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贵:西方经济学必须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我研究现代经济学近三十年,发现现代经济学存在着四大致命错误(单纯研究资源配置、单纯理性人研究、单纯研究市场经济、供给曲线),发现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学方法是非科学的。现代经济学把经济研究错了,就像地心说把宇宙研究错了一样,现代经济学就是经济学的地心说,是错误的、非科学的经济学。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是经济学上唯一正确科学的经济学,但没有经济学家认识到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才是科学的,并将形形色色的西方经济学彻底颠覆,经济学家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更不懂科学的研究经济学,经济学仍然是处于前科学时代。哥白尼革命实际上就是科学革命,经济学需要科学启蒙,需要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本文为作者王金贵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王金贵:西方经济学必须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一、经济学仍然是处于前科学时代

哥白尼革命是天文学的革命。哥白尼经过大半生的天文学观察研究,终于发现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转的,彻底颠覆了当时的天文学——地心说(日月星辰是围绕着地球转的)从而创立了新的天文学理论体系,取代并淘汰了地心说的天文学理论体系。

哥白尼革命不只是天文学的革命,哥白尼还被科学家们公认为是开创了现代科学,是人类科学的开创者,使学术进入到科学时代。哥白尼革命当然也就是天文学的科学革命。

今天人类已经是进入到成熟的科学时代,创造出极其丰富又极其庞大的科学成果,既创造出极其丰富又极其庞大科学知识,又创造出极其丰富又极其庞大的科学发明、科学工程,又为人类创造出更为极其丰富又极其庞大的物资财富。

然而,在当今时代,并不是所有的学科都进入到科学时代,经济学就没有真正的进入到科学时代,经济学仍然是处于前科学时代,尽管经济学家们自认为经济学是科学的,甚至是把经济学称为社会科学上的皇冠,但也有经济学家对经济学是彷徨的,搞不清楚经济学应不应该是科学的,怀疑经济学是科学。

当今的经济学产生出众多的经济学派,其中有一个学派是为大多数的经济学家信奉的,被称为主流经济学,这就是以研究市场均衡为核心的经济学,又被称为现代经济学。

在自然科学中,有像经济学这样产生出这么多的学派吗?没有。科学是具有唯一性的,正确科学的理论、理论体系只能有一个,不能是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经济学存在着那么多的学派就说明经济学仍然是处于前科学时代。

我研究作为当今中国与世界主流经济学的现代经济学近三十年,把现代经济学彻底研究透了。在经济学家们认为现代经济学正确的地方,我发现(洞察出)现代经济学(理论与方法)所隐含的错误,在现代经济学最让经济学家们叹服的地方(理论与方法),我发现(洞察出)现代经济学所隐含的极其严重的错误,甚至是发现足以让现代经济学致命的错误。我的研究证实:现代经济学(理论与方法)就是错误的、非科学的经济学,就是经济学的地心说。

经济学家们都知道现代经济学是非现实的,是远离现实的。经济学家们认为只是为了建立参照系,建立经济学基准。然而我却发现,现代经济学的经济世界就如同地心说的宇宙世界。在地心说家们的头脑中,宇宙是围绕着地球转动的,其实是地球围绕着太阳转动的,地心说的宇宙世界与真实的宇宙世界相差十万八千里,有着天壤之别。地心说的宇宙世界是地心说家们在他们头脑中的想象、虚构。经济学家们头脑中想象的经济世界也是经济学家们头脑中想象的、虚构的,与真实的经济世界同样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有着天壤之别。现代经济学的参照系、经济学基准对真实的经济世界根本就不适用,完全是错误的参照系或经济学基准。

二、科学与非科学

我们都知道只有通过科学研究才能够研究出正确科学的理论来,那么又该如何进行科学研究,从而研究出正确科学的理论来呢?

现代经济学之所以像地心说那样是错误的,根本的就在于现代经济学的研究不是科学的,现代经济学家们也根本不懂科学。那么现代经济学又为什么是非科学的呢?

