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荣政:论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具有统领和首要地位;加强党的政治建设,首要任务是“保证全党服从中央,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确保党的政治建设首要任务的实现,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在、幸福所在;加强党的政治建设,解决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必须坚持彻底的党的自我革命。增强党的政治建设的理论自觉、深化党的政治建设的理论研究、强化党的政治建设的制度基础、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是落实党的政治建设的重要形式。

【本文为作者梅荣政向察网的投稿。】

梅荣政:论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

把党的政治建设确定为党的根本性建设,是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一项重大创新。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以英勇无畏的政治勇气和历史担当精神,狠抓党的政治建设,取得显著成效。2016年10月27日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后,中央又颁发了一系列重要文件,从多方面多角度对党的政治建设做出具体规定,充分体现了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坚持把政治建设放在第一位,以政治建设统领党的其他方面建设的精神,为全党学习研究和贯彻实践党的政治建设进一步指明了方向。但是在党的政治建设取得重要成就的同时,党内还存在必须解决的政治问题,社会上也有对我们党的政治建设不甚理解的声音。面对这些问题,为确保党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精神全面贯彻落实,本文试从理论和实际的结合上回应以下三大问题。

一、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的根本性质及其深刻依据

党的十九大报告确定了党的政治建设的统领和首要地位。强调“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决定党的建设方向和效果”①。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这一重大论断有着深刻依据。

(一)政党的根本政治属性

在近现代,世界各国的政党均不是普通的社会群体、普通的经济组织、社会组织,而是某个特定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利益诉求和整体力量的政治代表,是在社会生活和国家机关中进行政治活动的政治组织。不论是资产阶级(含小资产阶级)政党还是无产阶级政党都如此,区别只是其所代表的阶级及其根本利益不同,如19世纪中期形成的英国保守党,是以17世纪形成的英国托利党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代表的是土地贵族阶级和高级教士利益;英国自由党,是由19世纪中期辉格党合并其他资产阶级政党而来,代表的是英国工商业资产阶级利益。20世纪初成立的英国工党虽然以维护工人利益为口号,但实质上仍是一个资产阶级政党。18世纪法国资产阶级政党也是如此,如吉伦特派代表的是工商业大资产阶级利益;雅各宾派代表的是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的利益;热月党人代表的是大资产阶级利益,君主立宪派代表的是大资产阶级和自由派贵族的利益。美国的资产阶级也没有两样,19世纪中期形成的美国民主党,代表的是北方资产阶级利益;19世纪中期形成的共和党代表的是南方种植园主利益。20世纪初,美国两党都演变成垄断资产阶级利益的政治代表。日本亦如此,成立于1955年的日本自由民主党,代表的是日本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如此等等。与资产阶级政党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根本不同,无产阶级政党代表的是无产阶级的利益。马克思、恩格斯于1847年在改造正义者同盟基础上创建的共产主义者同盟,是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作为无产阶级的政治代表,是以无产阶级为阶级基础,以争取、维护无产阶级利益,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终目标的。后来的苏联共产党(1952年改为现称)、中国共产党、朝鲜劳动党、越南共产党、古巴共产党、老挝人民革命党等等,都是无产阶级政党,均以无产阶级为阶级基础,代表的是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

无产阶级政党与资产阶级政党的性质、代表的利益根本不同,但作为政党,其首要的、根本的属性是政治属性。一般说来,它们都具有明确的政治纲领、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等等。由此决定,一个稳固的政党都重视自身的政治建设,甚至以此为其自身建设的第一要求。因为只有如此,这个政党才能保证全党有明确政治方向、政治信仰、政治纲领和严明的政治纪律,把全党的意志统一起来,把全党的力量凝聚起来,为实现其政治纲领而共同奋斗。反过来说,如果一个政党不再重视自身的政治建设,那就表明它的根本政治属性在蜕化,甚至丧失,党已不稳固,面临瓦解的危险,或者它已蜕变为普通的经济组织或社会组织,不再成其为政党。

