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辰山:资本主义是杀人的“乌托邦”——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五)

社会主义不仅不是乌托邦,而且是可以使人类自然状态地平平安安延续生存下去的最现实不过道路。“社会主义”的根本意义是哲学,是远远超出经济学范畴更博大、更崇高的理念,仅将它限定为是个经济学术语,并用资产阶级经济学话语对它作涂鸦,用“乌托邦”否定它,用“不利资源合理配置”、“阻碍经济发展”、“限制自由”、“不民主”、“没有人权”等等标签否定它,是颠倒了黑白,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本文为作者田辰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田辰山:人民主动、社会主义主动、中国主动、世界主动!——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一)

田辰山: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谣言:攫取个人财富的“科学”——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二)

田辰山:资产阶级哲学谣言遮掩不住的真相——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三)

田辰山:别弄错!是资产阶级制造阶级和阶级斗争!——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四)

资本主义是杀人的“乌托邦”

——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五)

田辰山:资本主义是杀人的“乌托邦”——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五)

12)哲学三观决定:活着的人是否有精神灵魂

当前世界正出现的局面,包括欧洲与美国的“分裂”,该给予我们的恰当启示是:世界、人类迄今在资产阶级谣言笼罩之下犯下最根本的错误,是忽视或者忘掉了,甚至弄错了人世同宇宙的一个根本性的大前提,即中国古代哲学经典《易经》精辟深刻的宇宙论,即一切都是在一个大生命体的一个大生生不已生命过程之中。人类如不在这个大前提下想事情、做事情、说话,导致走错路,造成人类伤害自己、甚至引出自残自灭的结局是必然的。资产阶级是人类进入近现代在一条无视经验哲学真相的路上走得最远、对人类伤害最大的一些人。这个人数不多阶级集团吹捧的哲学、经济学和科学主义谣言如不加以澄清,必将变成毁掉人类的直接凶器。

弄错人世同宇宙的根本性大前提,人类必须明白这是自己哲学三观出的问题导致的。超绝主义与二元主义(即“一多二元”)的假设虚构哲学谬误,变成哲学谣言,善意的和恶意的,特别是近现代,对人类想事、做事和说事起主导的作用,在其根本学理上,在于拒斥宇宙万物由于内在互相联系而呈现的浑然一体有机体系组织的“一多不分”。任何事物与任何事物都存在必然的相系不分性,造成其实二元主义单子个体不可能是存在事实。由于哲学谣言起了主导作用,印欧传统中类似于中国宇宙论的第一问题思维被边缘化,致使西方文明传统从结构上缺失把人、人生、社会、自然作为浑然而一生命大体系生生不已大生命过程的机会。是这种情况造成主流人类社会亦步亦趋走向取消人在文明中的地位,走向实用主义和科学主义,走着一条逻辑错误引导的歪路。

中国既不是欧洲人那样,幻想一切皆在超越的理想上走到终点,也不像美国人那样,只对把抽象想法物质化感兴趣,而是自古至今,壹是以天、地、万物、人作为一大生命体的“一多不分”生生为贵关系为本。这样一种中国特质生生关系为贵的宇宙论哲学三观决定了:中国人不可能偏走以脱离伦理道德观念而以物质利益第一的、“实用主义”为主流的道路。中国数千年的传统“道”哲学和阴阳通变智慧思维,已经成为一种常识,渗透在中国人的灵魂中,也即:人不是被外在力量决定的,人在构成与外在世界互生互存的一个状态之中;人处在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过程中,因此有巨大的空间,可凭借特有的天地之心之位,同外在世界存在协调共生共进作用。

人若是失去这样的哲学三观,则失去活的精神,失去生存的能力。所以,正确哲学三观决定着人会有亢奋的主观能动灵魂,同天行健齐步,不断增生自强不息的活力。一个人培养了这三观,则能如生龙活虎一般健康生活,没有,则形同残花败柳,趋近消亡。其实人很简单,若缺失正确哲学三观,等于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必是常常处于心慌意乱,无所适从,不置可否,不知自己真正需要什么,甚至已作出自残自杀傻事,却还自鸣得意。被商业驱动的科技,之所以对社会构成威胁,就在于人变为被金钱目的的科技所奴役的异化工具。人自此失去人的自然地位,失去人的本质与根本意义;而人若失去本质,不能获得存活根本意义,人本身的存在则堕入危机,则致使死亡成为它的唯一之路。而这条路是一条人为自己准备的路,一条人类自杀的路。

