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人世界党:冠状病毒突显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对策之间的差距

特朗普政府反应迟缓、拙劣且不透明,这与中国速度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国的快速反应减缓了疾病在中国境内的传播。美国其实拥有一个规模更大、完全隶属于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却没有像中国在社会主义道路上所做的那样。美国也拥有富国当中最好的医疗保健体系,但与公众健康相比,美国政府官员似乎更关心股市和季度利润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美国工人世界党:冠状病毒突显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对策之间的差距

中国成千上万的康复患者出院回家,新冠肺炎病例数量急剧下降

(原编者按)据世卫组织发布的最新一期每日疫情报告,3月11日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达到37371例,较前一日增加4596例;中国以外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达到1130例,较前一日增加258例。疫情的传播程度和严重性令人深感担忧,世卫组织从特征上将其称为“大流行”(“大流行”/pandemic,原是世卫组织对流感的定级之一。世卫组织将流感分为6级,其中最高的就是“大流行”,其定义是某种流感病毒在疫情发源地以外的至少一个国家发生了社区层面的爆发,表明病毒正在跨国蔓延)。在此次疫情发展成世界范围的流行病之际,有一种恶意诋毁、落井下石的声音称“中国欠世界一个道歉”,某些西方媒体也对中国无端指责、刻意抹黑,荒谬言论令人不齿。然而那里仍有正义之声!美国工人世界党自病毒爆发伊始就密切关注疫情形势,清楚地看到了中国抗疫做出的巨大牺牲和努力,在其官网亚太专栏实时更新病毒肆虐的系列连锁反应及影响,并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制对比发表了一系列深刻的见解。本文是该党官网继《社会主义基础如何帮助中国抗击冠状病毒》后于美国当地时间3月10日刊发的又一“公道”文章!

新冠肺炎病例数在全球范围呈“井喷式”增长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努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对全球疫情的日益担忧和恐慌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当前,全世界已经有超过10万人被确诊感染了冠状病毒,其实还有更多的潜在病例尚未被发现。意大利已经宣布在全国范围内禁止旅行,其他国家也在考虑采取更加严厉的防控措施。

几个月以来,西方媒体一直关注着中国对病毒肆虐的反应,经常谴责中国是威权国家(质疑武汉封城的举动,对全体中国人民居家隔离也有偏见),并淡化其各项防控措施的有效性。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中国实施了史无前例的隔离措施,快速建成新医院,大幅提高检测能力和医疗用品的生产,提供免费检疫和治疗,大规模动员医务工作者、人民解放军和共产党员......所有这些措施都成功地减缓了病毒的传播,也减少了感染病例。

中国能够根据人民的需求采取措施,而不是寻求经济利润最大化,这使它在抗击流行病方面具有天然的制度优势。

赞扬中国速度、中国力量中国实践的伟大创举

当地时间3月4日,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了记者与世卫组织访华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的访谈内容,艾尔沃德介绍了自己在中国之行中了解的情况。“中国的抗疫方式是可以复制的,但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布鲁斯·艾尔沃德说:“迅速升级的疫情已经趋于稳定了,而且在以超出预期的速度下降。中国严格的防控措施,使得大约数十万中国人免于感染。”艾尔沃德说,他考察过中国的医院,对中国投入之巨大印象深刻。他补充道:“中国真的很善于从病魔手中抢救生命。它所建设的医院看起来比我在瑞士看到的要好很多。当我问及他们有多少台呼吸机时,回答是50、60台;问及有多少“移动心肺仪器(ECMO)”时,回答是5台。”(ECMO中文名为体外膜肺氧合,俗称“叶克膜”“人工肺”,是一种医疗急救设备。除了能暂时替代患者的心肺功能,减轻患者心肺负担之外,如呼吸衰竭、心脏骤停等情况,也能为医疗人员争取更多的救治时间。它可以辅助呼吸与血液循环,被视作ICU的“终极武器”) “5台?一家医院?欧洲都没有这么多。”

艾尔沃德指出,“(中国)政府明确表示:新冠病毒的检测和治疗都是免费的。”目前,西方国家的检测和治疗存在巨大障碍。你可以去接受检测,结果可能是阴性,你还是得承担费用。中国意识到这阻碍了人们寻求医疗帮助,因此国家替那些无法享受医保的人承担治疗费用,试图以此缓解这种障碍。

在采访最后,《纽约时报》记者提问:“这一切在美国都是不可能的吗?”、“中国能这么做,难道不是因为它是专制国家吗?”