(二)中国共产党独特的传统优势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②。】

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党的先进性质,所起的时代先锋和民族脊梁作用,所肩负的历史使命,决定它必然讲政治,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党的十八大之前,尽管我们党未曾明确提出过党的政治建设概念,常用的相近词语多是“政治工作”,或者“思想政治工作”,其含义也与“党的政治建设”不完全相同。但事实上,讲政治、重视政治建设则一直贯穿于党的建设实践中,成为中国共产党独特的传统优势和克敌制胜的保证。历届党中央领导人在这方面做出过一系列著名论断。如毛泽东同志曾指出:

【“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③】

又强调:

【“思想和政治又是统帅,是灵魂。只要我们的思想工作和政治工作稍为一放松,经济工作和技术工作就一定会走到邪路上去。”④】

邓小平同志说:“到什么时候都得讲政治”⑤,强调党的工作中心转到经济工作以后,不要忘记思想政治工作。江泽民同志反复阐述政治坚定的重要性,要求“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⑥。胡锦涛同志旗帜鲜明地强调,

【“我们讲的政治,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⑦。】

习近平总书记这方面的论述更多,如他强调:

【“历史经验表明,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 ⑧ 。】

“讲政治”,在这里是一个理论与实际、知与行相统一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学概念,概括了我们党一贯坚持的马克思主义优良学风,包含着政治建设实践的要求。

如果胸怀忧患意识,从防患于未然的角度来思考,就更容易看到“讲政治”、重视党的政治建设的重要性、尖锐性和迫切性。就是说,如果我们党不再讲政治,不重视加强党的政治建设,那就意味着我们党忘记了初心和使命,失去了独特的传统优势。按通常的说法就是改旗易帜了,不再是马克思主义政党了,“和平演变”了。这无疑是不可想象的,也是我们党和人民绝对不能容许的。但不容掉以轻心的是,国际上有“和平演变”的先例,国内也有因没有抓紧、抓实、抓好党的政治建设,出现严重政治问题的教训。列宁说得好:

【“一个阶级如果不从政治上正确地看问题,就不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就不能完成它的生产任务。”⑨】

毛泽东同志也有大家都熟悉的科学论断: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党的路线正确就有一切,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政权可以有政权。路线不正确,有了也可以丢掉。”⑩】

列宁和毛泽东同志的这些英明论断的真理性已为事实所证明。人们常说:苏共有20万党员的时候,夺取了政权;苏共有200万党员的时候,打败了德国法西斯;苏共有2000万党员的时候,亡党亡国了。苏联共产党曾经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大党,可是斯大林辞世以后苏共日益推行修正主义路线,不能从根本上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结果灭亡了。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亡党亡国的教训告诫我们,千万不能丢失“讲政治”、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传统优势。

(三)全面从严治党显著成效的重大启示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地指出:

【“政治问题,任何时候都是根本性的大问题。全面从严治党,必须注重政治上的要求”⑪。】

党内存在的很多问题,都根源于没有抓紧、抓实、抓好党的政治建设。大量事实说明,

【“干部在政治上出问题,对党的危害不亚于腐败问题,有的甚至比腐败问题更严重”⑫。】

这些论断入木三分,把党内存在的各种问题归结到政治的根源上,这就点到了关键穴位。事实正是这样。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持之以恒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紧紧抓住从政治上建党这个根本,以鲜明的政治导向,强大的实施力度,依纪依法清除了重大政治隐患,维护了党的先进性、纯洁性和党中央的权威性,所取得的成效前所未有。按王岐山同志的说法是,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各个领域坚持加强党的领导,

【“澄清了模糊认识,夺回丢失的阵地,把走弯了的路调直,树立起党中央的权威,弱化党的领导的状况得到根本性扭转。”⑬】

实践证明,党的政治建设对于全面推进党的建设具有“灵魂”和“根基”的意义。应该说,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推进全面从严治党过程中,得到的一条如何保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先进性和纯洁性的规律性认识,是马克思主义政治学中国化成果对解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一个高难度历史课题作出的贡献。反过来说,如若不这样,我们置历史经验和现实危险于不顾,不再从“根本性”“统领”和“首要”的高度继续加强党的政治建设,那就意味着党的建设的“灵魂”和“根基”的丢失;意味着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果可能得而复失;意味着还有可能发生政治上的逆转。自然,党和人民绝对不能容许发生这类事情。

(四)党内存在的政治问题必须得到根本解决

十八大以来,我们党着眼于从政治上建设党,取得了重大成效。但是,习近平仍然强调:

【“全党要清醒认识到,我们党面临的执政环境是复杂的,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的因素也是复杂的,党内存在的思想不纯、组织不纯、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要深刻认识党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深刻认识党面临的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的尖锐性和严峻性,坚持问题导向,保持战略定力,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⑭】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再次指出:

【“党内存在的政治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一些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忽视政治、淡化政治、不讲政治的问题还比较突出,有的甚至存在偏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的严重问题。切实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必须进一步加强党的政治建设”⑮。】

我们党肩负着夺取“四个伟大”胜利的历史重任。如若我们党不从政治的高度看问题,进一步加强党的政治建设,从根本上解决尚存在于物质生产、意识形态等领域的政治问题,就不可能实现伟大的目标。

二、深刻把握新时代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

十九大报告明确党的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是:

【“保证全党服从中央,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⑯。】

这一规定内涵深刻、意义重大,我们需要好好领会。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

【“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在、幸福所在。”⑰】

这四个“所在”,从“党和国家的根本”出发,落脚到“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幸福……”上,表明“党”“国家”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三位一体,高度统一。这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本质、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所在,体现“三位一体”高度统一的精髓、内核,就是中国共产党人讲的“党的领导”,或者说是“讲政治”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然而“党的领导”作用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它必须通过党中央领袖集团的政治活动来实现。离开党中央领袖集团的工作,党的领导就成为一句空话。从其内在本质说,全党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与全党服从党中央、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统一的。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必须和必然服从党中央、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是上述四个“所在”成为现实的关键。全党必须以高度的自觉,充分认识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党中央的核心地位、在全党的核心地位,是关系党的事业全局、关系中华民族现在和未来的最大政治,是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兴党强国的重中之重、要中之要。也是马克思主义政治学中国化理论在新时代必须牢牢把握的重大问题。任何马虎和闪失、任何质疑都将给四个“所在”带来危害。

共产党的力量,从一定意义上说在于组织。组织作为联合行动的系统力量,要求一方面要有权威,一方面要有“服从”。没有对权威的“服从”等于对权威的否定。而检验是否“服从”的标准是行动及其成效。具体说,就是要把自觉同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向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当作坚定不移地执行党的政治路线、严格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确保党的“三基本”(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的贯彻落实的实际行动。广大党员和领导干部,无论属于何种领域、何种级别,都必须忠诚于党,服从、维护党中央对党和国家重大决策、重大部署的决定权。凡属部门和地方职权范围内的工作部署,都要以坚决维护、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为前提,做到令行禁止,坚决防止和纠正自行其是、各自为政、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等行为。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之作为,均属违背党的集中统一之举,为党纪党法所不容。

第一,我们党维护党中央、特别是党的领袖的最高权威的依据是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和党的学说。恩格斯在批判反权威主义者时指出:权威和服从是对立的统一。

【“一方面是一定的权威,不管它是怎样形成的,另一方面是一定的服从,这两者都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⑱,“我们能不能———在现代的社会关系下———创造出另一种社会状态来,使这种权威成为没有意义的东西而归于消失呢。”⑲】

恩格斯回答得很肯定:

【“政治国家以及政治权威将由于未来的社会革命而消失,这就是说,公共职能将失去其政治性质,而变为维护真正社会利益的简单的管理职能。但是,反权威主义者却要求在产生权威的政治国家的各种社会条件消除以前,一举把权威的政治国家废除。”⑳】

恩格斯告诫无产阶级政党说:

【“获得胜利的政党如果不愿意失去自己努力争得的成果,就必须凭借它以武器对反动派造成的恐惧,来维持自己的统治。要是巴黎公社面对资产者没有运用武装人民这个权威,它能支持哪怕一天吗?反过来说,难道我们没有理由责备公社把这个权威用得太少了吗?
总之,二者必居其一。或者是反权威主义者自己不知所云,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只是在散布糊涂观念;或者他们是知道的,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就背叛了无产阶级运动。在这两种情况下,他们都只是为反动派效劳。”㉑】

恩格斯这些精辟论述再清楚不过地说明了权威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社会关系,在一定条件下存在的必然性和不可避免性。说明了在那些产生权威的社会关系废除以前,要求一举废除权威的反动性。说明了获得胜利的政党维护革命权威是巩固革命胜利成果的政治保证。

