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立:震撼世界的60天(三)

随着美国各种危机的逐步深化,美国各个利益集团为了彻底摆脱美国国家政权应该承担的各种责任,他们有着通过独立而摔锅的天然冲动,并且目前已经呈现出了不可挽回的分裂趋势。本着围三缺一的原则,中国应当为西方精英人才与资本加入未来的中国利益圈(不一定局限于中国本土),保留一条由政府最高层来进行筛选与控制的渠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加快西方社会上层精英和利益集团的分化,甚至可以促进北美大陆的碎片化,防止这些利益集团被逼上绝路而最后抱成团铤而走险,甚至最后不惜与对手同归于尽。

【本文为作者倚天立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倚天立:震撼世界的60天(三)

倚天立:震撼世界的60天,是工业化260年来人类文明最严重的一次大毁灭与大审判(一)

倚天立:震撼世界的60天,是工业化260年来人类文明最严重的一次大毁灭与大审判(二)

十、这场瘟疫对中国和世界经济的短期、中期影响

2020年,是一场全球大萧条的开端之年,一切的灾难都还刚刚开始,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如果对未来还心怀侥幸,那必然在未来输得最惨。目前在全世界资本市场上演的如同冰山一般崩塌的悲惨现状,证明这一场来势汹汹的瘟疫正在消灭全人类两样最宝贵的东西:

那就是对未来的信心和希望。

3月26日,美国官方公布失业率为328万,比前一周公布的数据几乎高了12倍,为历史最高峰值的4.72倍,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华尔街有分析人士提醒:要做好下周出现600万人的准备。就当下而言,包括美国经济最发达区域的16个州发布“居家隔离令”,占美国1/3的1亿人口被要求足不出户;这16个州当中,几乎所有城市的公共场所、娱乐场所、商户门店关门。美国全部劳动人口大致1.6亿,3月6日公布的失业率为3.5%,如果加上刚刚公布的21日当周328万人初请失业保证金,美国已经明确登记在册的失业人口大致应在900万左右,失业率应在5.5%以上,眼下,失业人数增长率高达58%,而接下来,灾难性的数据还会接踵而来。此前姆努钦曾预测过,这场“疫情危机”可能会导致美国3200万人失业,失业率将达到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20%。

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增长已经成了不可实现的梦想,更真实的现实是来估算一下美国以及世界各国的GDP会因疫情而损失多少。

目前,包括中国与美国在内的全世界,其经济发展趋势全部表现出了以下几个特点:

其一,突然休克,导致断崖式下跌。

从目前特朗普政府混乱无能的工作方式来看,美国想在短期内消灭疫情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特朗普“复活节前复工”的设想,就像希特勒1945年4月在地下室里臆想出来的胜利梦呓,疫情导致的混乱将会持续两个月、半年,甚至有可能会持续整个2020年。这样的后果,是以第三产业为主体的美国GDP根本不敢想象的,所以,基金大佬比尔·阿克曼才会带着哭腔高喊“地狱即将到来”,“美国资本主义可以接受隔离30天,却承受不了18个月的停工!”

从3月29的状况来看,美国确诊患者已经超过了12万人,仅以3月26日的数据(检测55万人,确诊8万人,传染率为15%左右)来做简单的数学模型推算,到4月,美国的实际染病人数将会达到上千万。

2018年,美国GDP总额为20.5万亿美元,第三产业占比为80.6%,达到了16.5万亿美元以上。而在第三产业中,与文化、娱乐、运动、旅游等相关的产业占比超过8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超过了40%。美国的建筑和房地产,产值为3.3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接近17%。第三大支柱金融保险业产值为1.5万亿,占GDP比例为7.4%。计入餐饮业7700亿,四者相加为13.5万亿美元,GDP占比为66%。

2020年1月23日,中国在武汉封城的同时,全国经济按下了暂停键,其后六十天当中,制造业、文化、娱乐、运动、餐饮、零售、住宿、旅游业、交通运输业等产业的产值惨不忍睹,而房地产业的成交量在第一个月内几乎接近于一片空白。同样的情况必然会出现在美国,从3月23日起,随着美国全国范围的各种封锁禁令开始执行,经济休克的一幕必然也会在美国上演。

