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乔·西姆斯谈及对共产主义运动、民主与抵抗的几点思考

总的来说,阐述工人阶级一贯的革命观点,概括并把它与正在进行的斗争联系起来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尤其是在涉及其他组织和运动的情况下。对此关键是要建立信任和信心,掌握统一战线的战略战术,深入参与到我们阶级和人民的群众斗争中。

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乔·西姆斯谈及对共产主义运动、民主与抵抗的几点思考

【原编者按】2020年3月25日,美国Resistentiam.com网站新闻编辑工作者阿里娜·艾吉娃(Alyona Ageeva)采访了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乔·西姆斯(Joe Sims)同志。在采访中,美共联合主席乔·西姆斯讲述了美国共产党100年以来的发展及对美国当前政治局势的介绍,并对共产主义运动、民主与抵抗提出几点思考。以下是采访具体内容:

艾吉娃亲爱的乔·西姆斯同志,首先,我要以我个人的名义,祝贺你们以及你们的政治伙伴度过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百年华诞——美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第一个问题是:在美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尽管多年来美国的统治阶级对共产党采取了镇压措施,但美国共产党仍然是活跃的,在这期间没有变革和分裂吗?

乔:谢谢你的问题。美国共产党是如何存在下来的? 共产党的存在不是偶然,这是一种先进力量的自觉行为,这种先进力量不断地产生和创造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性质。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是不可能被消灭的,其发展是一个客观过程。也就是说,工人阶级的知识和实践不是自发的,而是经过多年甚至几十年的阶级和民主斗争而获得的。美国共产党经历了起起落落,在适应美国现实斗争方面遇到了比想象中更多的困难。我们认为,我们的坚持,首先是由于我们在工人阶级中有很深的根基,我们有能力从工人阶级中产生共产主义领导人和理论家。这给我们的党在被镇压和被视为非法的最困难时期带来了一定稳定。关于美国共产党是否经历过变革和分裂,我们党现在已不是1919年成立之初的样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在苏联解体之后,经历了解体和分裂。

艾吉娃:什么决定了美国共产党当前战术和战略规划特点?

乔:我们坚信,各个共产党必须根据本国的具体情况,开辟一条社会主义道路。美国是一个先进的垄断资本主义国家,是一个仍在发展的多民族国家,实行两党制的资产阶级民主政体。美国有庞大的公民社会和工人阶级,在过去的50年里,它们在性别、种族和社会构成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对新自由主义模式的动摇和对替代模式的寻找,美国存在长期的经济和治理危机。法西斯主义随着战争的威胁而隐约出现。我们认为,打破极右势力对政府的控制是社会进步的一个条件。美国共产党致力于创建一个全民阵线来实现这一目标。我们赞成反垄断战略,支持反垄断政府的目标,这是走向社会革命的一步。

艾吉娃:在过去的100年里,共党的主要胜利是什么?尤其是那些今天已被视为美国社会成就的胜利?

:首先,我将从共产党本身的创立说起。工人阶级的自我觉醒和行动是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巨大发展,工人阶级及其政党必须帮助领导新社会的斗争。其次,工会主义和集体谈判的发展是另一项重大胜利。围绕经济斗争的阶级自我组织的实现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它要求独立于狭隘利益之外的各阶层的统一。再次,妇女进入劳动力市场是第三个发展。我不确定我们是否会称之为胜利,但今天妇女占劳动力的50%以上。这对战胜男性至上主义和性别歧视有着巨大的影响。第四,了解各种复杂的民主问题,对于工人阶级运动是极其重要的。1920年妇女选举的胜利和20世纪70年代初民权运动对种族隔离制度的胜利具有重大意义。我们生活在一个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这个国家虽然有所发展,但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还不成熟。在这里,列宁关于为完成这场革命和为工人阶级民主而斗争的建议是极其重要的。最后,我想说,关于种族、性别和性取向平等的社会意识的提升是另一个胜利。此外,人们还必须意识到环境和可持续性发展的问题。目前,围绕阶级民主问题和阶级斗争的要求,以此掌握进行斗争的策略,是我们党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

艾吉娃: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看到了许多稳定的、反资本主义的左翼青年团体在现代美国的成长和活跃。你能评论一下他们的前景、意图、政治素养以及合并的可能性吗美国共产党是否认为有必要、有可能与他们进行战略对话?有可能实现共产主义运动与其相平行运动的融合吗?美国共产党目前的潜在合作伙伴是谁?