作为一个人务必不能忘记,如不在这个贵生哲学三观的大前提下想、做、说,就不会有正确的三观,则不会活得好,甚至会等于白活一世。中国古代历史曾是如此,中国现代史更凸显如此。中国共产党人成就的领导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就在于它是以自古以来生生为贵正确哲学三观的事业。马克思主义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是在现代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产生的,是同中国优秀传统哲学文化属于贵生哲学三观的一种特殊西方哲学文化。活着的每一个人的任何想、做和说的事情,没有一个不浸透着一定哲学三观要义,让自己的生命体现何种三观要义,是每一个人自己的选择,值得一个人很好想一想。

13)四个“禁不住的感慨”!

毋庸置疑,了解资产阶级的哲学谣言及其建立阶级霸权国家真相的行为之后,用心之人是不能没有感慨。美其名“自由主义”和“古典经济学”谣言背后的真相,竟然是让人不敢想象、令人咂舌失语、道德沦丧,直至无所不用其极卑鄙龌龊的勾当。人类之中小至连百分之一都不到的一小撮人,依赖对这种政治哲学、经济学谣言的制造和传播,蛊惑整个社会按照它设计好的逻辑想事、谋事、行事和造舆论,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固化的私人资本阶级。资产阶级集团统治稳固了,资本主义社会形成了,人类社会从此匍匐在资产阶级霸权之下,劳动者阶级和大众陷入水深火热,承受资产阶级四面包围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压迫。一旦认识到这种局面,比如说看到《罪域》电视剧中“兆辉煌”这个人,恐怕没有人少得了会有至少这样四个“禁不住的感慨”。

1、资本主义是害人“乌托邦”!

“乌托邦”是真诚的、美丽的,反映着人们对美好社会的向往。尽管流于一个念想,也是一个心灵安慰。恐怕最大乌托邦即是对那一个真善美的天外超然之神的向往,它主宰人间一切,让普通百姓受尽人间苦难之后,让灵魂进入上帝所在天堂,永享人间不曾存在的幸福。

已经两千多年,今天世界上不少人还在把可怜的灵魂寄托于这一乌托邦。然而这个乌托邦被资产阶级打碎了。它用一套新谣言编造了一个新的乌托邦。为了让人们相信,它启用了一个理性之神,这个理性之神说,幸福不在天上,幸福就在你身边,在一个个单子体人自己手里;任何人都不必顾忌(及)他人,单子个体的你自己,是人生、是这个世界最终的目的;一个个单子体的人无限积累只属于自己的财富,是神、是自然法则赋予个人的自由和权利。神创造了世界和社会,为一个个人攫取属于自己一人权力和财富提供了竞争场地;谁出来限制你自由地追求个人幸福,不把社会和世界作为你作为竞争的空间,就造反,上帝保佑你。可是最近,欧盟工业政策专员布雷顿仅用“商业驱动的失控科技不仅对社会是一个危险,而且这种科技本身即是一个危险”这样一句话,道出了这个资本主义乌托邦传言到今天正在人们面前呈现的本质真相。

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乌托邦,当你对它有点疑惑时,听起来尚是个乌托邦,但当你读懂它建立在的政治哲学和经济学谣言上时,则不禁感慨起来,它原是以骗人为目的一个彻头彻尾谎言。什么“个人主义”,什么“民主、自由、人权”,都已在理论和经验事实上被大量证明是个骗局;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根本不存在任何恰当合理、可追寻的逻辑,根本不是“现实”而是一个假壳,是将全人类必然带入万劫不复境地的一个假壳。什么“人人为自己客观上为大家”,是这一整套资产阶级政治和经济学谣言最假大空的谣言。它刻意于抹煞“为自己”和“为大家”的两个明显不同物事,混淆两种根本性质不同的动机和效果,是纯粹制造包藏祸心的谣言。正是这种动机,连只是个美称的“乌托邦”,都让它不能算了;是谣言、谎言,连“乌托邦”都不配。