人们普遍认为,科学就是进行科学实验,这是对科学的误解。哥白尼创立日心说并没有进行科学实验,但科学家们公认,哥白尼就是现代科学的开创者。

科学不是研究直观或经验的,不是研究符合直观或经验的理论的。根据人们的直观或经验,太阳东升西落,太阳应该是围绕着地球转的。然而,哥白尼通过研究则发现:并不是太阳围绕着地球转的,而是地球围绕着太阳转的,这完全是与人们的直观或经验正好相反。

实际上,科学就是在研究或揭示事物的真实或真相,就是在研究或揭示事物的本质、内在规律。

事物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不是表露在外面的,而是深藏于事物的内部或背后的,不是能够被人们的直观或经验感觉到、认识到的,如果能够被人们直观的观察到,依靠经验认识到,进行科学研究就没有必要了,就多余了,人们只根据直观或经验观察、认识就可以了。或者说,事物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是与人们的直观与经验不一致的,如果是一致的,只靠人们的直观或经验就可以了,科学研究就没有必要了,就是多余的了。

由于事物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是深藏于事物的内部或背后的,不是靠直观或经验就能够感悟到、认识到的,要揭示事物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就要对事物进行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肤浅、庸俗的研究是不行的。

科学是在研究或揭示深藏于事物背后或内部的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的,而要事物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是深藏于事物的背后或内部的,而要把事物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从事物的背后或内部揭示出来,必须要进行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的。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就是科学研究。肤浅、庸俗的研究不是科学研究,经验研究也不是科学研究。

我们知道,能够进行科学研究的科学家都是拥有深邃、睿智的头脑的,没有深邃、睿智的头脑是不能对事物进行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的,也就是不能对事物进行科学研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够进行科学研究的,不是普通人就能够进行科学研究的。

哥白尼从意识到地球是自转的,到研究出地球也是在移动(转动)的,再到发现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转动的,从而建立日心说,哥白尼的研究自然是深入、深层次的高深研究,如果哥白尼停留在直观与经验的层次上,哥白尼是不会研究出日心说的。

即便是科学家们拥有深邃、睿智的头脑,进行科学研究仍然是不容易的,往往是需要进行艰辛的努力。哥白尼为建立日心说几乎是穷其一生,即便是这样,哥白尼仍然没有完成日心说的研究,后来,开普勒、牛顿等几代人又进行了大量的、更深入的研究才最终完成了日心说。由此可见,科学研究是如此之高深。

科学家们所揭示的事物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是否正确,是需要通过科学实验验证的,因为事物的真相、本质、内在规律不是靠直观与经验就能够认识到的。但是,科学根本或首要的是研究出正确的理论来,如果研究不出正确的理论,也就不会被科学实验所证实,只有研究出正确的理论,才能够被科学实验所证实。

因此,如何研究出正确的理论才是最重要的,科学实验的验证只能是第二位的,而要研究出正确的理论,需要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因此,进一步说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才是最为重要的。

当然,高深的科学研究也必须是借助于观察的,甚至是大量观察。离开观察的研究不是科学研究,是研究不出正确的理论来的。尤为重要的是观察是来自科学实验,科学实验是有针对性的,通过对科学实验的观察,往往是起到对自然观察所起不到的作用。但是,作用观察,没有研究,尤其是没有高深的研究,观察是无意义的,

在这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无论是哥白尼,还是开普勒、牛顿对日心说的研究都不是通过科学实验进行的,也不是通过科学实验验证的,主要是他们的理论研究能够准确地解释、预测天文现象,从而让天文学家们不得不服,不得不认可日心说。

科学研究是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高深研究未必能研究出正确的理论,但正确科学的理论研究必须是揭示事物真相、本质、内在规律的高深研究,也许,只有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并不行,但没有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那就绝不是科学研究,肤浅、庸俗的研究绝不是科学研究,经验研究绝不是科学研究。

科学家们虽然对科学没有给出他们的定义,或者是不知道科学是什么,但科学家们却是在自觉不自觉的那么做着。科学家们虽然他们并不能进行更深层次的高深研究,但他们是在继承了以往高深的科学研究基础上的更高深的科学研究,或者是在以往的层次上进行更为丰富的科学研究。

