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永居条例”幕后推动者的政治路线图

而以CCG大规模吸纳前高级别官员加盟,以及拥有近200名各级专家智库研究员,其每年的资金投入数以亿元计,那么2008年以来的十多年间王辉耀不计成本地影响政策制定,推进政策路线图(成立移民局>“永居条例”立法降低门槛>引入东盟劳动力>接收难民>修改《国籍法》允许双重国籍)的巨大资金投入,究竟从何而来呢?所谓的捐赠中,是否有犹太财团的定向提供呢?王辉耀妻子、CCG秘书长苗绿拥有主营人才中介服务的公司,CCG是否应彻底回避永久居留、移民等政策咨询呢?CCG是否已经成为加入外籍留学群体乃至犹太财团谋求利益而影响中国政策制定的游说工具?这都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本文为作者陈清向察网的投稿】

陈清:“永居条例”幕后推动者的政治路线图

司法部于2020年2月27日凌晨发布的《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永居条例”)近日在网上引发颇不寻常的一致抨击。从普通网民到法学专家,再到《检察日报》等核心官媒,普遍持担忧和反对态度。对于“永居条例”的具体意见,各方面评论文章已经论述得较为充分,我就不再赘述,本篇文章重点审视一下“永居条例”立法原则出现颠覆性错误的幕后隐情。

诸多公开报道组成的信息链显示,“永居条例”的重要推动者——前加拿大籍外交官王辉耀在2008年创办的CCG中国与全球化中心智库已经背离智库的客观中立原则,有成为利益团体游说工具的趋势,而其积极推销的政策路线图(成立移民局>“永居条例”立法降低门槛>引入东盟劳动力>接收难民>修改《国籍法》允许双重国籍)将严重威胁中国的长治久安。

CCG公开在中国科学院院刊刊文炫耀其实行美式的“旋转门”制度(http://www.bulletin.cas.cn/publish_article/2016/8/20160806.htm 《社会智库如何利用运营机制创新促进发挥政策影响力》),称:

【“CCG吸纳了20多名前政府高级别官员加入任职,并通过大量上报内参和参与政府课题、政府会议影响政策,CCG领导和外部专家担任政协委员、人大专家顾问、民主党派成员增加智库影响力。其中,CCG主任王辉耀在2015年初被聘为国务院参事。这是国内首个来自社会智库的专家担任这一职务。由此,CCG参与到国务院参事室的建议渠道中。”】

这些全方位的资源整合,让CCG得以在政府政策起草过程和两会提案两大途径有力地推销CCG制定的政策路线图。

在上述同篇论文中,王辉耀提到其成果:

【CCG关于建立移民局和世界人才组织的建议也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采纳。其中,《关于加强外国人永久居留服务管理的意见》,特别提到“进一步完善国家移民管理机构设置和职责配置”。】

王辉耀2017年接受侨报的一篇专访报道中,他更完整地陈述了他关于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甚至是修改国籍法接受双重国籍的各种“要求”[http://ny.uschinapress.com/m/spotlight/2017/03-05/115082.html 《王辉耀:如何为中国绿卡松绑》]:

【1.但是与其他国家相比,比如美国和加拿大,中国还差的很多,而且绿卡申请的条件也应该进一步放宽。2.扩大在华永久居留申请者聘雇单位类型范围,降低保持在华永久居留资格的最低时限要求。3.提前绿卡发放时间。4.建立中国移民局,应将“公安部”改为“外国人永久居留主管部门(移民局)”。5.允许有意向来华发展的外籍高层次人才直接在海外申请在华永久居留, 免去先到中国住满一定期限的要求。6.加强医疗、保险和子女教育等一系列保障。7.应建立华侨身份证制度。8.研究外籍华人申请双重国籍制度。9.对于海外华人而言,要建立华裔卡制度。10.制定更灵活的留学生在华实习和工作签证制度。应该进一步加大留学生工作签证的发放力度。】

此外,王辉耀还曾多次在媒体公开提议中国应该接收难民和东盟劳动力移民。2015年,王辉耀说:

