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思想舆论领域"三个地带"划分及应对策略

习近平在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将我国思想舆论领域划分为“三个地带”,即红色地带、黑色地带和灰色地带。红色地带主要由主流媒体和网上正面力量构成,是我们的主阵地;黑色地带主要由网上和社会上一些负面言论构成,其中包括各种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灰色地带处于红色地带和黑色地带之间。党和国家的意识形态工作要针对不同地带而采取不同的策略,即巩固和拓展红色地带,进入和改变黑色地带,稳住并转化灰色地带。“三个地带”的划分及其应对策略,对于我们在新时代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论思想舆论领域

思想舆论领域是意识形态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抓好思想舆论的管控和引导是党和国家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任务。为此,必须对我国思想舆论领域的态势作出全面分析和把握。习近平站在国家意识形态战略的高度,明确提出了思想舆论领域“三个地带”划分的理论观点,为我们科学把握思想舆论动态并作好相应工作提供了科学指导。从学理上全面阐释习近平关于“三个地带”划分的重要论述是十分必要的。

一、思想舆论领域“三个地带”的划分及其意义

20 1 3年8月1 9日,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这篇讲话对做好新时代意识形态工作具有纲领性意义。习近平在讲话中深刻阐述了占领意识形态阵地的重要性,特别是对我国思想舆论领域的总体态势和阵地格局作了全面分析,明确划分了三个不同的地带。他指出:

【“我们的同志一定要增强阵地意识。宣传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我看,思想舆论领域大致有三个地带。第一个是红色地带,主要是主流媒体和网上正面力量构成的,这是我们的主阵地,一定要守住,决不能丢了。第二个是黑色地带,主要是网上和社会上一些负面言论构成的,还包括各种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这不是主流,但其影响不可低估。第三个是灰色地带,处于红色地带和黑色地带之间。对不同地带,要采取不同策略。对红色地带,要巩固和拓展,不断扩大其社会影响。对黑色地带,要勇于进入,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斗,逐步推动其改变颜色。对灰色地带,要大规模开展工作,加快使其转化为红色地带,防止其向黑色地带蜕变。这些工作,要抓紧做起来,坚持下去,必然会取得成效。”】

这一论述思想明确、集中完整,内涵十分丰富。不仅论述了思想舆论阵地的重要性,而且对思想舆论领域作了“三个地带”的划分,阐述了每一个地带的内涵和特点,并针对每一个地带提出了应对的基本策略。从一定意义上说,习近平的这些重要论述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关于意识形态工作的理论,即思想舆论领域“三个地带”划分的理论。

思想舆论领域是意识形态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指宣传思想工作所直接面对的舆论领域。但它不是一般的舆论,而是具有思想性的舆论或以思想为核心的舆论。思想舆论领域集中体现着意识形态领域的特点,特别是体现着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这是一个庞大而又庞杂的精神生活场域,各种思想舆论处在碰撞与激荡之中。但从总体上观察,就会看到思想舆论场的阵地版图和舆论格局。只有看清这一领域的基本版图和格局,才能对其中的态势有深刻的把握。习近平对思想舆论领域三个地带的划分,就是对这种版图和格局的描绘和揭示。值得注意的是,对这种划分的标识采取了鲜明的社会政治颜色,红色、黑色、灰色具有感性色彩,但同时又能深刻地反映出不同的政治立场和思想内涵。

“三个地带”的划分及其应对策略,不仅具有丰富的理论内涵和明确的工作指向,而且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突出的现实意义。

首先,“三个地带”的划分体现了意识形态工作的总体观和大局观。习近平的这一论述高屋建瓴,是对整个意识形态领域特别是思想舆论领域的整体观察和深刻把握,具有意识形态的战略性。谈到“三个地带”的划分,我们会自然地想起毛泽东对“三个世界”的划分。 1 974年2月22日,毛泽东在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提出,苏联、美国两个超级大国是第一世界,除日本之外的整个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属于第三世界,处于这两者之间的发达国家如日本、欧洲、加拿大是第二世界,而中国属于第三世界。这种战略理论深刻地揭示了当时世界力量的格局,为中国找准自己的位置并决定自己的政策奠定了基础。习近平关于思想舆论领域“三个地带”的划分,虽然面对的只是国内思想舆论领域,但也具有同样的思想方法和指导意义。

