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人民群众对国监委调查组的信任说明了什么?

在这次防疫战中,各级党政组织、各级领导干部、主要是湖北省的和武汉市的,在“权大还是法大”的问题上做得怎么样,人民群众相信国家监察委员会派出的调查组会给出正确的、科学的、客观的结论。通过广大人民群众对国家监察委员会派出调查组表示坚决支持这件事,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充分信任和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依法治国的坚决支持。也可以使国际社会更加理解什么是中国的国情,什么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本文是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胡新民:人民群众对国监委调查组的信任说明了什么?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2月7日凌晨3点57分发布公告,称: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不幸感染,因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我委特向李文亮医生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同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向李文亮医生表示深切哀悼。悼念文写道:

【“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在抗击疫情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经全力救治不幸逝世,国家卫生健康委表示深切哀悼,向李文亮医生的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疫情发生以来,广大医务工作者不顾个人安危,舍小家,为大家,迎难而上,英勇奋战在抗疫最前线,为保护人民生命健康作出了重大贡献,我们表示崇高敬意。”
“当前,抗击疫情正处于关键时期,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需要全社会更加关心关爱医务人员,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共克时艰,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上述悼念文共同的一点是,指出李文亮医生是在抗击疫情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经全力救治不幸逝世的。国家卫健委则同时向广大医务人员表示崇高敬意,并强调需要全社会更加关心关爱医务人员。

李文亮医生在这次防疫战中的表现,2月7日《人民日报》客户端文章说:

【“李文亮医生在抗击疫情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幸逝世,引发网友刷屏关注。此前,在发布病情的微博里,他表示‘等我病好了我就会上一线。’这种事不避难、义不逃责的担当,令人肃然起敬。”】

但公众关心的还有一件事,即关于他因“造谣”而被公安机关开具《训诫书》的问题。

这件事在1月底被披露后,随着疫情的迅速蔓延,很快引起一些人越来越强烈的质疑。最高法院于1月28日在官方微博发布《治理有关新型肺炎的谣言问题,这篇文章说清楚了!》文章指出:

【 “新型肺炎出现以来,围绕这一问题的谣言,一度甚嚣尘上。为什么会发生谣言?如何治理谣言?应该打击什么样的谣言?这是我们在打赢抗击新型肺炎的人民战争中,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人民法院作为国家审判机关,不可能冲在治理谣言的第一线,但是我们有责任向全社会表达自己对解决谣言问题的法律思考。”
“‘谣言’是生活用语,法律上对谣言表述为‘虚假信息’。在有关新型肺炎的问题上,编造、散布,或组织、指使他人散布虚假信息造成社会秩序混乱的,属法律严格禁止的对象。 ”
“不同个体基于认知水平的差异,对同一事物,完全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的虚假信息,我们应该理解法律对个体的适度宽容态度。 比如,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中,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我们的确可以认定,鉴于新型肺炎不是SARS,说武汉出现了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给予其训诫或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都有其正当性。”
“但是,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所以,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只要信息基本属实,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成为削弱党的群众基础的恶性事件,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攻击我们的无端借口。” 】

归纳一下,应该注意这些重点:

其一,此文发布的背景是:

【“新型肺炎出现以来,围绕这一问题的谣言,一度甚嚣尘上。”】

其二,

【“‘谣言’是生活用语,法律上对谣言表述为‘虚假信息’”】

其三,

【“在武汉市公安机关处罚的8名发布‘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案件中,如果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我们的确可以认定,鉴于新型肺炎不是SARS,说武汉出现了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且该信息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混乱,符合法律规定的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给予其训诫或行政处罚甚至刑事处罚,都有其正当性。”】

这里用了“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这就是说,如果武汉公安机关有错、或者有不妥的地方,指的就是“机械地理解适用法律”。

其四,

【“但是,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该文用的“并非完全捏造”和“可能”,应该是从法律角度的分析。

其五,

【“只要信息基本属实,发布者、传播者主观上并无恶意,行为客观上并未造成严重的危害,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

这对公安机关处理“虚假信息”提出了比较具体的要求,其主旨是要加强调查研究,对“虚假信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即使“基本属实”的也要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区别对待,特别是对动机上无恶意,效果上未造成严重的危害的“虚假信息”,应该保持宽容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公安机关出具的《训诫书》,既没有“造谣”“传谣”“散布谣言”这样的字眼,也没有“虚假信息”这样的字眼。《训诫书》的“违法行为”一栏的原文是:

【“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发表有关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的不属实言论。”】

