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未来,在国际金融动荡、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形下,中国、俄罗斯、上合组织、金砖国家、欧盟、英国等联合的概率势必会增大。而一旦联手,如INSTEX与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或与金砖加密货币等两两或多个成功对接,那么金融经济领域的欧亚大陆将正式形成,美国势必将成为世界经济之孤岛,美元霸权自然会无疾而终。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关键时期,“我国面临的风险挑战之严峻前所未有。”美国霸权是我国面临的国际风险的重要源头,中美贸易战、疫情舆论战背后的整体战,是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我国面临的最大挑战。而美元霸权是美国霸权的核心,同时也是其最薄弱环节。由于美国硬软实力正在发生一系列变化,美元霸权的基础正在动摇,前提正在丧失。

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随着美国经济金融化、虚拟化不断推进,美国经济泡沫化日趋严重,美元霸权的基础正在动摇。图为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

美元霸权的基础与前提

美国霸权主要是军事霸权、科技霸权和美元霸权形成的三位一体。其中,美元霸权是当今国际金融秩序的基础,美国霸权的核心。美元霸权是以经济、科技与军事所构成的硬实力为基础,以基于硬实力而形成的话语权、定价权、规则制定权等软实力为前提。

美元霸权的基础。美国企业是美元的重要载体,美国企业运营到哪里,投资到哪里,商业辐射到哪里,美元就流通到哪里。由充足美元滋养、产学研一体化促成的科技创新与科技实力,是美国企业富有竞争力的集中体现,是美国生产力进步的重要动力,也是美国高居国际分工和产业链顶端、分享国际最优厚利润的重要前提。而成体系性领先的科技实力,支撑美国构建了独一无二的军事实力,当今世界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真正撼动美国的全球军事地位。由军事部门、垄断企业、国会议员和国防研究机构组成的庞大且牢固的利益集团,即军工复合体,是支撑美元霸权的重要国内政治力量。

美元霸权表现为“空手套白狼”的美元国际环流。美元国际环流一般是这样运行的:首先由美联储发行没有任何内在价值的纸币或电子符号——美元,然后由华尔街金融机构把这些美元货币变成金融资本,利用其境外分支机构和代理人形成的网络,在全世界进行投资。其中,很大部分投资是用于购买东道国新兴产业股份、高科技企业股份,或者被变卖的国有企业股份,最后,这些股权资本把相关商品、服务以及增加了的利润源源不绝地带回美国。美国通过美元的国际环流,实现了无中生有、无本万利的资本积累,实质就是财富掠夺。

美元霸权还表现为覆盖全球的美元结算支付网络。美元结算支付网络主要体现在CHIPS(Clearing House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 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和SWIFT(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两大系统。美国通过两大系统,尤其是CHIPS系统,监督与管控世界所有经由相关银行涉及美元的交易。美国既可以从中获得巨额收入,又能获得大量情报,而且还可以通过将某一或某些交易主体排除在外,以变相达到将相关国家或地区排斥在国际贸易、金融体系之外的目的。

美元霸权的前提。霸权不仅需要经济、科技与军事构成的硬实力,还需要基于硬实力而形成的话语权、定价权、规则制定权等软实力。美国霸权的软实力表现在对国际秩序的主导能力,制定、解释与修改国际规则的能力,美国文化、价值观、意识形态的渗透与影响能力,等等。这些软实力反过来影响与强化美国的硬实力,硬软实力相互补充、相互影响。美国的国际软实力是美元霸权的重要前提。

为优化美国经济霸权,实现霸权利益最大化,美国主导制定了一系列金融新规则,如要求目标国(集中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不能“操纵”外汇市场、让浮动汇率合法化、允许并鼓励国际资本的自由流动、完全放开资本项目、完全开放金融市场、依据外汇储备发行货币、中央银行保持独立等一系列有利于增强美元世界货币地位、增进美元资本国际环流的政策规定。

此外,多年来美国利用其经济(实质是金钱)优势、教育优势、媒体优势,为相关国家培养、输送了一大批听信美国说教(新自由主义)的信徒,这些美国的信徒帮助母国引进一文不值的美元,将本国企业的股权资本(真实财富)兑换成美元资本(虚幻财富),并将通过国际贸易换回的美元,以远远低于本国融资成本的价格(即利息收益),购买与持有美国债券。美元正是在相关国家的追捧中才构筑了美元霸权。

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2019年10月23日,美国脸书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出席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就脸书推出数字货币Libra等问题回答议员提问。

美元霸权的神话正在消逝

随着美国产业空心化,经济在世界中的分量不断降低,科技军事方面的优势日益缩小,美元霸权的基础正在动摇。尤其是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更加“我行我素,唯我独尊”,不断失信于国际社会,美元霸权的前提正在丧失。

美元霸权基础被动摇,前提被侵蚀。随着美国经济金融化、虚拟化不断推进,美国经济泡沫化日趋严重。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1950年的26.77%下降为2016年的11.71%,实体产业占GDP的比重下滑到不足1/6,虚拟产业所占比重则超过1/3,家庭财富中金融资产所占比重接近2/3。美国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泥足巨人。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等国家正迅速缩小与美国在科技军事方面的差距,在一些高新科技领域,如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特高压输电、超级水稻、超级计算机、量子通讯、激光制造、高铁技术等领域,甚至处于领先,美国在军事与科技方面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美国毅然决然地对华发动以贸易战为先导的整体战,一个重要缘由就是极其担心“中国制造2025”规划一旦实现,美国在科技与军事领域的优势势必被彻底颠覆。