补充一点:在浅层次的研究上认为是正确的理论,往往是经过深层次的研究以后,就会发现在浅层次上研究出来的理论是错误的。

三、对现代的经济学的三大诘难

在指出现代经济学(理论与方法)是错误的、非科学的经济学之前,我们首先对现代经济学提出三大理论诘难。

第一大诘难:现代经济学是研究、宣扬市场经济的,认为市场经济能够使市场均衡(市场均衡既没有短缺、又没有剩余,当然是最完美的),能够使资源配置最佳,因此市场经济是完美理想的经济,即便不能够使市场均衡,不能够使资源配置最佳,也能够通过政府干预使市场均衡,使资源配置最佳。因此现代经济学极力宣扬市场经济。

但是,市场经济既然那么美好,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市场经济,为什么还会有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分,而且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差别是那么巨大?不知道哪一个经济学家能回答这一问题?

我认为:从有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分(差别有那么大)上看,只有市场经济是远远不够的,只靠市场经济是不能成为发达国家的,好经济或成为发达国家还需要什么是需要经济学好好研究的。

第二大诘难:市场均衡与经济发展孰重孰轻,谁好,谁更好?

现代经济学是围绕着市场均衡研究经济学的,对市场均衡,既有微观经济学研究,也有宏观经济学研究,是现代经济学的主要理论、核心理论,并以此提出现代经济学的市场经济思想。市场均衡既没有短缺,又没有剩余,当然是完美的,是美好的。

不只是市场均衡是美好的,经济发展也是美好的,经济发展能够提高国民收入,从而使民众的经济收入增加,使民众生活提高,幸福、更幸福。所以世界会不断地追求经济发展,从而使经济不断发展。

我们的问题是:市场均衡与经济发展孰重孰轻,谁好,谁更好?

不知道有哪一个经济学家能回答这一问题?

我的点评:市场均衡虽然是美好的,既没有短缺,又没有剩余,但经济发展却能够不断地提高国民收入,使民众的经济收入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幸福,因此经济发展更好、更重要。

我国四十年来创造出经济发展的世界奇迹,使我国的国民收入提高几十倍,使我国的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使人民的生活不断提高,越来越幸福。如果我国只追求市场均衡,那么我们现在的国民收入还只能与四十年前基本一样,只能是达到了市场均衡。显然经济发展比市场均衡更重要,更好,而且是好上千百倍,重要千百倍。

如果是认为经济发展更重要、更好,当然应该是以经济发展为核心研究经济学。然而,现代经济学却是以市场均衡为核心研究经济学,说明现代经济学是认为市场均衡更重要、更好。

第三大诘难:为什么不能把供给者与需求者合为一体?

在市场经济中,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既是供给者,也是需求者,供给者与需求者是一体的。虽然在同一市场上,供给者与需求者是分开的,但是,供给者会通过在他进行供给的市场上获取到货币以后,而成为其它市场上的需求者。不只是人是这样,企业也是这样,企业在市场经济中也是一方面是供给者,一方面是需求者。

但是,在现代经济学中,供给者、需求者却是截然分开的,供给者只是供给者,需求者只是需求者。供给者不能成为需求者,需求者不能成为供给者。

我们的问题是:现代经济学为什么不能使供给者与需求者合为一体呢?有没有经济学家能在经济学上使供给者与需求者合为一体呢,现代经济学家们能办到吗?

上述三大诘难说明:现代经济学对经济的研究是狭隘、肤浅的,在现代经济学之外,还应该有经济学。当然,在当今经济学上,在现代经济学之外,还有其它的经济学,现代经济学是当今中国与世界的主流经济学,在现代经济学之外的其它经济学都被称为非主流经济学。这些非主流经济学并不能彻底颠覆现代经济学,甚至连现代经济学的主流地位都不能撼动。而我们则是要在现代经济学之外,找到能够彻底颠覆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学。

四、现代经济学的四大致命错误

我通过长期研究发现:现代经济学有四大致命错误,资源配置的错误、市场经济的错误、理性人的错误、供给曲线的错误。这四大致命错误的前三项是基本理论错误,供给曲线的错误是基础理论错误。

