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今朝|离开SCI,我们就没有好的评价标准吗?——驳斥田国强教授最近一篇文章的谬论

在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界,最大的腐败也根本不是没有匿名评审、同行评议,关系稿、金钱稿等屡见不鲜,而是发表了大量的无关痛痒的,没有谁看的文章,甚至可能是发表了大量的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包括田国强教授本人的文章。看来,田国强教授所反对的腐败只是反对别人搞点小腐败,田国强教授所坚持的就是要在他的有生之年,继续搞他的大腐败。

 【本文是作者王今朝向察网的投稿】

王今朝|离开SCI,我们就没有好的评价标准吗?——驳斥田国强教授最近一篇文章的谬论

一、问题的引出

平心而论,我不是一个喜欢谈论别人的人!我知道,谈论别人过多,会招致自己的麻烦,甚至是大麻烦。在中国历史上,清议惹来杀身之祸的不在少数。然而,中国士人自古以来就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气质!现代科学更是以批判为进步的先导!写作此文,不是不吐不快,不是故作惊人之语,而是为党分忧,为国解愁!

田国强教授2020年3月5日在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发表《离开SCI,我们有好的评价标准吗?》一文(下称“田文”),溜溜地挂着,似乎得到学界一些人的认可,给中国科学界贯彻中央精神推动破“四唯”增加了难度。因此,非常有必要加以驳斥。

田文看起来对近日教育部、科技部联合出台的《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有肯定,实则是整体否定。因为它在开头第一段就说:

【“该《意见》对于矫正过去SCI至上所带来的问题无疑会起到较大推动作用,提到的许多改进具体措施也很好,但《意见》整体给人的感觉是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10条意见每一条对SCI论文相关指标的使用基本都是否定的,要弃之不用,特别是将科学理论创新和应用技术创新具有重大差异的两类创新放在一起来规范。如此事关能否促进科学技术发展和激发广大科研人员科创动力的重大文件,其制定和实施应该十分慎重,需要广泛征求学术共同体的意见,不能因为唯SCI至上存在问题或某个负面新闻热点就仓促出台,恐不利于文件的科学性和针对性,弄不好会严重影响改革开放以来取得巨大成就的中国科学和技术进一步的发展。”】

言为心声,对于教授更是如此。所以,我们只能认为田文代表了田国强教授的心声。于是可见,田国强教授本人对于《意见》在心理上是拒绝的,在整体上是否定的。

陈云的一个著名的观点是“不唯上”。看起来,田国强教授也是“不唯上”。但如果“上”是对的,“不唯上”就是不贯彻上级的文件精神了。如果田国强教授的观点是错误的,田国强教授的“不唯上”就会变成唯田国强教授自己了。按道理,田国强教授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获得教授职称,又在国内任职多年,不应该在经济学基本理论和经济学学术规律上犯大错误。然而,事实恰好相反。这样,唯田国强教授自己实际上将会导致中国学术生态继续恶化下去。如果我们对田国强教授的唯田国强教授自己无动于衷,我们就不是“不唯上”了。确实,对于许多人来说,不仅政府有关部门是“上”,而且田国强教授本人也是“上”。至少上海财大的一群学者是以田国强教授为“上”的。毕竟,县官不如现管。为了避免田国强教授成为历史的罪人,更是为了我国科学事业的发展,有必要详加探讨。写作本文并不意味着我认为自己就是对的,而至少是把一种不同的观点摆出来,供有识之士和广大学界人士参考。

二、真的有“唯田国强教授自己”这回事吗?

相信我,是有的。不仅有,而且更有甚之。“唯田国强教授自己”实际上将是让中国的学术生态唯西方马首是瞻。

本来,《意见》主要是针对自然科学领域的。田国强教授所在的经济学领域很显然不属于自然科学领域,尽管田国强教授及其领导下的学者在SCI上也发表了一些文章。所以,如果《意见》有所不妥,应该是自然科学领域的专家来提出意见更为妥帖。而其实,《意见》既然是教育部、科技部联合发布的,就应该反映了自然科学领域许多专家的看法。所以,《意见》没有多少来自自然科学领域的专家的反对可能正表明它代表了自然科学领域的科学民主。如果这样,田国强教授就是在以西方经济学这一狭小领域专家的身份来对抗自然科学领域的科学民主了。这种自以为是是否有点儿极端狂妄的意思呢?是否有点儿唯我独尊的味道呢?

