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武汉新冠病毒疫情会被爱国网民怀疑是美国发动的生物战?

我们不能低估资本与权力相结合的美帝精英决策层的反华意志、决心和邪恶本质,对特朗普政府对华实施不同形式的暗战打压要有充分准备,做好防范。同时,也要看到美国决策层倒行逆施,反人类行为不符合世界潮流,为国际社会所憎恶。此次新冠疫情造成世界大范围感染,这与当年非典以中国为主的情况不同,坚决追查病毒来源,揭露美国邪恶行径,能够引起疫情受害国家的共鸣,把美国置于国际舆论讨伐的焦点,调动国际舆论和美国国内舆论,牵制其对华打压战略的实施进程。同时,也有利于打击国内美国“第五纵队”和亲美势力,清理舆论环境,为开展对美斗争稳定国内舆情。

为何武汉新冠病毒疫情会被爱国网民怀疑是美国发动的生物战?

当下,围绕武汉新冠病毒源头的讨论铺天盖地,矛头很多指向美国。很多爱国的中国网民都有这样的疑问,在武汉发生的大瘟疫到底是不是美国人干的?作为一名吃瓜群众,本人试图对美国阴谋的可能性进行分析。有言在先,本文所引用的材料均来自网络阅读,可能存在不准确的地方,但在总体上不会影响结论的判断。

一、在战略意图上,美国对华已经拔剑出鞘

现在,美国以特朗普政府、议会和智库为核心的精英决策层对华打压政策已定,让中国发展失去20年,阻止中国以科技进步为牵引的经济发展势头是美国上层的共识。美国政府高官国务卿篷佩奥、国防部长埃斯帕等人不顾脸面地在国际上抹黑中国的言论已经表露无遗。所以,才导致香港、新疆、台湾、南海等问题的不断升级。2020年1月,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发表的报告《迎接中国的挑战:在印太地区恢复美国的竞争力》中明确说,印太地区要实现长期稳定首要就是与中国开展“激烈的竞争”,一个更具“竞争力”(进攻性)的美国可以扭转中国自信增强的势头。美国防部长在众议院说明国防预算时称,“美国防预算最优先考虑中国。因为中国试图改变世界权力格局,这将损害其他国家(实际上是美国)利益”。

二、在作战能力上,美国已完成生物战准备

2017年初,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要求政府各部门强化“布萨特”计划的落实。该计划是“利用生物手段实施规模杀伤的生物国防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防控生物战风险的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计划”。特朗普行政令要求“各部门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全部落实”。2018年9月,美政府发布了《国家生物防御战略》实施计划。2020年2月19日美政府“问责局”(督查局)发布《国家生物防御战略:额外的努力将增加有效实施的可能性》报告,对战略实施计划执行情况进行了总结,并提出了加强体系内协作、制定数据收集方法和指南等建议。2018年5月和2019年10月,美国举行了两次针对SARS冠状病毒大规模流行的防控推演。推演活动虽由学术机构主办,但美政府疾病控制中心、美国防部和美国中央情况局都有官员参加。美国防部在全球范围内开设和资助近400个病毒实验室,“搜集不同病原体及其消灭方法信息,搜集人类的核糖核酸和滑液,在不同生物现地展开实际试验,修正其特点,加强毒性和传播途径研究”。2019年当地时间1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位于白宫的地下工事掩体内的战情室召集内政、外交、军事、情报等诸多部门负责人,听取冠状病毒疫情的最新情况。

三、在实施方法上,美国制定了周密的对武汉实施攻击的方案

对一个国家实施生物战攻击,性质上属于国家恐怖主义,道义上将被国际舆论讨伐。因此,实施生物战攻击,要有周密的计划,实施于无形,让对手和国际舆论抓不到把柄至关重要。

1、选择武汉作为攻击目标的主要原因就是要嫁祸武汉病毒所。武汉病毒所长期与美国合作研究冠状病毒,包括冠状病毒的基因重组改造项目。武汉病毒所前后向美国研究机构提供了上万件冠状病毒样本。2015年武汉病毒所石正丽与美国研究机构在《自然》杂志发表合作研究成果,即人为重组全新冠状病毒。据称,石正丽团队只是向美国研究机构提供了中国的冠状病毒样本,并没有参与实质研究。