但是,各种媒体的报道或许为了贴近“生活用语”,没有按照《训诫书》上的表述,而是从“散布谣言”发展到“造谣”。“发表不属实言论”和“造谣”所传达的意思,对于公众来说,显然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就以李文亮离开派出所后的遭遇,网上同样出现了不属实的言论,但并没有人把这种不属实的言论称之为造谣。

被警方训诫的8人之一的李文亮于1月30日晚在今日头条经认证的微头条号上发布消息如下:

【“大家好,我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12月30日,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因为我同学也都是临床医生,所以在群里发步了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消息发出后,1月3日,公安局找到我并签了训诫书。之后我一直正常工作,在接诊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1月10号我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后来住进了RCU,之前做了一次核酸检测,但一直没出结果。经过治疗最近又进行一次检测,我的核酸显示为阴性了,但目前仍然呼吸困难,无法活动。我的父母也在住院中。在病房里,我也看到很多网友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的心情也会轻松一些,谢谢大家的支持。再次我想特别澄清,我没有被吊销执照,请大家放心,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出院!”】

李文亮的“特别澄清”,就是针对网上那些不属实的言论的。

在这个消息里,有一点应该特别注意:“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

关于“人传人”的问题,武汉市卫健委在1月11日发布了《专家解读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最新通报》。通报指出:

【“根据国家、省市专家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这次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大部分都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我们还在进一步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和相关的实验室检验检测。另外,截止目前所有密切接触者包括医务人员都未发现相关病例。”】

李文亮去世后,国家卫监委和武汉卫监委都表示了沉痛哀悼,其内容没有涉及《训诫书》的事情。从最高法院的解释性文章看,警方有多少责任并不难界定。李文亮在1月30日的文章中提到的“人传人”问题,则引起很多人的联想和共鸣。

关于“人传人”,当时国家专家组是怎样判断的呢?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成员王广发,1月8日到1月15日曾随专家组前往武汉工作。在此期间,他不幸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这至少说明,对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的认识,是有一个过程的。王广发说:

【“我(1月)8号晚上到武汉,9号就开始工作。街上没什么异常,但病人给我触动特别大,因为(临床表现)真的特别像(SARS),也很有特点。但是对于“人传人”,我们专家组始终是一种困惑状态。”
“其实我们一直保持高度的警惕,只是苦于当时,真的资料不多。我们要讲科学,也不能毫无根据地发出错误的信息。”
“从科学的角度认识,我们当时确实说不清楚有没有人传人,但从普遍的规律而言,应该注意加强防控。这点我们也提醒公众注意自身防护。”“当时我们没有看到明确的人传人的证据。”
http://www.sohu.com/a/370223704_100191048】

1月23日王广发在隔离病房里接受中新社记者独家电话专访时,感叹道:

【“现在专家太难了,说得轻,(人们)说你粉饰太平;说得重,(人们)又说你危言耸听。”
http://www.sohu.com/a/368644454_123753】

最高法院文章对《训诫书》问题的解释性说明,国家专家组成员对“人传人”问题的说明,显然都不能满足公众对这些问题的关切。湖北省、武汉市领导班子和有关部门在这次防疫战中的表现,也显然没有得到公众的肯定。李文亮的去世引起的公众的反响,就是明证。

但是,每当我们民族到了危难之时或者遇到重大困难、重大事件之时,如何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走出困境,人民群众总是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共产党身上,这一次也不例外。

2月7日下午1点,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发布消息,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人民网》很快发表评论:《坚决拥护中央派出调查组调查涉及李文亮的有关问题》。文章称: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从人民‘刷屏’聚焦到中央作出上述决定,不到半天时间。中央果断派出高层次调查组,足见对此事的高度重视。”】

这些年来,总有一些人对习近平强调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表示质疑。还提出所谓的“党大还是法大”这样的伪命题。

习近平在2014年2月17日指出:

【“我们讲依宪治国、依宪执政,不是要否定和放弃党的领导,而是强调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领导人民执行宪法和法律,党自身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

针对“党大还是法大”这样的伪命题,习近平指出:

【“对各级党政组织、各级领导干部来说,‘权大还是法大’才是真命题,‘不能以党自居,不能把党的领导作为个人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的挡箭牌’。”
http://cpc.people.com.cn/xuexi/n/2015/0511/c385475-26978527.html】

在这次防疫战中,各级党政组织、各级领导干部、主要是湖北省的和武汉市的,在“权大还是法大”的问题上做得怎么样,人民群众相信国家监察委员会派出的调查组会给出正确的、科学的、客观的结论。

通过广大人民群众对国家监察委员会派出调查组表示坚决支持这件事,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充分信任和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依法治国的坚决支持。也可以使国际社会更加理解什么是中国的国情,什么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人民群众对国监委调查组的信任说明了什么?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2/54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