田国强教授自知自己身份有限,为了掩盖这一点,让自证正确来得更加自然一些,田文用“华人中施一公、潘建伟、王晓东、饶毅等一大批世界顶尖科学家,其国际学术地位、声誉和影响的奠定,都是首先在顶尖SCI期刊上发表了大量论文,是前期基础,然后才有可能增加其引用率和学术影响力。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实验田西湖大学目前已经签约了100多位一流科学家,他们每个人都处在自己的领域的世界前列。这个地位是如何得出的?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些科学家无不在领域顶尖或综合顶尖的SCI期刊上发表了大量论文,没有这个谈不上其他”的说辞来让读者觉得自然科学界里的“顶尖学者”也是反对“离开SCI”的。

其实田国强教授用错了论据。这些自然科学领域的科学家尽管是借助SCI体系发表了学术成果,获得了学术成就,但有可能正是这个过程让他们倍感痛苦,让他们觉得中国应该抛弃唯SCI,来探索中国自己的学术发表体系和职称晋升体系。比如,据报导,施一公就发表过这样的观点:“我们的SCI论文给谁看?实际上都在免费为西方打工!”施一公发表这样的观点就是一个具有民族气节的顶尖科学家应有的作为了。可是,当全国的学术氛围形成了一种破除唯SCI的共识后,田国强教授还提出“离开SCI,我们有好的评价标准吗?”这样的问题,田国强教授的民族气节在哪里呢?如果不论民族气节,那么,看似有理的田文真的是由一个对中国自然科学界现状很有了解的田国强教授写的吗?

在我看来,根本不是。田国强教授所醉心的西方新古典经济学很善于把反对自己的强有力理论、观点(如不确定性、垄断、不对称信息、交易成本,以及诸多制度经济学、产业经济学、国际经济学甚至政治经济学观点)纳入到自己的阵营,从而来加强自己必然十分脆弱的核心(即市场至上观点,实际上是资产阶级至上),似乎是在潜移默化之中,田文表现出,田国强教授也把与自己持相反观点的人纳入到支持自己观点的行列而自证正确。这是无耻的,因为这是在强奸别人的意思。老实说,如米尔顿·弗里德曼这样的人虽然是极右,他所采取的对资本主义与自由的关系的学术论证手法还只是修辞诱导,而不是强奸。只有在给其它国家出坏主意时,才不得不采取强奸手法。

在这种自证正确中,田国强教授根本不会提出像钱学森那样的科学家回国后,为了保密,就没有在国外发表文章,甚至在国内也不公开发表重要文章的事实。试想一下,假如当年如钱学森这样的从事国家尖端行业发展的大批学者在SCI发表论文,中国的原子弹、氢弹、卫星等是否还能搞出来?作为一个科学家,如果田国强教授是科学家的话,他就应该了解到真正顶尖的如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家的学术发表行为。如果田国强教授了解了这点,田文就不会这样写;如果田国强教授不了解这点,其作为一个好的科学家的身份就是可质疑的。于是,田文就完全坍塌了。田文根本不可能代表中国最顶尖的自然科学家关于SCI的观点。而只有真正顶尖的自然科学家关于SCI的观点才是我们可以接受的。

试想一下,中国建国70多年了,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的自然科学家几乎没有什么SCI发表,中国的经济建设还是取得了伟大的成绩,建立了初步完备的工业体系,为后来的经济发展打下各种基础;改革开放后,中国自然科学领域的学者不得不在SCI体系取得发表的局面持续了40年,当中国自然科学界都认为应该打破这种格局的时候,田国强教授却站出来质疑“离开SCI,我们有好的评价标准吗?”鲁迅说:“世界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中国泱泱大国,却只能认为由西方某个公司所推出的评价标准就是最好的标准,离开了由西方某个公司所推出的评价标准就不可能有好的评价标准吗?持有这样的观点的人是一个拥有多么封闭的思维的人啊!这就好像一个被奴隶主压迫的奴隶认为没有奴隶主就没有自己的生存一样。上海这个大城市的上海财经大学这个中国财经学科重镇,怎么长期由这样一个极端奴隶思维的人来发挥影响呢?