据国外媒体报道,到3月25日,市场调查机构J.D. Power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周美国零售汽车销量较预期下滑35%,由此使得汽车制造商3月份的销售业绩或较上年同期落后最多45%。对于整个3月份,J.D. Power预测美国车市零售额将比2019年3月低38%至45%,该公司还预计4月和5月的同比降幅将分别高达78%和75%。

摩根士丹利认为,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不足以恢复美国经济,预计美国经济第二季度将暴跌30%,也就是在6万亿美元左右。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也预计,美国经济将出现“非常严重”的衰退。

如果这次美国的疫情持续时间达到3个月,全国也因此封锁了3个月,其失业人口必然会超过1亿,GDP也已接近腰斩,那时,整个社会秩序可能先于经济崩溃之前就提前崩溃了。

其二,全球范围的大萧条。

对中国来讲,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和外贸中的消费与外贸,都遭受到了巨大打击。

首先是消费。2003年,“非典”给中国经济造成的全年直接损失为0.8,而这次新冠肺炎带来的损失最起码要比“非典”高出一个数量级,暂且估计为5%,大致为5万亿人民币左右,其中,包括旅游业的损失大约为5千亿(去年春季期间为6千亿左右),餐饮业零售业大约为7千亿(去年春节期间为1万亿左右),外贸大约为4万亿(去年一季度进出口总值约为7万亿),电影票房50亿,仅此几项损失就达到了5万亿人民币以上,基本上可以抵消2019年GDPD的全年6—6.5%的增长量。

照理说,在疫情之后,中国经济会迎来一个报复性的反弹(就像当年“非典”之后一样),但是,3月底,中国国内的抗疫战斗基本结束,但是全世界范围内的疫情却刚刚开始全面爆发,这种危急的形势加重了国人对未来形势的担忧,极大地降低国人了对经济发展的预期,都产生了捂紧钱包、缩减开支的共同心理,所以,在湖北以外疫情基本解除了的各地区,我们并没有看到消费领域的“报复性反弹”,而看到的却是大量的中小企业倒闭,这些天在许多银行的营业部内,工作人员最大的工作量就是为倒闭的企业销户。

然后,外贸前景极为黯淡。

可以预料,在接下来的全世界范围内,由于大部分国家都进入了锁国模式,不管是国家还是个人,其消费都进入了冬眠期,人们的各种需求大都下降到了只满足基本生活保障的底线附近,绝大部分国家都将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由此,作为世界工厂和第一大贸易国的中国,其货物进出口也必然受到重创,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达到一年,那么,中国外贸很可能会损失三分之一的规模。

目前,在外贸企业集中的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除了跟防疫抗疫有关的相关行业之外,绝大多数的企业都是订单不足,生产并不饱和,如果这种现象在短期内得不到根本改善,长三角和珠三角将会出现很大幅度的失业现象,这对社会安稳会形成巨大的压力。

对于这种严峻形势,政府高层估计已经充分预料到了,所以在前不久就推出了五十万亿的宏大基建投资计划,政府的这种做法实际上都是一贯的思路,那就是用宏观经济手段来强行熨平经济危机期间的各种不利曲线,尽量将社会危机化解到最小程度。但是,这种天量的刺激计划到底能起到多大作用,最快又能在什么时候产生作用,而在刺激计划发挥作用之前,经济下滑的势头会在哪个区间得到遏制,那些小微企业能不能活到曙光初现之前,这许多问题都让人们对未来充满了担忧,而这种担忧恰恰就是抑制经济发展的最大的毒药,弄不好中国经济很快就会进入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同时存在的冰火两重天中去。

当然,对中国来说,还只是考虑经济损失的大小问题,而对中国以外的许多国家来讲,却是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是能不能从260年来最大的一个火坑里爬出来的问题,在短时间内,我们将会不出意料地看到若干个西方国家即将出现国家破产、政府倒台的现象,而随着疫情的不断扩大,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大萧条向纵深发展,更有不少国家便会进入到骚乱动荡甚至是局部战争的地狱中去。

