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突破”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一元论意欲何为?

在经济思想领域,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一元论应回归统帅地位。反对任何方式的折中主义,在剩余价值理论指导下,扬弃全要素理论、效用价值论中形形色色的庸俗经济学糟粕,把坚持剩余价值理论放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生死攸关的高度去看待。

【本文为作者紫虬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紫虬:“突破”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一元论意欲何为?

1978年12月中央工作会议上,一位领导同志发言提纲中写道:企业“自主权与国家计划的矛盾,主要从价值法则供求关系(产品质量)来调节。”(厉平编《解冻年代》,经济日报出版社,1997年版28-32页)

这个提纲引起了一些学者的借题发挥:公然提出,这是“对劳动价值论一元论的突破”,“在效用价值论和劳动价值的统一中建立当代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论”(《社会科学辑刊》1999年第3期,胡义成《邓小平的价值理论,并重价值规律和供求关系》)

这些借题发挥,不过是在百多年来歪曲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行列中,增加了新时期的内容而已,核心是矛头对准剩余价值理论。胡文引用了数段《资本论》中价值决定价格的论述,如“在供求关系借以发生作用的基础得到说明以前,供求关系绝对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5卷上,202),明知马克思从来不给任何折中留下机会,但还是以马克思之矛攻马克思之盾,硬把自己引申出的劳动价值论和效用价值论并列的所谓“统一”,鼓吹成“巨大的理论勇气。”胡文中的错误观点不是偶然现象。

一、社会主义运动史中的一种历史通病:混淆两种劳动价值论

正如马克思说的,亚·斯密和李嘉图的根本缺点之一,是“把资产阶级生产方式误认为是社会生产的永恒的自然形式,”“把价值形式看成一种完全无关紧要的东西或在商品本性之外的东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3卷,98),马克思进一步分析道:

【“亚当虽然实质上是考察剩余价值,但是他没有清楚地用一个不同于剩余价值特殊形式的特定范畴来阐明剩余价值,因此,后来他不通过任何中介环节,直接就把剩余价值同更发展的形式即利润混淆起来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6卷上,69)】

这种混淆是从混淆抽象劳动和具体劳动开始的,再混淆价值和使用价值,最终导致混淆剩余价值和利润。这种混淆产生了两种结果。

1、在计划经济探索时期,劳动价值论一元论对商品经济和价值规律的统帅关系,曾被变成绝对对立关系,从逾越商品经济的角度,出现离开劳动价值论的“左”的偏离。马克思批评把剩余价值简单等同于利润,本意是批评古典经济学给庸俗经济学留的后门。不料在半个世纪后,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全民所有制企业在利润核算中回避联合劳动中的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泛泛认为“劳动所创造的归社会的产品是社会的纯收入(《苏联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511)”,从而否定商品经济和价值规律的基础作用,令劳动价值论离开了生存的条件,如同离开了水的鱼,被供奉在至高无上的祭台上。如同拉萨尔在《哥达纲领》中强调劳动是一切财富的源泉,效果是避开它产生的条件——剩余劳动和剩余价值。

一切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要到经济中去寻找。当社会主义运动像李嘉图一样把剩余劳动和剩余价值混淆在利润核算中时,或成为“纯收入”,尽管生产资料公有,劳动者的经济作用和政治地位仍然不断地被空泛化了,大批工人贵族持续滋生。

列宁指出,要建成社会主义,“不是直接依靠热情,而是借助于伟大革命所产生的热情,依靠个人利益,依靠个人兴趣,依靠经济核算。”(列宁:“10月革命4周年”《列宁文选》第2卷,909)