田国强教授有没有发挥影响呢?当然有。田文供述:

【“自2004年以来,本人在上海财经大学依托首批首创国家985优势学科创新平台在体制内搞全方位经济学教育科研改革,在科学研究这一块也从来就是瞄准SCI、SSCI里综合顶尖和领域顶尖的经济学、金融学期刊,为此我们聚焦SCI和SSCI期刊中领域顶尖和综合顶尖的高质量子集,鼓励我们的老师往那些阵地上去发出我们的声音,同时配置以国际接轨的评价标准和规范管理,让学术规则和制度发挥决定性作用,很快就凝聚和培养了一批具有国际学术影响的经济学者,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基本没有出现文件中提到的问题,其在高水平期刊发文方面排名过去8年以来一直在世界前50,亚洲前3,被国际同行称之为SUFE(上财)奇迹。”】

用鲁迅先生的小说来比喻,田国强无异于是说,阿Q只有得到地主老爷们的赏识,才能取得精神的真正胜利。用中国革命的历史来说,田国强教授无异于是说,毛泽东主席所领导的中国人民军队只有在受到美式训练得到美式装备并受到美国顾问认可后才算有成就。田国强教授所发挥的影响到底是在给上财争光还是给上财带来耻辱呢?如果中国的评价标准探索因为田国强教授在田文中发表的观点而倒退,我看,田国强教授将会让中国自然科学界继续蒙受耻辱。很显然,维护SCI主导中国自然科学界的学术发表、职称晋升、荣誉获得的格局根本不代表中国自然科学界学术的春天!不仅不代表春天,而且意味着漫长的寒冬!

中国学术成果应该是主要给中国人看的,中国的自然科学和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尤其应该给中国的企业家、中国的工人农民和中国政府的官员来看。用英文发表是要钱的,发表后,即使仅仅为了要看得到,不花大量金钱吗?有多少工人农民企业家和政府官员看得懂呢?即使看得懂的人,有那么顺畅吗?如果要么看不到,要么看不懂,要么看得不顺畅,中国花钱做这种学术发表有何意义呢?就是为了证明中国学者可以如西方学者那样用英文写文章,从而可以按照西方的学术发表来获得职称晋升和学术荣誉吗?而中国有多少人可以用英文来写文章呢?就算西方人发表的英文文章,又有多少是传世之作呢?美国的《美国经济评论》杂志即使田国强教授看过许多,田国强教授在分析中国社会和谐这一重大问题时,不是也只是给出了荒谬的建议吗?而许多人没有读过多少美国经济学杂志,不是得出了远比田国强教授的见识更科学的见识了吗?田国强教授自诩其领导的单位在SCI、SSCI上发表了多少文章,诚然,按照田国强教授的标准,其单位确实是成果多多,但如果问,这些成果有多少在处理中国经济社会的重大问题,我相信,答案是没有太多。如果问,这些成果有多少是在用马克思主义来分析中国经济社会的重大问题并得出科学答案,我怀疑,答案是接近于0。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田国强教授坚持用SCI、SSCI来衡量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不是借洋人之手,把中国国内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赶尽杀绝吗?这不相当于颠覆中国意识形态的罪恶之举吗?

三、真的如田国强教授所说没有完全替代SCI的学术评价标准吗?

王今朝|离开SCI,我们就没有好的评价标准吗?——驳斥田国强教授最近一篇文章的谬论

田文自问自答:“离开了SCI相关指标,我们有完全可替代的好的评价标准吗?至少现阶段没有!”田国强教授这里是在恐吓中国政府官员和中国学界的领导人:除了SCI相关指标,不要想任何其他东西。田国强教授是在搞学术恐怖主义。田国强教授的理由是,除了SCI相关指标,中国学术评价只能“是关系、人脉、情面、职务、论资排辈及行政权力干预泛滥”。这样,田国强教授就吓住中国许多人了,谁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排斥SCI相关指标呢?无疑,这里的相关指标恐怕就是SSCI了。归根究底,田国强教授是用他自己最熟悉的SCI、SSCI去排除任何其他好的评价标准了。

我想,至少在中国的经济学领域乃至在整个哲学社会科学领域,SCI、SSCI根本不可能是好的评价标准。为什么?因为西方的SCI、SSCI基本上对马克思主义是排斥的。如果用SCI和SSCI来衡量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的成果,它只能导致中国丢掉马克思主义。想必田国强教授一定明白这种关系!因为他可以不知道钱学森教授的学术理念,但他一定知道马克思主义在西方意味着什么,在中国意味着什么!这样来看,我只能推出田国强教授是在尽其最大努力在消解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经济学领域的影响了。让SCI、SSCI成为评价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主要标准、最高标准,就是给马克思主义穿上一件寿衣了!我不知道,田国强的胆子到底是谁给的!是得到中国某些人的授意了吗?

