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全文)

现在,重读《宣言》和序言,我们深切感到要把“但书”反过来理解,因为那种过于“老实”的读书法,也是教条主义的直接诱因。时代不同了,读书更要会读。那么,这段话,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虽然当时列举的那些党派,随着政治形势的完全改变,大部分已被历史的发展彻底扫除了。这个属于经验史学的问题,可以交给考据家去分析。虽然《宣言》第四章的原则就其实际运用来说,在1888年似乎已经过时,但是,相关论述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而且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一点也没有过时。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与共:《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全文)

(一)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指出:

【“关于共产党人对待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的论述(第四章)虽然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但是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毕竟已经过时,因为政治形势已经完全改变,当时列举的那些党派大部分已被历史的发展彻底扫除了。”】

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恩格斯再次抄录了这段话。

现在,重读《宣言》和序言,我们深切感到要把“但书”反过来理解,因为那种过于“老实”的读书法,也是教条主义的直接诱因。时代不同了,读书更要会读。那么,这段话,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虽然当时列举的那些党派,随着政治形势的完全改变,大部分已被历史的发展彻底扫除了。这个属于经验史学的问题,可以交给考据家去分析。虽然《宣言》第四章的原则就其实际运用来说,在1888年似乎已经过时,但是,相关论述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而且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一点也没有过时。

这样说,是结论先行吗?未必。《宣言》第四章里,至少可以抽出如下十七个命题:

命题一:共产党人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争。

最近的目的和利益,包括但不限于劳动报酬、劳动时间、劳动强度,包括但不限于反对某个具体的雇主及其手下的“小头目”的物质盘剥和精神压榨,也包括但不限于工人作为群体参与企业日常管理的机会平等问题。

命题二:共产党人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

恩格斯在《一八九一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中对此有过经典论述:为了眼前暂时的利益而忘记根本大计,只图一时的成就而不顾后果,为了运动的现在而牺牲运动的未来,这种做法可能也是出于“真诚的”动机。但这是机会主义,始终是机会主义,而且“真诚的”机会主义也许比其他一切机会主义更危险。共产党人,是革命发展阶段论和不断革命论的结合论者。按毛主席的话说,首先“必须是全心全意为中国和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服务的革命者”。忘掉了“革命”,也就丧失了“我是谁”的合法性。

命题三:共产党人不放弃对那些从革命的传统中承袭下来的空谈和幻想采取批判态度的权利。

毛主席列出的党八股的第一条罪状就是“空话连篇,言之无物”。我们有些同志欢喜写长文章,但是没有什么内容,真是“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为什么一定要写得那么长,又那么空空洞洞的呢?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下决心不要群众看。因为长而且空,群众见了就摇头,哪里还肯看下去呢?只好去欺负幼稚的人,在他们中间散布坏影响,造成坏习惯。

命题四:共产党人不忽略政党是由互相矛盾的分子组成的。

这里的政党,不限于具体语境中的“激进派”。对立统一规律是根本规律、第一规律,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人分“九种”,想法不同。同样“姓马”的先进的工人阶级组织内部,就没有矛盾了?马克思、恩格斯一生花了多大的精力,与所谓内部人、身边人开展了不可调和的、不能通融的斗争?怎么可能纯而又纯、铁板一块呢?到了共产主义,矛盾也会有,一万年也会有。

命题五:共产党人支持把土地革命当做民族解放的条件。

土地革命、武装斗争、根据地建设,这是历史经验,更是普世价值。农民的土地问题,是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又何尝不是亚非拉、欧罗巴一切问题的根源?没有土地革命,没有把土地从封建地主阶级手中解放出来,没有“耕者有其田”的初级阶段,民族解放的先决条件“吃饭问题”就无从谈起。而土地革命的成功之日,也就是民族解放亦即民族复兴的奠基之时。按照恩格斯在《宣言》1892年波兰文版序言里的话说,就是“每个民族在自己家里完全自主”,就是民族的“独立”,当时的为欧洲的各民族真诚的国际合作所需要的波兰独立,“只有年轻的波兰无产阶级才能争得,而且在波兰无产阶级手里会很好地保持住”。于此而言,把民族“主义”作为资产阶级的专利品,显然是一种历史的误读。

