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宏:加拿大反对党领袖为何被赶出国会

有色人种真正需要反对与推翻的,恰恰正是由白人种族主义者所制定和拥护的这些极其不公正、不合理的法律和规则,以及如此灭绝人性的强盗逻辑和变态思维!我们可以想象,凭借这些法律、规则和制度的保护,白人种族主义者可以高枕无忧地高居庙堂之上,以温文尔雅的风度,轻松自如地否定有色人种的平等权利。而长年累月在歧视与欺压的重负下艰难谋生的少数民族的心中,却蓄积着太多的怒气与怨气。

 【本文为作者李建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李建宏:加拿大反对党领袖为何被赶出国会

6月17日,加拿大联邦众议院正在就一项有关种族歧视问题的动议进行辩论。谁知风云突变,议长Anthony Rota当场宣布,将新民主党领导人驵勉诚(Jagmeet Singh)驱逐出国会议事堂。消息一经传出,迅即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在全国舆论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那么,贵为加拿大第四大政党领袖的驵勉诚,究竟犯下了何等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而要蒙受如此奇耻大辱呢?

一、事件背景:“移民国家”永不消失的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

自15世纪末哥伦布率领的欧洲殖民船队入侵美洲以来,种族冲突与种族争端就成为整个美洲大陆历史的一条最重要主线之一。加拿大迄今为止的整部历史,充满了白人与有色人种之间侵略与反侵略、压迫与反压迫、歧视与反歧视的斗争。加拿大作为一个国家生来有罪,因为它的诞生是白人殖民者通过非法的暴力侵略以及惨绝人寰的种族大屠杀和种族大清洗而实现的。1867年立国之后,加拿大的政治基础更是牢固地建立在对移民和有色人种异常残暴的种族剥削、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之上。因此,加拿大所谓的“国庆节”,即是印第安人的亡国日。加拿大人庆祝“国庆”,就是为非法侵略庆功、为种族屠杀张目。

为了掩盖这段极不光彩的历史,西方资本统治集团十分狡猾地将加拿大定位为“移民国家”,以图混淆“殖民侵略”与“合法移民”之间的本质差别。其实,加拿大的殖民秩序正式建立起来以后,通过各种合法方式登陆的欧洲移民,始终是名副其实的二等公民(有色人种是三等公民),在职业发展和人际交往等方面都承受着巨大的社会不公,和最初以殖民起家的白人侵略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们的到来,使得在白人和有色人种的冲突之外,又增加了移民(传统上以白人移民为主)和本地人(白人殖民者及其后裔)之间的矛盾对立。随着时间的推移,前者的后代不断加入并持续扩充着后者的势力影响和势力范围。

自上世纪末以来,来自亚非拉的移民大量涌进国门,人数远远超过欧洲移民,成为新移民的生力军,加拿大的种族构成由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很多地方,特别是在多伦多和温哥华等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以华人和印度人等为主的有色人种后来居上,在当地人口中占据了绝对多数,白人反到成了少数民族。即使是在全国范围内,由于白人的结婚欲望和生育愿望都远远低于其它种族,其人口老龄化的颓势已势不可挡。在人口总数的此消彼长中,加拿大的种族结构悄然改变。有人预测,在未来短短的十几年之内,加拿大城市人口中的百分之七十都将是有色人种。

尽管如此,加拿大本土白人仍然大权在握,牢固地霸占着各行各业的领导岗位,少数族裔在国家权力架构中处于明显的劣势。从最初的欧洲移民到如今的有色人种,哪个移民没有一肚子的委屈和满腹的心酸?种族歧视是几乎每个远离故土的海外游子永远都逃脱不掉的命运归宿,必将追随他们一生一世。如果说白人移民的后代尚可顺其自然地自动融入主流社会,彻底挣脱父辈所背负的移民枷锁。有色人种所承载的符咒却因其不可磨灭的生理特征,而注定要世世代代延续下去,就连功成名就如驵勉诚者也不能幸免。

二、事件的缘起有色人种争取种族平等的正义诉求再度受挫

驵勉诚于1979年出生于安大略省的士嘉堡,父母都是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移民。在一岁时他曾被送回印度由祖母负责照管,后返回加拿大与父母团聚。驵勉诚的父亲是一名精神科医生,这在加拿大是一个工资收入和社会地位都非常高的职业,基本上是处在工薪阶级的最顶层。不幸的是,尽管生长于金铭鼎盛之家,由于肤色较深的缘故,驵勉诚从小就吃了不少苦头。在学校就读期间,因不堪同学的欺凌,他的父亲曾鼓励他学习跆拳道以便自卫。直到成年之后,他还经常受到白人警察的盘查和骚扰。加拿大种族歧视之严重,从中可见一斑。不知是否受到这些极度不愉快的生活经历影响,他对祖籍国印度的民族文化认同感极高,这从他头戴锡克教头巾的日常装扮中可以很容易看出来。2017年10月,驵勉诚成功当选为新民主党领袖,成为加拿大历史上首位掌管主要政党的少数族裔。

事发当日,驵勉诚试图推动国会通过一项反对种族暴力的动议。他在列举了诸多原住民无辜惨死于警察之手等铁证之后,严正指出加拿大皇家骑警内部存在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要求重审皇家骑警的财政预算并公布使用武力报告。显然,这样的政治诉求要求并不算高,特别是在当前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大规模抗议警察对黑人施暴的背景下,更是显得既合情合理,又顺应时代潮流。如果加拿大哪怕是还有一丝一毫的诚意来保护每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这个动议本应毫无任何悬念地顺利通过,而驵勉诚也正是这样认为的。后来发生的事实证明,他实在是低估了加拿大种族歧视的严重程度和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厚颜无耻。恐怕让他更没有料到的是,即使他已成功跻身于加拿大政界的最高层,也仍然难逃种族歧视之苦。