武汉疫情公开爆发后,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共和党反华参议员汤姆·科顿1月31日即宣称,“武汉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他要求美国政府立刻封杀中国,并要求所有美国人逃离中国”。第一时间将国际舆论引向武汉病毒所,试图嫁祸武汉病毒所。

2、美国作好了病毒反蚀美国的防范准备。生物战是双刃剑,存在不易控制、引火烧身的危险。美国敢于对武汉发动生物战,是做好了两手准备,采取了防范措施。2016年,美国药企“吉利德科学”联合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治疗开发中心、美国疾控中心和波士顿大学医学院与石正丽的美国合作伙伴科学家巴瑞克团队开始研制针对冠状病毒感染的特效药即瑞得西韦。这个药确实非常对症,能够药到病除,并不是像舆论忽悠的那样是针对埃博拉病毒。所以,美国当地时间1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演讲中提及新型冠状病毒时,才敢向美国人民保证“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美国不会扩散”,并称“对我们会有一个很好的结局……我可以保证”。初步判断,此次疫情美国内死亡病例不会很多。

3、吉利德有很深的美国国防部背景,前国防部长是最大受益人。看看这家公司有多诡异:2003年2月,非典在中国刚一扩散,美国罗氏制药就迅速制造出特效药“达菲”,而吉得德就是“达菲”的研制方。吉得德现任CEO迈克尔·奥丹以前就在罗氏制药工作。有网友根据吉利德公司财务报表扒出,该公司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大量回购公司购票。最诡异的是2001年前,小布什政府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就在吉利德担任董事会主席,是吉利德的最大股东之一。当年,此人一上任就提出了东进亚太制华的军事战略,后因911事件爆发,反恐战争影响了美军东进亚太反华战略的实施。目前,此人担任拉姆斯菲尔德基金会董事长,主要任务是培养中亚的青年领袖和赞助美军及其眷属的公益事务。作为吉利德的最大股东,他和他的基金会无疑是此次疫情的最大的最益者。

4、美国很早就采取了防范武汉人员的措施。有武汉网友发布个人日记称,他于1月19日抵达洛杉机场时就被美国疾控中心人员戴口罩迎接,被单独测体温。说明美国最晚在1月中旬就已经做好了防范来自武汉病毒的准备。中方1月20日才宣传新冠病毒可“人传人”。1月22日才宣布武汉封城。

5、美国国内有流感为掩护,能够减少新冠病毒在美国内的影响。今年冬天,美国内死于流感的患者增多,有人认为,部分患者实际上是死于新冠肺炎。因为无法检测确认而不会被统计为新冠肺炎死亡。这样,美国政府面临的压力大为减轻。美国政府一意孤行,是敢于冒此风险的。

四、里外配合,引导舆论将病毒来源指向野生动物。

疫情以来,来自国外国内的不少科学家、官员和媒体等社会舆论有意无意地努力将舆论矛头引向野生动物。有背景复杂的国外科学家,在一些明白或不明白就里的国内科学家、学者、媒体的配合下,极力让野生动物背锅,试图平息国际社会对病毒来源的追查。同时,借此在国际上抹黑中国,掀起新一轮反华浪潮,为其打压中国营造有利的舆论形势。

结束语:我们不能低估资本与权力相结合的美帝精英决策层的反华意志、决心和邪恶本质,对特朗普政府对华实施不同形式的暗战打压要有充分准备,做好防范。同时,也要看到美国决策层倒行逆施,反人类行为不符合世界潮流,为国际社会所憎恶。此次新冠疫情造成世界大范围感染,这与当年非典以中国为主的情况不同,坚决追查病毒来源,揭露美国邪恶行径,能够引起疫情受害国家的共鸣,把美国置于国际舆论讨伐的焦点,调动国际舆论和美国国内舆论,牵制其对华打压战略的实施进程。同时,也有利于打击国内美国“第五纵队”和亲美势力,清理舆论环境,为开展对美斗争稳定国内舆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3/55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