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伟大斗争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

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然反映当下思想领域的矛盾和斗争,它是在同错误思想作斗争的过程中不断发展的。自觉认识和把握这一规律,才能掌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主导权。新时代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必须应对这些矛盾和问题,进行全方位的伟大斗争。要充分认识新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开展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实效性。

新时代伟大斗争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

【“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1]15】

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坚持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绝非易事,必须进行具有新的时代特点的伟大斗争。

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必须同错误思想作斗争

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然反映当下思想领域的矛盾和斗争,它是在同错误思想作斗争的过程中不断发展的。自觉认识和把握这一规律,才能掌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主导权。

针对社会主义社会不会有矛盾的错误观点,毛泽东明确指出:

【“没有矛盾的想法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天真的想法。”[2]757】

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社会的现实领域有矛盾,人们的思想领域也会有矛盾。有矛盾就必然会有斗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出是对当下思想领域矛盾和问题的回应,因此针对矛盾和问题深入开展斗争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应有之义。

1.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斗争性是由价值观的性质决定的

从伦理学的角度看,价值问题是涉及好坏的问题。所谓真假、善恶、美丑、荣辱等都属于价值现象。价值观就是对这些好坏的主观认识或表达。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中,总要回答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我们说人人都有价值观,就是说,人人都要对这些价值问题作出自己的回答。价值观与意识形态具有一致性,一个社会、国家所倡导的价值观念就是其意识形态的集中表现,二者都是为维护这个国家的稳定而服务的。习近平指出:

【“核心价值观,承载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精神追求,体现着一个社会评判是非曲直的价值标准。”[3]4】

当代中国的价值观念,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念,代表了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当代中国精神的集中体现,凝结着全体人民共同的价值追求。”[1]42】

这一重要判断指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本特质。

国家和社会层面的价值观必然具有鲜明的价值导向。不同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不可避免地会有价值观之争。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

【“价值观念在一定社会的文化中是起中轴作用的,文化的影响力首先是价值观念的影响力。世界上各种文化之争,本质上是价值观念之争,也是人心之争、意识形态之争,正所谓‘一时之强弱在力,千古之胜负在理’。首先要打好价值观念之争这场硬仗。”[4]105】

我们要加快构建充分反映中国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征的价值体系,努力抢占价值体系的制高点,是因为“核心价值观是一个国家的重要稳定器,能否构建具有强大感召力的核心价值观,关系社会稳定,关系国家长治久安”[4]106。

【“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需要全社会方方面面同心干,需要全国各族人民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共同理想,没有共同目标,没有共同价值观,整天乱哄哄的,那就什么事也办不成。我国有十三亿多人,如果弄成那样一个局面,就不符合人民利益,也不符合国家利益。”[4]129-130】

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三个层面的概括,鲜明地体现了我国的价值导向,

【“实际上回答了我们要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建设什么样的社会、培育什么样的公民的重大问题”[3]5。】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必须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为目标的、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为引领的、以社会主义荣辱观为基础的社会主体价值追求和价值观念。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

【“意识形态决定文化前进方向和发展道路。必须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使全体人民在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上紧紧团结在一起。”[1]41】

这些表述都鲜明地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导向。

社会主义社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完善的一面。正如毛泽东曾指出的:

【“我们不要迷信,认为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一切都是好的。事物都有两面:有好的一面,有坏的一面。在我们的社会里,一定有好的东西,也有坏的东西,有好人,也有坏人,有先进的,也有落后的。”[5]】

习近平在谈到文艺工作时指出:

【“如果我们只是单纯记述现状、原始展示丑恶,而没有对光明的歌颂、对理想的抒发、对道德的引导,就不能鼓舞人民前进。”[6]】

而要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就必须“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各种错误观点”[1]42。现在一些人对错误观点茫然无知,认为强调与错误思想作斗争是小题大做,这是十分危险的。错误思想离我们并不遥远,网络空间里经常发生的争论、辩论,其背后都是价值观的分歧。这些错误观点有一定市场,才导致“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7]。

例如,我们讲坚定理想信念、信仰共产主义,就有人说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幻想,根本不能实现。

我们讲文化自信、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有的人却认为中华民族不仅缺乏创造力、安于现状、逃避现实,而且愚昧、丑陋。

我们讲学习党史、国史,有人却认为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了启蒙,割断了传统文化的血脉,造成传统文化的断裂及中国价值的失落;否认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

