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双祥:乡村振兴要把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两条主脉络

农村是复杂多要素综合体,各要素如何发挥效能,人之间的利益如何调整,社会福利保障如何实现公平等等一系列问题,所以就需要有强有力总揽农村的生产关系。由于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制度,因此,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总揽农村的生产关系越来越重要。从现实发展趋势看,过去那种农村经济经营管理机构难以总揽农村生产关系,所以有必要进行改革,着力梳理农村各要素,挖掘要素潜能,让新的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力发展。

单双祥:乡村振兴要把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两条主脉络

任何人的身体有两条总脉络,一条是任脉,另一条是督脉。任脉的“任”字,有担任,任养之意。任脉总任一身阴经,与全身所有阴经相连,凡精血、津液均为任脉所司,故称为阴脉之海。督脉主导一身阳经,“督”有总督、总揽之意,督脉总督一身的阳脉,具有调节阳经气血的作用,故有“总督诸阳”和“阳脉之海”的称谓。任脉督脉伴随人的一生,虽说各有分工,但相互配合,相互作用,始终在心主帅下共同维护人的身体健康成长。任何一脉出了问题,身体就会生病。把准两脉,调理两脉,是我国中医千古流传下来的经典中的经典。

为什么要举这个例子?我国古人云:“天人合一”、“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国家如同一个大人体,人体如同一个小国家的哲学理念。西方哲学如孔德、马克思同样也把社会比喻成有机体的论述。本人有中医情怀,在此把生产力比喻为任脉,就是因为生产力能产生财富,是经济发展的源动力,如同任脉滋养人体内气血、津液一样。把生产关系比喻为督脉,就是因为生产关系是人在社会相互联系的纽带,调整社会生产关系如同督脉总揽人的身体各组织各器官能健康运行一样。所以,我认为实现乡村振兴关键在把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两条“生命之脉”,只要把住了“生命之脉”,就能带动乡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和组织五个一起振兴。否则推进乡村振兴事倍功半。

建国70年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生产力得到空前发展,谷物类、畜禽类、水产类、果菜类等等多样性农产品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物质生活。从社会实践观察中,最能体会到因生产力带来的变化,过去家家户户养畜禽,现在被大型养殖场替代,万头猪场、十万只禽场,全国各地到处都有。过去犁田耕地以人工畜力为主,现在从耕地播种到收割归仓全用机械。据农业农村部统计,我国农业机械化率平均达65.2%(数据来源于2018年我国农业机械化行业概况及发展趋势分析),发达地区农业机械化率高达80%以上。很显然,农业机械化率提高了,人的体力劳动自然就解放了,过剩的劳动力必然向城里转移。农产品丰富了,财富增加了,生产力发展了,这些人们都能看得见、感受到。可是面临着新的社会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在农村,财富分配不均越来越突出,“抛荒村”、“老少村”、“空壳村”等等以及“三农”现象各地不同程度存在。一些地方,农民之间合作互助关系难以体现,而主仆雇佣关系越来越明显,这是不是社会生产关系出了问题?本人把这种现象比喻成人的督脉出了问题。也就说督脉不能总揽全身,推动气血滋养五脏六腑功能在弱化,人这个有机体就会出现病症。

生产关系出了问题我们认识到没有?可以肯定说:相对生产力来说,认识已经滞后。众所周知,抓生产关系的职能本身就是非常复杂而且又十分重要的工作,它具有政策性、制度性、公平性、长期性等特征;特别是在化解人与人之间、人与生产要素之间以及处理各种矛盾问题上还要有艺术性。按老百姓说法:有的人处理纠纷会把握“火候”。

从当前机构改革就能看得出来,抓生产关系的职能部门即农村经济经营管理部门还在继续弱化,尤其是在乡镇级更明显。职能弱化主要体现如下几个方面:笫一,机构不确定,改革转来转去,一时隶属乡镇政府的独立机构,一时隶属乡镇农业服务中心站(所),一时又隶属乡镇财政站(所),又的地方回归到农口,又的地方没有回归;第二,编制不固定,有的是公务员编制,有的是事业编制,有的是差额编制,还存在无编制的乡镇,工作经费无保障;第三,人员不稳定,时进时出,有改革任务时临时抽调人员替补一下,过一段人员留不住就离开;第四,缺乏懂政策懂法律的人才(以上是本人2019年8月份参加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培训班时同与会人员走访调查归纳的,决不是个别地区问题)。真希望这个问题能引起顶层设计高度重视,确实把抓生产关系的机构重建起来,真正使其职能回归到法律规定的轨道上去。

