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刀衣:年轻中国人为什么会“丧”——“个人本位主义”带来的信仰危机

“个人本位主义”这一原本只是西方文化特色的理念,披着“文明”、“进步”、“普世”的外衣,渗透到了中国。很多人只把它作为一种社会潮流,将其误认为是社会发展的一般趋势。他们误把中国传统的“家庭本位”当成是“旧俗”,而以为“个人本位主义”是“新俗”。这种毫无防备、开门揖盗的做法造成了年轻一代的信仰崩塌。

【本文为作者九刀衣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九刀衣:年轻中国人为什么会“丧”——“个人本位主义”带来的信仰危机

也不知道啥时候起,一些年轻中国人开始“丧”了,他们大概能维持30分钟努力当权贵的热情,之后还是会老老实实的瘫回社畜的位子。在他们眼里,小孩子比新冠病毒还可怕,七大姑八大姨比帝国主义还亡他们之心不死,原生家庭大概是他们99%缺点的源头。

面对爸妈的付出和期待,他们只想说“请你们不要以爱的名义来操控我”。可你问他们到底想干啥?别问,问就是到不了的诗和远方。张目四望,大概只有剁手和暴食可以短暂的填补他们内心的空虚。结婚是不可能结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的,毕竟结婚是为了爱情这个崇高的信仰,不是为生孩子。生孩子是不可能生孩子的,毕竟家里又没有皇位要继承,谁生孩子谁是“婚驴”。

他们有“独立人格”,并坚信别人也应该是,拒绝任何他们不乐意的人际联系和权利义务安排——天生的那种也不行。他们独立到了连自己的存在都显得不真实了,时常要靠掐自己一把来证明自己还活着。千万别问他们,为什么会相信萍水相逢的人,要比养育他们十几年爸妈还要值得信任,还要爱护他们,问就是大清已经亡了。

他们高喊着“我很重要”的口号,又不得不面对自己大概率只是一颗卑微螺丝钉的事实。雁过留痕,风过留声,但他们一辈子能留下啥?留个屁。因此,他们中一些人今朝有酒今朝醉,另一些人则是把对自己平庸的憎恨,转化为了对某个偶像的供养。把偶像作为自己的寄托,全力以赴的供养,偶像的成功就会给他们带来一种与有荣焉的幻觉。

总结起来,这就是典型的信仰危机。如果历史是说过去,那信仰一定要看未来。信仰是要给人以希望和寄托的,当世界充满希望,人人都有机会翻身发财,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有没有信仰并不重要,因为生活本身就能给人以希望。中国经济在过去几十年间疾速发展所带来的财富机遇,创造了无数的奋斗神话,让人民的生活水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善。以地产为代表的资产价值重估,让大量60后、70后、80后获得了巨大的收益。这样的时代,是不用考虑什么信仰的,遍地都是机会,有功夫琢磨信仰,还不如多花时间去挣钱。

然而,经济是不可能一直以那么快的速度增长的。自工业革命以来,西方国家经济在二百多年间展现出了“卡尔多”事实,即从长期来看,技术前沿经济体的人均GDP年增长大约维持在2%左右。也就是说,单纯依靠技术研发、资本积累,只能让经济维持这个增速。中国经济过去奇迹般的增长,一是靠大量的技术引进,使生产率快速提高;二是靠要素价值的重估,融入全球市场,使得土地、劳动力的价值得以兑现,价值迅速增加。随着中国越来越接近技术前沿,要素价值也完成重估,中国经济随之减速换挡,增长红利逐步消散,机会之门渐渐关闭,注定了绝大多数人只能非常平庸的度过一生。此时,信仰就非常重要了,现实中的相对弱者,需要信仰的安抚和引导。人活着如果不能暴富,那应该做什么?这就是信仰需要回答的问题。

不幸的是,“个人本位主义”这一原本只是西方文化特色的理念,披着“文明”、“进步”、“普世”的外衣,渗透到了中国。很多人只把它作为一种社会潮流,将其误认为是社会发展的一般趋势。他们误把中国传统的“家庭本位”当成是“旧俗”,而以为“个人本位主义”是“新俗”。这种毫无防备、开门揖盗的做法造成了年轻一代的信仰崩塌。