我们讲学习民族英雄,有人则对英雄和反面人物进行翻案式的重新评价,如抹黑刘胡兰、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人物,吹捧现代历史上的一些反面人物。

这些观点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思想混乱,妨碍人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必须理直气壮地与这些错误观点作斗争。

2.从价值观的个人层面来看,价值观教育不仅是国家、社会对个人的教育,也是个人的一种自我教育

个人的生存不可能是无意义的,也需要正确价值观的指引。个人自我教育的过程是改造主观世界的过程,是自我革命和思想斗争的过程。从人性的角度来说,人具有向上向善的一面,也具有向下向恶的一面。既然人身上存在着两种发展趋向,就不可避免地会有思想上的斗争。习近平指出:“我一直讲‘从善如登,从恶如崩’,思想的口子一旦打开,那就可能一泻千里。”[8]48-49“文化”一词具有“以文化人”的含义,以文化人,不仅应该知道哪些该做,还要知道哪些不该做。《易经》中有:“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9]这段话的意思是,治国者必须观察天文,以明了时序之变化;又必须观察人文,使天下之人都能遵从文明礼仪,行为止其所当止。知道在哪里停止,坚决不做不应该做的事,这是文明的表现。任何正确价值观的确立与坚守,都不是一劳永逸的。向上向善的美好愿望总是会遇到各种欲望的干扰,使修身的难度大大增加。能克己,方能成己。克己是超越自己、实现自我的过程,是一个不断与自我斗争的过程,是“实然”的我向“应然”的我发展的过程,是“过去的我”向“未来的我”迈进的过程。人是未完成的。如果说人的自我实现是人的最高价值,那么这一价值的实现始终是与自我的斗争相伴相随的。

3.同错误思想作斗争是真理发展的规律,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展的规律

在国家和社会层面,历来存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思想斗争,这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毛泽东十分关注思想领域的斗争,早在1957年就明确指出:

【“正确的东西总是在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当着某一种错误的东西被人类普遍地抛弃,某一种真理被人类普遍地接受的时候,更加新的真理又在同新的错误意见作斗争。这种斗争永远不会完结。这是真理发展的规律,当然也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规律。”[2]785】

毛泽东十分警惕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的“和平演变”战略,非常重视培养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问题。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在抓经济建设的同时明确提出: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同各种妨害四个现代化的思想习惯进行长期的、有效的斗争。要批判剥削阶级思想和小生产守旧狭隘心理的影响,批判无政府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克服官僚主义。要恢复和发扬我们党和人民的革命传统,培养和树立优良的道德风尚,为建设高度发展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出积极的贡献。”[10]209】

邓小平还明确指出:

【“属于文化领域的东西,一定要用马克思主义对它们的思想内容和表现方法进行分析、鉴别和批判。”[11]44】

邓小平认为,改革开放最大的风险就是西方价值观念的入侵,因此,在抓经济建设这一手时,必须注意精神文明建设:

【“开放以后,一些腐朽的东西也跟着进来了,中国的一些地方也出现了丑恶的现象,如吸毒、嫖娼、经济犯罪等。要注意很好地抓,坚决取缔和打击,决不能任其发展。”[11]379】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围绕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表了系列重要讲话,其核心要义是用正确的价值观引导人民群众,凝聚起磅礴的精神力量,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精神支撑。弘扬生活中的真善美,贬斥生活中的假恶丑,激发人们向上向善,是宣传思想工作的主题,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主题。

4.苏东剧变的教训告诉我们,背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会失去群众

苏东剧变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执政者背离和抛弃了马克思主义。

【“我们不能像戈尔巴乔夫那样沉迷于跳‘历史的脱衣舞’(布热津斯基语),一层一层剥去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外衣,最后却发现西方缝制的时髦新装更不合身。”[12]】

在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期,负责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雅科夫列夫曾说:

【“马克思据以建立其科学社会主义世界观大厦的全部经济结论没有一个在实践中得到了证实。”[13]74“整个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首先是它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剥夺剥夺者的学说,是反对作为公民社会基础的全人类道德的。”[13]79】

可见,党的主要负责人不相信马克思主义,怎么能够应对西方“和平演变”的进攻呢?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

【“一些苏共党员甚至领导层成员成了否定苏共历史、否定社会主义的急先锋,成了传播西方意识形态的大喇叭,苏共党内从思想混乱演变到组织混乱。”[14]】

2013年8月19日,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

【“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变是个长期过程。思想防线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就很难守住。我们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4]21】

