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立虹:战“疫”视角解读党的科学执政能力——战“疫”拓展党的科学执政能力之一

科学执政,是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的重要命题。提高科学执政能力,是十九届四中全会确定的重大战略任务。这次战“疫”是对党执政能力的大考,也是党展现科学执政能力的绝佳机遇,故而应昆仑研究院“如何提高党的科学执政能力”群约,就战“疫”拓展党的科学执政能力发表系列看法。

侯立虹:战“疫”视角解读党的科学执政能力——战“疫”拓展党的科学执政能力之一

科学执政,是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的重要命题。提高科学执政能力,是十九届四中全会确定的重大战略任务。这次战“疫”是对党执政能力的大考,也是党展现科学执政能力的绝佳机遇,故而应昆仑研究院“如何提高党的科学执政能力”群约,就战“疫”拓展党的科学执政能力发表系列看法。此文为首篇。

1、科学执政内涵的重新认识。关于科学执政早就有详尽解读,在十九届四中全会后又有很多权威的阐述,本不应该班门弄斧,但这次战“疫”以习近平为核心党中央带领全党全国人民抗击国内疫情,支持帮助世界各国尤其是美国阻控疫情的战略部署,所树立的大党形象和由此展示的大国风采,自认为有必要重新认识科学执政的内涵。新时代的“科学执政”,就是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为指导,坚持马克思主义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道路,更好地体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执政追求,不断探索和遵循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实现以科学的理论、科学的制度、科学的方式管理国家和社会。其基本要求,是立足新时代认识执政科学、尊重执政科学,按马克思主义揭示的科学规律执政,把执政作为掌握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其核心,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指导,坚持马克思主义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道路;其保证,是建立健全从严治党和依法治国的科学制度,运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科学的执政,有效地防止国内外西化渗透黑手干扰执政活动与受西方治理蛊惑的随意性和盲目性,彰显执政目标体系的科学性和执政实践的科学性;其路径,是科学制定和实施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科学设计、组织、开展各项执政活动,不断改进党应对各种风险的执政方式,提高科学执政的能力和水平。

2、科学执政的基点和关键点。这次战“疫”,使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考,也使党在战火中淬炼了科学执政能力,更使我们进一步认识了科学执政的基点和关键点。科学执政的基点,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指导的执政,是体现人民当家作主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执政。科学执政的根本前提是执政,亦即为谁执政,依靠谁执政,比如这次战“疫”党所做的一切是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党做出的每一项决策都代表了人民的根本意愿,而党的每一项战略部署又是靠人民来完成的;科学执政的关键是科学,这个科学不是一般的探索自然规律的科学概念,而是超越一切自然和社会科学的顶级精尖特殊科学,是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坚定性和纯粹忠诚马克思主义的集萃,是精通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水平和运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结晶。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所强调和要求的“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理论,创造性地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对待科学的理论必须有科学的态度”。(《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国共产党新闻2018年05月04日,来源:新华社)所以说提高党的科学执政能力的关键点,是坚定信仰马克思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也如习总书记引用毛主席1938年的精论“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习近平《领导干部要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人民网 2013年04月28日,来源:学习时报)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历经艰难困苦而不断发展壮大,根本原因就是始终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始终以马克思主义思想建党强党,如果不信仰马克思主义或口头上信仰马克思主义,不坚持马克思主义创立的社会主义或口头上喊社会主义实际上搞资本主义那一套,不要说提高党的科学执政能力,就是连执政基础就会丢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领导13亿多人的社会主义大国,我们党既要政治过硬,也要本领高强,要在全党营造善于学习、勇于实践的浓厚氛围,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推动建设学习大国。就是要求把马克思主义这个看家本领学精悟透用好,全面增强执政本领。这次战“疫”各级党组织表现出的战斗力,共产党员表现出的“跟我上”精神,以及各条战线共产党员打击发国难财、打击制假造假防疫物质的坚决性,就充分诠释了信仰马克思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根本作用。

3、提高科学执政能力的根本要求。科学执政有诸多要素,提高科学执政能力有很多要求,但从这次战“疫”对党科学执政的大考,对拓展党的科学执政能力的战火实践,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提高科学执政能力的根本要求。