信仰最重要功能,在于通过塑造人们对未来的预期,来以极低的成本影响人们眼下的行为。而塑造未来预期最廉价的方式,是谈论人的身后事——毕竟人死后咋样根本没法检验,可以随便编。因而任何一种主流信仰的核心,都是对人死了向何处去问题的回答,也就是其永生观。不同的永生观,将影响人一生中最关键的长期决策,比如择业、比如物业购置、比如生育。

中国的信仰,在家里,不在庙里。中国传统信仰体系的永生观,主要是将子孙后代作为自己生命的延续。雁过留痕,风过留声,只要子孙后代还在,就是自己曾经存在过的最好证明,自己的痕迹就不会被完全抹去。(详见《伟大的共鸣——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传统信仰体系的完美契合》)由此,在中国传统信仰体系下,父母的生命和子女其实是一体的,他们是一个自远古祖先延续至今的“生命历程”的相邻环节。这也就形成了中国人“家庭本位”的观念。即在中国传统信仰体系下,并不存在“独立的人”,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是爹生娘养,不是从石头里头蹦出来的。

这就同“个人本位主义”存在着根本对立。“个人本主主义”简单讲就认为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原子化的个人,每个人都是人格独立的,互不隶属。人际关系则是完全均质的,即亲子关系和普通的朋友关系也没有什么本质不同。不难看出,这样的论述完全不符合自然界的事实。任何一个人的思维方式行为习惯都受到了其家庭的决定性影响,你或许觉得有自己的想法,但你的这个“自己”就真的是自己吗?。别忘了,人类是一种动物,在我们的行为中,情绪性的东西才是最美好的,甜蜜的爱情、天真的笑容、洒脱的歌声,都是被无数人歌颂的。而情绪,本质上源于我们的肉体,而我们的肉体,毫无疑问不是相互独立,而是存在着清晰的遗传关系。既然和事实不符,为何西方人还要推崇“个人本位主义”?

“个人本位主义”本质上是基督教信仰的抽象化。基督教信仰,简单讲就是有一个神创造和掌控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人在世的行为,会决定其死后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基督徒相信“在上帝面前我们是平等的”,也就是说,从人与神的关系上看,所有人都是平等且独立的个体——既然大家都直接且仅仅隶属于神。举个例子,于对于奴隶来说,最重要的属性定义是他隶属于他的主人,同一个主人的两个奴隶,必然是平等且互相独立的,因为他们都是奴隶,而奴隶只听命于主人。一但将神和教义抽象掉,剩下的观念就成了“个人本位主义”。“个人本位主义”本质上是种非常“西方特色”思想观念,带有深刻的西方文化烙印。

但是,随着西方文明在大航海时代后的强势,很多本来只是“西方特色”的东西,被盲目崇拜西方的人当成“文明”、“进步”、“普世”的东西加以推广。就像罗马征服环地中海地区后,各地的土豪们都竞相模仿罗马用铅皮修水管被搞得不孕不育一样,把西方特色的东西不问青红皂白就引入,必然导致严重后果。

原本,作为一个不能“立功”、“立德”、“立言”的普通中国人,最重要的就是成家立业养育后代,这样等自己年纪大了才能有点寄托。中国的父母子女之间其实是存在一个契约的,即“父慈子孝”,父母在子女身上付出大量心血,也就是“慈”,而希望子女能“孝”。“孝”不是孝敬的意思,《孝经》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最低层次的“孝”是自己好好活着,也就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毕竟子女是父母生命的延续,只有好好活着才不会让父母付出白费。如果可以,那就要干出点名堂来,让父母含笑九泉,这就是“孝”的最高境界。这个信仰体系,已经告诉了你所有该做的人生大事,照此奉行,自然不会有什么迷茫空虚的问题。

可随着“个人本位主义”的流窜,中国年轻人的信仰崩塌了。毕竟按照“个人本位”主义的说法,人与人是相互独立个体,那父母和子女之间生命的传承联系也就被切断了。他们拒绝接受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契约,虽然他们已经享受了契约带来的好处——父母的无私付出,却不愿意履行义务。对于自己死后会往何处去,会留下点什么这些影响这一人生的终极问题,他们也没有了答案。于是乎只能追求现世生活的中的“爽”,因此享乐主义和拜金主义也就大行其道。在经济疾速成长的时代,这样的取向能靠快速增长的经济来获得满足。可是在增长减速,难以通过努力在填满物质欲壑的今天,他们又该向何处去呢?于是,他们就丧了,无可挽回的丧了。

【九刀衣,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5/577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