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墨客 | 穿透迷雾:且看美国双重危机乱局如何演变

美国正在饱尝自己酿就的苦酒:新冠疫情肆虐和抗议种族歧视浪潮,点燃的复仇怒火正在烧掉美国自己的历史、伤害美国自己的家园、削弱美国自己的国力、毁灭美国自己的未来。可以预料的是,这场美国历史上空前的双重危机,必将严重动摇美国霸权的根基,有可能是那只把美国从霸主神坛上拍下马的如来之手。

【本文为作者文林墨客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文林墨客 | 穿透迷雾:且看美国双重危机乱局如何演变

当下的美国,在特朗普总统的“神操作”下,已经深陷新冠疫情肆虐和反种族歧视风暴的双重危机。很短时间内,各种矛盾竞相爆发、各种乱象相继展现、各种人物悉数登场、各种言论争先发表、各种手段轮番展示,全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混乱景象。人们不仅要问:曾经如此强大的、不可一世的、最大的发达国家,在双重危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以善于搞乱别国而著称于世的美国,自己也陷入难以化解的、近乎失控的乱局之中。

面对美国扑朔迷离的乱局,究竟如何发展演变?以什么方式收场?结局如何?这些问题,都是当今世界普遍关注的问题。相信只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才能穿透层层迷雾,窥见到未来的发展趋势和演变结局。笔者试图对美国当前扑朔迷离的乱局如何演变做一点初步预判,不知可否得到大家认可。

预判之一:让责任承担者付出沉重代价

美国当前的乱局和困境究竟是谁造成的?美国人民和社会各界人士难道不会产生疑问吗?按照道理说,找到了谁是始作俑者,他就是责任承担者。美国出了这么大问题,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特朗普肯定脱不了干系,他负首要责任是毫无疑义的。从特朗普近期的表现看,对于别国发生新冠疫情,他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对于本国新冠疫情大规模爆发,他轻描淡写、防控不力;对于白人警察跪杀非裔男子,他无动于衷、冷血无情;对于汹涌而至的抗议浪潮,他定性错误、执意镇压。正是特朗普总统思维混乱、治国无方,才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的乱局出现。这就是特朗普与乱局之间的因果关系。

按照常理,对于胡作为、乱作为的特朗普,给人民生命财产和国家造成巨大损失,必然要通过启动调查、弹劾程序,追究失职渎职领导责任,促其提前下台;通过运用法律程序逮捕、审判、治罪、入狱,以谢罪天下。现在看,事态没有按照常理走,一则是美国的三权鼎立、相互制约的政治制度失灵了;二则是特朗普背后的主子认可其行为,他们可以乱中取利。一旦双重危机发展演变到威胁资本统治集团的统治地位时,他们必然要卸磨杀驴,把特朗普当作替罪羊,彻底抛弃他。

特朗普如何承担失职渎职责任?无非有两种形式:或者被迫提前下台,直接进行清算。看来,这种形式,可能性不大。佩洛西曾经对特朗普做过一次弹劾,但没有成功。近日,她曾表示,对弹劾特朗普已经失去了兴趣。从民主党的角度看,通过大选把特朗普拿下,是其重中之重的头等任务。因为现在离11月份进行大选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或者待特朗普败选下台,再行秋后算账。佩洛西也曾暗示,已有证据在手,确保把特朗普及其子女送进大牢。已有消息传出,特朗普的姑爷库什纳借担任新冠疫情协调小组负责人的机会敛财。联邦政府采购了那么多防控物资,却没有免费发放给各州政府,而是高价出卖给需要的相关机构。采购防控物资和出售防控物资中是否存在中饱私囊问题,存在诸多疑点。能否在特朗普下台后爆出交易内幕,由此追究特朗普及其子女的法律责任,人们将拭目以待。

预判之二:使用软硬兼施手段平息抗议乱局

翻开人类社会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乱与治循环往复的现象长期存在。有大乱,必有大治。“乱”到社会难以承受时,就会出现“治”的行为。至于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施展“治”的行为,要因时因地因人而定。也就是说,要根据形势发展状况、根据乱局演变特点、根据治理者的思维思路,采取适宜的治理手段和治理策略。

