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今朝:中国人应有充分的学术自信

文化入侵、和平演变几乎已经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个长期不变的基点。然而,如果中国人不怕战争,就更不怕文化入侵和和平演变。中国的学术自信,必将使西方的文化入侵无功而返。

王今朝:中国人应有充分的学术自信

一、自信是因为学术来自于生活,来自于实践,来自于传承

中国自古就已成为学术大国。书有六经,而六经皆史、皆理。意思实际上就是六经是对古人生活的写照。这种写照由于经过极高的实践加工和理论加工,至今仍有极强的现实意义。而且,即使是近代中国,中国人的学术都是栩栩如生,登峰造极,只不过被千年未遇之大变局遮掩了光芒。连清代史学家章学诚都极其自负:“吾于史学,盖有天授,自信发凡起例,多为后世开山。”西方人虽然在近代在科学技术上领先于中国,但除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外,实在是缺少社会科学的大师。这是为什么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难以融入西方社会的根本原因之一。列宁斯大林实践了马克思主义,甚至形成了自己的主义,但70年后被俄国人几乎丢尽。当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在中国实际上古已有之。

有许多人以为,学术是书斋、象牙塔里的事情!大错特错了!学术就是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生活中处处有政治,因此必然处处有学术!学术与政治自来即为孪生兄弟。学术探索道理,政治加以应用,政治应用学术产生历史。章太炎予对于学习说,“如我学人,废经不习,忘民族之大闲[1],则必渝胥以尽,终为奴虏而已矣,”因为“吾人读经主旨,在求修己之道,严夷夏之辩。”这里的夷就不是中国的少数民族,而是西方世界了[2]。可见,在史学中,阶级斗争、民族斗争都是贯穿始终的主线。而到了毛泽东手里,更由于师从人民,使得中国学术登上世界顶峰,产生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产生了20世纪的《道德经》、《论语》,毛泽东的文章、文稿汇集起来,堪称20世纪乃至以后若干世纪中国人应该信奉的社会医学的《黄帝内经》。

为什么中国出了那么多的学术大师呢?原因不是中国大学多,而是社会的客观需要,必然造就许多创造知识的人。恩格斯说:“社会上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更能比10所大学把科学推向前进”。中国古人早就讲过这个道理。中国古人早就总结:“学于众人,斯为圣人。”就是从诸多人、从诸多老百姓学习,就是圣人了。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这就是说,有老百姓的需要和支持,有国家的需要和支持,何必非要死读书,才能掌握学问呢?孔子其实也不算生而知之的人。这实际上就是毛泽东讲的“向群众学习,走群众路线”,在实践中学习。为什么从老百姓和实践可以学到学术呢?因为“大道之隐也,不隐于庸愚,而隐于贤智之伦者纷纷有见也。”我想,这句话是说,大道理虽然不容易被看到,但有些老百姓是能看到的,而且它往往被自视有才的人的议论纷纷给遮盖了。《中庸》说:“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也就是说,中国古人就发现,普通老百姓也知道一些大道理,而至于大道理的极致,即使圣人也是有所不知的。显然,老子和孔子也有所不知,力有所不逮,马恩列斯皆是如此。

中国只是到了近代,在自然科学技术上,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使得真理落入到西方大炮的射程之内,仿佛就落后了。而从医学来看,中国东汉时期就有手术,就有麻醉,中国一两千年前形成的中医理论未有多少发展,整体上都超过西方近代以来两三百年的努力的总和。也就是说,即使到了近代、现代、当代,中国人和西方人在科学技术上也是各有所长的。

这样,从学术的来源看,中国人就应该有充分的自信了!有意思的是,虽然自然科学的传承在西方自然科学的发展上非常重要,但传承实际上也可能会产生科学发展的困难。因为过于注重传承,实际上就会囿于已有之成见了!真正的学术自信因此必然产生了传承与突破的辩证法之中。

二、自信来自于对西方学术水平、社会功能的科学认知

学术价值贵在应用,即其社会功能。而在社会功能上,军事最能体现。从民族前途和命运的角度看,虽然鸦片战争、八国联军等似乎论证了落后就要挨打,但其实并不尽然。因为落后和先进是相对的。中国科学技术某种看似整体上的落后可以被某种局部上的先进所抵消,这一领域的落后可以为另一领域的先进所抵消。中国共产党的成功史证明了这一点,抗美援朝的胜利也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自近代以来,中国就在学术上失去本来不应该失去的自信了。魏源虽然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主义者,被称为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但也未免把西方看得过重,把自己看得过轻了。他没有认识到,西方对中国的压迫主要是政治上的,而非科学和技术上的,没有认识到西方的虚弱。实际上,整个中国的近代史,除了毛泽东等少数人之外的现代史和当代史,魏源的这种妄自菲薄心态在中国的知识界是普遍存在的。反倒是广大的农民、工人对西方无所畏惧——他们敢于造反。从这个角度看,既然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造反就确实可以是有理的。所以,今天我们对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都应该给予高度评价!——无论它们本身还有什么缺点!这种自下而上的政治运动、阶级斗争具有推动世界进步的最大威力!有证据表明,西方人连对中国人抵制货物都紧张不已[3]。