自己是个谣言,连有一点诚恳、美丽感的“乌托邦”也配不上,却一直持续、不歇手地把人类经验现实可行的社会主义污蔑为“乌托邦”。资产阶级经常浅薄地以“社会主义怎么实行不起来”的一句问话,当作“社会主义是一个乌托邦”的根据。欺骗性在于,它从来不敢或毫无能力直面,阻挡实现社会主义的残暴势力是多么疯狂,多么无所不用其极,多么不可一世;因为它比谁都清楚,社会主义的实现正是意味它失掉整个世界,得到的是禁锢它纵欲之心的锁链。把资本主义吹得天花乱坠,吹成是人人的“美梦”,说它是一种邪教宣传应当一点不过分。它是要告诉你:不可走别的路,一切人都只有资本主义这一条路——“人人为自己,人人得解放”——而实际是“人人为自己,个个带枷锁”。它擅长以这种乌托邦谣言手法,勾引一些不用心的人上当。用心之后人们会发现,正在它“谣动”社会之时,资产阶级已然炮制了一个在它阶级霸权之下血淋淋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现实——用斯密《国富论》的话说——一个“为有产者反对毫无资产者”的“公民国家”现实。可悲的是,直至今天除少数地区,整个人类都生活在这个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谣言及其假相中;而人民,只许接受它,不许质疑它。

而社会主义不仅不是乌托邦,而且是可以使人类自然状态地平平安安延续生存下去的最现实不过道路。“社会主义”的根本意义是哲学,是远远超出经济学范畴更博大、更崇高的理念,仅将它限定为是个经济学术语,并用资产阶级经济学话语对它作涂鸦,用“乌托邦”否定它,用“不利资源合理配置”、“阻碍经济发展”、“限制自由”、“不民主”、“没有人权”等等标签否定它,是颠倒了黑白,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2、社会主义是生,资本主义是死!

世界怎么啦?世界病了,病的不轻!对于环境破坏,早已有令人惊恐的训诫,不容人们再愚蠢纵欲的狂欢。当今世界人类正面临灾难性的危机:异常天气、洪水、传染病、灾难、国际恐怖、战争、贫富极端分化,等等。一个时间表显示,如果人类再不警醒,继续以资本主义的个人自由主义“谣言三观”谋算、形势、造舆论,无视人类正面临生存危机困境的警示,那么地球温度四十年内将会升高3度。那时候地球的一半生命形态将会消失。生命形态是生态学,海洋酸化,珊瑚沉积岩化,这对海洋的生命形态将产生灾难性后果。如果人类继续胡闹、折腾,灾祸就会逼近。下个世纪,地球温度将会升高5度,生命形态将全部消失,地球就没有生命了。是明摆着的,人类应该警醒!问一问:哪一种危及人类生存的祸端,不是人类自己的作为所致?但这让全人类背锅的,实是全人类甚至连百分之一人口都远远不到的极少数,把我们诓骗到这条通向死亡的资本主义道路。现在生死抉择的一举,在前面正等待整个人类;人类必须选路,人民必须选路,中国必须选路,世界必须选路,必须选择社会主义!

世界得了什么病?在世界的所有病状背后,根本是资本主义的瘟疫病。正像苏格拉底描述发烧的“理想国”;一切的病,都是世界资本主义高烧之下的病。它是到处蔓延的“每个人‘只想得到自己的利益’,但是又好象‘被一只无形的手牵着去实现一种他根本无意要实现的目的’,……他们促进社会的利益,其效果往往比他们真正想要实现的还要好”——这样说辞的资产阶级谣言瘟疫,侵蚀着人类灵魂,致使人类心慌意乱。这是世界病入膏肓的最危险疫情,早已像新冠病毒一样笼罩了全球。

恐怕让人最不可忽视的,是梵蒂冈教皇的、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关于“资本主义的本质是谋杀”的发声。罗马教皇方济各痛斥,当世界经济的中心是“金钱之神”,“当金钱取代人成为中心的时候,就是反全人类的恐怖主义”。教皇在梵蒂冈出版首部宗座劝谕书《福音的喜乐》中,措辞犀利地批判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种种弊端,颠覆了使“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深信不疑的市场和经济学理念,指出:“资本主义的本质是谋杀”;现代资本主义是“一个新的专制”;“资本主义专制”将导致更广泛社会动荡;由这个体制造成的不平等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崩溃和死亡。