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也告诉我们:

【“在通常情况下,在多数场合,至少在现代的文明国家内,阶级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㉒】

正是这样,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中央、特别是“称为领袖的人们”必然是为全党在长期斗争实践中经反复选择,并通过法定程序赋予了他们最高权威———党的“头脑”和“心脏”。这种权威的鲜明体现,就是它对党和国家重大决策部署的决定权。这种“权威”,或说“决定权”的不可动摇性在于,它是全党最高利益和人民最高利益的体现。服从、维护这种权威就是服从、维护全党的最高利益,人民的最高利益。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所取得的重大成就以及人民拥有的巨大获得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共产党员忠诚于党、忠诚于人民与服从、维护领袖的最高权威是高度统一的。

要指出的是,要透彻理解这个道理,需懂得马克思主义是“由一整块钢铸成”的。它的全部精神,它的整个体系,

【“要求人们对每一个原理都要(α)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联系起来,(γ)都要同具体的历史经验联系起来加以考察。”㉓】

由于不同的历史时期,由总的历史条件和具体形势任务的变化所决定,马克思主义政党在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社会主义实践时,会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内容的不同方面分别提到首要地位。即时而将马克思主义的这一方面,时而将马克思主义的那一方面,提升为矛盾的主导方面加以强调,相应地会把党的注意力、实际工作主要放在这一方面或那一方面。但是特别突出和受注意的主要方面并非脱离其整个体系而孤立存在,一个时期特别突出和受注意的方面,也绝非否定其他未强调的方面。事实恰恰相反,它是以其他方面的存在和联系为既定前提的。同马克思主义任何原理一样,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中关于党中央及其领袖权威的原理也是如此,它绝不是孤立的,而是奠基于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民主集中制组织原则、依法治国、依规治党之上的。我们党的领袖关于这些方面的丰富思想是树立党中央及其领袖权威的直接理论基础。只不过在每一次论述关于维护党中央及其领袖权威时,只能以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民主集中制组织原则和依法治国等等为既定前提,不能次次都明确写上这些原理和原则。这是任何一个明白事理的人都清楚的。

第二,坚持政治分析,是马克思主义者看待政治问题的基本原则。如何看待维护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这样重大的政治问题,也必须做政治分析,即看对谁有利。恩格斯在评价马克思的时候说:

【“现代无产阶级只是依赖马克思才第一次意识到本身的地位和要求,意识到本身的解放条件”㉔。】

党的领袖和导师对于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意义就是这样。它表明,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领袖和导师,是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领袖、意志和利益最集中的代表,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只是依赖他才认识到自己的利益并且团结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而斗争,获得幸福。因此服从和维护领袖的权威,本质上就是服从和维护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和利益。正因如此,在马克思主义政党史上,觉悟了的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总是热爱、拥护、保卫自己的领袖,同一切反对自己领袖的势力作斗争。而一切站在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对立面的势力总是千方百计攻击、妖魔化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领袖。当今中国,历史虚无主义头面人物就是站在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对立面的典型代表。他们攻击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企图诋毁其最高权威是不足为奇的。

第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在美国视中国为第一竞争对手、挑起贸易战,国内外斗争极其尖锐复杂、干扰麻烦甚多的环境下进行的。国内外一切反社会主义中国的势力都明白一个道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活动同党和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活动是联系在一起的。若弱化了甚至否定他们的权威和作用,也就必然弱化和否定党和国家的作用,中国人将因失去坚强的领导核心和政治组织力量而成为一盘散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必成泡影。所以它们把攻击的目标集中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上,其真实意图就是欲通过制造思想混乱、丑化形象、离间领袖与人民的血肉关系,达到破坏、毁灭中华民族伟大梦想的目的。

维护革命领袖的权威,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光荣传统。在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史上,列宁是这方面的典范。他曾旗帜鲜明地提出“保卫党的领袖”的口号。他忠告全党:

【“要是我们党一听到资产阶级诽谤我们党的领袖就同意自己的领袖丢开社会活动,那就要吃大亏,就会使无产阶级受到损失,使无产阶级的敌人拍手称快。”㉕】

现在我们正在进行同以往具有许多不同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既面临大好机遇,又面临严峻挑战。无论是抓住机遇,还是迎击挑战,都需要有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这样稳定而又具有强大凝聚力、号召力和动员力的领导核心。全党同志必须自觉维护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权威。