十九届四中全会规定,“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经济学领域是不是一个意识形态领域呢?当然是!要不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在经济学领域的指导地位呢?当然要!用SCI和SSCI来作为中国经济学乃至哲学社会科学的最高评价标准是不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呢?当然不是!否则,不就是认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在西方,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假马克思主义吗?这不相当于是说,今天的中国出不了马克思主义吗?

理解了这些,就可以知道,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学术评价标准是有的。这个标准不是SCI,而是看它是否在对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以及对中国社会面临的诸多重大问题做出贡献!很显然,西方的SCI、SSCI根本不可能鼓励对中国重大问题的解决做出重大贡献的学术成果的!如此一来,又何谈离不开SCI呢?我没有看过田国强教授的全部研究成果,但我可以推测,如果按照是否符合马克思主义,是否推进了马克思主义来衡量,田国强教授的学术成果大概不超过几两重的价值。但按照歪曲马克思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来论功行赏,大概田国强教授可以作个伯爵!

从自然科学来看,我认为,既然中国已经成了SCI论文发表大国,中国完全可以建构自己的自然科学期刊体系(通过新建许多刊物),让中国自己的科学家发表在祖国的杂志上。这样,自然就破除了唯SCI。这是马克思主义者对我国自然科学学术建设的一个严肃建议!

四、对我国学术反腐的一种看法

田文不仅要力保SCI标准,而且想转移中国学术建设(一种伟大斗争)的大方向。田国强教授想把我国的破四唯斗争转移到斗争广大的科学工作者的方向上去。我国的学术起步较晚,必然存在这种那样的问题,包括按照西方标准所说的抄袭、造假。田国强知道“中国已经有5000多种科技期刊,在数量上也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因此,田国强教授向这些期刊开刀,要“淘汰一批不合格期刊”,同时要坚持西方的SCI导向。田国强教授是非常凶狠的。他说:“与其将铡刀砍向SCI,我觉得更应加大对学术腐败和抄袭的惩罚力度,同时好好整顿一下国内的学术生态和期刊,通过良性市场竞争和政府的监管手段把低于SCI学术标准的期刊淘汰一批”。啊!“铡刀”!当中国相关部门要把“铡刀”向SCI砍去的时候,田国强教授高呼:停!铡刀应该砍向中国的杂志!因为这些杂志“没有匿名评审、同行评议,关系稿、金钱稿等屡见不鲜,从国际横向来看,在学术组织力、创新引领力、国际影响力等方面更是存在着明显劣势,与我国科研大国的地位并不匹配。”可是,当用中国自己的“铡刀”砍掉中国自己的这些杂志,中国的本来已经不多的杂志又怎么能够满足广大科研工作者的发稿需求,岂不是逼着中国学者继续向SCI投稿吗?而中国的杂志真的是如此黑暗,以至于没有真诚探索学术的作者的发表吗?答案是否定的。

在我看来,在自然科学界,中国学术最大的腐败根本不是没有匿名评审、同行评议,关系稿、金钱稿等屡见不鲜,而是用大量的金钱去维持西方的SCI体系。有消息说,中国在外国SCI发文上每年花费300多亿!300亿除以中国5000个杂志,意味着每个杂志失去600万资助!如果中国不去海外发表SCI论文,以600万人民币去支持中国杂志的发展,中国杂志的发展不是指日可待吗!而且,中国杂志为什么不去发表国外学者的文章,收取相关的费用呢?连这个基本的数学问题都没有算,田国强大学数学系的经历是在中国的985高校读的吗?

抛开金钱、资源的算计,在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界,最大的腐败也根本不是没有匿名评审、同行评议,关系稿、金钱稿等屡见不鲜,而是发表了大量的无关痛痒的,没有谁看的文章,甚至可能是发表了大量的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包括田国强教授本人的文章。看来,田国强教授所反对的腐败只是反对别人搞点小腐败,田国强教授所坚持的就是要在他的有生之年,继续搞他的大腐败。在他看来,如果政府有关部门不认可他的大腐败,就意味着没有搞好自己的工作!这真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中国财经学术重镇的学术象牙塔中怎么有这样的大忽悠呢!专业从事机制设计研究的田国强教授从西方学到的和在国际期刊发表多年,对中国学术评价机制设计的意见就是这样的水平,不正显示国际期刊发表对中国不是好事而是坏事吗?!

【王今朝,察网专栏学者。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博本文察网发布时有删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学术 论文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3/56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