致命错误就是某一个错误导致整个经济学是错误经济学的错误,现代经济学的四大致命错误的每一个错误都会导致整个的现代经济学成为错误的经济学。

在经济学家们看来:研究资源配置、研究市场经济、根据理性人公理研究经济学,还有供给曲线,都是多么正确的,经济学家们能够给出一大堆的理由说明其正确。然而,我却根据客观真实的经济发现它们的错误,而且是现代经济学的致命错误。

我并不是说经济学不应该研究资源配置、市场经济,不是说经济学不应该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经济中的确是存在着资源配置、市场经济、理性人,经济学的确是需要研究资源配置、市场经济,的确是需要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

但是,我在研究中发现:人类的经济不只是或单纯是资源配置,不只是或单纯是市场经济,不只是靠人的理性,经济中还有比资源配置重要千百倍的资源创造(也就是财富创造),还有比市场经济重要千百倍的资本主义(这里暂时要把社会主义放在一边),还有比人的理性重要千百倍的社会。因此,经济学更重要的是研究资源创造、资本主义、社会,重要的不是研究资源配置、市场经济、理性人。

而现代经济学则认为只要是有了资源配置、市场经济、理性人,就足够了,就万事大吉了,从而把经济研究成为纯粹资源配置的、纯粹市场经济的、纯粹理性人的经济,根本不研究资源创造、资本主义、社会,甚至是在经济学中就没有资源创造、资本主义、社会,是排斥资源创造、资本主义、社会的。

如果把经济比作医院,现代经济学研究的只是医院的护士,认为只要是有了好护士,医院就是好医院,根本无视医生的存在,甚至是根本不懂得医院是需要医生的。

当然,经济不像医院那么简单,那么容易理解,要搞清楚经济中那是根本,那是主要的,那是重要的,是需要深入、深层次的高深研究的,是需要科学研究的,现代经济学没有进行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没有科学研究,只根据经济中不是根本、不重要、也不主要的资源配置、纯市场经济、理性人对经济进行研究,把经济中根本的、主要的、重要的财富创造、资本主义、社会扔在一边,不知本末、不知轻重、不分主次的研究经济,这样的经济学当然是肤浅、庸俗的,是非科学的研究,从而导致经济学致命错误的产生。

现代经济学根本不懂经济,根本不知道经济是什么,只把经济看作是资源配置,只把人类经济看作是市场经济,而不是其它什么,没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分等等,只认为经济人是理性的就足够了。现代经济学是在瞎胡研究经济学,是在糊里糊涂的研究经济学。现代经济学甚至就不配称为经济学。

供给曲线表示价格是能够影响或支配供给的,在真实的经济中,价格对供给是有影响的,但只靠价格根本影响不了供给,只靠价格根本改变不了供给的,因为改变供给需要通过生产、生产力,真正决定供给的是生产,是生产力,因此,供给曲线是错误的。由于供给曲线是错误的,价格当然也就调节不动供给,因此,市场均衡绝不是靠价格调节而实现的,真正的市场均衡实际上是由生产力调节的,价格的调节只能使市场暂时均衡。现代经济学以供给曲线作为理论基础,认为市场均衡是由价格调节实现的。

现代经济学的市场均衡,无论是微观的市场均衡,还是宏观的市场均衡,都是建立在价格调节上的,可以说都是价格均衡的,都是错误的市场均衡理论。

现代经济学之所以是非现实的,是远离现实的,根本的、主要的就是由于这四大致命错误所致。

现代经济学的这四个致命错误为什么是错误的,为什么是致命错误,需要写出论文进行专门的理论阐释。还需要指出的是,现代经济学的理论错误多得是。几乎所有的理论都存在着错误。

还需要说明的是:现代经济学只研究市场经济的好,不研究市场经济的弊端,其市场经济理论是虚伪的,现代经济学当然也是虚伪的。

五、现代经济学是非科学伪科学

在经济学家们看来,模型化、数学化、公理化以及对物理学的模仿会使现代经济学成为科学的,然而,我在研究中则证实:模型化、数学化、公理化以及对物理学的模仿方法是不适用于经济学的,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学方法不是科学方法,而是非科学方法。作为科学的经济学绝不应该像现代经济学那样研究经济学。

科学是创造正确理论的,而不是创造错误理论的,科学不能保证所有理论都是正确的,也会产生出错误理论,但科学绝不会制造出大量的错误理论,更不会制造出错误的理论体系,即便是制造出错误理论,也能够自我纠正,不会是通过创立新的理论体系来纠正错误理论。

现代经济学是错误的经济学,其理论体系当然是错误的,错误的理论体系所产生出来的理论当然会使大量的理论错误,而不是个别的理论错误,制造出理论体系错误或大量理论错误的能是科学的吗?