而首当其冲的便是美国。

其三,长期L型停滞。

由于疫情发展趋向于长期化,不少国家政权崩溃,大量人口死亡,世界经济的大萧条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深化与加剧,全球化走向解体,世界各国退缩到保持基本生存的半工业或者纯粹农业状态,由此,世界范围内经济复苏的曙光遥不可及,只有中国等极少数国家或地区会较早进入复苏,然后再逐步带动附近地区经济的逐渐恢复,所以,在这个阶段,“全球化贸易”变成了“区域化贸易”,并且会持续相当长的周期。

其四,高科技公司凛冬将至。

根据以上推断,如果疫情持续一年的时间,那么除中国以外全世界别的国家对于高科技产品的需求会严重下滑,像华为等公司之前所签订的国外的5G订单估计有一大半都得不到执行,同时,美国那些高科技公司也很快会陷入冰窟,一系列硅谷科技公司破产倒闭必然是迟早到来的事情。2020年初的这场疫情,正式标志着全球化的正式结束,标志着人类工业化运动的一个大低谷的到来,自上个世纪末高科技发展的迅猛势头被拦腰打断,全球科技水平将会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维持着一个较低的标准上长期运行。

可以肯定,几乎所有国家的科技发展纲要都要进行重新规划,其方向将是以生物、医学、农业、畜牧业等为主。

还是那句话:生存是文明的第一要务。

其五,货币崩溃将成为一种常态,世界贸易即将进入支付危机。

实际上,作为第一个从大瘟疫中走出来、大部实现了实物生产的中国,又面临到了另外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风险,那就是:

中国可能会用宝贵的实物资产,换取一堆过去被称为“货币”的废纸。

现在,绝大部分淹没在病毒海洋中的西方发达国家,他们拯救自己的方式,并不是直接抗击瘟疫、战胜瘟疫,而是采用了滥发货币来拯救股市、债市等金融市场,企图以首先保住资本市场利益的方式,来达到“曲线抗疫”的目的,在以特朗普为代表的西方政客的逻辑里,如果经济崩溃,自杀的人要比病死的人多得多,因此,指望欧美国家牺牲金融市场来救助患病者,无啻于天方夜谭。

从美联储的前主席伯南克到现在的鲍威尔,从美元到欧元,西方大国要拯救自己的经济,唯一的手段就是开闸放水,用天量的货币来保住现有的各种资产价格,营造出一个市场稳定的假象,由此付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如果是在1998年、2007年的时候,货币的“无限量宽松”也许还有一定的作用,因为那时中国经济还比较弱小,无法阻挡欧美的货币洪水,西方人用纸币来换取全世界实物资产的这套把戏还可以演下去,然而,今天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了。你美元、欧元、日元发行得再多,也不能化作口罩、防护服和药物消灭病毒,更不能变成生活必需品来拯救民众,西方哪怕给每个病人派发十万美元欧元,也延长不了病人一分钟的生命,当病死率达到一个临界值的时候,西方社会这套泯灭人性的虚假把戏必然会砸锅穿帮,必然会被自己的人民所抛弃。

所以,这么弱智无能的办法,连中国春秋时候的文子都嗤之以鼻,“故扬汤止沸,沸乃益甚,知其本者,去火而已。”简而言之,就是中国老百姓人人都懂的“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如果这种愚不可及的政策持续下去,西方经济崩盘、社会秩序瓦解已经是无法避免,西方货币的“金圆券”化也是必然结果。

眼下全世界防疫抗疫物资的生产格局,那就是中国几乎是以一国之力来向全球绝大部分国家,提供绝大部分抗疫物资,许多企业的生产任务差不多快排到了半年甚至一年之后,这些外汇收入在一定意义上减缓了中国外贸下滑的严峻程度。然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当中,如果有些国家果真出现了社会秩序瓦解、货币大幅度贬值的现象,那么,这些中国企业手里的外币是不是也就变成了一堆废纸?