从治理者的角度看,治理手段和治理策略,无非有三种表现形式,即以镇压为特征的强硬手段、以安抚为特征的柔性手段、以软硬兼施为特征的综合手段。

美国资本统治集团要怎么做呢?大规模地镇压,就要制造严重的流血事件。在这件事情上,特朗普总统反复强调用武力镇压,而军队现任高层官员反对出动现役军人镇压抗议者,特别是美军前高层官员集体反对武力镇压抗议者。日前,有89名美军退役高官联名发表公开信,表达了一致反对任何使用武力应对抗议活动和示威者的明确意见。对此问题,政府与军队双方存在着严重分歧。就目前看还难以实施,以后能否实施还有待观察。抗议活动还在持续进行中,且规模还在扩大,抗议民众的怒火正处在持续喷发阶段。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派兵镇压,只会出现强烈反弹,等于火上浇油。而一味地实施安抚,抗议民众还难以听得进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看来,只有把强硬手段和柔性手段结合起来,采用软硬兼施的办法才能够产生明显效果。美国资本统治集团以往用过的“胡萝卜加大棒”的办法,即威胁恐吓与收买安抚相结合。以往这种方法多用于对外事务,现在可以对内使用了。特朗普总统和白宫政府充当恐吓者,手执大棒极力主张暴力镇压,企图以暴制暴。佩洛西议长和民主党充当安抚者,手拿橄榄枝,诱惑抗议者放弃抵抗。6月8日,80岁的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率多位民主党议员在国会前单膝下跪,悼念美国白人警察暴力执法中惨死的非裔男子8分46秒,显然,已经开启了承认错误、希望早日解决问题、平息抗议浪潮的态度,并提出一项全面改革警察不当执法行为的法案《警察执法公正法案》。众议院将在未来几周举行听证会,就法案进行表决。这表明美国资本统治集团实施软硬兼施的策略已经启动了。特朗普与佩洛西二人争斗激烈、互不相让,尽人皆知。但在平息抗议乱局上,尽管他们算计不同、手段各异、并未沟通交流,客观上却达到了殊途同归、不谋而合的效果。这是人们所意想不到的。

从被治理者的角度看,治理手段和策略,无非有两种表现形式,即以革命为特征的强硬手段、以改良为特征的柔性手段。

美国人民要怎么做呢?革命需要必备条件。按照道理说,种族歧视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产物,要想彻底铲除种族歧视思想和行为,必须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根据以往的经验,消灭资本主义制度,必须通过革命手段才能做到。从现在的情况看,革命的客观条件有所具备,但革命的主观条件尚未完全具备。难以通过一场大规模的抗议行动就能转化为革命行动,因此,这种手段目前恐怕行不通。看来,只能通过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迫使资本统治集团做出让步,在某些单项制度和政策上面,提出一些改良性措施。例如,对执法系统进行某些改革,以便满足抗议者的现实诉求,进而平复抗议者的愤怒情绪,平息抗议造成的乱局。

预测之三:美国新冠疫情结束遥遥无期

由于特朗普总统和白宫政府拒绝科学、排斥专家;轻视疫情、判断错误;指挥混乱、防控不力;冷血无情、罔顾生命;煽动民众、重启经济;急于造势、争取选票。正是他的一系列“神操作”,致使新冠疫情在美国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扩散蔓延,成为到目前为止,确诊病例最多、死亡人数最多、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据世卫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12日(北京时间),美国累计确诊病例高达204万人,占全球确诊病例753万人的约27%、死亡病例11.4万人,占全球死亡病例42.2万人的约27%,双双创下世界最高纪录。

其实,美国的新冠疫情远远不止这些公布的数据。一是从去年秋季到今年春季的美式大流感,就有新冠病例出现。时过境迁,现难以查清。显然,并未在统计数据之内。二是美国核酸检测的人数有限,并没有覆盖全美人口。潜藏在未检测人群中的病例,难以发现,更难以统计在内。三是美国有些州的新冠疫情数据并不完整准确,甚至有所隐瞒。其中,28州未上报疑似病例。隐瞒的病例自然不再统计之列。四是美军是一个封闭的系统,究竟有多少新冠病例和死亡病例,一直秘而不宣。自然很难有准确的数据纳入国家的统计之内。五是美国尚未建立全民医保,核酸检测和新冠肺炎治疗价格不菲。有些付不起费用的穷人只好在家等死,甚至以普通流感草草处理,难以报告并统计在内。六是无家可归者和流浪汉,感染新冠肺炎,就只能自消自灭,无人问津,当然更难以列入统计范围。毫无疑问,在混乱的指挥下面,美国的疫情比公布的数据要严重得多。美国政府拒绝调查新冠病毒来源,就足以说明他们心里有鬼。