现代经济学之所以是错误的,是现代经济学把经济学的研究停留在资源配置、理性人、市场经济(价格的市场均衡)这样浅层次的经济学上,不能在使经济学的研究深入,不能使经济学的研究往深层次发展,不能使经济学的研究往资源创造、社会、资本主义的深层次研究上发展。从而造成现代经济学的那些致命错误。

现代经济学主要是经验研究,当然,在经验研究的层次上,做出了深一层的研究,这就是市场均衡研究,但从整个的经济学上来说,现代经济学的市场均衡是浅层次的经济学,即便是这样一种浅层次的经济学,现代经济学也把它研究错了,并且使经济学止步于这样浅层次的经济学上。现代经济学就是肤浅、庸俗的,是非科学的。

现代经济学不只是非科学的,还是伪科学的。

现代经济学是错误的经济学,大量的理论都是错误的,经济学家们当然不愿承认其经济学错误,就不得不借助于理论假设,找到使现代经济学的能够成立的假经济(经济学家们头脑中想象出来的、或虚构出来的、不是真实存在的经济),在真实的经济中不能成立的理论,但在假经济中却是能够成立的。现代经济学的理论假设往往都是非现实的,这也就是说,现代经济学的理论往往都是在现实经济中不能成立的,但在非现实的假经济中却是能够创立成立的。

为什么不研究在真实的经济中能够成立的理论呢?现代经济学就是错误的经济学,是不能研究在真实经济中能够成立的正确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们又不愿意承认其经济学错误,就不得不靠假经济说明其经济学是能够成立的,是正确的,用以掩盖其经济学错误。现代经济学还堂而皇之的把这样的研究称为理论假设方法。

现代经济学就是这样掩盖其理论错误的,这种掩盖理论错误的方法,不仅不是科学的,连非科学都不能算,只能算是伪科学。

六、现代经济学是极其狭隘的

坚信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学家们看到的经济世界并不比我们小,所看到的经济事物也并不比我们少,但是,现代经济学所能容纳的经济世界却是极其狭隘的,所能研究的经济事物却是非常少的。

作为主流经济学的现代经济学容不下生产力,容不下生产关系,容不下技术进步,容不下历史,容不下社会,容不下制度,容不下结构,容不下企业家,容不下社会主义,也容不下资本主义,甚至也容不下政府(新古典经济学是容不下政府的,与新古典经济学一脉相承现代宏观经济学同样是容不下政府的,凯恩斯的追随者试图通过现代宏观经济学建立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完全是找错了庙门)。现代经济学容不下的经济事物太多了,现代经济学容不下市场经济(包括私有制)以外的任何经济事物。

在现代经济学中,市场代替了一切,更进一步说是价格代替了一切,认为:只要有了市场(当然是完全竞争的市场),只要有了价格,一切都会是完美的,其它任何的经济事物自然就不需要了。

现代经济学把经济学、把经济学家们带进一个极其狭隘的世界,如同天文学上的地心说,地心说的狭隘是因为所能观察到的宇宙世界太狭小,而现代经济学的狭隘并不是因为经济学家们是能够观察到的经济世界狭小,而是因为现代经济学所能研究的经济事物太少,所能容纳的经济事物太少。尤为严重的是,现代经济学所不能容纳的经济事物,往往是对经济有着极为重要影响的,是经济中最重要、最主要、最根本的经济事物。

七、现代经济学是无用之学

现代经济学是错误的经济学,当然不会是管用的,是无用之学。

经济学家们会说,现代经济学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不都是管用的吗?怎么能说现代经济学不管用呢,是无用之学呢?

