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文:自由市场经济暴露出巨大脆弱性

新冠疫情表明,自由市场经济再次被证明不足以应对大规模公共灾难和大规模衰退两种风险,而这两种风险将长期存在。实践再次提出了各国经济体制的适应性挑战,需要各国政府负责任地面对和解决。如果仍然为了资本的利益而坚持有明显问题的自由市场经济,那么,美国“里根经济学之父”斯托克曼的预言有可能成为现实,即从现在开始,接下来的10年将是“动荡的20年代”,注定将越来越糟糕,最终上演严重的经济与社会危机。

何伟文:自由市场经济暴露出巨大脆弱性

美国已成为新冠疫情的重灾区。尽管美联储紧急降息至零并宣布无限制量宽,国会紧急通过2.2万亿美元救助拨款,但美国经济依然不买账。仅3月后两周新增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就近1000万。美联储、高盛等估计二季度美国GDP可能下降24%,接近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水平。

美国自上世纪80年代推行撒切尔-里根的新盎格鲁-撒克逊模式,即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把政府干预这只看得见的手收起来,让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去运作。但现在,它所推崇的自由市场经济暴露出了巨大的脆弱性。

首先,自由市场经济模式造成公共产品供应不足,在危机时期尤其明显。企业行为是资本驱动,不生产利润单薄的口罩、防护服、呼吸机,研发疫苗不如推出新的护肤品合算。私人医院收费高昂,因为只有赢利超过社会的平均利润率,才值得去办。过去10年来,英国公共卫生开支每年平均增长只有1.4%,主要卫生服务交给市场。疫情暴发后,美英法等国无例外地实施战时或类似战时体制,政府指令企业生产医用物资。西班牙宣布全国医疗系统国有化。法国财长勒梅尔也宣布准备必要时对关键企业实施国有化。

第二,自由市场经济的逐利本质催生金融泡沫,但企业没有足够的抗御能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道指累计上升577%,同期GDP累计增长45%,工业生产指数则仍低于2007年水平,因为实体经济利润不及虚拟经济。而股市的繁荣靠债市繁荣支撑,后者又靠寅吃卯粮的债务经济支撑。一旦停工,债务链断裂,将立刻引起大面积失业和企业倒闭。而单个企业,无论多么强大,也没有足够的资源抵挡重大衰退;占企业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更是势孤力单,很容易接连倒闭。

第三,自由市场经济资本主导的规律,使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大量中低收入者一旦失业,消费能力立刻下降,整个社会救济负担也将非常大。迫于无奈,美国政府只好再一次拿出看得见的手,且付出极大代价。

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这次遭遇,不过是历史教训的重演。上世纪20年代,美国自由市场经济模式一度辉煌。1920至1929年工业生产累计增长52%,但工业就业并未增加,工人时工资累计只增长2%。同期农业歉收,农民平均收入比非农业工人收入平均还要低30%。因此贫富差距迅速扩大,又称“咆哮的20年代”。广大民众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与巨大生产能力的矛盾尖锐起来。于是赊销应运而生,消费者寅吃卯粮,靠信用填补这一差距,造成表面繁荣。1929年的某个节点,出现若干消费信贷到期无法偿还,引起银行挤兑和倒闭,触发股市恐慌。后者又引起企业纷纷减产裁员,失业大增,触发经济危机。这本质上是自由放任的资本运动下的生产过剩危机。胡佛政府依然相信看不见的手,迟迟不予财政支持,经济遂陷入数年萧条。

1933年罗斯福当选总统后,立刻伸出看得见的手,实行新政。用政府投资举办公共工程,吸纳就业;对农业提供信贷和价格补贴,成立商品信贷公司;成立政府房贷公司,保障低收入者住房;实行国家采购,支持恢复生产等等。靠政府干预,美国经济才得以摆脱大萧条。

本世纪初小布什政府忘了大萧条的教训,继续实施自由市场经济,放松金融监管,致使逐利型金融衍生品链条越来越长,引发全球金融危机。这再次证明,自由市场经济带来了重大危机。结果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不得不使用政府资源,给国际集团、花旗大量注资,参股进入破产保护的通用汽车公司,注资托底两房债券等。他们靠看得见的手挽救了企业,挽救了经济。

虽经反复惨痛教训,美国政府仍然不思改弦更张。金融危机甫定,美国副国务卿霍马茨又开始赞扬美国的自由市场经济,并批评“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是对世界经济的严重挑战”。温故而知新,这次疫情和严重衰退过去后,美国政府仍可能再次回到自由市场经济。

实际上,罗斯福新政后,严格意义上的自由市场经济已不复存在。撒切尔-里根推行的新自由市场经济,带有很大的欺骗性。它实际上不是19世纪70年代以前的自由资本主义经济,而是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复杂混合物。看得见的手不仅存在,而且在当下美国表现得尤为明显。政府干预主要表现在对国内企业补贴和托底,对外实行保护主义和计划经济。美墨加贸易协定规定,到2023年,美墨加三国间贸易的汽车,40%-45%必须由时工资高于16美元的工人即美国工人生产。美方要中国两年内必须从美国增加进口2000亿美元农产品、制成品、能源产品和服务产品,且规定每年每大类的具体金额。这些显然都是计划经济,与自由市场经济毫不相干。

回到现实。新冠疫情表明,自由市场经济再次被证明不足以应对大规模公共灾难和大规模衰退两种风险,而这两种风险将长期存在。实践再次提出了各国经济体制的适应性挑战,需要各国政府负责任地面对和解决。如果仍然为了资本的利益而坚持有明显问题的自由市场经济,那么,美国“里根经济学之父”斯托克曼的预言有可能成为现实,即从现在开始,接下来的10年将是“动荡的20年代”,注定将越来越糟糕,最终上演严重的经济与社会危机。

【作者是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专家委员会首席专家。本文原载《环球时报》2020年4月9日第15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