列宁的这段教诲非常适合改革开放初期时的指导思想。80年代,美国麦道公司两位质检员到上海企业验收,喝完招待咖啡后,在杯子下面压了一张美元钞票,包括铆钉须在冰箱冷冻至若干度这样的细节,对当时中国企业界带来很大震撼。体现了与社会化大生产流程中职务分离的制约,对费用支付的严密。当时均为公有企业,刚刚开始接受自负盈亏,虽然从毛主席时代就强调经济核算,出现了一大批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英雄模范,但从经营机制上,核算精细、公私分明远未制度化到喝杯招待咖啡还要交钱,对工作流程的概念是陌生的,岗位之间的质量、成本、资产管理相互制约、配合的严谨性主要是依靠思想政治工作、主人翁使命驱动解决,这种方式一旦出现了官僚主义,就会严重挫伤工人的生产积极性。许多年后,华为出巨资聘请IBM流程专家坚持常年现场指导,今天任正非说华为的一切权力都融化到流程中去了。华为的迎头赶上,首先它是商品经济中的市场主体,可以自主决策,就可以在逆私有化的联合劳动中,正视和共有剩余劳动,“依靠个人利益,”不让雷锋吃亏,激发杰出的活力。在公有经济中,华为是马克思所说的发挥商品经济“全部潜力”的一个典型案例。

2,回避剩余劳动对资本增殖的决定作用,站在剩余价值理论的对立面,为庸俗经济学打开了通路。古典经济学混淆剩余价值和利润,不通过中介环节分析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就使庸俗政治经济学的“土地—地租,资本—利息,劳动—工资”这样的公式有了依据。从而以资本增殖为中心,美化效用价值理论,成为和第一种实质相反的另一种极端。

改革开放以后,有学者先是有意把马克思强调劳动价值的决定作用,曲解为否定供求关系和资本等生产要素的作用,如胡文引用的孙洛平的观点:“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建立在完全舍弃市场供求因素基础上的”(《收入分配论》,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78页),特别是大量引用苏联反斯大林的,否定商品经济和价值规律的观点,认为是马克思的局限性,要“与时俱进”。这完全是错误的,这种思潮另有图谋。马克思指出:

【“资本是以货币和商品形式存在的积累的劳动,它象一切劳动条件(包括不花钱的自然力在内)一样,在劳动过程中,在创造使用价值时,发挥生产性的作用,但它永远不会成为价值的源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6卷上,73)】

马克思强调资本不是价值的源泉,是为了坚持劳动价值论的一元论,在批评李嘉图的混淆中,凸显了剩余价值论这一分辨形形色色庸俗经济学的武器。在今天的意义,如果空泛的承认劳动价值论,承认共产党的领导,而否认剩余劳动,必然违背历史趋势,约束生产力,背离工人阶级和科学社会主义。而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首句提出“劳动不是使用价值的源泉”是为了肯定“一切劳动条件(包括不花钱的自然力)”的作用,是批评拉萨尔把劳动要素强调到至高无上,否定其他生产要素的片面性。马克思敏锐的指出,实际上也是一种资产阶级的说法,因为“回避那些唯一使这种说法具有意义的条件”。今天的西化派,把马克思歪曲为否认其他生产要素和供求关系在生产中的作用,其目的就是操弄庸俗经济学近200年来的手法,夸大其他生产要素作用,回避剩余劳动创造剩余价值。它们的路线图是,先否认马克思对其他生产要素的肯定,再折中全要素理论、效用价值论和马克思劳动价值论,架空剩余价值理论,占据一些学术领域,以达到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外衣,毫无阻力的在主流意识形态中登堂入室。

真理越过一步就成了谬误,变革越过一步,就踏入了资本主义。大部分公有企业在微观搞活的口号下被私有化了——把劳动者为主体的企业市场主体变成以私人资本为主体的企业市场主体;有些国企学会了最现代的流程,却无视剩余劳动,淡化主人翁使命驱动;而经济核算除了生产营销环节,也运用到“剥离”企业员工福利,与雇佣制同步,对工人阶级锱铢必较,这样的改革只能是卖珠还椟。有些学者曲解资源配置的市场决定作用,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当作永恒,一方面,不能正确地发挥政府的作用,例如坚持放低门槛,让私人资本承担公共服务责任;另一方面对工人群众创造的劳动合作缺乏足够的支持,如国企混改宁愿把股份转让给私人资本。这样就抹杀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最本质的灵魂,这是私有化演变为社会经济存量主体、两极分化以及劳动者相对贫困的主要原因。