对这类说法,艾尔沃德做出了回应:“(某些西方)记者们会说,人民是出于对政府的恐惧才配合防控措施的,中国政府就好像是个会喷火、吞食婴儿似的恶魔。但我也和许多体制外的人交流过——在旅馆里、在火车上、甚至在街头。”

“他们像应对战争一样被动员起来,驱使着他们的,是对病毒的恐惧。他们相信自己是站在了第一线,相信自己的行动,是在保卫中国其他地区乃至整个世界。”

世界卫生组织传染病风险管理主任西尔维·布莱恩德(Sylvie Briand)告诉记者:“限制行动的措施已经使疫情在中国境内延迟了两三天,在中国境外延迟了几周。”(cgtn.com,2月19日)

美国的应对不力最终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对日益增多的COVID-19病例的反应,与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2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被特朗普任命,负责指导联邦政府实施应对措施。彭斯没有接受过医疗培训,曾在印第安纳州最严重的一次艾滋病疫情爆发期间担任州长。

在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提出了几项误导性的、完全错误的说法,与政府自己的科学家们所说的相矛盾。他声称,病例数量正在“大幅下降,而不是上升”,美国正在“迅速研制疫苗”,“基本上会以相当快的速度为抗击此病毒注射疫苗”。

然而,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表示,疫苗还需要12至18个月才能研制出来。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拒绝说,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这种潜在的疫苗。这反映了美国高成本医疗体系的其他方面。

在3月3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吉姆·阿科斯塔(Jim Acosta)在推特上写道:“白宫只允许发布这次冠状病毒简报的静态照片,不允许播放音频或视频。一周前,政府试图封锁有关疫情的信息,指示科学家们与彭斯协调所有声明和公开露面。”

联邦机构对这种规模的流行病完全没有准备。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有近700个职位空缺,原因是特朗普为削减成本而停止招聘。多年来,公共卫生机构一直遭受着经费削减的困扰。2018年,特朗普削减了CDC预防全球疾病爆发项目80%的预算,解散了政府领导的全球健康安全团队,该团队是为了应对美国大规模流行病而建立的。

在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彭斯承诺美国将有能力在一周内进行150多万次试验。实际数字要低得多。截至3月8日,华盛顿州报告的病例最多,每天可以进行1000多次检查。俄勒冈州每天只能检测40次,而阿肯色州每天只能检测4到5次。本周早些时候,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宣布将停止报告已经进行了多次检测。

关于检测的声明忽略了对这一内容的报告:为了确认阳性结果,一个人必须接受两次检测。那样原本每天可进行1000次检疫的州,现在只能检测500人。美国真正的检疫能力尚不清楚,这让公众对这种病毒的传播范围一无所知。

资本主义医疗保健的失败令人痛楚

特朗普政府反应迟缓、拙劣且不透明,这与中国速度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国的快速反应减缓了疾病在中国境内的传播。

美国其实拥有一个规模更大、完全隶属于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却没有像中国在社会主义道路上所做的那样。美国也拥有富国当中最好的医疗保健体系,但与公众健康相比,美国政府官员似乎更关心股市和季度利润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中国的隔离和其他检疫措施对其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但中国抗击冠状病毒的措施保护了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数百万人的健康。

资本主义的美国似乎永远不能,也不愿把国内人民的健康放在首位。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WorldCommunistParties”,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美国工人世界党:冠状病毒突显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对策之间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