三、新时代加强党的政治建设需要坚持党的自我革命

党的自我革命与党的政治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两个方面。前者从“破”,即“革”的方面提出问题,主导方面在“破旧”(革除),即破除(革除)旧的思想、旧的观念、旧的习俗、旧的纪律、旧的规矩、旧的体制,等等;后者从“立”,即“建”的方面提出问题,主导方面在“立新”(建新),即建立新的思想、新的观念、新的风俗、新的纪律、新的规矩、新的体制,等等。破中有立,立中有破。“破旧”与“立新”对立统一。思想上不破封建残余思想、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不同错误思潮、错误观点划清界限、分清是非,不能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政治上,不破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纪律、政治规矩上的错误,不能修复受到损害的政治生态,难以成为政治上的明白人和坚定者;组织上,不打掉那些“老虎”“苍蝇”“蚊子”,不能消除政治建设的拦路虎,党的民主集中制等良好制度难以健全。所以新时代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必须坚持党的伟大自我革命。

(一)党的政治建设需要党的自我革命为之开道,提供建设前提

【“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目的是坚定政治信仰,强化政治领导,提高政治能力,净化政治生态,实现全党团结统一、行动一致。”㉖】

为实现这一目的必须抓住“五个要”:

【“要以党章为根本遵循,把党章明确的党的性质和宗旨、指导思想和奋斗目标、路线和纲领落到实处。要突显党的政治建设的根本性地位,聚焦党的政治属性、政治使命、政治目标、政治追求持续发力。要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把政治标准和政治要求贯穿党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纪律建设以及制度建设、反腐败斗争始终,以政治上的加强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引领带动党的建设质量全面提高。要坚持问题导向,注重‘靶向治疗’,针对政治意识不强、政治立场不稳、政治能力不足、政治行为不端等突出问题强弱项补短板。要把党的政治建设融入党和国家重大决策部署的制定和落实全过程,做到党的政治建设与各项业务工作特别是中心工作紧密结合、相互促进。”㉗】

显然,实现“五个要”的过程必然是坚持党的自我革命的过程。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在其中。没有党的自我革命的勇气、魄力、精神,绝不可能达到“五个要”的要求。

事实正是这样,仅就思想层面说,正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通过党的自我革命批判了一系列错误观念,澄清了思想认识,才为党的政治建设奠定了思想理论基础。

1.通过党的自我革命,明确了共产党永远是革命党的问题。一个时期以来,党内外的一些人出自对马克思主义关于共产主义革命思想的误解,用形而上学的思维看待执政党与革命党的关系,把两者对立起来,割裂两者相互之间的内在联系,宣传一种半截子革命观,似乎马克思主义政党在夺取政权、取得执政地位以后就不再是革命党了。显然,这是政治上的一种糊涂观点。一批党政干部思想滑坡,政治堕落,失去革命斗争精神,甚至成为腐败分子,与这种错误观点的误导不无关系。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和推进党的自我革命,推动全党重温《共产党宣言》的伟大论断:

【“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㉘。】

重温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初心”:

【“共产主义者的目的是要按照共产主义者的理想,创造一个新的社会。”㉙】

纠正了以往的错误认识,进一步明确了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仍然是革命党,而且在共产主义社会最高理想实现之前,始终是革命党。某些一度受错误观点影响的共产党人从中受到教育,恢复了初心和使命感,明确中国共产党人永远是革命者,坚定理想信念,自觉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这对于我们全党坚定政治信仰,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意义重大。

2.通过党的自我革命,明确了共产党人改造世界的完整内容。早在1937年,毛泽东在其名著《实践论》中指出:

【“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改造世界的斗争,包括实现下述的任务: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改造自己的认识能力,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关系。”㉚】