在新冠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美国做了三件使疫情恶化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特朗普不顾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极力煽动追随者重启美国经济。现在大家都能够看得很明白,特朗普之所以“要钱不要命”,并不是为国家负责、为人民福祉,而是为了竞选连任、争取选票的一己私利。我记得四月下旬的时候,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连续发出警告:如果在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放松管制措施,重启美国经济,将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所以,他提醒特朗普总统不要轻视新冠疫情,美国的新冠疫情还远未结束。第二波疫情,“几乎确定疫情会卷土重来”,可能比第一波更加致命。特朗普的非理性做法,也遭到了一些州长的强烈反对,与特朗普隔空对吵。但性格偏执的特朗普则采取煽动支持者的办法,甚至不惜用“解放”的字眼号召人们冲击疫情管制措施,为其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择手段。现已有21个州新冠确诊病例上升,9个州确诊病例激增。第二波疫情恐怕事实上已经到来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白人警察暴力执法事件的突然爆发,极大地恶化了疫情防控形势。美国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非洲裔男子死亡,瞬间引发了抗议种族歧视和暴力执法的浪潮。这场迅速席卷全美50个州的650多座城市的暴风骤雨,使美国的新冠疫情防控形势雪上加霜。一方面是参加反对种族歧视和暴力执法的抗议者成千上万挤满街道,聚集在一起高呼口号、高声唱歌、高声呐喊,喷出的唾液如果含有病毒,就很容易传染给周围的抗议者;另一方面是警方用催泪瓦斯等刺激物喷射示威者,让人们咳嗽和呕吐不止,更是加剧了病毒传播的便利。双方的行为和做法,都为新冠病毒的传播提供了极为有利的场所和环境。从抗议现场看,有相当一些抗议者和警察并没有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因此,使得各州新冠确诊病例呈现持续上升势头。如果抗议行动不结束,政府对疫情防控不采取果断措施,疫情反弹已经不可避免,第二波疫情高峰可能在人们不察觉的情况下已经暗中到来了。有些媒体已经发现:美国已经放弃对抗疫情,进入群体免疫的“放纵局面”。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也发出警告:这种特殊形式的大规模抗议和警方的回应,堪称病毒传播的“完美装置”。他多次告诫参加抗议的人们:

【“显然地,当人们以非常拥挤的方式聚集,尤其是他们大喊或高呼口号时,存在着感染扩散,导致大量新感染病例的风险。这是我们一直关注的事情之一。令人非常不安的是,已经有一些国民警卫队队员感染了,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已经传染给其他人,或者他们被别人感染。”】

第三件事情,就是特朗普急于启动大规模的竞选集会,公然放弃了疫情防控的领导责任。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参选民调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14个百分点。对此,性格暴躁的特朗普反应强烈,与他的白宫幕僚和竞选团队紧急商量对策。一方面攻击民调的虚假性,雇佣可信机构搞有利于自己的更为“虚假”的民调,用以蒙骗民众;另一方面发挥自己面对面鼓动拥护者的优势,保住连任总统的传统票仓,吸引更多的选票。在疫情防控持续恶化的情况下,特朗普急于启动大规模的竞选集会,显然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特朗普已经对外宣布,决定于6月19日开始在美国多地举行大规模竞选集会,重启全国竞选造势活动,并且鼓励参会者不戴口罩,参会者还需签订协议,感染新冠肺炎,不能提起诉讼。现在看起来,特朗普为重启经济,已经实施了一项“要钱不要命”的政策;特朗普为重启竞选集会,又实行了一项“要选票不要命”的政策。在特朗普的眼里,管理国家不重要、人的生命更不重要,只有他的选票、他的权力才是最最重要的。

很显然,这些罔顾生命的做法,说明美国联邦政府已经放弃了疫情防控,进入了事实上的“群体免疫”状态。以往的抗疫努力将前功尽弃,新冠确诊患者和死亡患者大幅飙升已成定局。美国多地新冠疫情已经出现了反复,就已经发出了危险信号。

通过这三件事情,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新冠疫情在美国只有进行时,没有结束时。用“遥遥无期”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