教皇指责西方金融体制鼓励毫无节制的消费主义,指出这个体制需要“全面整顿”。方济各语出惊人的判断,完全呼应了亚当•斯密《国富论》泄露的“为有产者反对毫无资产者”的“公民国家”天机。用他的话说,资本主义经济是劫掠穷人经济,本质无异于“谋杀”。教皇指出:

【“十诫中,‘不可杀人’这条戒律设立了明确的限制——要保卫人们宝贵的生命。今天我们也可以将它套用在经济问题上。一种具备排斥性和不平等性的经济体制,就是在杀人。”教皇问到:“为什么无家可归的老人冻死街头无人关注,而股市大盘才跌了两点就成了新闻?这就是穷人被排斥在外的例子。”】

尤其是正当此时,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球的趋势正蔓延开来,有一句话现在再听起来应当不太再被认为耸人听闻——人类世界的生死命运搞得不好即在咫尺之间。我们不是讨论什么是真相吗?这是根本的真相!什么是谣言?有人还似乎深怕我们太无知,告诉我们科学可以救世界;有人仍然罔顾眼前事实地絮叨“资本主义是希望”——这即是谣言,是最大的谣言!悲剧不是别的,是在世界弥漫的谣言背后,隐藏了令所有正在做不实际美梦人们的不寒而栗惊恐的一幕——人类生存危机的这一幕,教皇揭开的资本主义杀人的这一幕。真相明摆着:“自由市场不会为穷人服务”,资本主义本身即是哲学谣言;“金钱崇拜、经济垄断缺乏任何人性的目标”,不是“人”的哲学,而是金钱迷信,是物质纵欲邪说,是向着死亡的“哲学歧途”!只有社会主义是真正哲学,是人的哲学,是生的哲学,是“活”的哲学!

世界得的这个病,科学救不了,资产阶级救不了!让它们来治疗,只能是图财害命,越治越坏,必死无疑。今天势必倒逼的是人类要自救,自救的唯一道路是社会主义,是大中医药学,是大生命哲学,是用社会主义治资本主义,用大中医治疗一切肆虐的瘟疫,是人民——用动员起来的亿万大众去治那一小撮百分之一人口不到的害人虫。这样做人类才有前方,才有盘活的危机、继续生存的希望。我们在生死之间,生是社会主义,死是资本主义,看不明白,前面就是死,看明白了,前面就是活。

3、人到这个世界来干什么?为什么要教育革命?

其实最有力量的戳穿资产阶级谣言的方法,最简单,是问一句:一个人活着,到这个世界干什么来了?是活来了,还是死来了?为什么这么简单一个问题这么灵,因为这个简单问题才是哲学的根本问题,人生的既最简单又最根本的问题,最不应该不弄明白的问题。人要是真的活来了,就必然是搞好关系来了,人与人互相帮衬来了,父母儿女、家庭社会、国家世界、人与自然,关系都要搞好,都要得当。因为只有好的关系、恰当关系才会有活,才有利生和承载生命的功能。人的本身能被孕育和出生,能来到这个世界,活在这个世界,时时刻刻没有关系根本不行。所以只有好的关系、恰当关系,我们才能活下来,才能活得好,才心情愉快,才能谈幸福。如果我们被说成不是这样的,被说成“活着就是来竞争,来成功,来打斗”,就是谣言,就是胡说八道,就是叫你死来了。

所以,个人主义、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资本主义,就是让我们死,让我们人与人彼此之间拼命、拼杀。想一想,资本主义、个人主义意识形态,造成人与人相害的泛滥,致使人类进入近现代世界后,生出多少乱事、坏事。它改变我们健康活下去要搞好人与人关系的许许多多精辟的处世观念,美其名曰改变传统观念,让我们是非不清,变得不明白怎样才是人的活法。资本主义已经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疾病,带来多么严重的环境危机,带来多少战争,生产出多少大规模杀伤武器,带来多少人口死亡!很简单,资本主义就是让我们死!