西方在某些方面先进了,中国当然要以开放思维学习西方的先进的东西但名可名,非常名,被称为先进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真正先进的东西,就算是真正先进的东西,也不一定完全适用于中国。西方先进的东西进入中国总是要经过中国人的改造。然而,中国近现当代史都表明,中国引进西方看似先进东西的人实际上对西方这些看似先进的东西也不甚了了,甚至可能把落后的东西当作先进的东西给引进来了。1896年10月起到1901年1月30日,在马克思早已逝世多年,《资本论》早已出版多年后,严复还翻译《国富论》,定名《原富》,由上海南洋公学(交通大学前身)译书院出版。严复这个中国近代大知识分子竟然遗漏了马克思这个西方大知识分子的成果,反而将精力、资源投入到《国富论》这本在学术水平上早已被《资本论》占优的著作上,不能不说是近代中国连最基本的信息都较为缺乏的一种显现。严复没有机会得到关于马克思的信息吗?非也!1873年由江南制造局翻译馆创办的《西国近事汇编》,是中国人最早了解欧洲工人运动和西方社会主义思想的官方出版物。该刊物就提到“康密尼人”,即共产党的音译。1899年出版的《万国公报》,就让中国人第一次知道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名字[4]。这时,即使严复没有看到相关的报导,上海南洋公学(交通大学前身)译书院的编辑们也没有看到?1908年1月,《天义报》刊登了由民鸣翻译的《〈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随后又连载了宣言的第一章中译版。这是《共产党宣言》首次被部分翻译成中文并引入国内。十月革命胜利后,《新青年》刊登了《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马克思学说》等大量介绍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文章,其第六卷第五号还推出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号。这不能不说陈独秀颇具慧眼!当此之时,尽管《原富》已经出版,但其流传必然被限制也就可想而知了。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经历了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国富论》等反映资产阶级兴起初期的著作以及换汤不换药的新古典经济学著作、教材,本身已经过时了,又借一些译者、出版社在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一度卷土重来了。而在这种卷土重来的运动之中,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许多领域(如学科、教材、论坛、报导、评价)失声、失语、失踪了。不仅马克思主义失声、失语、失踪,中国传统文化也暗淡了。这样看来,当代中国的许多名人学者恐怕比严复又还不如了。这本身既是学术无能的表现,又是学术缺乏根基的表现。这样,在中国学术的舞台上,甚至在一些文件中,就充斥着西方的话语了,西方十分落后的话语就被当作时髦的现代的科学的话语来使用了,中国学界缺乏学术自信就成为必然。中国学界不仅没有很好地传承马克思主义,也没有很好地传承传统文化,反而被西方的亚文化迷失了双眼

然而,当西方新古典在中国流传,俨然成为主流时,广大的老百姓,广大的受到马克思主义教育、熏陶的学者并不信然!中国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已经形成货币的实物本位制,在解放后,又使中国人民银行直接服务于企业发展。改革开放后,中国却逐渐让货币发行以外汇所得为本位,让商业银行介入到人民银行与企业之间。2020年3月31日有消息称,美国民主党正在推动美联储委员会接手州和地方政府债务,将财政部从决策中排除。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近扩大了美联储的放贷权限,包括对公司和中型企业的支持。美国国会也将采取行动,通过法案允许美联储直接购买公司长期债券。上周,前美联储主席耶伦、伯南克发表联合公开信,敦促美联储开始购买公司债券。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美联储被允许购买长期公司债,允许购买公司股票或许并不遥远[5]。可以说,美国在学习中国计划经济时期的货币银行制,根本改变中央银行不对企业开展业务的规范了[6]。

