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立虹:读懂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

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有着特殊地位,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中国乃至世界会不断遭遇意想不到的危机,美国霸权还会出于掠夺的需要给他国和第三世界制造危机,也就益发显示出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的特殊地位和特殊价值。尤其是当前世界普遍面临着疫情带来的危机,各国都有力不从心之感,美国不是积极应对危机,主动以正道化危为机,而是把疯狂甩锅中国当作“机”,结果适得其反,引发加重“危”的震撼全球抗议活动。中国战“疫”的风景独好,美国在疫情危机面前的令世界失望表演,无不证明了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的宝贵。

史无前例的庚子新冠疫情,从肆虐中国开始,继而蔓延全球,不仅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制造了人类极度恐慌,而且形成了堪比20世纪20年代世界经济危机,打破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打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给全球经济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由于消费萎缩、工人失业,也引发了国际性社会动荡,开始酝酿更大危机。于是,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应运而生,他为中国战胜疫情经济危机提供了法宝武器,增加了勇气和信心,也给世界以重要启迪。

侯立虹:读懂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

众所周知,中国战“疫”根本指导方针是以民为本,生命至上,基本方略是举国参战的人民战争,具体措施是封城封省封村,实行最严格的管理,国家不惜一切代价保证人民生命健康,因而取得世界瞩目的成效,但也付出了举世无双的代价。如何尽快恢复生产生活,如何提高全国人民把疫情损失降到最低的勇气,习近平总书记不失时机推出了“化危为机”辩证法。他在浙江考察时提出“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随着境外疫情加速扩散蔓延,国际经贸活动受到严重影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新的挑战,同时也给我国加快科技发展、推动产业优化升级带来新的机遇”,号召全党全国人民正确认识当前形势,以辩证思维认识危机,积极主动化解危机,把握危机之中的机遇。此后他又多次在不同场合诠释阐述“化危为机”辩证法,多次强调危中寻机、化危为机的重要作用,拓展捕捉机遇、创造机遇的方法和路径,不仅指明了推动经济社会恢复发展的方向,而且提振了全国人民的信心,增强了度过经济危机的勇气,无论对于加强特殊时期党的领导,还是对于扫除经济危机阴霾,都有着极端重要的地位和无法估量的作用。所以说,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孕育与战“疫”,又成熟完善在指导战“疫”的实践,是战“疫”的重大哲学硕果,更是新时代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法宝。

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明白如话,浅显易懂,但其高明和独到之处也在于深入浅出,用通俗的语言揭示深刻的哲理,简单的方法反映深奥的辩证法,我们既不能因其通俗忽视个中的深刻内涵,也不能用哲学的诘屈聱牙把简单道理复杂化,必须准确把握他的基本内涵与本质特征。

1、从“危机”的释义理解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危机,一般作为单词,指严重困难的关头和令人感到危险的时刻;同时又作为“危”和“机”复合词,指有危险又有机会的时刻,用以考量决策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警示社会把应对危机的能力当作组织或个人最根本的能力之一,通常看作人生和团体、社会发展的生死攸关转折点。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就着眼于“危机”复合词的释义,既阐明了“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的危和机关系;也明确了“要危中寻机、化危为机”的对待危和机态度;还提出了“要坚持用全面、辩证、长远的眼光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的认识危和机方法;更指明了“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善于从眼前的危机、眼前的困难中捕捉和创造机遇”应对危机路径。可谓高屋建瓴,立意深远,独辟了危机的释义蹊径,使人以全新的思维、积极的态度认识危机,对待危机,发挥主观能动性化危为机,因而当之无愧成为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

2、从哲学辩证思维廓清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基本要素。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内涵深厚,彰显了辩证法的要旨,揭示了辩证法精髓,但集中体现在“危”和“机”的统一性、辩证性、转化性。一是昭告危机是危与机的辩证统一体,它们相互依赖、相互依存、互为条件,辩证统一,“危”中有“机”,“机”中也潜在着“危”,没有不含“机”的“危”,也没有不承担“危”的“机”;二是把握危机的危和机有着鲜明特性,“危”是一种客观存在,具有相对性、暂时性、可变性,“机”是发挥主观能动性发现的机会、机遇,具有绝对性、长期性、稳定性,由此决定了“危”与“机”虽是矛盾双方,但并不是绝对排斥、对立的关系,而是主观认识改造客观,实现主客观的辩证统一,这个统一的过程,就是认识危中有机,机中有危的过程,也是把握危可转机、避免机可变危的过程;三是危机的危与机可以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正确认识危机,善待“危”中隐藏的“机”,就可以化危为机,如果消极对待危机,就会被“危”吓到,看不到“危”中的“机”,而白白失去,《老子》的“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倚”,讲的福与祸就是危与机,福祸相互依存的哲理也是危与机相互转化的深刻道理。