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加元、澳元、韩币、瑞士法郎、瑞典克朗、丹麦克朗、卢布,等等,在这一揽子货币当中,风险最大的便是那些北欧小国的货币、瑞郎、加元、澳元、新西兰元、卢布、英镑等。对中国企业来说,一般都是以美元、欧元、英镑、日元来结算,但是,在这几种货币中风险最大的便是英镑,以目前英国的局势来看,英国很可能是五常中最先倒下去的国家,其英镑贬值的几率也最高。

因此,中国外贸企业最先可能遭遇“实物换废纸”的,便是手里拿着的那些英镑和北欧小国货币。

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在一系列国际结算货币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去以后,国际贸易突然间会遭遇到一个百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知支付窘困:

全世界的商人们用什么等价物来实现货物之间的流通?换句话说,世界贸易用什么货币来作新的国际结算货币?

那时候,世界范围内的商业贸易只有三种选择,一是人民币,二是黄金,三是以货易货。

十一、在瞬息万变的国际局势下,如何调整中国的短期与中期战略对策

为了抓住眼下这个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政府高层各个系统必须要争分夺秒进行研究与补课,重新预估国际局势的演变趋势,重新评估中国在国际政治格局中的地位,重新评估以前迫于内外压力而制定的某些政策以及某些协议,决不能让各方面的政策落后于国际形势变化太远,否则便是贻误战机,成为千古罪人。

对于未来,我们不可能在一时间设想出所有会遇到的各种风险和各种机遇,但是以最大的可能性来对未来做充分的估计,也会让我们在未来的各种意想不到的极端情况面前有所准备。

第一,应尽快制定刺激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培植各种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尽快制定对于中小企业的救助扶持政策,以此激活中国经济体量中最基础的毛细血管,尽量对冲经济断崖下行的社会震荡。

第二,调整外贸政策,成立防疫物资管控委员会,整合现有与抗疫相关的各种相关产业,确定国内厂商的定价权和销售方向,一边立足国内,一边以商业方式向国外积极发展,尽量使这些行业成为拉动国内经济的龙头产业。比如,大力培训医护人员(尤其是护士),大力向国外推广中西成药(减少原料药出口)及相关产品。

第三,以中医药为核心,以医疗支援作为有力手段,有目标、有计划地大力展开对外支援,效仿当年美国对欧洲的“马歇尔计划”,借以建立一个对中国有利的国际新秩序。

第四,为应对当前美元、英镑等货币随时出现巨幅贬值的风险,中国政府应当逐步采取一系列必要的防范措施:

1、尽快在全球收购各种优质资产(以石油、矿产、农产品为主),尽最大可能消耗掉手中的大部分美元和欧元资产,由于目前还不是经济危机的底部,现在购入的各种资产以美元、欧元来计价评估会有一定的损失,但考虑到中国手中美元、欧元及美债的贬值,其损失反而会更大。

2、尽快将所有抗疫物资(直接的和间接的)打包上市,建立其一个以人民币结算的期货市场,扩大人民币的资产规模。

3、尽快在海外开展人民币贷款业务,将人民币的洪水释放出去,在海外对冲美元、欧元的影响。

4、在“一带一路”范围内发行人民币债券,使得该地区的资本力量把其他货币资产置换成人民币资产。

5、将国际结算货币逐渐缩小范围,仅限于人民币、欧元、美元和日元等极少数品种,不接受其他货币。

6、同时逐渐加大来华采购货物的支付货币中人民币的比例,将人民币列为第一优先。

7、现在条件下,暂缓对海外商业型高科技公司的收购,因为西方整体的社会危机才刚刚开始显现,这些科技公司一是暂时不会有对手盘来抢夺,二是其价值远还没有达到底部,三是未来对高科技产品的方向和需求会出现急剧变化,眼下无法准确判断这些公司或者人才在未来的价值。实际上,眼下面对苏联崩溃时期的那种历史机遇,中国更需要引进的是基础科学的泰斗人物,只有这些大师才能在短时间内将中国科技的整体水平提升一个层次。

十二、开脑洞:假如你是美国的资本寡头联盟,你该怎么办?