西方新古典信奉大市场,小政府,信奉所谓民选。然而,就是1930年代接受西方教育回国效力国民政府的诸多理工科人士都反对自由市场而大力赞颂、践行威权甚至独裁。重化学工业的奠基人范旭东,三十年代访日归来后说:“日本化学工业基本以仿造为主,缺乏研究能力,现在我们学习欧美最新技术,不出10年,超越日本不成问题”。前身是为应对九一八事变后局面而设立的国防设计委员会的南京政府资源委员会(“资委会”),在1927-1937年的黄金十年,“资委会”生产领域跨越煤矿、石油、钢铁、有色金属、电工、机械、水泥、造纸等部门,成为工业巨无霸。抗战爆发后,“资委会”升级为国民政府、乃至整个社会的经济中枢,负责筹备生产军需物资,向抗日前线输血。抗战前夕,“资委会”控制的工矿企业仅有16家,战争胜利时,国营企业已经增长至125家。到1947年,“资委会”员工共有223775人,其中职员(担任技术、管理工作职务)32917人,各类技术人员达13343人,占职员数的40.5%,“资委会”已经掌握了中国的经济命脉,生产全国100%的钨矿、28.9%的煤产量,对民营企业获得压倒性的优势。仅电器行业,“资委会”就制造了81.4%的电动机,90%的电话设备,49.6%的灯泡。1949年后,民国绝大多数技术人才都留在了大陆。“资委会”下的企业在解放后大多甚至全部作为官僚资本被没收,成为新中国国营工业的物质基础。按照国内一些学者的做法,新中国的计划委员会前身恐怕可以看作是南京政府的资源委员会[7]。新古典市场经济理论把边际效用递减奉为解释价格的不刊圣典。而在中国广大有识之士看来,如果生产都不存在,效用就不存在,何谈效用递减!这样,其实,可以说,从旧中国到新中国,中国人自然地就不信奉市场,而信奉生产。

在自然科学领域,可以说,西医对中国的渗透最为完全

【“2004年,当小洛克菲勒死了以后,美国人汉斯·鲁斯克撰写了《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将洛克菲勒对中医的阴谋策划和盘托出。洛克菲勒集团策划了一个阴谋,于1915年在中国成立了协和医学院,把西医打进来,并以学术基金会的名义免费培训中国人学习西医。这个基金会可以给中国教授西医的学校赞助,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给这些学生并通过这些学生给中国人灌输这样的思想:即放弃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安全有效廉价的中医’,而相信昂贵的西药”[8]。】

此次援助武汉抗击疫情的北京协和医院前身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创办的,现在中国排名第一;四川华西医院前身是于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基督教会1892年在成都创建的仁济、存仁医院,现在中国排名第二;素有“南湘雅、北协和”盛誉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前身由美国耶鲁大学雅礼协会于1906年创建;与上述三家医院一起被新华网称为“四大天团”的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前身是由美国人聂会东1890年创办的。浏览这些医院的科室介绍,足以见到西医在这些医院中的地位。也足以想见中国许多其他医院中西医的地位。说中国众多医院(可能除中医院外的所有医院)中,西医在医生数量、科室数量、用药数量、用药价值、相关设备上相对中医具有统治地位,应该并不为过。然而,《道德经》说:“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西医在中国从无到有,中医在中国从有到残。西医在中国发展并非必然,而只是因缘际会[9]。西医在中国发展到一定程度,也就显示出其短处,使得中医发展成为必然。文王拘而演周易,老子出函谷而著《道德经》。中国第一部医学理论经典著作《黄帝内经》应用朴素唯物辩证法阴阳五行学说总结战国医学知识。东汉张仲景博采众方、勤求古训而著《伤寒杂病论》,总结流行病、常见病临床实践。东汉《神农本草经》植物药252种,动物药67种,矿物药46种,全部来自祖国大地的产出,中药药性理论和采制、炮制、治则、配伍、组方、制剂、毒性药用量、服药时间的临床药学八原则应该不过是中国古代数人辛勤探索的结晶。《唐本草》载药844种。明代《本草纲目》全书五十二卷,记载药物一千五百余种,附有药图一千余幅,药方一万一千余个,仅凭一人而即集其大成。可见,中华文化承继之有效。即使绵延如缕,一圣出即可接续。西医文明投入了多少人、多少金钱,经历了几代几年,才有差强人意的今天?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化而裁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举而错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中国历史典籍浩如烟海,诗词歌赋多如牛毛,中医更是道器变通四美俱全。

三、中国的学术自信必将使西方的文化入侵无功而返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已经表明,中国人是不怕战争的。毛泽东对国民党说的话也非常适合说给外国人听。毛泽东说:

【“我们是珍重合作的,但必须他们也珍重合作。老实说,我们的让步是有限度的,我们让步的阶段已经完结了。他们已经杀了第一刀,这个伤痕是很深重的。他们如果还为前途着想,他们就应该自己出来医治这个伤痕。‘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这是他们自己性命交关的大问题,我们不得不尽最后的忠告。如若他们怙恶不悛,继续胡闹,那时,全国人民忍无可忍,把他们抛到茅厕里去,那就悔之无及了。”】