3、从唯物辩证法的规律读懂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的本质特征。辩证唯物主义认为,对立统一是唯物辩证法的根本规律,发挥主观能动性则是实现矛盾转化的根本动因,而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的本质特征,就是既要防止坐等观望的右倾保守主义,又要防止盲目蛮干地盲动主义,真正提高战胜疫情的能力,提高改造疫情下中国的勇气。其一,特别强调主观能动性,“危”,是天然外力,是来自外部的危险和天灾人祸,不含任何的主观和人为因素;“机”是潜藏于“危”的真实存在,需要善于发现和开掘的,解决“危”的方法和路径。而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是链接“危”和“机”的桥梁纽带,促使“危”走向“机”的积极转化。其二,特别强调“危”和“机”的属性,坚持“危”的客观性,不能融入主观因素,不能为了显示“危”中寻“机”,故意无“危”强说“危”,有意无“危”制造“危”;坚持“机”的积极性,人们所发掘开掘的“机”,必须是自强不息之“机”,发展壮大之“机”,绝非自私自利的取巧投机,像昧着良心发国难财,像危难中贪生怕死,都不是“危”中的正当之“机”。所以在学习运用危机辩证法中必须准确理解“危”,善于把握“机”。

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不是一般的哲学观点,也不是度过经济危机的暂时方法,既像黑夜中突现的阳光,照亮了人们的心坎,扫除了疫情带来的愁云,也似冬天里的一把火,点燃了人们的希望,走出疫情损失带来的压抑,无论对中国,对世界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和地位。

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的特殊意义,在于认识危机,看到危与机的变化形势中包含着难得的契机,人在危机面前不是消极无为的,而是积极主动的。她的特殊作用,就是彻悟“危”不会自动转化为“机”,不经努力坐等等不来“机”,能否善待危机,巧妙化危为机,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心态和方法。如果畏首畏尾地畏惧“危”,缩手缩脚地回避“危”,即使面对大好的“机”也会白白失去;化危为机靠的是人的主观能动性,转化的快与慢、好与坏也完全取决于主观能动性发挥的程度,如果辩证思维明方向、辨大势、观大局地正视“危”,坚定信心、保持定力、敢于挑战困难地不惧“危”,就能趋利避害、把握机遇转“危”为“机”。

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有着特殊地位,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中国乃至世界会不断遭遇意想不到的危机,美国霸权还会出于掠夺的需要给他国和第三世界制造危机,也就益发显示出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的特殊地位和特殊价值。美国霸权对朝鲜、古巴等社会主义国家施压封锁禁运,对伊朗、叙利亚等国的打压侵略,给这些国家带来了“危”,同时也带来了奋起发展之“机”。尤其是当前世界普遍面临着疫情带来的危机,各国都有力不从心之感,美国不是积极应对危机,主动以正道化危为机,而是把疯狂甩锅中国当作“机”,结果适得其反,引发加重“危”的震撼全球抗议活动,虽说导火线是暴力执法,但根子却在漠视生灵的应对疫情态度,在企图转移危机的异想天开。中国战“疫”的风景独好,美国在疫情危机面前的令世界失望表演,无不证明了习近平“化危为机”辩证法的宝贵。

习近平化危为机的辩证法,是习近平总书记深入一线指导全国战“疫”的重大成果,不仅丰富了习近平问题意识哲学,成为新时代毛主席矛盾论的新表达,也为中国扫除疫情阴霾,为世界战胜疫情提供了法宝。全党只要增强危机感和使命感,奔着矛盾去,迎着困难上,抓住机会,运用危机转化的智慧与策略,以科学方法和精准施策,切实把矛盾、挑战转化为推动发展的机遇和契机,赢得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双胜利,向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

2020年6月

【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6/58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