很多中国人在研究美国问题的时候,常常会不自觉地固化自己的民族立场和政治立场,很少有人会设身处地地站到美国人的立场上去观察思考美国的问题,其实,今天对中国人不要总站在汉人的角度来看明朝是怎么灭亡的,而是要常常站到女真人的角度换位思考,来看看满清最后是怎么夺取天下的,只有这样,我们可能对明亡的历史才会认识得更深刻。

同样,我们不妨尝试着站到美国资本寡头的角度上去,从他们的利益角度来看待中美关系,也许只有这样,我们才会体会春秋时韩魏赵为什么要三家分晋,才能体会当年叶利钦为什么会坚决推动苏联的解体,也才能深刻揣摩近几年来欧美政治演变的隐秘逻辑。

在这里,我们可以来做一个非常并不复杂的假设:面对目前美国千疮百孔、危机重重的政治局面,如果你是那部分决定美国命运的资本寡头,你会怎么办?

某一天夜里,你穿越到了美国,成了资本寡头联盟的一员,你一定会被目前美国国内千疮百孔的真实情况惊得连连倒抽凉气。

有几个无法解决的死结像山脉一样横亘在你面前:

第一,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巨大矛盾;

第二,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的巨大矛盾;

第三,WASP与黑人、拉美裔之间的巨大矛盾;

第四,全社会愈演愈烈的财富分配不公的巨大矛盾;

第五,全球化与孤立主义的巨大矛盾;

第六,新自由主义与宗教传统和民粹主义之间的巨大矛盾。

深刻的矛盾意味着严重的危机,而目前美国所面临的又面临几大固有的危机和意外的危机:

第一,正在开始全国蔓延的疫情危机;

第二,即将燎原的金融危机;

第三,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

第四,两党死拼的政治危机;

第五,天量国债所形成的债务危机;

第六,一个掘墓人一般的强有力竞争者已经重新站起来,美国再也不可能打倒对方了。

面对这样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如果我是美国资本寡头联盟中的一员,我就应该非常清楚地知道,美国这个国家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了,我如果是要很高尚地来拯救它,不仅把美国所有的国家净资产全部填进去都不够,并且还要将我们这些资本寡头的生命与财产全部拿去给那些乌合之众殉葬,而我们最后的下场,还免不了要被布鲁克林的那些非裔花臂男抓去爆菊花、挂路灯。问题是我和我的那些寡头小伙伴有那么伟大吗?

如果我们有那么伟大的话,美国就不该是今天这个样子!

既然我们看得清清楚楚,知道这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了,并且我们从来就不知道祖国这个词是怎么拼写的,那我们为什么不早点给自己准备后路呢?

《阿斯特拉耸耸肩》早就告诉过我们:枪声一响,道德就不复存在。

我是个天才,没人比我更懂得设计退路,我给寡头小伙伴们所设计的后路没有别的,我们只能做出下面这样的选择:

“让那个叫美利坚的国家game over,只有这个国家完蛋了,我们才可能得到重生!”

A1,美国倒得不能太早,否则,这个国家最优质的资产还没有全部落到我们手里,会被对手们抢不少过去,比如,金融资产大部分在高盛和摩根那边,石油、矿产在洛克菲勒手里,海外的毒品市场被中情局控制着,而美国军队的那些飞机、航母到底怎么分,各个财团都还在吵。

A2,美国又不能倒得太晚,倒晚了,那就意味着还要投入更多的资源来维持政府的运转,要去为那些又脏又臭的穷光蛋操碎了心,并且我们很可能就来不及跳船了。

A3,由此,我计划中最重要的第一步便是安排英国脱欧。

直到今天,有很多人打破了脑袋都没想明白,英国人为什么要冒着国家分裂的巨大风险来脱离欧洲,其实,这个原因很简单,我说到后面你就明白了。

A4,早在几年前,我们就知道泡沫如同大海一般的金融危机是根本躲不过去的(因为泡沫就是我们制造的),但是,金融资产价格上涨我们会赚钱,而价格下跌我们也会赚钱,只是你想不到的是,我们不仅是通过做空赚钱,而且还能以“救市”为借口赚大钱,这回你们不就看见了吗,我们就是无限量宽松——发行天量的美元来赚钱。

反正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这么美的“元”,让我一次爱个够吧。

A5,我们借口救市发行了那么多美元,难道不怕美元崩盘吗?笑话,你们这些没见识的乡巴佬!在我们的精心操纵下,美元短时间内怎么可能崩盘,办法很简单,给沙特王储那个野心家打个电话,允许他去抓几个亲戚,立刻,石油大跳水,引发股市大跳水,同时我们再把黄金压下去,这三个领域内的资金一时间必然会嗖嗖地往汇市和债市里窜,美元越印越多,还他么越涨越高,美元、美债涨得简直是不要不要的,美元指数都差点冲过104,而美债都快变成负利率了,还有大票大票的傻逼贴钱买,这种美妙的场面有谁见过?