其次,“三个地带”的划分是意识形态工作阵地意识的体现和展开。“阵地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基本依托。”党和国家领导人在谈到意识形态工作时,始终强调要树立牢固的阵地意识,深刻认识思想舆论阵地如果我们不去占领,敌对势力就一定会去占领。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一再强调增强阵地意识,要求宣传思想工作必须做到“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而且正是在论述阵地意识时,他才明确提出了“三个地带”的划分。从一定意义上讲,“三个地带”就是三大阵地,其中红色地带是我们自己的阵地或主阵地,黑色地带是敌对势力的主要阵地,而灰色地带则是红黑双方激烈争夺的第三方阵地,也是我们有待开拓的阵地。我们的意识形态工作,不仅要守住自己的阵地,而且要不断扩大和拓展自己的阵地,不断压缩和夺取黑色阵地。

最后,“三个地带”的划分是意识形态工作分众策略的理论依据。通过划分不同的受众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是增强意识形态工作实效性的不二法门。但说来容易做着难,如何实现分众化、提高针对性,是意识形态工作长期以来的难点所在。习近平关于“三个地带”划分的理论,不仅清晰地划分了三个思想舆论地带,而且明确提出了“对不同地带要采取不同策略”的原则。这就为我们采取分众策略提供了指导性原则。特别是针对“红色”“黑色”“灰色”三个不同地带,习近平还分别做了精准的策略分解,表现出极强的针对性。这就为我们进行分众化操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范例。

二、巩固和拓展红色地带

红色地带是坚持党和国家基本立场的思想舆论阵地。这是我们的主阵地,主要由主流媒体和网上正面力量构成。主流媒体包括党和国家所掌控的所有媒体,既有纸质媒体,如书籍、报刊等,更有电子媒体,如广播、影视、网络、手机等。它们传播党和国家的声音,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传媒载体。党管媒体的原则使我们的主流媒体成为坚持正确方向、传递正向能量的阵地。网上正面力量是指在网络空间坚持主流意识形态立场、传递利国利民正能量的言论力量。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和网络的普及,网络空间已经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网络空间十分广大,网络信息十分庞杂,可以说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其中包含的正面力量是正面社会力量的网络体现。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广大人民群众对党和国家有着高度的认同和支持。他们中的大多数作为网民在网上发表正向言论,成为网上正面力量。因此,表面看来似乎正面力量在网络世界中并不十分强大,但它背后却有着真正强大的群众后盾和社会基础。

意识形态工作对红色地带的基本策略是:确立守土意识和阵地意识,坚决守住我们的主要阵地,并不断巩固和拓展我们的阵地,扩大我们阵地的社会影响力。

首先,要明确和确认红色地带。红色是革命的颜色,这是历史上形成并为人们所公认的社会认知。马克思恩格斯早就谈到无产阶级革命的旗帜是“红旗”,列宁也对政治团体的社会颜色有过相应的论述,而“苏联红军”则是无产阶级革命军队的代表。我们党长期以来始终坚持自己的政治本色,把红色作为党旗、军旗和国旗不变的底色。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者,要确认自己的这一红色属性,明确自己的政治立场和身份认同。在政治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决不能有丝毫含糊。如果连自己都不敢理直气壮地坚持红色立场,不敢亮出自己的红色旗帜,那就谈不上阵地意识了。

