英国脱欧、民粹主义、唐纳德·特朗普、弗拉基米尔·普京、气候变化与人工智能——我们暂且列举一些例子——时,欧洲需要更有战略性的自治、数字创新和可持续的发展。但是他们缺少的是一种紧迫感,以及将这些抽象的目标转化为能够获得德国民众支持的动态政策的能力。目前而言,德国正在热切期盼一个结果,而不是能达成它的手段。

为何会陷入这样的停滞?因为德国一直以来过得都挺好。它还没有感受到大多数欧洲其他国家都经历过的那种疼痛。危机,什么危机?显然,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但即使是那些最近刚刚把大把的选票投给极右派德国选择党的东德人,他们最主要的抱怨也不是他们的经济状况。

大多数德国人依旧认为安格拉·默克尔的总理任期——到本周五(11月22日)为止长达惊人的14年——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是一段稳定美好的日子。德国经济在这段时间内表现得很好。这部分是因为熟悉的德国商业力量被利用了起来,也部分因为默克尔的任期受益于在社会民主党总理格哈特·施罗德在任内进行的劳动力市场和福利体系的改革。不过德国经济也从外部环境中得到了非常大的助益。

波兰、匈牙利与斯洛伐克在1989年之后实行对外开放,并在其后加入了欧洲共同市场,这为德国制造业提供了绝佳的机会,使其能够直接在邻国安装生产设备,并且在类似于中欧2.0的环境下使用廉价的熟练劳动力。尤其是,欧元使德国货币的外部汇率保持了较低的水平,避免了飙升(考虑到曾发生在瑞士法郎上的情况)。因此,德国出口向前迈进,创造了惊人的贸易顺差。另外,因为德国对于维持平衡的预算有新教福音派式的信念——正如典型的“黑零”政策——再加上根植于宪法中的“债务刹车”,德国拥有令大多数民主资本主义国家羡慕的健康的公共财政。

《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安格拉·默克尔必须离任

德国汽车产业

图片来源:Alex Plavevski/EPA

但在这些成功故事之下,也有逐渐升起的焦虑。也许这个国家已经浪费了快速发展的那些年,没有在逐渐老化的基础设施中投入足够多的资金?或许它错过了数字革命,所以如今,它傲人的汽车产业与硅谷和中国的庞大无人驾驶电动汽车产业相比,看起来明显落后。(特斯拉有关它将在柏林附近建立工厂的声明,既是对德国的一份礼物,也是对德国龙头厂商梅赛德斯、宝马和大众的正面挑战。)或许这几十年来获得的成就,会因为移民问题、特朗普的关税战、民粹主义和其他不稳定因素而逐渐被侵蚀掉。在德国,尤其是在重要的西部地区,大众情感的焦虑的主旋律是:“先抓住我们现在拥有的。”

自开启东西德统一的和平革命的30年以来,我们拥有一个戒备而保守的社会,支撑着一股同样戒备和希望维持现状的力量。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急切地希望改革欧洲,给欧洲大陆带来拿破仑式的战略雄心,但默克尔领导的德国却置身事外。正如马克龙的一位顾问对我说的那样:“贵族不会投票支持革命。”(如果在这个类比中,德国人是1789年以前的贵族,那么法国人是不是就是无裤党呢?)德国对马克龙提出的欧洲倡议,有时表现得不冷不热,有时又显露出蔑视。

政治与经济和社会的步调是一致的。在我所知的范围里,德国是唯一一个政治家们都在积极地使自己的讲话变得无趣的国家。这是一种有高度责任感、清醒和节制的文化的一部分,体现了对1914年至1945年间德国政治行为中的狂野的有意识的拒绝。这些演讲很快就能让人入睡,不过相比鲍里斯·约翰逊和唐纳德·特朗普,我还是愿意接受严肃和无聊。

在过去14年中的10年时间里,默克尔率领的是将中右翼基督教民主党和中左翼社会民主党聚集在一起的大联合政府。这带来了一个持续稳定的政府,但是也需要付出代价。协商一致的中间主义并没有带来自由民主所必需的激烈政治辩论。德国保守派从很久之前起就开始抱怨:“我们有两个社会民主党”。对于一个要求不高的时代来说,这是一个完全称职的政府,但它却没有任何雄心壮志去面对现今的巨大挑战。同时,两大政党如此长时间的建制化,强化了人们对极左和极右翼势力的支持。

《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安格拉·默克尔必须离任

安格拉·默克尔与她的副手奥拉夫·舒尔茨。

图片来源:Michele Tantussi/EPA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是默克尔时代的黄昏,但是“默克尔黄昏”比瓦格纳诸神黄昏的最史诗的拜罗伊特那一版花的时间都要更久。在最近的一项政治民调中,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默克尔和她的政府继续执政,直至当前的任期结束,也就是2021年秋季。当然,谁来管理德国完全由德国人民自己来决定,但我想要充满敬意地指出,这么做不符合德国或欧洲的最大利益。

默克尔和她的社会民主党副总理奥拉夫·舒尔茨有一个狡猾的计划,想要比瓦格纳的诸神还更活得更久。首先,他们给自己完成的任务打了个分,制作了一份关于大联合政府的半期报告。报告显示,总的来说,大联合政府做得相当出色。其次,他们在养老金问题上发生了一场小小的争吵,但最终还是——惊喜吗!——达成了建设性的妥协。现在他们的目标是在各自的党代会上获得支持:本月底的基督教民主党和下月初的社会民主党。

幸运的是,即使是德国,政治也没有那么容易预测。默克尔和她设想的继任者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将受到来自右翼竞争者弗里德里希·梅尔茨的指责。舒尔茨必须与两位左翼竞争者竞争党的领导权。如果在提托·科尔比尼斯塔的领导下,社会民主党真的决定退出大联盟政府,那么就会出现各种可能性。也许会是基督教民主党的少数政府,或者是基督教民主党(黑人)、自由民主党(黄色)和绿党(绿色)组成的“牙买加”联盟。也或者会产生新的选举,很可能会带来一个黑绿政府。

不管发生什么,对我来说有一件事是非常明确的:为了德国自己的长期利益,也为了欧洲的长期利益,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翻译文章:

Timothy Garton Ash, Angela Merkel must go-for Germany’s sake, and for Europe’s, The Guardian, Nov 22, 2019.

网络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nov/22/time-to-go-angela-merkel-germanys-sake-europes

【作者:蒂莫西·加顿·阿什(Timothy Garton Ash);译者:王婧滢。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法意读书”,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德国 欧洲 默克尔

原标题:《卫报》丨为了德国和欧洲,安格拉·默克尔必须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