不好意思,这都是我们的杰作,没有人会比我们做的更好。

A6,眼下,病毒在全世界蔓延,把全世界的资产都打得一地鸡毛,尽管现在还不是底部,但我们马上就要出手了,得赶紧把手里的这些美元撒出去,要是动作慢一点,那只红眼睛、铁牙齿的兔子嗖地就奔到前面去了,他手里可也是大把大把的美元,也是要急着撒出去。这么些年,就是这只兔子截胡,我们在前面杀人放火,他在后面闷声捡洋落儿,我们的美元、美债的美妙循环就是硬生生被他打断的——算了,现在不敢轻易惹他,不说了。

A7,全世界好大一笔资产又被我们抢到手了,但是都属于美元资产,如果美元暴跌,各个国家的汇率大变,那我们就算赔到家了。可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它发生,很简单,疫情在美国全面爆发,股市终于没能守住17000点,狂飙为我从天落,美债也跟着暴跌,石油自然也涨不上去,那时,美元估计还要冲上105。而这个时候,特朗普这个亡国之君还在那里自吹自擂,吹得天花乱坠,以浑身解数口头救市——他那副样子使我想起了当年萨达姆的新闻发言人萨哈夫将军,他以一己之力就把美国大军挡在巴格达外面好几天,看来特朗普的嘴功还在萨哈夫之上。

A8,在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做点什么了。

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在南亚方向引爆印度和巴基斯坦战争、同时将中国拖下水之后,就应该再主动引爆美国国内的金融危机,让美利坚合众国顺理成章地寿终正寝,然后,我们这群最杰出的资本科技精英,自然就应该占据东海岸靠海的那片有利地形(这里原本就称为“新英格兰”),建立起一个崭新的帝国,这个国家自然就叫做“新英格兰帝国”,与脱欧以后的英国合并成了一个新的联邦国家。

于是,英镑自然也就成了美元2.0。

A9,你可能会说,就英镑那种鸟样,怎么可能成为新一代的美元?你说得对,在以前,鬼都看不起英镑那副死样子,背后又没有黄金、石油甚至《花花公子》作支撑,币值还贼高,比美元还高,但是,当“新英格兰帝国”建立起来之后,英镑便会让你高攀不起了。

1、新英格兰帝国集中了美国原有的大部分资本精英、科技精英;

2、新英格兰帝国继承了美国原有的大部分军事力量,比如核导弹、核潜艇、航母和先进战机等等;

3、新英格兰帝国拥有了美国东海岸大部分的一流大学、文化设施等等;

4、新英格兰帝国拥有全世界最庞大的海外资产,包括油田、矿山、土地等等;

5、由于美国已经解体,新英格兰帝国自然不承担美国原有的各种债务,你中国手里有一万多亿美债,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前美国留下来的那些海外基地、离岛,甚至包括夏威夷、阿拉斯加,你只要打得过当地人,你就尽管拿去。什么?日本也想要赔偿,秀逗了,日本人数数你有几艘驱逐舰?有几架真正的五代机?但是,小日本你先不要骂娘,我把你的资产劫掠一空,但是我会拿一样你朝思暮想的东西来补偿你,那就是给你留下几百枚中短程核导弹和几艘核潜艇,你负责把中国给我顶在西太地区,不要让他扩张太快,给我留下东山再起的时间。

6、美国不复存在了,旧有的政治制度也该结束了,特别是那个吵得卵子朝天的两党制也该见阎王了,就是因为几百年两党恶斗,才把美国从霸王龙拖成了小公鸡。新国家建立起来,名字虽然叫“新英格兰帝国”,但依然是昔日的美国上层精英做主,英伦三岛上的那些穷亲戚只配做我们的小跟班,要是苏格兰、北爱尔兰想要调皮搞事,我们分分钟教他们重新做人。我们对付不了那些老奸巨猾的中国佬,搞你们这些高地人简直是手到擒来。

怎么样,拥有了这么多的最优资源,新英格兰帝国就差不多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强国,难道英镑还不能叫做美元2.0吗?