毛泽东的这一伟大论断在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掌握政权、当家作主以后还要不要坚持和践行?是检验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成熟程度的准绳。遗憾的是,恰恰在这个事关党的政治路线的问题上,一些共产党人放松了对主观世界的改造,在“总开关”上出了问题,这几乎是所有受到党纪国法处理干部的共同感受。习近平总书记以对理论、历史和现实,对国际和国内重大政治事件的深度思考,高屋建瓴,揭示了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与党的伟大自我革命的关联,提出了党要勇于自我革命的重大命题,要求以党的伟大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把伟大的社会革命视为“开新局”之动力,把伟大的自我革命誉为“强体魄”之举措。生动体现了“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改造自己的认识能力,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关系”㉛。这是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高度和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理论的高度,提炼出的一条夺取伟大社会革命胜利的重要规律,也为提高全党政治觉悟和政治能力,把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推到新的高度提供了强大的理论支撑。

3.在党内团结与党内斗争、社会和谐与社会矛盾的关系上,曾有人将其对立起来,只讲党内团结,不讲党内斗争;只讲社会和谐,不讲社会矛盾。不懂得以适当的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一味的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以致一些潜规则侵入党内,庸俗的思想作风蔓延。在思想政治上,“马列主义对人,自由主义对己”,“两个嘴巴说话,两张面孔做人”;在组织生活中,“自我批评摆情况,相互批评提希望”,“你不批我,我不批你;你若批我,我必批你”,“上级对下级,哄着护着;下级对上级,捧着抬着;同级对同级,包着让着”;在执行政策中,“遇到黄灯跑过去,遇到红灯绕过去”,“不求百姓拍手,只求领导点头”;在干部任用中,信奉“不跑不送、降职使用,只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在人际交往中,信奉“章子不如条子,条子不如面子”,“有关系走遍天下,没关系寸步难行”㉜。这些潜规则如沉疴毒瘤,腐蚀了党员和干部、败坏了党的风气。十八大以来我们党日益加大力度自我革命,保持和培养了全党的斗争精神,增强了斗争本领,得到了新的理论武装,使全党在伟大梦想、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中,有了政治底线和勇气、敢于斗争、敢于担当,优化了党的政治生态。党的自我革命对党内的错误认识的纠正、为党的政治建设重大部署的落实做好了坚实的铺垫。

(二)党的政治建设面对的复杂斗争,需要弘扬自我革命的精神

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不是平静展开的,充满着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例如,要同国际垄断资本斗。以美国国际垄断资本为首的资本力量,总是瞄准我们党的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进行渗透,以求获得“和平演变”中国的策应人。又如,要同国内不法资本势力斗。它们总是不断“围猎”干部,在我们党的高级干部中寻找代理人。这两股力量相互交织、密切勾连、加紧干着思想上腐蚀、政治上瓦解我们党的勾当。我们党只有敢于同国际的和国内的不法资本势力做斗争,并取得胜利,才能赢得本阶级群众的拥护和同盟者的支持,从而获得巩固的阶级基础和强大的群众基础。这就必须有自我革命的精神。再如,要同“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做斗争。针对党内存在的问题,《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要求坚持“五个必须”:

【“必须维护党中央权威,决不允许背离党中央要求另搞一套;必须维护党的团结,决不允许在党内培植个人势力;必须遵循组织程序,决不允许擅作主张、我行我素;必须服从组织决定,决不允许搞非组织活动;必须管好领导干部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决不允许他们擅权干政、谋取私利。严肃查处‘七个有之’问题,把政治上蜕变的两面人及时辨别出来、清除出去,坚决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攫取政治权力、改变党的性质,坚决防止山头主义和宗派主义危害党的团结、破坏党的集中统一。”㉝】

而要坚持“五个必须”,就“要增强斗争精神,强化政治担当,敢于亮剑、善于斗争,发现违反政治纪律、危害政治安全的行为坚决抵制,做勇于斗争的‘战士’,不做爱惜羽毛的‘绅士’,严防对挑战政治底线的错误言论和不良风气听之任之、逃避责任、失职失察”㉞。要确保党的政治建设这些重大部署落实,没有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自我革命精神是不可想象的。

(三)加强党的政治建设需要推广党的自我革命的经验

党的自我革命是我们党的独特优势,又是一条保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带规律性的宝贵经验。其中特别有三条:

一是性质、目的明确。性质是“自我革命”;目的是使党保持“两个不断”一个“确保”。即:

【“使党不断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不断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确保党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㉟】

刀锋向内绝不是自毁堡垒,把党搞垮,而是把党建设得更加强大。

二是党的自我革命始终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一切方针政策、战略部署、工作步骤都由党中央决定,各地各单位不得自行其是。任何脱离党的领导的无政府主义行为都是不容许的。