终结美元霸权的意愿与能力不断增长。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产业资本主导下的美国霸权逻辑是,跟随美国的都能得到好处。但是,“尼克松冲击”之后,美国摆脱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约束,废弃了双挂钩,固定汇率被“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所代替,国际金融市场日趋动荡,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停滞,一而再爆发危机。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金融垄断资本主导下的美国霸权的逻辑是,不听从美国的都会受到惩罚。在美苏竞争对抗的体系下,美国霸权力量尚有制约;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后,美国霸权失去制衡,原来的第三世界乃至第二世界国家只能屈从于美国霸权主义、强权政治。

一段时间以来,依托区块链技术、分布式记账的数字货币被世界多国青睐,厄瓜多尔、马绍尔群岛等国甚至以之取代美元加以使用。数字货币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与挑战美元的实力,已经使美国惴惴不安。而且,令美国更加头痛的是,美国一时间还无法选择与谁作战,无法找到可以惩罚的“肇事元凶”。

实际上,最想终结美元的不是中国、俄罗斯等新兴大国,也不是石油输出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而是美国的盟友们。欧、日盟友长期受美国的欺凌,成为美国动辄转移风险与转嫁危机最理想、最便捷的对象。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日本经济泡沫及其破灭,1992年的欧洲货币危机,1998年的韩国、日本金融危机,2009年欧洲债务危机等,实际都是美国转移风险与转嫁危机的结果。若美元崩溃,最大的“受益者”是欧元、英镑、日元。因此,德法“轴心”一直在谋划如何摆脱北约,组建自己掌控的欧洲防卫体系,建立起贸易互换支持工具(INSTEX)的欧元结算系统。

美元霸权的崩溃或在一夜间

美元霸权危机是美国国内矛盾发展的必然结果。1%的华尔街银行家与99%的普罗大众的矛盾,是垄断资产阶级与广大人民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垄断资产阶级为了垄断利益持久化与最大化,不断向国际社会转移风险、转嫁危机,由此激化了美国与他国的矛盾。矛盾总爆发的临界点,应当就是触动美元崩溃扳机的时点。

数字货币杠杆撬动美元霸权。全球金融化浪潮造成的贫富差距扩大,引发了世界的碎片化,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反体制、反资本的情绪与力量不断高涨。对政府的不信任、对政治及政治人物的不信任引起“去中心化”思潮,而“去中心化”潮流促进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由此产生了数字货币。综而观之,数字货币问题,既是个技术问题,又是个经济问题,还是个政治问题。

数字货币虽然在形式上是虚拟的,但有实际物质基础。如脸书推出的天秤币(Libra)就是一种不追求美元汇率稳定而追求实际购买力相对稳定的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研发的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DCEP)则锚定“中国制造”。数字货币的出现及使用将对美元的霸权地位形成挑战,使得美国因美元霸权而获得的优势不复存在。

欧亚结算系统整合令美元边缘化。由于出生相同文明、奉行一样的主义、面临同样的资本积累之残酷竞争,西方国家之间的矛盾、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实际上要大于东西方、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争夺市场的斗争以及它们想把自己的竞争者淹死的愿望,在实践上是比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的矛盾更为剧烈。”今天,美国的单边主义路线、赢家通吃政策,严重损害和威胁欧盟的利益。欧盟为了自救自保,一方面创制INSTEX,绕开美国制裁;另一方面强化统一的跨境支付体系建设,防止英国脱欧造成“骨牌效应”。在“金砖国家”内部,采用加密货币取代成员国之间使用的美元和其他货币的“金砖国家”间支付系统正在形成。当然,更早于美元成为世界货币的英镑,因为有伦敦城与“英联邦特惠制”支撑,自有一套支付与结算系统。

目前,上述这些系统都是单独、孤立运行,谁都不愿意充当出头鸟,挑战美元霸权。然而未来,在国际金融动荡、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形下,中国、俄罗斯、上合组织、金砖国家、欧盟、英国等联合的概率势必会增大。而一旦联手,如INSTEX与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或与金砖加密货币等两两或多个成功对接,那么金融经济领域的欧亚大陆将正式形成,美国势必将成为世界经济之孤岛,美元霸权自然会无疾而终。

抛弃美债或是美元霸权终结的导火索。在美元霸权之下,东亚积攒了大量的美国国债和机构债,一方面是为了应对国际支付和国际金融投机的狙击,另一方面是对美国形成的实际经济依附所致。“金融恐怖平衡”与“美元陷阱”始终是悬挂在东亚头顶上的一柄利剑。今天,美国一意孤行,向中国等国家开启贸易战,主动打破平衡,使得相关国家即便出于自保自救的考虑,也不得不采取行动。

中国拥有大量以美元为基础的外汇储备。在境外,如果中国卖出美元储备(包括美国国债和机构债),换回其他西方货币或债券,势必得到相关国家的欢迎与支持;或中国与阿根廷等重债国协商,以对华出口大宗商品作担保,将中国美元债权置换他们美元债务,中国则实现由美元债权向人民币债权的转变。在国内,中国可以要求银行停止客户用美元兑换人民币,或者直接停止在国际贸易中使用美元结算和出入境。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赋予的正当权利,因为美国不能按照基金协定第八条的要求,用黄金和人民币兑换中国持有的美元债权。所以,中国拒绝美元美债,有根有据,合情合理,师出有名。美元崩溃,只差临门一脚。

【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江旭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20年第12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元 美国 霸权

原标题: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