资本主义是什么意思?一般都被人忘了!资本主义就是金钱第一,而不是人是第一,不是生命第一,是死第一!是教皇方济各那句话:

【“当金钱取代人成为中心的时候,就是反全人类的恐怖主义。”】

而社会主义为什么是唯一一条活路?社会主义是哲学!“社会”即是“关系”,“主义”即是以关系为重,多么简单的道理!社会主义哲学就是搞好人与人恰当关系的哲学,就是利生、贵生、惠生的哲学!社会主义是人民的大协作,是全国一盘棋,全人类一盘棋;是个人、家、国、天下自然合理、互相对待如亲人的关系。所以无论在逻辑还是在自然生活意义上,社会主义都是人类的活路,活得好的路。资本主义是人类死亡路,是人类自杀路。社会主义是今天人类的自救之路。

在此须加上一点——这点对有人似乎让他难以接受了一点——资产阶级没有学术!资产阶级搞的“学术”都是虚构,都是编造话语,然后把它吹成“普世价值”、超越于世,挂在空中,令人生畏。正是这样方法论,决定着资产阶级学术是“垃圾”,必然是害人的本质。一个根本道理是,原因在于:一切目的出于“个人至上”,出于“个人主义是天经地义”,而只要服务这个狭隘的目的,自然而然必是不择手段,假设、虚构、编造、谣言则可无阻通行。而不择手段必导致不计事实根据,不计是否真有逻辑,既是如此不计,还是学术吗?一定不是!真正的学术是无私的产物,无产阶级是无私的,社会主义是姓“公”的,只有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这里,才会有真正学术。这是为什么必须对资产阶级教育实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原因。

4、资产阶级行为荒唐、邪恶,对它怎样估计都不过分!

认清资产阶级者哲学谣言和伪造事实真相的第四个“禁不住感慨”,是决定性的、让人吃定心丸的、使人彻底放松、完全丢掉幻想的。这是很平常一种感觉,即是说,当你对一件一直总是理解不透的事情,突然它的来龙去脉、方方面面你都了解一个底儿掉,你一下子感觉对待它自己胸有成竹了。正是这种感觉,你突然发现资产阶级行为完全同它穿着的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虚伪外表是相反的另一回事时,你一下子觉得主动了,意志坚定、岿然不动了。这是大喜事;资产阶级行为的荒唐、龌蹉、邪恶,让人怎么对它估计,都不过分!那么肯定的是,人民就主动了,社会主义就主动了,中国就主动了,世界就主动了!

想一想“人人追求私利,所有人得到最好结果”,“每个人‘只想得到自己的利益’,但是又好象‘被一只无形的手’牵着去实现一种他根本无意要实现的目的,……他们促进社会的利益,其效果往往比他们真正想要实现的还要好”,听着多么美妙、神妙!居然“为私”能够冠以“为公”的美称,即给婊子也立牌坊,何乐而不为?似乎它让人干的真是美差!而一旦它真在“为私”了,不仅与“为公”风马牛没一分钱关系,而且“荒唐、龌蹉、丑恶”真相的原形毕露,实是令人不堪入目。

非常凑巧,不久前刚刚有一篇报评,说2020年2月27日美国卫生部门官员阿扎尔表示拒绝承诺“所有美国人负担得起新冠病毒疫苗”,理由是疫苗价格不是政府能控制的。此文作者禁不住感慨了:“今天才知道,原来,自由的美国人民仅仅拥有的是买不起疫苗的权利。”作者说,富人控制着疫苗价格,想怎么贵就怎么贵,原来这才是“自由”!私有药业炒高疫苗价格,无需意外,无需惊讶,这种事美国社会再正常不过。而且,病毒检测也难以承受的昂贵,检测一次费用为3000美元。作者感叹说,怪不得世卫组织专家也说:“如果我被感染,我希望能在中国接受治疗。”这简直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活教材。[1]

《光明日报》一则报道说,为疫情蔓延做准备……“更具美国特色的是,每当自然灾害或者社会抗议事件发生时,美国民众总会抢先囤积枪支弹药,此次也不例外。分析人士认为,民众囤枪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在潜在的暴力骚乱中被伤害。在美国民众看来,手中的枪远比美国政府更能让他们免受犯罪的侵扰”;报道还说,美国不可能做到中国这样集中收治病人和全国联动,“大社会、小政府、个人至上”的思想使得美国民众不敢奢望政府负太大的责任。相较于相信政府,美国民众更愿意相信自己。[2]哪里是“人人追求私利,所有人得到最好结果”?哪里是“每个人‘只想得到自己的利益’,又象‘被一只无形的手’牵着去实现一种他根本无意要实现的目的,……他们促进社会的利益,其效果往往比他们真正想要实现的还要好”?