毛泽东还说:

[【“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管反动派怎样企图阻止历史车轮的前进,革命或迟或早总会发生,并且将必然取得胜利。‘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句俗话。各国反动派也就是这样的一批蠢人。他们对于革命人民所作的种种迫害,归根结底,只能促进人民的更广泛更剧烈的革命。难道沙皇和蒋介石对于革命人民的种种迫害,不就是对于伟大的俄国革命和伟大的中国革命起了这样的促进作用吗?”】

西方对中国的侵略其实一直以来都并非仅仅依靠武力,而是还重文化。西方传教士早在明清时期就进入中国。八国联军侵华已让列强认识到任何一国都无法通过武力将中国独占更不要说依靠武力来统治中国了。这时,它们开始了文化战。20世纪后,学术成为美国攫取中国核心利益的超级战略武器。用美国著名教育家、伊利诺大学校长埃德蒙·詹姆士(Edmund James,1855-1925年)的话说:“道义精神上的主宰比军旗更必然地为商贸开辟道路。”他们要以学术手段,使中国美国化,使中国变成美国无形的殖民地,进而“赢得整个帝国”。这实际上就是在用孙子兵法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认为,

【“没有任何方式能比培养一批亲美的学生那样具有更直接的效果。这些人在几十年后必将对中国政府、教育、金融以及工业诸方面产生强有力的影响。”】

美国人聪明地将从中国庚子国难中得到的大笔金钱用于支持中国的留学生。确实,大批的理工和文科留学生归国,也将美国风格、美国做派带入了中国。通过这种方式,美国人在一定程度上引导了中国效仿美国而不是欧洲[10]。文化入侵、和平演变几乎已经成为了美国人对华政策的一个长期不变的基点。然而,如果中国人不怕战争,就更不怕文化入侵和和平演变

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意识形态。其实,尽管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得益于马克思列宁主义,但马克思列宁主义如果不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也无法指导中国实际。王明等人曾判断,山沟里出不了马克思主义。严格地说,王明的说法只是说,山沟里出来不了我王明所理解的、所背诵的马克思主义。王明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当然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而毛泽东尽管很早就接触了马克思主义,特别是读了《共产党宣言》等几本书,在马克思主义理论及苏联革命史的影响下开始领导工农运动,在理论上和行动上变成马克思主义者[11],但在井冈山斗争时期也不可能去系统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关键是要根据中国社会特殊矛盾状况的实际,把马克思主义精髓具体化运用和发展。可以说,自从独立领导工农武装,走上“农村包围城市”的中国革命道路,就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根据中国的实际,结合中国的文化,运用中国的智慧,创造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所以,中国共产党发展的真正根基还是在中国,还是在于中国文化和中国实际。当然,毛泽东一生对马克思列宁是非常尊重的,经常强调我们要做小学生。他站在世界和历史的高度,进行战略布局,始终坚持把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确立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而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必然是与中国具体实际和中国优秀文化有机融合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中国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解了这个,就可以知道,毛泽东思想就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她被一些西方人称为毛主义。

毛泽东曾总结军事策略说:“赚钱就来,蚀本不干”[12]。将所有以上概括起来,可以说,学术自信可以让中国赚钱。

注释:

[1]这里的“闲”似乎应该为“嫌”。

[2]张城.“六经皆史”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经史观及其方法论启示[J].开放时代,2020(02):25-52+5-6.

[3]参阅杨生茂主编:《美国外交政策史》,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54-255页。

[4]http://gov.eastday.com/node2/shds/n218/n514/u1ai27838.html。

[5]见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nmetal/hjzx/2020-04-01/doc-iimxxsth3072125.shtml?cref=cj。

[6]当然,这与西方自由银行制度时期的实践也有相通之处。

[7]https://mp.weixin.qq.com/s/JZl6_hTGsjgrp0AFflN5cQ。

[8]《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民族如此使劲消灭自己的民族医学》,https://mp.weixin.qq.com/s/B2qrU3NSGhRPPG2lWkZP6w。

[9]王今朝:《对我国医疗事业发展的一个认识》,http://www.kunlunce.com/gcjy/ylws/2020-02-22/140738.html。

[10]翟玉忠:《美国针对中国的超级战略武器——西方学术》,https://zhuanlan.zhihu.com/p/45948419。

[11]参见《毛泽东自传:“我如何成了一个马克思主义者”》,选自《毛泽东自传》)斯诺录 汪衡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

http://news.ifeng.com/history/1/200711/1106_335_286576_11.shtml

[12]《毛泽东年谱 1893-1949》,第244 页。

[【王今朝,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博导,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昆仑策研究院”,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王今朝:中国人应有充分的学术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