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文章:美国需要“多一点社会主义”

新冠疫情非常清楚地暴露了由营利性医疗所导致的一些系统性失调。而这并不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这是《华尔街日报》在一项调查中的发现。该调查显示,营利性医院应对疫情的准备不力,原因在于为应对罕见的紧急情况储备物资的成本过高。事实是,向最贫困人群提供医疗服务永远不会很赚钱,这就是为什么不能让自由市场来决定谁能获得医疗服务。今天,如果你是亿万富翁,那么美国医疗是出色的,如果你是无家可归者,那就是糟糕的。在新冠疫情的问题上,美国人应该希望自己的国家稍稍多一些社会主义。

美媒文章:美国需要“多一点社会主义”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5月20日文章】题:多一点社会主义的时机已经成熟(作者 美国《时事》杂志主编内森・鲁滨逊)

疫情暴露美国医疗短板

美国最著名的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徳斯以一项标志性政策著称:全民医保。桑徳斯认为,医疗服务的现状或许让大公司有利可图,但对美国人民来说是个灾难。

现在,新冠疫情已经证明,社会主义者是完全正确的。随着失业率飚升,可能有900万人已失去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在美国的私营保险制度下,一旦就业状况出现变动,保险也将随即中断——在疫情期间,这种不必要的残忍变得更加严重。那些仍有保险的幸运儿很可能在明年遭到沉重打击:在没有政府大规模补贴的情况下,保费将大幅上涨。

然而,在有些国家,人们根本不会有这方面的担忧。例如在英国,虽然疫情本身是灾难性的,但没人需要担心自己负担不起医疗费,因为英国国民保健制度覆盖了每个人。英国人喜爱他们的社会主义式医疗;国民保健署(NHS)是英国最受尊敬的机构,甚至比王室更受欢迎。

美国保守派试图让人们相信,社会主义式医疗将是一场灾难。但在拥有此类制度的国家,民调结果与此相反。排名也是如此——美国全国公民基金会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依据72项指标对医疗服务成效进行比较,结果英国名列榜首。当你看的是实际数据而不是奇闻轶事时,世界各地的全民政府医疗体系均表现出色。(美国的老年医保和军人医保制度也很出色。)

拥有一个由税收提供经费、免费使用的全民医保体系无法完全阻止疫情大流行:英国的新冠疫情与美国一样严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鲍里斯・约翰逊首相的保守党政府所作的决定。社会主义式医疗所能做的是确保没人需要为负担治疗费用担心。从来没有一个英国人因为没钱支付医疗费而恳求救护人员别把自已抬上救护车。

社会主义意味人人平等

是什么东西让社会主义式医疗具有“社会主义性质”?是医疗体系由政府管理的事实吗?在一定程度上是这样,但这种说法忽略了社会主义的核心理念。许多人认为“社会主义”意味着“政府控制”。但关于社会主义的更恰当的看法是“集体”控制。国王或封建领主也许控制很多东西,但这并不能使其成为社会主义者。社会主义需要有意义的平等、民主参与和阶级差别的消除。

如果机构由毎个人共同拥有和控制,任何人不管财富或地位如何都可以使用,这些机构就更具社会主义色彩。公共图书馆和消防局可以被认为是“社会主义”机构。事实上,我们中主张社会主义式医疗的人只不过是在倡导一种已经存在的处理事情的方式。我们只是在说,医院应该用与消防局相同的模式运行:即不以营利为目的,以民主方式控制,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其服务。我们知道这些机构可以正常运转,因为它们已经存在。

公共服务不由市场决定

新冠疫情非常清楚地暴露了由营利性医疗所导致的一些系统性失调。而这并不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这是《华尔街日报》在一项调查中的发现。该调查显示,营利性医院应对疫情的准备不力,原因在于为应对罕见的紧急情况储备物资的成本过高。

事实是,向最贫困人群提供医疗服务永远不会很赚钱,这就是为什么不能让自由市场来决定谁能获得医疗服务。今天,如果你是亿万富翁,那么美国医疗是出色的,如果你是无家可归者,那就是糟糕的。在英国,如果你是有钱人,你的医疗或许也不会很奢侈(不过鲍里斯・约翰逊对他在固民保健署接受的治疗赞不绝口),但你不必担心没那么有钱将意味看不起病。

看一下事实:在美国,对待新冠疫情的“市场化”做法已经导致争夺必需的医疗物资的竞标战。另一方面,芬兰却做了充分准备,因为一个知道市场靠不住的政府一直在勤奋地维持重要的物资库存。在新冠疫情的问题上,美国人应该希望自己的国家稍稍多一些社会主义。

【本文原载《参考消息》2020年5月26日第10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社会主义

原标题:美媒文章:美国需要“多一点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