【虽然一些人狭隘地对于难民有着歧视眼光,但中国自古有着“有朋自天下来”、仁爱、性善、兼爱的传统文化。中国大规模接收难民的历史早已有之。面对叙利亚难民危机,中国也可伸出援助之手,对难民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甚至宣布接收少量国际难民来中国,体现一个有担当、负责任和主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型大国形象。】(https://m.hexun.com/news/2015-09-15/179103971.html )

2016年,王辉耀说:

【“中国不是移民国家”说法是一个极大的误解。在接收难民方面,国际移民组织的很多成熟经验可以供中国学习借鉴,帮助中国更有条理、更规范地接收难民。“中国也到了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时候了,中国希望承担更多国际责任,这里面必然要包括接收难民。】(https://xw.qq.com/news/20160706003401/NEW2016070600340100 )

2016年11月,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与国际合作年会暨新‘巴山轮’会议·2016”上,王辉耀演讲称,中国已经进入老龄社会,但是东盟具有丰富的劳动力人口。可以通过人力资源的互动,放宽我们的签证。人力合作也是我们一带一路和东盟合作最大的增长点。(http://www.ce.cn/xwzx/gnsz/gdxw/201611/26/t20161126_18172529.shtml )

王辉耀2012年3月曾对香港《明报》坦白他推进外国人永久居留放低门槛是铺垫修改《国籍法》打开双重国籍口子的权宜之计。明报报道:

【王辉耀曾就中国是否可以实行「双重国籍」政策这一议题提出过建议。他在去年的两会上提交的建言书中建议修改国籍法,采用港澳台地区针对双重国籍的默认政策。 他指出,在现阶段,中国在政府的层面仍未就「双重国籍」形成共识,较为实际的做法是要求中国政府放低中国「绿卡」的门槛,同时,出台类似「海外公民证」或「海外华裔卡」的政策,以此承担双重国籍的部分职能。】

由此可见,王辉耀谋求修改《国籍法》让中国接受双重国籍,首先是考虑已经加入外籍的留学生阶层的现实利益。当年部分留学生面对诱惑选择加入外籍放弃中国国籍,如今中国在国内人民群众的团结一心建设下富强起来,又拥有世界上最为良好的治安环境。因此,他们又想回国享受中国发展的红利,基于自身利益提出双重国籍的诉求。但是,如果中国接受双重国籍,那么反而会引发先富阶层移民海外的风潮。移民之后持双重国籍,可以继续住在国内享受中国发展红利,同时又能便利地向海外转移资产。

CCG与众多国际组织机构开展了合作与交流,形成了庞大的关系网络,而这种关系网络也一定程度上影响CCG的政治立场。包括世界银行(以贷款援助驱动各国实行西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改革)、国际劳工组织(与推进东盟等国劳工入华有关)、国际移民组织(王辉耀率先成为其高级顾问,其本人称历时十年推动中国2016年申请加入该组织)、国际猎头协会(王辉耀妻子、CCG秘书长苗绿在2016年成立一家人才中介公司“北京中关村寰球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主营人才中介服务,与其影响移民政策形成明显利益冲突)、布鲁金斯学会(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主要资助的美国最有影响力智库,号称“民主党流亡政府”,宗旨是捍卫美国民主,推动全球开放。曾参与制定马歇尔计划)、美国企业研究所(美国摩根财团资助的美国保守派的重要政策研究机构,被称为“共和党流亡政府”,有美国国防组织改革、美国外交政策重新界定等研究项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洛克菲勒基金会、福特基金会资助的美国保守派智库,以持强硬保守路线著称,曾致力于对苏核战略、对华战略、冷战战略、能源战略研究)、美国移民政策研究所(研究美国移民趋势与政策对应。)、威尔逊中心(下属三个研究项目:冷战国际史项目,基辛格研究所和中国环境论坛。)、基辛格研究所(重点研究中美关系发展)、传统基金会(美国保守派组织,亲台湾的华盛顿院外活动集团,强调美国应加强国防,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即由它提出,同时强调美国应强化与台湾关系并加大军售。)、美国亚洲协会(洛克菲勒创办的非政府组织,增进美国与亚洲关系)、百人会(美国华裔精英组织,贝聿明和马友友发起,会员包括骆家辉、李开复、朱棣文等)等。由CCG的上述关系网络可以看出,与洛克菲勒基金会、摩根基金会和福特基金会等犹太财团机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美国有一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谚语,“共和党是洛克菲勒家族的,民主党是摩根家族的,而洛克菲勒财团和摩根财团则曾经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在这局谚语中出现的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以及罗斯柴尔德家族,都是犹太财团家族。CCG因而在其智库业务上也不可避免地为犹太财团站台。