苏东剧变的教训警示我们,共产党执政不仅需要物质基础,也需要精神基础。经济发展、物质生活改善不是全部,人心向背也不仅仅取决于这一点。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

【“经济总量无论是世界第二还是世界第一,未必就能够巩固住我们的政权。经济发展了,但精神失落了,那国家能够称为强大吗?”[8]35】

二、新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必须进行全方位的伟大斗争

新时代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必须应对这些矛盾和问题,进行全方位的伟大斗争。在新时代进行伟大斗争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必须明确斗争的对象。斗争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党的十九大报告不仅分析了伟大斗争的必要性,而且指出应在五个方面进行伟大斗争,这就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开展伟大斗争指明了方向。

1.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应更加自觉地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与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作坚决的斗争

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核心内容,国内外敌对势力攻击我们的要害就是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习近平指出:

【“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存在太多被扭曲的解释、被屏蔽的真相、被颠倒的事实。”[4]199】

有些党员“专门挑那些党已经明确规定的政治原则来说事,口无遮拦,毫无顾忌,受到敌对势力追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4]24。“有的党员公开骂党,否定党的一些最基本的原则和立场,其中一些人不仅没有受到管教和批评,反而大行其道还受到热捧,有的在讲坛上堂而皇之散布谬论。”[15]此外,网络空间中也有一些言论“贬低中华文化,否定中华民族的历史贡献,否定近代以来中国人民的奋斗史,歪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歪曲改革开放的历史。这些就是负能量,增加正能量就要对着负能量去有的放矢,正面交锋”[4]34。

习近平指出:

【“我说过,宣传思想战线的同志要当战士、不当绅士,不做‘骑墙派’和‘看风派’,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宣传思想战线的同志要履行好自己的神圣职责和光荣使命,以战斗的姿态、战士的担当,积极投身宣传思想领域斗争一线。”[4]45“对那些恶意攻击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歪曲党史国史、造谣生事的言论,一切报刊图书、讲台论坛、会议会场、电影电视、广播电台、舞台剧场等都不能为之提供空间,一切数字报刊、移动电视、手机媒体、手机短信、微信、博客、播客、微博客、论坛等新兴媒体都不能为之提供方便。”[4]28】

对这些言论,不仅要在网络上加强控制,而且要落地,做人的工作。要旗帜鲜明地坚持真理,立场坚定地批驳谬误。坚持正面宣传为主,绝不意味着放弃舆论斗争。如果不对坏人坏事和错误思潮进行斗争,听任错误言论大行其道、指鹿为马、三人成虎,势必搞乱党心民心,危及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安全。从这个意义上,习近平要求宣传思想战线的同志要当战士、不当绅士,不做“骑墙派”和“看风派”,不能搞爱惜羽毛那一套;要以战斗的姿态、战士的担当,积极投身宣传思想领域斗争一线。

【“党性原则不仅要讲,而且要大张旗鼓讲、理直气壮讲、坚持不懈讲。不要躲躲闪闪、含糊其辞。”[4]25】

习近平告诫全党:

【“我们的同志一定要增强阵地意识。宣传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4]30】

2.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应更加自觉地维护人民的利益,与一切损害人民利益、脱离群众的行为作坚决的斗争

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价值取向。我们所讲的为人民服务,不是一般的善待人民群众的道德原则,而是社会主义国家治理的最高道德原则、最高的价值诉求和评价标准。邓小平早就从国家制度层面论述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

【“社会主义的经济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生产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的物质、文化需要,而不是为了剥削。由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这些特点,我国人民能有共同的政治经济社会理想,共同的道德标准。以上这些,资本主义社会永远不可能有。资本主义无论如何不能摆脱百万富翁的超级利润,不能摆脱剥削和掠夺,不能摆脱经济危机,不能形成共同的理想和道德,不能避免各种极端严重的犯罪、堕落、绝望。”[10]167“我们为社会主义奋斗,不但是因为社会主义有条件比资本主义更快地发展生产力,而且因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消除资本主义和其他剥削制度所必然产生的种种贪婪、腐败和不公正现象。”[11]143】