首先,提高科学执政能力,就是要提高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恩格斯说“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科学性,在于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揭示了资本主义运行的特殊规律,为人民指明了实现自由和解放的道路;还在于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指南,必须始终站在时代前沿,随着实践的变化而发展。因此,马克思主义能够不断探索时代发展提出的新课题、回应人类社会面临的新挑战,正如马克思名言所说“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这次战“疫”,党面临国内外诸多矛盾挑战,面临巨大的风险困难,使党治国理政遇到前所未有的考验,但党中央和各级党组织正是在应对阻控疫情各种重大挑战、抵御疫情蔓延各种重大风险、克服来自群众情绪和主要疫区恐慌各种重大阻力、化解主要战场和全国阻控战场各种重大矛盾、解决疑似、确诊医治和接触人员追踪各种重大问题的能力中,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群众观、阶级观、发展观、矛盾观,不断从中汲取科学智慧和理论力量,提高了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而这些能力的提高的根基,就是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坚定坚持马克思主义创立的社会主义道路,不断联系这次战“疫”的实际问题,获取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强大力量,并由此转化战“疫”的强大力量。

其次,提高党的科学执政能力,就是要树立对马克思主义的真心推崇敬重、真正信仰,不容许有半点怀疑。对马克思主义的不同态度,决定了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论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决定了是否有科学执政的能力。这次战“疫”,为什么大多数地方能够紧跟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阻控疫情时立即进入战时状态,在开工复工时又奋勇当先,根本问题在于胸中有数的担当,在于平时注重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理论精髓,在关键时刻能够自觉运用科学理论指导行动,注重以问题为导向为牵引,坚持唯物主义与辩证法、灵活运用于客观实际与现实条件,避免了照抄照搬的教条主义、按我所需的实用主义,避免了头痛医头就事论事官僚主义、惯于做表面文章的形式主义,也必然带来走向上的不同、效果上的不同。平时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决定了像战“疫”这样复杂纷繁时期大考的成绩,所以说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容许任何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倾向和思潮,必须坚决地,旗帜鲜明地,毫不手软地向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行为作斗争。这是提高科学执政能力的要害,有的领导放任打着研究旗号诋毁马克思主义的言论行为,听任打着改革开放幌子贩卖资本主义黑货的泛滥,尤其是在这次严峻的战“疫”中依然有人公开兜售资本主义市场理论对抗政府的抗击疫情,党委宣传部门视若不见,有人明目张胆搞与马克思主义文艺格格不入的创作腐蚀人们的心灵,党委宣传部门还是睁只眼闭只眼,如此岂能提高执政能力,怎么谈得上科学执政?因此,提高科学执政能力,必须端正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必须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的马克思主义,不容许有丝毫的动摇,不容许有半点的含糊,这是基本原则,也是提高科学执政能力的关键所在。

第三,提高科学执政能力,必须读懂悟透和掌握运用毛主席的“两论”。在论述提高科学执政能力,推崇毛主席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以下简称“两论”),有人会感到跑题抑或离题太远,实际上科学执政,提高科学执政能力,绝对离不开毛主席“两论”。因为毛主席的“两论”,从宏观上说,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哲学基础,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由外国模式向中国模式的转变,发展创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形态和表述方式,在中国革命史乃至我们党的历史上占有重要历史地位,为中国共产党人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从具体上说,“两论”是被实践反复检验证明了的科学论著,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锐利思想武器,对今天提高党的科学执政能力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两论”所阐述的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和唯物辩证法的理论原则,以及由此引申出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不仅是我们党在民主革命时期以及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取得胜利的思想法宝,也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所必须遵循的理论原则。这次战“疫”首先面临的就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面临最直接的就是许多矛盾的交叉,哪个地方做到了“对具体矛盾进行具体分析”,认真“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并积极“做好矛盾转化工作”就取得了这次战“疫”的胜利。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2月和2015年1月两次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并提出了问题意识哲学,号召全党增强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方法论和辩证思维能力,提高解决我国改革发展基本问题的本领,就是因为“两论”对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作出马克思主义哲学总结,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和辩证法。而党的十八大以来推出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大新发展理念,也都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运用和发展“两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实践。这次战“疫”习近平总书记坚持党的坚强领导,坚持全国一盘棋,作出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之战略部署,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统筹主要疫区前线战场和全国阻控战场,统筹消除疫情国内战场和支援各国抗击疫情国际战场,更是把“两论”发展到极致,不仅彰显出“两论”的强大生命力,也为提高党的科学执政能力做出了典范。

概言之,坚持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指导,坚持马克思主义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道路,全面体现人民当家作主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就是科学执政,提高科学执政能力的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1、教育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以科学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2018年06月28日,来源:光明日报;

2、国际在线2017-09-07首页,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典章 ——纪念毛泽东同志《实践论》《矛盾论》发表80周年;

3、阎树群《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对待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 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专题报道>>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2018年05月21日,来源:陕西日报。

2020年3月

【侯立虹,察网专栏学者。本文为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侯立虹:战“疫”视角解读党的科学执政能力 ——战“疫”拓展党的科学执政能力之一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4/56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