那些发展中国家经济难以发展,用现代经济学行吗;中等收入国家陷进中等收入陷阱,不能发展成为发达国家,用现代经济学行吗?经济学家们会说,现代经济学在发展中国家、中等收入国家不管用,但在发达国家是管用的,发达国家就是靠现代经济学发达起来的,但是,日本经济低迷近三十年,用现代经济学管用吗?

凯恩斯主义是想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解决失业、经济危机问题的,但失业仍然是持续的存在着,有时候仍然是相当严重的,希腊的失业率曾经高达25%。经济危机仍然是周期性的产生着,有时候仍然是非常严重的,像日本的经济泡沫、东南亚的金融风暴、美国的次贷危机。凯恩斯主义真的管用吗?

从道理上讲,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应该是起作用的。但现代经济学的道理是肤浅、庸俗、狭隘的,是错误的道理。现代经济学就是错误的经济学,现代经济学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的道理自然就是错误的道理,是肤浅、庸俗、狭隘的道理。

按照现代经济学减税能够促进经济增长,去年我国大幅减税两万亿,不仅没有使经济增长率提高,反而是多年来经济增长率下降最严重的一年。现代经济学的道理听起来是正确的,其实是错误的。

经济学家的现代经济学是错误的,经济学家们给出的对策不管用,经济学家们对经济、经济形势的分析当然也是错误的。

对经济、经济形势,经济学家们只能做出庸俗、肤浅、短期、片面的分析,做不出深入、深层次、全面、长期的经济分析,经济学家们对经济不能深谋远虑,未雨绸缪,不能发现潜在的经济问题、经济危机,预计不到未来会发生的经济问题、经济危机。经济学家们对经济分析听起来头头是道,慢正确的,其实是庸俗、肤浅、错误的。

经济学家们当然是社会精英,是人才,但现代经济把他们变成了庸才、蠢才。经济学家们根本拿不出什么好的方法解决经济问题。

八、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经济学上唯一科学的

我之所以能够彻底颠覆现代经济学,完全是得力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因为在学习现代经济学之前,我首先是学习、掌握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

我并不是直接根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否定现代经济学的,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让我认识到真实的经济究竟是什么样的,从而使我能够依据真实的经济对照(验证)现代经济学,并从而彻底颠覆现代经济学。

对经济,马克思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认识经济的方法论或认识论,让我们能够从社会、历史、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规律等角度认识经济,使我们能够认识真实的经济是什么,认识现在的经济是什么。而现代经济学则总是假设经济如何如何,是在捏造、虚构经济。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是宏大博深的,对经济进行了社会与历史研究,进行了深邃的抽象研究,使政治经济学洞穿社会与历史。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又是具有整体性、系统性特征的,使他的政治经济学的所有理论具有内在的逻辑联系,形成系统化的经济学。而现代经济学虽然也创造出极其庞大的理论体系,但理论与理论之间都缺乏内在的逻辑联系,是碎片化的,是简单的理论堆积。

科学是具有唯一性的,正确的理论只能有一个,正确科学的经济学也只能有一个,现代经济学,还有当今所产生出的众多的经济学派,对经济、经济学的研究,都是肤浅、庸俗的,都是非科学的,只有马克思对经济、经济学的研究才是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是经济学上唯一科学的经济学。

没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只靠我个人是根本颠覆不了现代经济学的,因为我对经济的观察了解、研究是有限的,是狭隘的,根本不能认识到真实的经济或现在的经济究竟是什么,只有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才能够真正的让我办到这一切,才能够让我彻底颠覆现代经济学。如果没有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我个人根本没有能力彻底颠覆现代经济学,最多也只能是从某一方面狭隘的反思或批判,像其他的经济学家对现代经济学的反思与批判那样,而不会彻底颠覆现代经济学。

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当今没有几个经济学家是认可的,经济学家们只能是用他们那肤浅、庸俗的思维方式思考问题,根本理解不了深邃的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就如同哥白尼时代的那些肤浅、庸俗的天文学家们理解不了日心说一样。

尤其是前苏联与东欧社会主义的垮台,更是为庸俗的经济学家们否定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找到了依据,但他们就没有好好想一想,科学家们的发明创造有几个是能够一次性成功的?