我们之所以坚决反对腐败,就是因为腐败从根本上背离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们坚决反对任何欺诈、弄虚作假的行为,同样是因为这些行为危害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一切危害人民利益的行为,都触及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底线和国家治理的最根本的道德原则,都是必须坚决反对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旨在维护人民根本利益和国家道德原则,自然要与这些行为作坚决的斗争。值得注意的是,要将以人民为中心的核心价值理念贯彻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并非易事。

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应更加自觉地支持全面深化改革,与一切阻碍改革的顽瘴痼疾作坚决的斗争

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证明,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选择,是党和人民的事业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恩格斯曾言:

【“我认为,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16]】

改革开放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历史成就,但改革不能停步,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但是有的人以“反思改革”为名否定改革开放,有的人将改革前和改革后的发展阶段割裂开来,有的人以改革中出现一些问题为由认为改革失败了,等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维护和推动改革开放,必须坚决反对阻碍改革的顽瘴痼疾,为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破除各方面的体制机制弊端而鼓与呼,为推进全面深化改革提供思想保证和精神动力。

4.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应更加自觉地维护我国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与一切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行为作坚决的斗争

正因为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核心利益,所以一切敌对势力的目的都在于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美国中情局的对华“十条禁令”,条条针对我国最根本的国家利益。企图颠覆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权是敌对势力的根本目的,所有手段都是为这一根本目的服务的。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

【“西方敌对势力一直把我国发展壮大视为对西方价值观和制度模式的威胁,一刻也没有停止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千方百计利用一些热点难点问题进行炒作,煽动基层群众对党委和政府的不满,挑动党群干群对立情绪,企图把人心搞乱。”[4]53】

针对西方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习近平说:

【“这些人是真的要说什么‘普世价值’吗?根本不是,他们是挂羊头卖狗肉,目的就是要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争夺群众,最终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4]27】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必须揭露敌对势力的阴谋,用正确的价值观引导群众,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努力把我们的事情做好,以实实在在的发展赢得竞争优势,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粉碎敌对势力的图谋。

5.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应防范各种风险,与一切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和自然界出现的困难和挑战作坚决的斗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的“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这些重大的建设领域都会出现风险、困难和挑战。改造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斗争属于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领域,这些领域的斗争有时是十分激烈的,譬如1998年的特大洪水、2003年突如其来的“非典”、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2018年特朗普政府挑起的中美贸易战等,都是自然和社会领域的困难和挑战。在应对这些挑战时产生的伟大精神如抗洪精神、抗击非典精神、抗震救灾精神等,都极大地鼓舞了人民的斗志,为赢得斗争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精神基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应当善于捕捉、总结、弘扬这些精神,抓住鲜活、生动的例证,表彰好人好事、凡人善举,弘扬真善美,贬斥假恶丑,传递正能量。

三、新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特点

习近平指出:

【“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面临的挑战和困难前所未有,必须坚持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激发全社会团结奋进的强大力量。”[4]27】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开展新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领域的伟大斗争,要充分认识其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及斗争手段的综合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实效性。

1.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领域斗争的长期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决不能毕其功于一役,而需要长期努力。习近平指出: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各种敌对势力就是想利用这个逻辑!他们就是要把我们党、我们国家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诱使人们跟着他们的魔笛起舞。”[4]208】

谎言用重复来强化人们的记忆,同样道理,真理也需要千百万次的重复才能被人们所认知、掌握,重复就是力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是一项长期的工程,必须长期宣传、长期教育、长期坚持。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

【“思想舆论工作也要久久为功,我们的观念和主张要经常说、反复说,不能长在深山无人知。”[4]210】

2.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领域斗争的复杂性

新时代伟大斗争的复杂性表现在很多方面。从范围来看,既有国际社会领域的斗争,也有国内社会领域的斗争;从性质来看,既有与敌对势力的斗争,也有人民内部的矛盾和斗争;从内容来看,既有经济领域、政治领域的斗争,也有文化领域、民生领域和生态文明领域的斗争,等等;从斗争的形式来看,既需要硬的手段,也需要软的手段。应辩证地看待社会问题,分清现象与本质、支流与主流、局部与全局、当前与长远的关系,善于从我国社会发展、人类社会发展的大逻辑、大趋势看问题。同时,在弘扬主旋律的同时,也要敢于揭露、批判社会的阴暗面,正确认识正面教育与批评揭露的关系。正面宣传不能成为掩盖问题的托词,成为拒绝批评的挡箭牌。正视问题,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领域斗争的艰巨性

