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出新Sars冠状病毒的拉尔夫•巴里克,对瑞德西韦的三连助攻

2015年制造病毒者给吉利德岌岌可危新药瑞德西韦三连助攻,真是巧合?

2020年1月31日,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介绍了美国首例新冠肺炎轻症病例的诊疗过程和临床表现,其中医生【破例】依据同情用药原则使用一种未获批新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代号GS-5734),由美国吉利德公司研发。并宣称患者注射后临床症状出现了“立竿见影的表现”。

当天,上海卫健委专家卢洪洲便称美国同行认为该药有望抑制新冠肺炎,因此他【破例】写方案向上级部门申请批准临床使用,并开通药物绿色通道引入国内。

改造出新Sars冠状病毒的拉尔夫•巴里克,对瑞德西韦的三连助攻

上海卫健委专家卢洪洲

2月1日,国家药审中心立即受理并【破例】当天批准由中日友好医院在武汉招募志愿病例进行随机对照试验进行药物验证。

三道环节均破例推进,瑞德西韦得以神速入华加入新冠肺炎用药方案,而美国只有1例治疗样本且是轻症,中国已有上百例轻症自行诊疗好的,如此急迫导入药价昂贵著称的瑞德西韦,让包括一些医学专家在内的旁观者大为困惑。

吉利德号称瑞德西韦为救治埃博拉而研发,但在治疗埃博拉上却相当糟糕,实验组175个埃博拉病人死亡率高达53%,不仅远远高于另外两种药物Mab114(死亡率35%)和REGN-EB3(死亡率33%),甚至高出埃博拉的平均死亡率50%。所以不仅未在美国等国获得药用批准,甚至连二期大规模临床试验机会都不给了。这哪里是吉利德送药救急中国,这不是中国破格为瑞德西韦完成临床试验重要环节救吉利德的命吗?(https://www.sohu.com/a/370186901_120052083)

改造出新Sars冠状病毒的拉尔夫•巴里克,对瑞德西韦的三连助攻

瑞德西韦对于埃博拉疗效惨淡

除了上述可见的三道破例金牌助攻外,吉利德的瑞德西韦还有一名神秘的幕后推手,并且出手就是三连助攻,一举让瑞德西韦走上“神药”高台。他就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提起这个人名好像很陌生是不是?他就是2015年通过基因编辑手段改造出新型类Sars冠状病毒的首席病毒学家,总体主导者。而他同时也是吉利德公司多年的合作伙伴,合作识别冠状病毒抗病毒药物。

改造出新Sars冠状病毒的拉尔夫•巴里克,对瑞德西韦的三连助攻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

早在2005年2月20日,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微生物学教授、曾担任美国病毒学学会副主席、从事冠状病毒研究长达28年的凯瑟琳•霍姆斯博士出人意料地指出,"由于非典冠状病毒 (SARS Cov)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因此可以认为除了在实验室存在以外,非典病毒在自然界已被彻底消灭。如果非典再次蔓延,只有3种可能:重新进化产生一种新的类似病毒,实验室病毒样本意外泄漏,或者发生生物恐怖袭击。"到了2008年11月25日,美国科学家在新一期《国家科学院学报》电子版上发表报告说,他们在实验室成功重建了蝙蝠身上的类非典冠状病毒。在此基础上,科学家将来有望开发出预防和治疗新型非典病毒的方法。而领导这项研究的正是前面提到的北卡罗来纳大学冠状病毒专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巴里克说:“现在我们能够设计并合成各类非典病毒,这将成为防治未来可能的非典疫情的重要一步。”为了防治大自然未来可能产生的病毒疫情,就在实验室制造出非典病毒,而且号称能设计合成各种非典病毒,这生硬的逻辑无法让人信服。(https://www.pnas.org/content/105/50/19944)

利用石正丽团队发现的中华菊头蝠Sars病毒SHC014-Cov基因序列中的表面蛋白,冠状病毒基因编辑大师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用基因编辑技术改造出更新型Sars冠状病毒,新型的SHC014-CoV冠状病毒与SARS的类似度达到88%,该病毒在实验中让小鼠感染上SARS(非典肺炎),同时可以感染人类呼吸道细胞(体外培养肺组织试验)。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研究团队发表在《自然》杂志医学版的的论文《A SARS-like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发布了这一成果,中文翻译过来就是《一种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摘要显示:“我们研究了一种类似SARS病毒的SHC014病毒潜在致病性,该病毒目前在中华菊头蝠(马蹄蝠)种群中传播。利用SARS病毒的反向遗传学系统,我们产生并鉴定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其在适应小鼠的SARS病毒主链中表达出SHC014病毒的刺针蛋白(spike)。结果表明,该新型冠状病毒能利用SARS的人类细胞受体,即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ACE2)的多个同源基因,在人类呼吸道细胞中有效复制,并在体外获得与SARS传染性相当的效果。此外,体内实验显示,新型冠状病毒在小鼠肺中的复制具有显著的发病机制。对现有的基于SARS的免疫治疗和预防方法的评估效果不佳;单克隆抗体和疫苗方法均未能中和与保护新的spike蛋白病毒感染。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在体内外证明了该病毒强大的复制能力。我们的研究表明,目前在蝙蝠种群中传播的病毒有可能再次出现SARS潜在风险。而且小鼠试验显示,年长小鼠更易被病毒传染,且肺部会有严重感染。”(论文英文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论文中文https://www.sohu.com/a/370096334_120124605)