2016年9月22日,“第十六届Go for Israel—2016中以科技投资高峰论坛”在武汉举行,湖北省政府副省长曹广晶、以色列科技部首席科学家亚历山大·布莱共同为湖北“以色列谷”揭牌,至此第一个湖北“以色列谷”落地鄂州梧桐湖新城。据介绍,湖北“以色列谷”是在该省政府金融办和科技厅的大力支持下,由盛世投资、雅法资本和Cukierman库克曼投资集团联合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发起成立的投资和项目引进平台,旨在通过基金投资的方式,把以色列优秀的高科技产品和技术引入湖北。而此前以色列谷正是王辉耀大力宣扬的投资合作项目。2015年1月1日,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由顾克文(Edouard Cukierman) 、 丹尼尔·罗雅区(Daniel Rouach) 和王辉耀(Huiyao Wang)合著的《以色列谷》。作者中,顾克文是以色列Catalyst基金的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Cukierman库克曼投资集团的董事长,曾担任Astra技术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Astra是以色列风险投资基金的佼佼者之一。顾克文获得了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与以色列理工学院的学士学位。他是以色列国防军(IDF)的预备军官(危机谈判与人质解救部队)。丹尼尔·罗雅区,是ESCP欧洲商学院的副教授,曾任工商管理硕士(MBA)项目负责人,自1998年以来担任以色列理工学院客座教授。他是技术转移与经济竞争情报方面的国际专家与咨询师,是以色列IsraelValley.com网站创始人、以色列-法国商会(特拉维夫)主席。

再结合此“永居条例”把投资门槛的2004年200万美元拉低到1000万人民币,以色列谷项目极有可能就会成为以色列犹太人取得中国永久居留权甚至双重国籍的落地通道,随着以色列谷未来与中国其他城市的陆续合作,那么犹太财团对中国的渗透可能进一步加大。众所周知,华尔街犹太财团通过操控美国总统大选和针对美国国会、政府的重金游说,对美国的政策制定、战略实施甚至是战争发起都起到了莫大的影响,有人说犹太财团就是美国“看不见的手”。美国总统最多连任两届8年,而罗斯柴尔德、洛克菲勒、摩根等犹太财团却通过家族世袭和幕后投资在美国施加了上百年的影响。这是非常恐怖的一种社会控制。随着我国国力的和美国霸权的此消彼长,不排除犹太财团会通过渗透入华来继续对世界政治经济走势施加影响力。如果我国不严加提防,将对我国的长治久安形成重大威胁,当犹太财团在中国规模坐大到足以影响经济动荡时必将争夺我国社会的掌控权,那将严重危害我国人民根本利益。面对这种风险一定要未雨绸缪,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图之于未萌,虑之于未有”。切莫悔之晚矣!

而以CCG大规模吸纳前高级别官员加盟,以及拥有近200名各级专家智库研究员,其每年的资金投入数以亿元计,那么2008年以来的十多年间王辉耀不计成本地影响政策制定,推进政策路线图(成立移民局>“永居条例”立法降低门槛>引入东盟劳动力>接收难民>修改《国籍法》允许双重国籍)的巨大资金投入,究竟从何而来呢?所谓的捐赠中,是否有犹太财团的定向提供呢?王辉耀妻子、CCG秘书长苗绿拥有主营人才中介服务的公司,CCG是否应彻底回避永久居留、移民等政策咨询呢?CCG是否已经成为加入外籍留学群体乃至犹太财团谋求利益而影响中国政策制定的游说工具?这都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3/55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