预测之四:美国从霸主神坛上跌落下来已经为期不远

自二战后,美国从英国人手里夺取世界霸权,登上世界霸主地位已经75年时间了。1947年3月12日,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在致国会咨文中明确提出,美国有领导“自由世界”的使命,标志着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以后,开始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世界,把全球都纳入到自由世界之中。

第一、战后美国为了控制整个世界,干尽了丑事、坏事。

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历届政府为完成领导“自由世界”的使命,都不遗余力地推行干涉、渗透、演变、颠覆、侵略和战争政策,搞得整个世界陷入动荡不安、战火纷飞、流离失所、民不聊生的境地。主要体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组建帝国主义阵营,与社会主义阵营展开争斗。美国发动的冷战,搞垮了社会主义阵营。先是在苏联同中国决裂时在旁边煽风点火;后是用和平演变战略,促使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结果是把社会主义阵营搞散了。帝国主义阵营内部出现了裂痕。具有独立自主意识的戴高乐,提出建立以法国为核心的欧洲。经过美国扶持的日本经济,呈现出高速增长势头,并迅速超过欧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威胁到美国的经济霸权。美国加强了对欧洲和日本的打压和控制。

二是独霸拉美,使之成为自己的战略后方。为加强对拉美的控制,美国粗暴干涉拉美各国内政。在“防止国际共产主义扩张”的旗号下,扶持反动势力,策划军事政变,组建亲美傀儡政权。仅1948年到1958年的10年间,就策动了16起军事政变和颠覆事件。

三是发动侵略战争,扼杀亚洲民族解放运动。战后初期,美国政界形成了以麦克阿瑟为首的政客集团主张“亚洲第一主义”,决心以战争为手段,镇压亚洲日益兴起的民族解放运动,抢占亚洲地区的战略制高点。20世纪50年代初,精心策划朝鲜内战,公然挑起朝鲜战争,既想一举消灭北朝鲜的共产党政权,又可以朝鲜为跳板扼杀刚刚建立的中国共产党政权。历时3年,在中朝军队的沉重打击下,经过5大战役,迫使美国不得不在板门店签订了《停战协定》。

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在亚洲又开启了另一场战争,即印度支那战争。20世纪50年代,美国以援助法国的形式介入这场战争。无奈法国难以打赢战争,不得不退出,由美国取而代之。进入60年代,美国违背了自己不以武力威胁日内瓦协议执行的诺言,悍然在越南南方挑起了越南战争。从1961年5月,肯尼迪宣布向越南派驻“特种部队”开始,到1973年1月,美国与越南签订《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长达11年多时间才得以结束。使这场战争成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损失最为严重的战争。

1964年12月,美军轰炸老挝北部。1970年3月,尼克松批准美军入侵老挝。与此同时,美国策动柬埔寨朗诺集团发动政变,赶走西哈努克亲王。在亚洲,美国还直接入侵中东国家。例如,1958年7月,美军出动8000人在黎巴嫩登陆,进行军事干涉和侵略。美国还支持以色列发动多场中东战争。

四是运用颠覆手段,把非洲大陆纳入美国新殖民主义体系。20世纪60年代初期,美国以联合国军的名义,直接占领刚果。遭到时任总理卢蒙巴的坚决反对,美国指使刚果叛军发动政变,接管政府权力,将刚果英雄卢蒙巴杀害。美国武装侵略刚果后,毛泽东主席发表了《支持刚果(利)人民反对美国侵略的声明》,指出:

【“美国一直企图控制刚果。它利用联合国军在刚果做尽了坏事。它杀害了刚果的民族英雄卢蒙巴,颠覆了刚果的合法政府。它把傀儡冲伯强加刚果人民头上,并且派遣雇佣军镇压刚果民族解放运动。”】

毛泽东主席一针见血地揭露了美国人的丑恶嘴脸:

【“美帝国主义这样做的目的,不仅在于控制刚果,而且要把整个非洲,特别是新独立的非洲国家,重新投入美国新殖民主义的罗网。”】

聪明智慧的中国人常讲一句老话,叫作“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意思是说,人的本性一旦形成,将很难改变。个人是这样,国家也是这样。毛泽东主席算是把帝国主义的本性看透了: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绝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一条马克思主义的定律。”】

美国多年来,就顽固遵循这个逻辑破坏世界和平发展事业,是很难改变的。

第二、当代美国为了维护世界霸主地位,极尽掠夺、打压之能事。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历届政府,特别是特朗普当政以来,对世界的经济掠夺、军事讹诈、文化围剿,已经达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主要体现在这样几个方面:

一是疯狂掠夺全球经济利益。特朗普在任的三年多时间,不停地在打贸易战,不但同战略对手打,而且同盟友打。凡有利可图的国家、地区、企业一律不放过。特朗普作为商人的贪婪和抠门,可以跟欧也妮·葛朗台相媲美。特朗普到处推销军火,高价卖给别的国家和地区,赚了不少钱。特朗普还利用安保的名义,加码向美军驻在国分摊费用,收取保护费。

二是竭力维护美国战略利益。美国为了维护霸主地位,在全球设置了几百个军事基地和军事设施。凡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地方,绝大部分都已经被美国占据。包括各大洲的咽喉要道,各大洋的海峡通道。从奥巴马就开始搞亚太再平衡战略,特朗普又搞了一个印太战略,主要是争夺中国周边的战略要冲,围堵中国。在欧洲,利用北约,争夺俄罗斯周边的战略要冲,围堵俄罗斯。在中东,利用以色列、沙特等盟友控制中东地区的战略要地。

第三、极力控制美国舆论主导权。存在决定意识。霸权的长期存在,促使美国政客们的思维变得愈发霸道,形成了“为所欲为”的特点。说得再通俗一点,就是想怎么想就怎么想、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天马行空,无所顾忌。在国际舆论场上,常常根据自己的喜好,编造故事,散布谣言;常常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逼迫别国就范。远的不说,就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由特朗普牵头,美国的一些政客炮火齐开。以推特治国的特朗普为了推脱抗疫不力的责任,把攻击的矛头对准中国,连篇累牍地发表言论甩锅中国。蓬佩奥等反动政客有主子撑腰,更是疯狂到了极点。在国际舆论场上,不顾廉耻、不讲底线,多次违背世卫组织的基本准则,把新冠病毒称之为“中国病毒”,甚至“武汉病毒”。无视中国取得基本控制住疫情的重大战略成果,为全球抗疫赢得了宝贵的窗口期,而极力鼓噪中国赔偿论。企图利用国际舆论主导权,混淆视听,颠倒黑白,引导国际舆论朝着错误的道路越走越远。更有戏剧性的是,特朗普与前国务卿鲍威尔在互怼的过程中,一不留神还泄露了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即把为发动伊拉克战争编造萨达姆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谎言给说了出来,令世界大为震惊。

当然,中国也一改隐忍的态度,各主流媒体万箭齐发、主动出击、针锋相对、有理有据地与美国政客打起了国际舆论战,坚决打破由美国控制国际舆论主导权的被动局面。

中国有一句富于哲理的老话,叫作“多行不义必自毙”。就是说,做了那么多丑事、坏事的美国现在遭到报应了。这也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毛泽东主席曾经警告过那些玩火自焚者:

【“故我们还是希个望那班玩火的人,不要过于冲昏头脑。我们正式警告他们:放谨慎一点吧,这种火是不好玩的,仔细你们的脑袋。”】

美国正在饱尝自己酿就的苦酒:新冠疫情肆虐和抗议种族歧视浪潮,点燃的复仇怒火正在烧掉美国自己的历史、伤害美国自己的家园、削弱美国自己的国力、毁灭美国自己的未来。可以预料的是,这场美国历史上空前的双重危机,必将严重动摇美国霸权的根基,有可能是那只把美国从霸主神坛上拍下马的如来之手。

早在1968年4月,毛泽东主席在《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中,就揭示出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实质:

【“这场黑人的斗争风暴发生在美国国内,是美帝国主义当前整个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的一个突出表现。它给陷于内外交困的美帝国主义以沉重的打击。”】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毛泽东主席当年所说的美国状况,不就是当下美国的真实状况吗?可见,伟人的远见卓识和独到见解!

毛泽东主席还为美国黑人斗争指明了正确方向:

【“美国的种族歧视,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的产物。美国广大黑人同美国统治集团之间的矛盾,是阶级矛盾。只有推翻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摧毁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美国黑人才能够取得彻底解放。”】

让这场风暴来得更猛烈吧,只要把蕴藏在美国人民当中的“极其强大的革命力量”激发出来,就一定能够实现马丁·路徳·金当年提出的美国梦。

(此文写于2020年6月9日~13日)

【文林墨客,察网专栏作家,齐齐哈尔市委党校副校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6/58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