人性与社会的复杂性注定了价值观教育的艰巨性。价值观养成教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常抓不懈、久久为功。在日常生活中,不文明的行为随处可见,如不排队、乱扔垃圾、随地吐痰、浪费资源等。人们对这些行为嗤之以鼻,但却未必都能以身作则。可见,让文明行为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不经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长期熏陶,人们的规则意识、契约意识、法治意识是不可能养成的;不经过长期的社会主义法治实践,人们是不会形成法律信仰的。人们常说自由是个人意志的充分表达,而社会的规则具有强制性,将这种强制规则变成个体的意志就不会使其感到受到强制。但让近14亿人口认同一致的社会规则谈何容易?这就是法治建设任务艰巨的原因。诚信建设亦是如此。政务诚信是根本,事关民心得失、政权存续,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关键,各类政务行为主体的信用水平对其他领域的诚信建设发挥着重要的表率和导向作用。政府不讲诚信的危害比市场失信、个人失信要大得多。由于中国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封建社会,法治基础薄弱,人治传统根深蒂固,因此政务诚信建设任务更加艰巨。

4.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斗争手段的综合性

不能将价值观教育仅仅理解为讲课、作讲座,还需要通过制度约束,综合运用奖励和惩处等多种手段。习近平指出:

【“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仅要靠思想教育、实践养成,而且要用体制机制来保障。”[4]111“要发挥政策导向作用,使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政策都有利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转化为具有刚性约束力的法律规定,用法律来推动核心价值观建设。各种社会管理要承担起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责任,注重在日常管理中体现价值导向,使符合核心价值观的行为得到鼓励、违背核心价值观的行为受到制约。”[4]111】

通过制度和政策惩恶扬善是开展价值观领域斗争的重要手段。例如,2007年以来,中宣部、中央文明办等六部门联合开展了六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共评选出333名全国道德模范。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先后出资1700多万元,帮扶全国道德模范191人次。按照中宣部、中央文明办要求,各地也对本地区的各类道德模范开展走访慰问,采取有效举措,解决实际困难,通过政策保障、资金支持、志愿服务等方式,落实关爱帮扶措施,引导人们关心关爱、崇尚学习道德模范。2019年春节前夕,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再次拿出近400万元专项资金,对生活困难的李斌、任凤祥等48名全国道德模范及其家属进行帮扶。慰问组深入基层,分赴26个省(区、市),登门看望慰问全国道德模范,转达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问候,送上帮扶资金和新春祝福。各地也对本地区的各类道德模范开展走访慰问,切实解决实际困难,引导人们崇尚学习、关心关爱道德模范,树立德者有得、好人好报的鲜明价值导向。再如,国务院《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以及中办、国办《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等文件就强调了“联合”的重要性。联合激励包括:诚信者可享受行政审批绿色通道、优先提供公共服务便利、降低企业交易成本、推介诚信市场主体等。对失信者的联合惩戒措施包括:行政性约束惩戒、市场性约束惩戒、行业性约束惩戒、社会性约束惩戒、联合惩戒措施落实到人等。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发改委等59家单位签署文件,采取147项惩戒措施,大力推动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失信惩戒格局。截至2016年11月,共限制730多万人次购买机票,190多万人次购买火车票,6.7万余失信人被限制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及高管,58万余失信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了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5月,各级法院累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132.7万人次,限制228.6万人次购买飞机票,限制74.7万人次购买动车票、高铁票,同比分别增长29%、59%、17%。同时加大对抗拒执行行为的打击力度,2015年1月至2018年4月,全国法院以拒执罪判处罪犯8687人。①建构全社会统一的信用平台,形成信息共享、自动比对、自动拦截、自动监督、自动惩戒的机制。

新时代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伟大斗争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我们应当关注国内国际形势的发展,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实效性,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价值指引与精神支撑。

注释:

①文中所提数据,由本文作者根据相关网络报道整理统计。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3]习近平.青年要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

[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

[5]毛泽东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69.

[6]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20.

[7]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10.

[8]习近平.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

[9]王财贵.易经:中文经典诵读系列之四[M].北京:北京出版集团,2011:73.

[10]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11]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12]韩庆祥.读懂新时代[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18:61.

[13]亚·尼·雅科夫列夫.一杯苦酒——俄罗斯的布尔什维主义和改革运动(修订版)[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1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6:23.

[1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8:179.

【辛世俊,郑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颖,教育部高校辅导员培训和研修基地(郑州大学)、郑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本文原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究》2019年第1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