命题六:共产党人同资产阶级共同反对敌人的前提,是后者采取革命的行动。

从反蒋抗日、逼蒋抗日到联将抗日,能不能联起来,主动权在我,看表现在彼,忠不忠看行动,说大话、写虚文、打包票,是靠不住的。1848年欧洲革命,是在无产阶级的旗帜下“使无产阶级战士归根到底只做了资产阶级的工作”,这次革命“也通过自己的遗嘱执行人路易·波拿巴和俾斯麦实现了意大利、德国和匈牙利的独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是“一切经过统一战线”,而是要保持共产党人的独立性、国际性和阶级性,独立性又明确为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的独立性。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这才是对付一贯的反革命应有的“两手准备”。历史已经证明这一点,还将继续证明这一点。

(二)

命题七:共产党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

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的前半部分:

【“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

首先应该被所有的共产党人和工人“死记硬背”下来,这个时候,要有点教条(基本原理)意识。我们长期以来走弯路、走错路、走邪路,最根本的,就是基本立场、基本概念、基本原理出了偏差,意识深处放弃了阶级和阶级对立(斗争)这个千古不易的基本常识,忘记了在这方面对工人阶级和一切被压迫、被剥削阶级进行最基本知识“普及”,使其空尝其苦果,而不了然其原因。

当年搞“四清”,张爱萍将军的工作报告,如此开场:

【“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这是毛主席讲的。要问我怎么个搞法?就是按这句话去办”。(参见张胜:《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张爱萍人生记录》)】

农民和地主,谁养活谁?工人和资本家,谁养活谁?群众和干部,谁养活谁?这些问题不搞清楚,鱼水关系就搞成了油水关系、橡皮关系甚至水火关系。一些祖祖辈辈是农民,或者往上倒三代,都是农民家庭的,就会出现毛主席早就预言过的,

【“高级干部的子女不管好,总有一天要犯罪的”,“有些高级干部的子女是‘汉献帝’,是‘阿斗’”。(参见顾育豹相关文章)】

命题八:工人阶级在推翻反动阶级之后,应立即开始反对资产阶级本身的斗争。

这里的推翻,指的是联合资产阶级共同行动;这里的反动阶级,应该主要指的是专制君主制、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小市民的反动性。在中国革命的阶段和历程问题上,我们有过“二次革命论”和“毕其功于一役”的深刻教训,我们也曾经因为有些人要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而不愿意往社会主义的前途上走了。归根结底,是不愿意面对阶级压迫的真相、不敢于掌握自己的命运。

说白了,推翻封建专制和民族压迫,工人阶级还不是自觉的领导阶级,还没有从根本上意识到,“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这个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的后半部分。

命题九:资产阶级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直接序幕。

这是历史的铁律。革命导师关于“卡夫丁峡谷”问题的揭示,恰恰为后来二月革命→十月革命的历史事实所证实,也为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中国道路再证实。只有神经衰弱的人,才会对此假装瞧不着。“小资产阶级还像汪洋大海似的包围着我们”,这话原型出自毛主席的话,既出现在周恩来同志在七届四中全会上的讲话中,也原样出现在会议公报中。周还讲到,

【“小资产阶级如不接受无产阶级的思想领导,就必然要受资产阶级的思想影响”。】

而受到资产阶级影响或者直接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小资产阶级,则一定是沉溺在利己主义的成功学、消费主义的假幸福之中,秉持着资本逻辑和所谓“自由”套词,而最大限度地为资本增值和剩余价值服务。缴械投降了。

命题十: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

那种把真正的共产党人视为民族主义者的观点,可能连共产主义者同盟到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基本历史线索都没有或者不愿意理清楚。没有“我们不是军火商”的国际主义,怎么可能有重返联合国的空前壮举?又怎么可能有普天下的人民都爱您。而这又岂能是市场交换甚至物物交换的“商人”思维所能理解的?

命题十一:所有制问题是革命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的发展程度怎样。

在所有制问题上,毛主席的底线究竟是什么?学者唐洲雁先生极为睿智地指出,这个底线,说白了,就是不能包产到户,不能“三自一包”。毛主席认为,包产到户,必然导致两极分化。如果两极分化,那么我们过去辛辛苦苦换来的革命果实就丧失了,老百姓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资本主义就要复辟,就会变成修正主义(参见《走近毛泽东》,光明日报,2013年12月23日05版)。在学术和理论上,这个问题,现在有充分的空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是如果把马克思对未来社会的所有制主张,解释成另一种私有制,甚至是重建生产资料私有的个人所有制,则是杜林的精神遗产,能够流风余韵能够泽被今日之学界,也着实可间,抬头看天,做一只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时起飞的密涅瓦的猫头鹰是多么容易,而要成为一只迎接黎明的“高卢雄鸡”,是多么需要胸怀和勇气。