正像法国学者鲍德里亚说的,美国人是根本上把一切理念都拿来实用,管它什么“大众平均主义”、“个人主义”、“自由”还是“奇幻”,只要能服务于攫取私有权力和财富;它可以反对一切理性,反对一切不物质化的概念。好和坏、正确和错误的概念,一切皆可实用。看,又来了一条新闻,说美国副总统彭斯带领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特别工作组一起向上帝虔诚祷告,还有照片;时间地点是2020年2月27日周四在彭斯副总统办公室。消息说,彭斯花时间在组建团队问题上不停祈祷,与一些不同的意见与声音,共同寻求上帝的心意,祈求上帝的恩典、怜悯、智慧、方向和帮助。不是除了物质化实用不讲别的价值吗?不是冷漠、语言失去含义、文化走向死亡吗?怎么让人看又是如此虔诚至深、令人不禁感动的信仰呢?是“上帝”真能拿来这么实用?还是荒唐?还不明白?

对了,还真是能让人面对这样的行为变得不再犹豫,不再幻想,因为一切违反人类道德理念行为皆可作为是合理的“real politics”(实在或曰强权政治)手段。这早在马基雅维利把科学的含义就挑明了:目的是手段的最好合理辩护——不择手段。对了,不是还有“法不禁止即可为”嘛!资产阶级出台的法,被硬是说成上帝法或自然法,对为攫取私有权力和财富而撒谎或任何其他骇人听闻恶行的,是不禁止的。而另一方面,上帝的法,或曰传统道德,对拥有霸权的资产阶级来说,在国内、在国际都是例外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一切都是双重的标准。

善良的人们,还有什么反人类道德行为,不被资产阶级霸权认为,只有它去做才是正常、才是合法呢?经验告诉我们,历史教训告诉我们,加上一大批有识之休谟、卢梭、法兰克福学派、方济各等对我们提示,对这样一个阶级的行为,把它料想得如何超出想象的非道德,都不会过分的!心中有了这个数,还有什么幻想吗?还有什么可心中动摇的?没有别的,只有一个,就是针对这个阶级的作为,坚定地以“人民至上”为根本,主动、勇敢地保卫人类、保卫天地自然、保卫人间社会、保卫社会主义、保卫中国、保卫全球——保卫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生命体系,保卫百分之一不到这些人之外的、占人口绝大多数人口的生存和安居乐业、互相扶持的正常生活。

用了心,胸中就有感慨,不会忘记谣言遮掩的丑恶真相,才具有一副看穿谣言假相的火眼金睛。相信资产阶级散布的哲学和经济学谣言徒有的外表,则看不透它伪造的真相,则会被当枪使,会有意无意跟随编造和传播这样的谣言。对于有些这样人,谁愿意信,只能让他信去。我们尊重他给自己的选择,但是必须要指出的是:中国人不能信!在中国这快土地,不能拿这种谣言鸡毛当令箭,不能宣扬个人主义意识形态,不能鼓吹资产阶级三观,不能搞资产阶级打着“自由民主”幌子的“无限积累私有财产”和“为资产者反对无产者”资本主义政治的一套。中国决不可被居心叵测、制造政治意识形态混乱的极少数人,得逞地骗说中国走到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反对自己优秀哲学文化传统,让人民大众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邪路上去。

未完待续……

[1]参见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20-03-02/225379.html,“属于富人的新冠疫苗,你能打起吗?美国政客给出了答案。”

[2]参见http://www.wenming.cn/djw/djw2016sy/djw2016gjgc/202003/t20200303_5452743.shtml, “美议员问:面对疫情,美国准备好了吗”

【田辰山,政治学硕士、哲学硕士、政治学博士。原北京外国语大学文教专家、东西方关系中心主任。】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资本主义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3/55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