其次,要坚决守住红色地带。习近平明确要求红色阵地“一定要守住,决不能丢了”,这可以看作是一道死命令。我们要深刻认识阵地的重要性,认识自己的阵地在整个战役和战略中的地位,树立坚守意识,坚定守护意志。在这方面我们需要转换观念,改变以往的惯性思维。由于我党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年代重视并擅长于游击战和运动战,因而在一些人的头脑中就形成了一种轻视阵地战,尤其是轻视阵地坚守的倾向,这显然是错误的,与意识形态斗争的需要不相适应。须知,我们现在所进行的意识形态斗争,虽然与革命战争年代的军事斗争有许多共性,这也是我们在意识形态工作中经常使用一些军事性术语如“占领阵地”“坚守阵地”之类的原因,但更要看到二者的区别。一方面,我们党现在是执政党,掌握国家政权并实施着国家治理,很多阵地是在我们自己手中,因此必须坚守阵地,不能丢失。创业不易,但守业可能更难,因而决不能轻视坚守阵地的意义和难度。另一方面,意识形态工作与军事工作毕竟有许多不同,在意识形态斗争中阵地战往往是主要的作战形式。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葛兰西曾论述过文化领域中的无产阶级革命问题,认为主要就是阵地战,要一个一个地占领并壮大自己的文化阵地,推动无产阶级革命意识的形成和发展。

再次,要努力建设和拓展红色阵地。要想守住主阵地,不仅要有决心和意志,更要有实际行动。而行动又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进行阵地建设,以此来加固自己的阵地;二是在阵地争夺中浴血奋战。这两个方面都是很重要的,决战时的厮杀固然重要,但平时的挖战壕、筑堡垒同样重要。坚守阵地不是一种保守消极的等待,更不是在光秃秃的阵地上无所事事,只等待最后决战时的拼命。而是要从一开始就进行建设,不断加强和巩固红色阵地,为即将到来的斗争和决战做好准备。不论是主流媒体.还是网上舆论管理,都有一个建设与发展的问题。在这方面,要有人财物的大量投入,特别是需要人们做大量的工作。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地加强阵地建设,把阵地做强做大。

最后,充分发挥舆论阵地的作用,不断扩大阵地影响力。不仅要守住自己的阵地,不丢掉自己的阵地,而且要更好地发挥阵地的作用,特别是扩大阵地的社会影响力。思想舆论阵地不是空场和摆设,而是强大的舆论机器,要不断发声,并发挥自身影响力。阵地越大越强,所发挥出的舆论威力也就越大。主流舆论阵地影响越大,黑色地带和灰色地带的影响力就越小。可见,把阵地利用好,让其发挥出最大的效能和影响力,才是坚守阵地的本意。

三、进入和改变黑色地带

所谓黑色地带,主要由网上和社会上一些负面言论构成,同时还包括各种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我们知道,在社会上特别是在网上,有许多负面言论。这些散发着负能量、包含着许多错误观点的言论,不仅与党和国家所倡导的主流思想价值不一致,而且在更多情况下是相反的。它们甚至以主流舆论和正面言论为打击对象,并竭力抹黑和涂污党和国家。这当然不是主流,但其影响力和危害性不可低估。

具体来看,黑色地带的负面言论有不同的情况。一是普通群众或网民的偶发性负面言论。这通常是一些就事论事的牢骚,社会公众难免会因某些事情而有一些情绪,并发表负面言论。现代社会是多样化的社会,由于社会的复杂性和人们主观上的随意性,出现一定的负面言论并不奇怪,也是可以包容的。二是一些一再重复出现的固执偏见和错误观点。其倾向明显,是比较典型的负面言论,但还算不上政治反动。三是一些抱有明确政治目的的反动言论。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偏见或错误观点的问题,而是以思想舆论形式进行的政治斗争。四是境外敌对势力制造的舆论,致力于扩大西方价值观影响,塑造对外国有利的舆论。

对于黑色地带,要内外夹攻、全面应对,不仅要从外部实施打压,而且要勇于进入其中,从内部推动其变化,逐步改变其颜色。

首先,要直面黑色地带的存在,并保持高度警觉。黑色地带本身表明一种政治立场,即反对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而且态度鲜明,并十分活跃。要深刻认识黑色地带舆论的能量和危险性,决不能对其危害性有所低估。轻蔑是必要的,但丝毫不能轻视。因为黑色地带虽然人数并不多,但也并不太少,是有一定规模性的。而且,黑色地带的骨干分子十分顽固,并有外国势力的扶持,有很大活动能量。要对黑色地带保持高度警觉,决不能放任不管。习近平指出:“如果听任这些言论大行其道,指鹿为马,三人成虎,势必搞乱党心民心,危及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安全。”