只要新英格兰帝国建立起来,过去的美元资产不就顺顺利利过渡到英镑了吗?我们大家不就跳船成功了吗?

A10,一个崭新的“新英格兰帝国”,没有了外债、内债,没有了令人憎恶的非洲裔和拉美裔,不用去管那三亿多屁民的死活,不用操心那么多“婴儿潮老人”的养老金退休金和那么多低贱人口的食品券,更不会去理睬那些非法居留者的所谓人权,那个时候的新英格兰帝国,连游行示威都属于恐怖袭击。

A11,那个时候的新英格兰帝国,只有几千万的精英人口,而劳动力却多得根本用不完。中部和南部那些非洲裔和拉美裔建立的垃圾国家,他们肯定会一天到晚打过来打过去,活下来的人都是我们的廉价劳动力,白天进来干活,晚上滚出国境,什么“五险一金”,什么“福利”、“人权”,全部见鬼去吧,那都是旧时代的野蛮印记。

A12,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天有不测风云,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突然来袭,席卷全球,提前引爆了美国的金融危机和全世界的经济危机,彻底打乱了我们的全盘计划,最终让我们功亏一篑。本来,如果没有瘟疫,我们庞大的军力与中国尚可一战,但是这该死的瘟疫在军队中也传播开来,紧紧困住了我们所有士兵的手脚,就像魔法一般,我们那么多的军舰、战机全部被捆绑起来,一动也不能动,一瞬间就完全变成了废铁,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俄罗斯、伊朗像煮熟的鸭子一样从我们嘴边飞走,眼睁睁看着中国这支笑面虎拿着几只口罩、几台呼吸机,就成了全世界都在求救的中心人物。

A13,情况变成了这样,谁都不愿意看到,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跟英国合并建立一个“新英格兰国”估计成了泡影,而我们的那些美元资产又该怎么样撤退变现呢?看来,我们在北美大陆建立新国家的战斗中,跟高盛、洛克菲勒免不了一场血战,他们控制中情局和空军,而我们则控制着海军和四等人,只是我们的实力要比他们差不少,难道我们要一败涂地,要投降不成?

对了,看看那尊自由女神像,她是法国人送来的,是法国支援美国人民抗击英国殖民者的伟大象征,我得到了神的启示,赶快到中国去,争取到中国人对我们建国运动的支持,这样我们与高盛、洛克菲勒之间的不利局面马上就会得到改变。什么?巴菲特已经去中国了,说是要要用现金和股权买下一家中国的顶级国企?那是在扯淡,那是几个月前的中国人在拿他耍猴哩。说到出卖国家利益——那时只有利益,哪里还有国家——那太简单了,没有人比我更懂得背叛,这方面没有人比我做得更好,我会给中国人开出他们无法拒绝的条件!为了撕裂美国,让各个力量自相残杀,中国人本来就需要我们这种人!山姆,马上安排公务机直飞北京,并且还要像斯诺登那样,准备好四个笔记本电脑——然后再乘以一百,里面装满各种资料,我就不信这些中国人做梦都想要的东西打动不了他们!

结语:

随着美国各种危机的逐步深化,美国各个利益集团为了彻底摆脱美国国家政权应该承担的各种责任,他们有着通过独立而摔锅的天然冲动,并且目前已经呈现出了不可挽回的分裂趋势。本着围三缺一的原则,中国应当为西方精英人才与资本加入未来的中国利益圈(不一定局限于中国本土),保留一条由政府最高层来进行筛选与控制的渠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加快西方社会上层精英和利益集团的分化,甚至可以促进北美大陆的碎片化,防止这些利益集团被逼上绝路而最后抱成团铤而走险,甚至最后不惜与对手同归于尽。

(全文完)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疫情 世界 美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4/56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