三是坚持“两个结合”:党的自我革命与党领导的社会革命结合,并服务于社会革命大业的完成;群众路线与建章立制结合。一切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有强大的阶级基础和广泛的群众基础,是我们党的力量所在。同时我们党又善于把群众的智慧、群众的力量集中起来,转化为法制规章,依法依规治党。

党的自我革命的这些成功经验为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提供了丰富的政治滋养。

【“加强党的政治建设,要把建章立制贯穿全过程各方面,建立健全长效机制,形成系统完备、有效管用的政治规范体系,真正实现党的政治建设有章可循、有据可依。坚持集成联动,完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有关制度,健全国家法律体系有关规定,在各类章程中明确提出有关要求,做到相辅相成、有机统一。坚持明确标准,既提出政治高线,激励党员干部向往践行,又划出政治底线,防止党员干部逾矩失范。坚持执规必严,加大宣传教育和执行力度,督促党员干部把党的政治规范刻印在心上、落实在行动上,坚决维护制度权威”㊱。】

这就是党的自我革命成功经验创造性的新运用新发展。

四、几点简要结论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我国的根本领导制度。加强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对于增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笔者在前面论述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的根本性地位及其科学依据、首要任务和政治建设的基本方式———自我革命的必要性、性质和重要经验的基础上,再就如何落实党的政治建设问题讲几点思考:

其一,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增强党的政治建设的自觉性坚定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是做好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根本遵循。只有学懂弄通悟透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及在其指导下制定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若干规定》《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等一系列文件精神、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才能真正理解党的政治建设的科学内涵和实践要求,把党的政治建设落实到党的工作的各方面和全过程。

其二,要深化党的政治建设的理论研究。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从一定意义上说,是适应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要求而开展的党的自我革命,意义重大深远而又复杂,需要处理的问题和矛盾甚多,必须十分重视政策和策略,而正确的政策和策略来自正确的理论指导。为确保党的政治建设顺利进行,需要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加强对党的政治建设中可能遇到的矛盾和问题的研究,加强对党的性质宗旨、政治建设规律和科学驾驭能力的研究,以强化其思想理论基础。

其三,要不断强化党的政治建设的制度基础。制度的特点是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要从“健全党的全面领导制度”的高度着眼、着力。坚持以改革创新精神,立破并举的思路,补齐党内制度短板,抓紧完善和健全新的党内制度,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党内制度体系,以确保党的政治建设得到强有力的制度体系支撑,并得以常态化、制度化、规范化。

其四,要通过“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推进党的政治建设。“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说到底是要解决党内存在的违背初心和使命的各种问题,关键是要坚持问题导向,真刀真枪解决问题。落脚到党的政治建设方面,就是要确保党的集中统一,促进全党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净化政治生态,及时清除两面人等政治隐患,防范和化解政治风险。因此,要把推进党的政治建设融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全过程,统一考虑统一部署统一推进,这样才能取得更好的成果

注释:

①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第62页,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

②《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第136页,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③《毛泽东文集》,第6卷,第449页,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④《毛泽东文集》,第7卷,第351页,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⑤《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66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⑥《江泽民文选》,第1卷,第483页,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⑦《胡锦涛文选》,第1卷,第255页,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⑧《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第4页,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⑨《列宁选集》,第4卷,第408页,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⑩《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第242页,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

⑪⑫《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摘编》,第87页,第80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

⑬《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第14页,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

⑭⑯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第61页,第62页。

⑮《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第2页,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

⑰《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第43页,外文出版社,2017年版。

⑱⑲⑳㉑《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276页,第274页,第277页,第277页,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㉒《列宁选集》,第4卷,第151页。

㉓《列宁选集》,第2卷,第785页,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㉔《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73页,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㉕《列宁全集》,第32卷,第88~89页,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㉖㉗《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第3页,第3~4页。

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13页,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㉙《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1册,第486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

㉚㉛《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96页,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㉜《习近平关于全面从严治党论述摘编》,第28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

㉝㉞㊱《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第19~20页,第16页,第25~26页,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

㉟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第35页,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

【梅荣政,武汉大学教授、博导。本文原载《政治学研究》2019年第6期,作者授权察网网络首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