其次,要运用党和国家的力量对其打压,削弱其影响。国家当然要保护公民言论自由,党也会包容多元诉求和意见,但对于成规模的思想舆论黑色地带,特别是对于这种地带不断扩大影响的倾向,不能放任和姑息,而是要运用多种手段,挤压其生存空间,打压其势力影响。对于触犯法律的,要用法律的手段来解决。对于违反纪律的,就用纪律来处理,并从经济、政治、社会等多方面人手做工作。特别是要勇于和善于运用思想舆论的手段,通过意识形态斗争来起到这种作用。总之,就是不能放纵其扩大影响,而要有决心和勇气与之斗争,特别是思想舆论斗争。在意识形态工作中,就像在政治军事工作中一样,必须有斗争的勇气和精神。

再次,要从内部实施分化瓦解。要勇于打入其中,就像孙悟空对付铁扇公主的策略一样。面对强大的敌手,要有斗争策略。《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策略是钻进对方肚子里,从内部攻破。这也正暗合“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在面对黑色地带时,我们并不是弱小的一方,我们完全可以从正面和侧面发起进攻,但也完全可以同时采取更加有效的方法,以求事半功倍的效果。打进黑色地带,在其中制造混乱、分化瓦解,就能削弱它的能量和力量,并促动其颜色发生变化。

最后,逐步推动其改变颜色。不仅要不断缩小黑色地带,压缩黑色地带的空间,不断减弱其影响力,而且要从内部促动黑色地带发生变化,使其逐步改变颜色。在这里,“改变颜色”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使其逐渐褪色,从黑色变成黑灰色或者灰色,减少它的极端性,使其向灰色转化;另一方面,也不排除并尽力促成其中某些局部实现向红色的转化。黑色地带总体上是黑色,但其中有不同情况,并非铁板一块。通过我们多方面的工作,黑色地带是能够起变化的,也是能发生某些转化的。所有这些变化都是有益的,如果能够实现其中一小部分人的转化,那就具有很大的宣传效力。因为黑色分子向红色分子的转化,会对黑色地带产生巨大的冲击力,也对灰色地带的一些人具有警醒的作用。

四、稳住并转化灰色地带

灰色地带是处在红色和黑色之间的地带。从政治颜色上讲,它既不红,也不黑,而是呈现出某种灰色调或杂色调。也就是说,这个地带在政治立场和态度上具有一定模糊性。在这个地带上,许多人处在沉默状态,不具有也没有表示出鲜明的态度和思想观点。也有许多人思想状态呈现灰色,或尚处在过渡转化之中,还没有形成一种明确的结论。这个地带还有各种杂色的舆论,有的偏于正向,有的偏于负面,但又都不够明确。思想舆论的灰色地带十分广阔。一般来说,坚定的红色和顽固的黑色都是相对的少数,而更大的人群可能是处在这两者之间。从总体上看,这个地带整体上具有一定稳定性,因为总会有许多人处在这种中间状态;但从其中的局部和个人观点来看,又具有不稳定性,它既可能向黑色转化,也有可能向红色转化。

应对灰色地带的基本策略是:大规模开展工作,防止其向黑色地带蜕变,加快其向红色地带的转化。

首先,要高度重视并密切关注。灰色地带通常是不起眼的,不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而且它的危害性似乎也比黑色地带小得多,似乎做它们的工作不那么急迫。再加上在灰色地带往往缺少核心观点,缺乏突出的代表性人物和言论,因而意识形态工作也缺少重点对象和着力点。因此,在意识形态工作中,也相对地容易忽视灰色地带。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主要忙于主旋律和主渠道建设,并随时应付黑色地带的挑战,而对于身边大量存在的灰色言论关注不够。其实,灰色地带正是我们应该予以极大关注的。在谈到宣传工作时,革命导师恩格斯曾经说过:“根据我们的已经由长期的实践所证实的看法,宣传上的正确策略并不在于经常从对手那里把个别人物和一批批成员争取过来,而在于影响还没有卷入运动的广大群众。我们自己从荒地上争取到的每一个新生力量,要比十个总是把自己的错误倾向的病菌带到党内来的拉萨尔派倒戈分子更为宝贵。”