二、劳动价值论一元论在今天的实践

在劳务市场向劳动力市场的营造中,是按照自由市场的方式恢复或复制雇佣劳动制度,还是在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论的统帅作用下,在承认劳动力流动适应社会化大生产的同时,宏观引导,将其限制在有益补充地位,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要回答的问题。马克思指出:

【“只有当雇佣劳动成为商品生产的基础时,商品生产才强加于整个社会,但也只有这时,它才能发挥自己的全部潜力。”(《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3卷,644页)】

怎样让商品经济“发挥自己的全部潜力”,又宏观遏制生产资料、剩余价值私有?必须依靠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劳动合作企业恰好符合了这两点。通过员工持有企业全部股份,把生产资料共有化,如马克思所说,自己做自己的资本家,从而变革了雇佣劳动制,逆私有化,成为市场经济中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基础。今天大凡中国有活力、有后劲的企业,无论何种所有制,没有一家不是尊重员工创新劳动的,有的像华为一样,已经实现了所有制质变,有的正在探索中,其共性是尊重剩余劳动,努力使其主体化,统帅资本、科技、土地、数据等其他一切生产要素,激发起围绕市场需求的活力,而不是仅仅关注必要劳动,停留在雇佣劳动。否则,即使具备了规模优势,技术优势甚至数据优势,也难长久。尊重剩余劳动——这就是今天劳动价值论一元化的涵义,是生产资料公有的现实逻辑;这就是市场经济中的社会主义性质。

三、怎样把“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表述好?

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讲话中引用了马克思的两段话:

【“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

“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

习近平指出:

【“马克思创建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揭示了资本主义运行的特殊规律,为人类指明了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飞跃的途径,为人民指明了实现自由和解放的道路。”】

怎样把“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表述好?

1、首先在经济思想领域,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一元论应回归统帅地位。反对任何方式的折中主义,在剩余价值理论指导下,扬弃全要素理论、效用价值论中形形色色的庸俗经济学糟粕,把坚持剩余价值理论放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生死攸关的高度去看待。

2、全党要学习剩余价值理论。毛泽东同志在60多年前要求人人都要读《资本论》,二、三十年不行就一百年。在今天提及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和决定作用时,尤其要认真读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自觉与现实联系起来。例如把实践证明的不以GDP论英雄,上升到资本与劳动的理论高度,警惕GDP指标计量体系对社会宏观经济去实向虚的误导。

3、必须在社会各个领域树立以劳动为中心,而不是资本为中心。世界500强企业的标准尺度是华尔街的“资本主义工具” (The Capitalist Tool《福布斯》杂志座右铭)制定的,不应该作为中国各类企业的主要计量指标。公有企业应当在资产负债核算体系中,带头增加剩余劳动和剩余价值率科目核算,增加公共服务正负收益核算。这个核算,由于本文第1部分分析的原因,被计划和市场两种经济探索都忽视了。国企改革的实践要求弥补建立。有了这个核算,有利于把“‘现代’企业制度”改造为员工创新主体的企业制度;有利于竞争中性,监控必要的国家资本主义垄断,建立符合价值规律的市场秩序;有利于国家对市场经济盲目性的宏观调控。

4、鼓励私营企业向华为学习,尊重员工主体,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以激发企业活力。对于以市场效果为检验,为实现自身市场价值,开展劳动合作改革提供政策支持。

5、加强政治经济学学术领域马克思主义领导。长期坚持西方庸俗经济学观点的学者,应当离开各级领导岗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学者,应当改造学风,避免从观念到观念。把自己的学术观点,主动自觉的放到工人运动中去检验。

5月23日,在两会讨论中,习近平同志提出,“经过改革实践,我们认识到,决不能不克服市场的盲目性,也不能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上去”。正确是和错误斗争而产生的。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正是在不断纠正“左”和右的错误中前进。

2020-06-04

感谢许光伟教授对本学习笔记中引用《资本论》文本的审读。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6/58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