: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首先是时间的问题,“几年”是什么意思?例如,与2007年相比,2016年后的政治格局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接下来的问题是,你所说的“抵制”、“反资本主义”和“左翼”是指谁或是想表达什么意思?这些术语不是同义词,我们所认为的抵抗运动是一场非常多样化的运动,其中一些已经不复存在。

为了便于讨论,让我们以2007-2008年的经济危机大衰退为时间标记。从那时起,“大左派”阵营确实有了发展,但它会随着时间、地点、环境和问题而起伏。一些组织和运动有更长的持久性和生命力,其他组织和运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后消失。以“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例,这是针对银行业危机而出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它似乎改变了这个国家主要集中在新自由主义赤字上的争论,取而代之的是“99%对1%”。此外,还有一些其他运动和潮流,如黑人的人权问题、围绕环境的运动、枪支暴力、反性骚扰运动(也称为Me too运动)、妇女权利、移民问题和同性恋权利等运动本身就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美国是一个大国,所谓的公民社会是庞大的,是数以千计的地方基层组织围绕着数百个问题组织起来的。

此外,美国的政治格局几乎在每个方面都与欧洲大不相同。例如,教堂在这里扮演了一个非常不同的角色。美国有一个庞大的民主和宗教左派,尤其是在非裔美国人中。美国的和平运动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一点。工会的组织方式也不同于欧洲与政党结盟的传统。甚至左派、右派和中间派的政治概念在美国也有不同的应用。例如,美国的社会民主制度,其历史和影响远不及欧洲。很多我们认为的左翼人士,按照西欧的标准,会被视为中间派,甚至是右翼人士。至于有组织的社会主义或马克思主义的左派,情况也有不同。2016年之后,由于桑德斯竞选总统和特朗普当选的影响,民主社会主义者经历了巨大的发展。共产党也得到了发展,但增长幅度不大。另一方面,中产阶级激进主义出现了危机,托洛茨基主义者和其他派别之间出现了崩溃和分裂。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工会中也存在着大量的左翼力量,尤其是在州和地方一级,以及一些大众民主和民权组织运动中。在过去的一年里,罢工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显著的增长,在有组织的工人阶级中,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必须包含在任何评估之中。我们对待大众民主和阶级斗争的方法是尽可能地参与。特朗普运动代表着法西斯主义的危险。因此,我们政治议程的首要任务是建立团结一致的运动,以击败他的总统任期和美国国会乃至整个社会中的右翼分子。与此同时,争取民主的斗争更为重要。因此,人们必须始终牢记如何推进更深入、更激进的改革,以应对美国正在发生的严重危机。

我们参加了由几个组织组成的左翼选举联盟,这些组织的目标是在民主党内和党外争取政治独立。所以情况很不稳定,也很复杂。我们奉行统一战线政策,即在没有意识形态先决条件的问题上寻找合作领域。然而,政治上的团结更加难以捉摸,而且不能脱离其意识形态基础。这一点在所谓的战略和战术方面尤其如此。一些左翼人士对参加选举不以为然,另一些人则低估了广泛团结的必要性,还有一些人反对工人阶级领导广泛的民主运动。

对于在争取更美好生活的斗争中起着非常重要作用的年轻一代,需要采取更为特别的办法。年轻人正在非常特殊的环境和条件下接受马克思主义,也正在被激进化。

因此,总的来说,阐述工人阶级一贯的革命观点,概括并把它与正在进行的斗争联系起来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尤其是在涉及其他组织和运动的情况下。对此关键是要建立信任和信心,掌握统一战线的战略战术,深入参与到我们阶级和人民的群众斗争中。

艾吉娃非常感谢您亲爱的乔·西姆斯同志,虽然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谈话,但是非常有趣和重要!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WorldCommunistParties”,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乔·西姆斯谈及对共产主义运动、民主与抵抗的几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