当然,面对前苏联与东欧剧变,还有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革、市场化,只是在教条主义的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不行的,需要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发展。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发展创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发展创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提出几十年了,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创新几乎是一点进展都没有,从而致使现代经济学这样非科学的经济学成为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各种各样的西方经济学在中国群魔乱舞,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则被边缘化。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难以创新发展的,除去教条主义的影响外,主要的还在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发展难,根本的就在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科学的、深邃的,是对经济进行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本来就是深邃的、深层次的,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发展当然需要更深入、更深层次的研究,所以创新发展难,不像现代经济学那样是肤浅、庸俗的,创新发展那么容易,随便一个经济学家都能够创新发展现代经济学。

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需要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础上进行更深入、更深层次的研究,不是一般的经济学家是能够胜任的,教条主义者们是不行的,需要经济学的科学大师。经济学科学大师,不是现代经济学被称为的经济学大师,是懂得如何对经济进行科学研究的大师,是能够对经济进行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的,是有高超的洞察力的,是具有高超的想象力的,能够比经济学家们想的更深、更远,能够想象到经济学家们所想象不到的地方,从而能够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进行更深入、更深层次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从而使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得以创新发展。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一旦得到发展创新,那就不是现代经济学所能够比拟的,必将像哥白尼彻底淘汰地心说那样,必将现代经济学及形形色色的经济学彻底淘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就是具有这样强大的威力的,科学就是具有这样强大的威力的。

九、经济学必须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马克思之后,产生出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庞杂的经济学学派,可以说是,在经济学的舞台上是群魔乱舞。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虽然是科学的,但没有经济学家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也只是能够理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并没有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经济学上唯一科学的经济学,也不能将那些形形色色的非科学的经济学彻底颠覆。

在中国,本来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统天下,在改革开放中,现代西方经济学趁虚而入,并逐渐成为中国的主流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被边缘化,如果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懂得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是经济学上唯一科学的经济学,现代西方经济学岂能够成为中国的主流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岂能够被边缘化。

经济学仍然处于前科学时代,没有进入到科学时代,经济学家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根本不懂什么才是科学的经济学,更不懂如何对经济、经济学进行科学研究。经济学需要科学启蒙,需要科学革命,需要对各种各样的现代西方经济学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通过科学启蒙,通过科学革命,将那些形形色色的西方经济学彻底颠覆,彻底淘汰,使经济学家们真正理解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真正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才是经济学上惟一科学的经济学。

通过科学启蒙,通过科学革命,使经济学家们真正认识到如何才能够对经济学进行科学研究,如何才能够创造出真正管用的经济学。

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在中国尤为重要。

中国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或马克思主义实践过程中,创造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创造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奇迹,还在科技创新、反腐败、环境治理、扶贫等诸多方面创造出极不平凡的伟大成就,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真正管用的,比那些依靠西方经济学提出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供给主义等都管用。

对于中国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又是一条国家强盛之路,是使中华民族复兴之路,它使中国迅猛崛起。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实践上的伟大成就,得到了有识之士的充分认可,尤其是十八大上提出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十九大上提出的“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更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予以了充分肯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不是经济学研究的结果,而是中国共产党人在马克思主义实践过程中依靠他们的经验与智慧创造出来的。对于经济学来说,这是极其宝贵的,是需要经济学好好研究的,因为以往任何经济学所提供的主义都是不管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则是真正管用的主义,尽管它不是通过经济学研究所创造出来的主义。

对于经济学来说,要研究真正管用的经济学或主义,必须是在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础上进行研究,否则,即便是能够创造出真正管用的经济学,也是严重逊色的。

要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之道、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经济发展奇迹的的机理或逻辑,当然是需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行深入的、深层次的高深研究,需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行科学的经济学研究,否则是不行的。

经济学现在还处于前科学时代,要科学的研究经济学,当然首先是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要科学的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当然首先是要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经济学事关国家的前途命运,事关十几亿人福祉,生命攸关。经济学家们靠着地心说式的现代经济学,认为只要有市场经济,就一好百好,万事大吉,完全是拿国家的前途命运、十几亿人的福祉当儿戏,这样的经济学荒谬至极,是极其错误的,是非科学的,对这样的经济学必须予以彻底颠覆,必须进行哥白尼科学革命。

王金贵,独立政治经济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6/58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