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冠状病毒流行的反应揭示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差异

大规模的社会隔离和对确诊患者的集中隔离相结合,有效地遏制了该流行病在重灾区的蔓延。中国采取的措施为世界其它国家争取了宝贵的几周时间,以应对这种无法规避的高传染性病毒的传播。可悲的是,相当多的国家忽视了这一警告,反而花了这段时间批评中国,认为中国的反应是“威权主义”的。评论家们为该国经济崩溃的前景而垂涎三尺,却不是问我们能从遏制病毒的经验中学到什么。但这是意料之中的。在资本主义的想象中,残酷的竞争优先于合作和团结。

对冠状病毒流行的反应揭示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差异

图为:2020年2月21日,志愿者们在武汉塔子湖体育馆临时医院为病人分发食物

【原编者按】该篇文章是由Ian Goodrum撰写,并于2020年3月13日发布在美国共产党的人民世界网站上。此文将美国和中国在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时采取的不同措施进行对比,讽刺了美国在应对“大流行病”时的无能以及其体制的缺陷,回击了某些外国媒体对中国的质疑,揭示了中国在疫情面前的责任和担当,阐明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差异。具体内容如下:

世界有一个头号公敌,它就是新型冠状病毒。新型冠状病毒能够在其感染的人群中引起严重肺炎。它首先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随后以惊人的速度蔓延。经过积极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已经进入了衰退期。到目前为止,世界上数十个国家中已有超过10万人感染,数千人死亡。因此,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冠状病毒疫情已构成全球大流行。

随着感染人数的不断上升,引发了人们对全球治理体系的诸多思考。例如,人们可以研究两个国家的反应,更深入地挖掘和揭示与两者有关的信息,了解他们的基本价值观,而不仅仅停留在危机管理哲学这一方面。

不过,让我们实话实说,当涉及到表面层次的分析时,有很多东西可以窥见。举个例子,在美国,只有几千人在实验室接受了病毒检测,还有几千人尽管表现出明显的症状,但仍然要排长队或被遣送回家。(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中国每周可以对160万人进行检测。)

即使掌握了这一点信息,我们也应该清楚,美国很显然没有能力应对如此规模的危机。与此同时,这场流行病也暴露出困扰美国数十年来的不足之处和不平等现象,即其体制存在的固有缺陷:私人利益置于公共健康之上。这无疑加剧了一种潜在致命病毒以无数种方式传播的可能。

医疗保险公司已经表示他们将支付检测费用,但不会支付治疗费用(编者注:3月13日,美国政府才宣布,美国检测和治理新冠肺炎的费用,全部由保险公司和政府承担)。如果真有这样的解决方案,那也只能说是一种平庸的解决方式。如果一个病人知道自己无力承担治疗费用,那么为什么还要接受检查呢?这还不包括美国数百万没有任何保险的人。给他们的建议似乎仅限于“祝你好运”。为此,必须迫使保险公司和医疗保健提供者放弃追求利润的做法,为所有需要的人提供免费治疗。医疗全覆盖是驱使人们去医院的唯一途径,这也是根除这种疾病所必须的解决办法。

尽管医疗状况很糟糕,但问题还不止于此。由于没有实行带薪病假政策,国会也在为这项法案争论不休,数百万工人将别无选择。即使他们出现症状,也只能去工作。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是,那些经常没有福利待遇的职业,往往是与人接触最多的职业。服务行业的员工如果呆在家中将没有任何经济保障,但仍需支付生活账单,这类群体将成为行走的疾病载体。

工作场所并不是引发这种流行病的唯一导火线。学校和大学,几乎没有一句警告,正在关闭他们的大门。美国的贫困学生依靠小学和中学获得免费午餐,其中许多人被归类为无家可归者,仅在纽约市就有10多万人。如果没有一个计划来填补这个缺口,无数的儿童将会挨饿。

住宿的大学生不允许住在宿舍里,必须回家。哈佛大学,这个有着380亿美元捐赠的受人尊敬的著名学府,已经清空了它的宿舍,并强迫那些需要经济援助的大学生求助于校友和学生网络来支付搬迁费用。我想那几十亿美元中的一部分用来给学生们提供栖身之所是不可能的。

这只是我们实时看到的这种流行病连锁效应的一个样本。有些监狱和囚犯极易受到疫情的影响,甚至因为一些基本设施负担过重而不向囚犯提供肥皂或洗手液。如果生病或不能上班的人无力支付水电费,大范围的停电将导致更大的痛苦和死亡。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但事情并不一定要这样。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说明如何正确处理这种大规模流行病。一旦形势变得明朗,中国便迅速果断地作出了反应。免费进行检测和治疗,在疫区以创纪录的速度建成了新的临时医院。电力、无线和供暖服务行业承诺不会因顾客不付费而切断电源。国有企业将生产转向生活必需品和医疗用品。那些可以在家工作的工人,以及服务业的雇员都被部署到了类似快递业这样的平行行业,以保持就业和工资的增长。日常生活必需品从来都不难得到,是的,甚至连卫生纸也不例外。

大规模的社会隔离和对确诊患者的集中隔离相结合,有效地遏制了该流行病在重灾区的蔓延。中国采取的措施为世界其它国家争取了宝贵的几周时间,以应对这种无法规避的高传染性病毒的传播。可悲的是,相当多的国家忽视了这一警告,反而花了这段时间批评中国,认为中国的反应是“威权主义”的。评论家们为该国经济崩溃的前景而垂涎三尺,却不是问我们能从遏制病毒的经验中学到什么。但这是意料之中的。在资本主义的想象中,残酷的竞争优先于合作和团结。

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美国对疫情处理不力的事实是:那些应该对疫情负责的人不会成为受害者。他们有钱有势。他们享受一流的医疗保健,并且可以在不考虑他们物质需求的情况下随时隔离自己。在这场危机中,穷人和工薪阶层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将承受失去工资和就业机会、医疗费用高得离谱、家人和朋友无法生存的痛苦。

这场全球大流行病的爆发揭示了世界经济体系的真实本质。一些人已经表明,他们把健康和人的生命看得比其他一切都重要。而另一些人似乎觉得死亡太有利可图,无法做出任何有意义的改变。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们将看到这种残酷的后果。如果在危机时期没有所需的机构可以依靠,美国人民将不得不团结起来,自己解决这些问题。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WorldCommunistParties”,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对冠状病毒流行的反应揭示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