一、认识农业生产力和农村生产关系要符合世情民意

在认识上要有新高度,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尤其是要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有机结合起来,形成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业生产力和农村生产关系。

众所周知,农业是提供支撑国民经济建设与发展的基础产业,从我国国情看,农业地域广,从事的人口多,农业生产力发展还存在不平衡的矛盾,更重要的是新生产关系还有待进一步梳理和重构。

那什么是农业生产力?有三个维度:

第一,农产品供给是基础,是前提。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要装自己的粮食。”一百年后,一千年后同样如此。饭碗出了问题,即使生产力再好同样要归零。

第二,经济农业是动力,是引擎。中医讲究只要气血足,身体健康才有活力。同样道理,经济农业有活力,社会财富就会不断发展壮大。比如观光农业、艺术农业、科技农业、生态农业、特色农业等等就成了农村财富“聚宝盆”。

第三,大健康农业是精神的乐园,是小康社会“实践地”、“示范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未来的农业既要生产足够多物质财富,同时又能产生人们幸福的精神财富。比如,快乐农业、养老农业、益寿农业等等将成为新的农业生产力。因此给农业生产力下定义就是人们改造自然创造财富追求美好生活的能力。

那什么是农村生产关系呢?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是人们在物质资料的生产过程中形成的社会关系。要讲清楚生产关系几万字也说不完,从当前理论界里,有实践派的,有教条派的,有自由派的,由于立场不同,各说各的理,各唱各的调,在此不作评论。本人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立场上,尤其是站在千千万万社会主义践行者的角度,也从三个维度谈农村生产关系:

第一,人与生产资料的关系。近年来推进土地“三权分置”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等举措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创新,我非常赞同。土地“三权分置”这项制度既体现社会主义公有制优越性(土地集体所有权),又创造性发挥了人的主动性(土地承包权可以流转成土地经营权)。既然土地这个生产资料能创新制度,其他像仓库、机器、设备、厂房等等农业生产资料能不能推进“权能改革”呢?我认为同样也可以探索实践。但前提是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决不能推行私有制。

第二,人的社会关系。说复杂他就复杂,说简单他就简单。原始社会就简单,共同劳动,共同生活。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也会很简单,是因为人们科学文化水平和思想觉悟,道德水平极大提高的基础上,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的劳动者有序自由联合的社会经济形态。为什么复杂?就是因为现阶段人们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从人的角度讲:其一,人是有意识的,不同的意识会站在不同的立场说话,所以要形成统一认可的制度就会有斗争、妥协、再斗争、再妥协复杂过程。任何时候,人的社会关系要讲政治觉悟,要站在人民的立场,让政治觉悟高有话语权;从中华民族文化角度更要讲道德规范,要让孝道感染人,在享受农村集体经济中,尽孝者权能更多。所以在把脉生产关系时,政治觉悟、道德观念尤其重要;其二,人有情绪,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段有不同的情绪,同样一件事,不同情绪去做,所做的效果不一样,比如农村矛盾纠纷,有的同志去说几句话可能就化解了,有的同志去可能不但没化解反而加重矛盾。其三,人性有弱点。人性正面,有的人正能量十足,在实现自我价值时,发出来光芒的同时又照亮别人。按照老百姓说法,让他先富再带我富。这样的人我们要提倡,要鼓励,同时也要有更高标准鞭策他,避免他滑坡,从而让他实现自我价值时所产生的财富又都能贡献给社会,这样的人最后就成为“无我”状态。人性负面,有的人负能量多,自私自利强,只顾自己追求财富,不顾左邻右舍,甚至有的人还损害别人利益,这样的人要抑制,不能让他做强做大。因此,在把控生产关系时,尤其是在产业政策支持导向时,要把当地老百姓的“口碑”要作为必要条件,否则忽视了人性的弱点,生产关系就会出问题。

