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 | 公共服务:限制市场,深化改革

今天,在公共服务领域,党中央提出的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对于根本上解决多年来出现的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经济矛盾,对于社会长期存在的痛点,都有战略意义,因事关绝大多数劳动群众切身利益而受到万民瞩目,我们应当警惕官僚主义,破除市场迷信和私有化迷信,放弃“严控公立”一类的错误认识,充分认识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公共服务论述的深远意义,正确深化改革,让人民群众放心。

【本文为作者紫虬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紫虬 | 公共服务:限制市场,深化改革

这个说法一定挖了新自由主义的祖坟,鼓吹“市场万能”者,惊愕后必定暴风骤雨,如丧考妣。

且慢!公共服务的普惠兜底,是执政党、更是无产阶级革命党的意志,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愿。除非像某些人,满脑袋资本逻辑,习惯于口头社会主义,信奉的是列宁鞭笞的以执政党的地位捞取好处,坑害人民群众。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提出:

【“坚持和完善统筹城乡的民生保障制度,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增进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我们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本质要求。必须健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等方面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体系,注重加强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保障群众基本生活。满足人民多层次多样化需求,使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要健全有利于更充分更高质量就业的促进机制,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完善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建立解决相对贫困的长效机制。”】

党中央的这个部署,是对早期公共服务改革的再改革,是否定之否定。

一,两个体系

在公共服务领域,是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还是资本本位的“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是扶老济弱,救死扶伤的民生保障,还是以资本为中心逻辑的产业化,或仅依赖盈利至上的商业保险?是悬壶济世、童叟无欺的中华传统,还是冰冷残酷的丛林法则?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体系,两个立场,两种价值观。是社会生产盈余为大多数人还是为少数人的问题,是维护既得利益和立党为公、人民主体的问题,也是深化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问题。事关民生保障,容不得含混、折中,更容不得错用政策,以“市场决定”,两个“毫不动摇”名义,推诿党和政府责任,行改革成果流入少数人口袋之实。

上世纪八十年代,受到资本逻辑蛊惑,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把社会保障机能视作“大锅饭”,成为改革对象,从而走入社会主义改革的歧途。本来是对早期计划经济中忽视成本核算弊病的认识,被错误地放大到大规模削减社会公共服务,直至变本加厉私有化,“严控公立”。在“甩包袱”思想和与国际接轨的资本理念诱导下,前三十年经过千辛万苦初步形成的初级公共服务,包括赤脚医生、合作医疗、免费教育、住房分配等已走在发展中国家前列的民生项目纷纷瓦解。

二、深化改革:高一级的复归

历史在发展,生产力在提高,财富在积累,两极分化客观存在。十九届四中全会的精神,是牢记使命,回归传统,在小康之际,回归当年党和群众相濡以沫的初心,也是回归被市场化损害以至摒弃了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大医精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等中华文明。所谓复归,是扬弃,不存在完全肯定或完全否定哪个时代。

建立釜底抽薪的经济机制。退出产业化即完全企业化。且不说恩格斯指出,即使在自由资本主义时期,不适于由股份公司来管理的,“不得不”国有化解决,也意味着经济的进步[1]。今天,在公共服务领域,既要防范市场机制伴生的无恶不作,防范官僚主义推诿于市场,放弃责任,也要防范国营时期曾出现过的不讲成本忽视核算的一些弊病。比较妥当的做法,是国有经济为主,退出完全企业化操作,从谋取利润、自我发展机制变革为成本微量加成、利润比例限制、服务职能为主,有计划、按比例扩张的基本运行机制。从经济角度,堵死漏洞,避免在公共服务领域凭借市场手段,谋取暴利、损害消费者。鼓励以租代售,扭转房地产绑架经济,虹吸资金,诱发经济去实向虚弊端。

“健全有利于更充分更高质量就业的促进机制”。公共服务领域退出完全企业化操作以后,对就业人员实行按服务最终效果相联系的激励机制,物质激励与精神激励结合。例如政府建立发病率、健康的延长寿命指标;围绕振兴中国智造、科技创新的终生学习指标;降低再生产中劳动者居住成本等公共服务成果性考核控制指标,交由人大考核,社会监督,并建立与之相联系的激励体系和机制。使公共服务领域就业者摆脱利润至上误导,并给予符合服务劳动价值的报酬。

恩格斯指出:对于资本和劳动的矛盾,

【“现代社会主义不过是这种实际冲突在思想上的反映, 是它在头脑中、 首先是在那个直接吃到它的苦头的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头脑中的观念的反映。”[2]】

今天,在公共服务领域,党中央提出的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对于根本上解决多年来出现的产能过剩,需求不足的经济矛盾,对于社会长期存在的痛点,都有战略意义,因事关绝大多数劳动群众切身利益而受到万民瞩目,我们应当警惕官僚主义,破除市场迷信和私有化迷信,放弃“严控公立”一类的错误认识,充分认识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公共服务论述的深远意义,正确深化改革,让人民群众放心。

2019.12.27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752页

[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第742页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12/53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