其次,要大规模开展工作。灰色地带地域广大,是我们做工作的广阔场所。而要想在这样广大的地带有效地开展工作,小规模肯定是不够的,因此习近平才会要求“大规模开展工作”。在这方面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因为我们有国家政权的力量,有强大的动员能力,以及强大的执行力。这就使我们的意识形态工作具有规模效应,能够有效地对灰色地带产生影响。

再次,稳定灰色地带的人群,防止其向黑色地带蜕变。灰色地带有其不稳定性和二重性,既可以向红色地带转化,也可能向黑色地带转化。我们首先要稳住这个领域,割断黑色地带对这个地带的大规模影响,防止其向黑色地带转化。这是我们的底线,是不能放弃和突破的。而一旦突破或失去了这个底线,导致灰色地带向黑色地带的迁移,那么我们的意识形态工作就会陷入战略被动。

最后,加快使其向红色地带转化。灰色是一种暗色,又是一种杂色,包含着许多思想舆论的萌芽,具有向多种方向发展的可能。其中自然有一些比较偏向于正面的言论,虽然并不明确,但完全可以向着正面的方向加以引导。经过我们的引导工作,一些言论就可以逐步地转化为红色或浅红色。要加大对灰色地带的红色影响和引导,使更多的人及其言论向红色转化。而且,要尽可能地加快这个进程,增强紧迫感,并提高转化效率。

五、抓紧做,坚持做,做出成效

习近平不仅就如何应对“三个地带”作了策略原则的论述,而且最后提出了工作上的要求,即“这些工作,要抓紧做起来,坚持下去,必然会取得成效”。

首先,要抓紧做,要有工作的紧迫感。对于思想文化领域或意识形态工作领域的人们来说,并不是所有人都亲身地感受到了这种斗争的激烈性和紧迫性。思想文化领域十分广大,而且是一种立体和多样态的存在。在不同场景下,思想文化领域会呈现不同状况。比如在有的状态下呈现的是文化的发展与繁荣的一面,在这种状态下人们感到的是一种积极的建设性氛围;在有的状态下呈现的是文化的交流与互鉴,这时人们所感受到的是中外文化交流的益处和价值;在有的状况下呈现的则是意识形态的冲突和斗争,这里可以说是意识形态工作的最前线,只有在这里才会真切地感受到斗争的紧迫性。因此,思想文化战线上的人们,特别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者,应该关注意识形态领域的前沿阵地,特别是思想舆论领域的现状,感知这里思想的冲撞、冲突和斗争,从而增强紧迫感,以时不我待的精神去做思想舆论和意识形态工作。

其次,要坚持做,持之以恒,久久为功。思想舆论的工作不是一时一事的事情,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时的决心、一时的意气是比较容易的,但要想做到持之以恒,则相当困难。这是对人的恒心、毅力和耐力的考验。舆论的改变可以在较短时期内见效,但人们思想的转变,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对此,不能急功近利,不能急于求成。特别涉及许多比较困难的思想观点的转化,还要绵绵用力,久久为功。

最后,要做出效果,增强实效性。思想舆论领域的工作有一个特点,就是在短时期内,做得好也不容易看出其好,做得差也不易看出其差。特别是当我们在攻坚克难的时候,工作似乎没有明显效果。但这并不是说工作没有效果,而是说效果是在长期过程中和最后阶段才能显现出来。意识形态工作也像其他工作一样,要求效果导向。思想舆论的事情虽有其长期性,但我们要清楚这方面的工作做与不做不一样,真做与假做不一样,断断续续地做与持之以恒地做也不一样。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分工作就会有一分效果。只要一点一点做下去,效果就会逐渐表现出来,最后效果会非常显著。

【刘建军,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察网摘自《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9年第3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