第三,均衡分配、社会保障、集体组织等制度建设的纽带关系。良好的制度具有兴事业聚人心的效能。古人老子有个思想“不患寡而患不均”在当今社会还有实际意义。事实证明,全国能上榜的幸福村、富裕村、美丽村都是村集体经济非常雄厚,他们用实践诠释了“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思想。雄厚的村集体经济怎么产生的,不就是村集体组织能力强么?不就是把住了生产关系不放松么?相反,只顾生产力发展,只看GDP政绩,忽视了生产关系的地方,原村集体经济被侵蚀,有的农户占着大量资源,富得狠,有的农户占资源少,生产一些低价值的农产品,贫穷狠。因此,综上所述,从我囯国情出发,农村生产关系既要体现农户当家作主的施展空间,又能展现农村集体组织团结凝聚力量精神乐园。

二、农业生产力与农村生产关系的辩证逻辑

在基层调查走访中,从中医任督两脉角度讲农业生产力与农村生产关系的辩证法,能理解并高度认可的干部有,但不多,这与他们没有学习中医理论有关。本人从另一角度讲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他们都能叫好,赞同这种理念通俗易懂接地气。

生产力好比栽树,发展生产力,好比栽了很多不同品种的果树。从农业生物属性主要分两大类,一类是植物种植业,比如粮食、蔬菜、果品等;另一类是动物养殖业,比如水产品、肉蛋奶等。这些物质不断增长,丰富了人们的生活,都是农业生产力发展结果。不同的树用不同的方式栽培,也就是说农业中养殖有养殖的生产方式,种植有的种植的科学技术,这都是农业生产力的范畴。

树多了就成树林,而栽树的过程需要人、土地、生产工具等生产要素,调整各生产要素和维护树林健康成长像不像生产关系?回答是肯定的。栽树及栽培方式这种生产力,人们都容易理解,有的果树年初栽,年终就能收果实见效益,所以发展生产力人们容易体会到;而调整各生产要素和维护好一片树林的健康成长及平衡需要几年,几十年,甚至更长,才能体会到,尤其是调整各方利益时最棘手。假如我们长期不重视调整各生产要素和维护,这片树林就会杂乱无章,日积月累平衡被撕裂,最后失去了应有的价值。

当土地一片空白时,栽树这个生产力应作为头等大事,此时调整生产要素和维护的生产关系就自然放在次要位置;树已成林,也就是说,当生产力发展程度时,调整生产要素和维护树林的生产关系比栽树这个生产力更重要。我们再换一个方式说,当人们物质生活非常短缺,农产品供给严重不足时,发展农业生产力显然应放在第一位。说具体一点,过去吃猪肉凭票供应,当时农村家家户户养猪也满足不了城市需求,改革开放后,大力发展生产力,大型养猪场各地兴起,凭票供应猪肉就成了历史。过去,家家户户养猪时,每个乡镇需要多名畜牧兽医技术干部服务,现在养猪走向规模化,一个市(县)有几个大型养殖场就足够了,畜牧兽医技术干部是不是多了?多了自然就要调整生产关系。当生产力发展遇到“天花板”时,生产关系比生产力还重要。其他的行业同样如此。

农业是一件行业性比较强的产业,有技术含量,也有规律性。随着生产力的不断提高,管理农业也就越来越专业化,有些角色,有些方式可以交给市场作决定,比如肉蛋奶、水产、蔬菜、水果等供给与需求由市场选择,技术服务也可以交给市场选择。但是,作为行业的行政许可、行政执法、行政监督、行政统计、行政决策等等必须长期由农业行政部门承担。

农村是复杂多要素综合体,各要素如何发挥效能,人之间的利益如何调整,社会福利保障如何实现公平等等一系列问题,所以就需要有强有力总揽农村的生产关系。由于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制度,因此,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总揽农村的生产关系越来越重要。从现实发展趋势看,过去那种农村经济经营管理机构难以总揽农村生产关系,所以有必要进行改革,着力梳理农村各要素,挖掘要素潜能,让新的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力发展。

【作者单位:湖北省鄂州市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办公室。本文原载“昆仑策网”,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单双祥:乡村振兴要把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两条主脉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