(三)

命题十二:共产党人到处都努力争取全世界民主政党之间的团结和协调。

团结就是力量。这是一个方法论意义上的真理。好人能用,坏人也能用。现实是,地主阶级的团结,比农民阶级团结,看起来似乎更容易。资本家的团结,比工人阶级的团结,看起来更牢固。所以,当组织起来或者组织化的资本主义,来对付各怀心事或者分散化的社会主义,就比较地更容易些。苏联式的国际主义,因为有大国沙文主义和修正式教条主义的浓重气息,所以,在东西方都不受欢迎。毛主席的三个世界的国际主义,则代表着一种努力争取全世界民主政党之间的团结和协调的最大的可能性,不管是在空间尺度、人口尺度,还是在对共产主义世界化的贡献尺度。

命题十三: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

光明正大和阴谋诡计,是一个对子;心口如一和口蜜腹剑是一个对子;所谓“不屑于”,是当立场和立场的对立已经剑拔弩张,观点和观点的交锋已经势不可免之时,必须旗帜鲜明、必须干净利落、必须明快彻底。温吞水不行,世故圆滑的中庸之道不行,顾左右而言他不行,忽冷忽热爱感冒更不行。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一旦丧失了自己固有的阶级属性、阶级立场和阶级话语,那么,就会出现一种整体坍塌式的失语,就是在资本主义世界,拥有所谓社会民主党名义的,或者挂着各种共产主义招牌的,如果一开口就是“民主是个好东西”“选举才能得胜利”,不仅会被竞争对手看不起,也会被普通大众认准了是个孱头,甚至是装点资本帝国主义花花世界的一种不仅无害而且颇具滑稽效果的塑料“花边”。

命题十四:共产党人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所有制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政权问题。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绝不是有枪便是草头王。这是两个完全不搭界的判断。暴力的发生,是长期压迫积累,到了无路可走时的自然结果。而且这种推翻,既包括全部现存的硬制度,也包括全部现存的软制度。否则,这样的革命就不彻底。辛亥革命不彻底,就是没有彻底地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也没有触及帝国主义的根本利益。那些残存在剥削阶级头脑中的剥削阶级意识形态,一遇到合适的水土,就会潜滋暗长、使劲疯长,终至于坐大成事、对革命者打击报复。资产阶级革命被君主专制复辟,在欧洲多次发生;无产阶级革命被资产阶级反革命反噬,在古老东方的俄罗斯等地也已发生。

命题十五: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

列宁说过,革命秩序是最好的秩序。革命是一个有破有立的宏大进程。共产主义革命是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对极少数的一次历史理性的复苏和拨乱反正,所以,统治阶级为此而发抖,那是灵魂深处的。因为觉醒了的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整体,一旦成为破天荒的那个主词,其迸发出的重建正义的力量,是不可阻挡、不可战胜的。他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命题十六:无产者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无产者没有祖国。无产者的沉沦,造就的是一个个人间地狱;无产者的觉醒,建设的将是一个个美好的人间天堂。革命之所以能够冲决锁链,首先是不怕,不怕鬼,也不怕神,更不怕人,让人身依附和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出卖劳动力和为人之尊严的状态画上休止符,寻求全新的可能性,而这个可能性,超越了企业、地域和国度的限制,具有了世界性的意义。在资本帝国主义全球化、世界化的语境中,在资本没有祖国的前提下,共产主义革命作为资本主义制度基因里自带的复仇者,终将在旧世界遭到炸毁的隆隆炮声中,鸣响起迎接新世界的隆隆礼炮。

命题十七: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从来都没有中产阶级,只有资产阶级的乏走狗,或者是感觉迟钝的无产者。全世界无产者的联合,在互联网世界似乎更为简单,除非有些人被网络游戏有意分化瓦解,宰割成了相互厮杀还带着某些民族主义外衣的斗兽场里的半裸武士。充斥底层社会的弱者的互相伤害,之所以不被禁止还隐晦地受到鼓励和撺掇,完全是出于一种维护阶级统治的策略。这已经为西方丛林世界的历程所证实。联合起来既是过程,又是结果,跟站起来是一样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之日,就是共产主义革命成功之时。所以,每个信仰者,应该心忧天下、放眼世界。“全世界劳动人民大团结万岁”,不是口号,而是行动的纲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共产党宣言

原标题:常与共:《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全文)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2/553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