改造出新Sars冠状病毒的拉尔夫•巴里克,对瑞德西韦的三连助攻

2015年基因编辑方法改造出新Sars冠状病毒论文

包括科学界的人们对于《自然》杂志此篇报道深表担忧,这一研究结果即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可能无需中间宿主就能感染人类,引发了一场有关这项被称为“功能获得研究”风险的争论。2014年,美国政府生物实验室连续曝出多起安全事故,涉及炭疽杆菌、天花病毒、H5N1病毒等。当年10月,迫于压力美国暂停多个病毒改造项目,停止了所有为“功能获得研究”提供的联邦资金。但令人惊讶的是,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的这次冠状病毒基因改造项目却没被叫停,而且依靠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资金扶持完成研究。但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西蒙•韦恩•霍布森(Simon Wain Hobson)却反对这种类型研究,他告诉《自然》杂志:“这种研究并没什么好处。如果新的病毒逃走了,没有人能预测出它的轨迹。”

而几乎与此同时,2015年10月下旬发表在圣地亚哥IDWeek会议上的一项由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和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的科研人员共同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试验新药瑞德西韦GS-5734可以有效抑制埃博拉病毒的扩散和自我复制。研究人员发现所有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恒河猴在三天之后注射该药物,存活率为100%。GS-5734是新型核苷酸的前药,它通过阻止病毒RNA复制而发挥作用。除了埃博拉病毒外,GS-5734还具有广谱的抗病毒活性,比如拉沙病毒Lassa病毒、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 病毒)、马尔堡病毒(Marburg virus)等。(http://www.biotech.org.cn/information/137070)

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在完成人工改造可以人传染人的蝙蝠类Sars新型冠状病毒后,便开始对吉利德刚刚开发出来的新药瑞德西韦(GS-5734)展开三连助攻。

第一次:2017年8月,拉尔夫·巴里克RalphBaric和他的研究小组在《科学转化医学》期刊发表报告称,瑞德西韦GS-5734 抑制了SARS冠状病毒和MERS冠状病毒在多种体外系统中的复制,包括人类气道上皮细胞中的病毒繁殖,气道上皮细胞容易受到呼吸道冠状病毒感染。研究人员还表明,gs - 5734对一种流行的人类冠状病毒,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十分有效,【蝙蝠冠状病毒是“大流行的前兆”,因为它们可以感染人体细胞】。利用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在2015年改造冠状病毒感染的SARS小鼠试验,研究人员证实,对GS-5734感染前预防(感染前)和早期治疗(感染后不久)的管理减少了肺部的病毒数量,改善了呼吸功能。文中提到拉尔夫·巴里克RalphBaric与吉利德科学公司合作多年,合作识别冠状病毒抗病毒药物。(http://www.rrrry.com/art_28796.htm)

第二次:2018年3月,北卡罗来纳大学病毒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在推介目前尚处试验阶段的瑞德西韦GS-5734说:“SARS冠状病毒引起的爆发始于2003年,形成严重威胁的传染病,最终通过公共卫生的努力得以控制。然而,病毒仍然以多种形式存在,我们需要在现有框架下寻找更为广谱和强效的药物来控制未来的流行病”。研究人员在呼吸道上皮细胞组成的人类肺微型模型上测试该药物。 Baric博士说,由于这些细胞表达了冠状病毒感染导致的气道相关基因和蛋白质,研究人员可以根据这些基因和蛋白质的表达来评估GS-5734的效果。Baric博士表示,瑞德西韦GS-5734有可能用于治疗由冠状病毒引起的各种感染,包括当下流行的病毒株,以及【未来从动物宿主传播到人类的病毒。】研究人员与研制GS-5734的生物制药公司Gilead Sciences吉利德科学有合作。(http://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1924132283ac)

第三次:2020年1月10日,北卡罗来纳大学病毒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发表论文称:Ralph Baric领导了一项小鼠研究显示,lopinavir/ritonavir联合干扰素β-1b药物组合在对抗冠状病毒方面”效果并不理想”(否定其他药物,烘托瑞德西韦)。Ralph Baric的研究还测试了干扰素 β-1b联合吉利德Gilead的一种实验性药物瑞德西韦(正在临床研究中,适应证为埃博拉病毒感染)。瑞德西韦的作用是干扰病毒聚合酶。感染MERS的小鼠接受这种联合疗法后表现要好得多,病毒复制减少,肺功能改善。1月27日,《科学》杂志网站发表一篇报道《Can an anti-HIV combination or other existing drugs outwit the newcoronavirus?》

(英文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1/can-anti-hiv-combination-or-other-existing-drugs-outwit-new-coronavirus 中文https://xueqiu.com/8965749698/140131392)

,里面引用了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的这篇论文,宣称“瑞德西韦可能对武汉新冠病毒2019-nCov也有特效。”而众所周知,中国在2020年1月10日刚刚发布武汉新冠病毒命名和基因序列数据,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在同一日就发表论文推介瑞德西韦对于冠状病毒的有效性,这是不是太巧了呢?

而给予业绩持续下滑股价低迷、新药瑞德西韦岌岌可危的吉利德三连助攻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竟是利用中华菊头蝠Sars病毒基因编辑改造出全长SHC014重组新型类Sars冠状病毒的主导者。这是不是过于巧合呢?另外,拉尔夫·巴里克在2015年改造出了一种类Sars冠状病毒,而他曾宣称“我们能够设计并合成各类非典病毒”。那么后续他又有没有改造出另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呢?我不知道,希望我们真正有脊梁的专家深入调查!

改造出新Sars冠状病毒的拉尔夫•巴里克,对瑞德西韦的三连助攻

愿世间再无阴谋,华夏国泰民安!

【王小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冠状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