当时在场的绝大多数议员都对驵勉诚的提议没有异议,唯独魁人政团白人议员Alain Therrien从中作梗,导致该动议被一票否决。驵勉诚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他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公开反对这项旨在保护少数民族免遭警察屠戮的动议。他回忆说,Therrien在辩论过程中对他做出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侮辱性手势和表情,令他气愤不过,“种族主义者”这几个字随之脱口而出。谁知话音刚落,魁人政团的一位白人女议员便跳将出来,气急败坏地指责他:“我不相信一個政党的领导人可以在这里把众议院的另一名成员称作种族主义者,仅仅是因为我们不赞成刚刚提出的动议,这在众议院是不可接受的。”面对这两名白人议员的嚣张气焰,驵勉诚予以了坚决回击。他斩钉截铁地表示绝对不会撤回自己的言论,更断然拒绝为此致歉。由白人政客主宰的加拿大国会遂以此为借口,当场决定将他驱逐出场。于是,本文开头所描述的荒诞绝伦的一幕,便在“民主”国家的堂堂议会大厅公开上演,让全世界再次见证了西方“民主”的真实嘴脸。有色人种争取种族平等的正义诉求,在白人种族主义的顽固抵抗之下再度受挫。

三、事件的性质:白人种族主义者所精心策划的一场极其严重的种族报复事件

有色人种大举进军加拿大的时间虽然不算太长,但是他们在加拿大短短二三十年间的存在,对加拿大社会政治文化理念等方面的冲击,无论在深度与广度上都是从前的欧洲移民所无法企及的。有色人种数量的大幅增多,不仅成功地改变了加拿大人口的种族构成。日益众多的黑头发、黑眼睛、黄棕黑色皮肤的加拿大公民的出现,也彻底颠覆了加拿大人的传统面貌。他们从家乡带来的与众不同的饮食、宗教、文化和风俗习惯,不断更新着加拿大人对国家民族的认知。由于文化风俗迥异,再加上天然的种族特征,他们的后代无法像欧洲移民的后代那样,自然融入白人主流社会。因此,他们的出现必将更加深刻全面地改变加拿大的社会风貌,加拿大也注定要因他们而改头换面。

在这些天翻地覆的社会变革面前,很多白人感到难以接受与无从适应。从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白人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国家被外来的侵略者占领了。他们从小就熟悉的金发碧眼的面容正在迅速消失,他们经常光顾的商店里摆满了他们不知为何物的外国商品,他们熟悉的大街上写满了他们不认识的外国文字。这些外来者还抢走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工作,造成他们中更多的人流落街头。更令他们惊恐不安的是,新移民的生存和繁衍能力惊人。于是,嫉妒、恐惧和仇恨的感情在很多加拿大白人的心中逐渐生根发芽。平素深藏不露的种族优越感在受到现实的严峻挑战后,更是急需找到新的发泄渠道。近年来,三K党等白人种族主义组织死灰复燃,活动日益猖獗,种族仇恨犯罪案件激增。如果说无权无势的底层白人只能通过违法犯罪来宣泄心中不满,手握大权的中上层白人则可以凭借其所掌握的公共资源来合法泄愤。某些白人警察针对少数族裔的暴力执法,某些白人经理无端解雇或故意不提拔少数民族员工,某些白人政客伺机羞辱少数族裔的政治家等等,都是其中最常见的表现形式。

毫无疑问,做为反对党领袖的驵勉诚被白人政治团伙合谋逐出国会,正是在加拿大种族矛盾和种族冲突日益激化、种族分裂和种族对立日趋尖锐的政治形势下,所爆发的一场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它的发生绝不是偶然的,而是深感末日将至的白人种族主义者为了维护种族霸权之罪恶目的,而蓄意发动的一次蓄谋已久的种族报复行动。事件的发生本身就充分证明,即使是在加拿大政界的最高层,也存在着极其严重的系统性种族歧视。一个少数族裔的政治领袖为了反对种族歧视、推动种族平等,在堂堂国会议事堂遭受白人同事羞辱之后,竟被要求给白人道歉,然后又被以荒诞至极的理由轰出国会。这与西方国家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自由、平等、民主与人权,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照啊!

四、事件的教训:如何应对西方资本统治集团丧尽天良的强盗逻辑

凡是极端邪恶的人群,无不擅长混淆视听、指鹿为马、恶人先告状以及倒打一耙等为常人所不齿的鬼把戏。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字典里,容不下正义、是非与正误的字眼。根据某些白人极其扭曲变态的心理状态和思维逻辑,称一个人为“种族主义者”就是对其人格的极大侮辱,就是绝对不可饶恕的大罪重罪,因此必欲除之而后快。在他们颠倒黑白的陈述中,致力于种族平权的驵勉诚成了肆意侮辱他人人格尊严、不能接受不同意见、情绪冲动、没有能力进行客观冷静辩论的坏人、恶人加蠢人。魁人政团党魁伊夫-弗朗索瓦·布兰谢还居心险恶地暗示,驵勉诚因童年时代的个人遭遇而有心理创伤,以便再给他安上心理变态和假公济私的罪名。而极力阻止有色人种获得平等权利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反倒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无辜受害者,因为他只不过是心平气和地、文明有礼地、一板一眼地按照法律和规则行使了自己的自由否决权而已。

有色人种真正需要反对与推翻的,恰恰正是由白人种族主义者所制定和拥护的这些极其不公正、不合理的法律和规则,以及如此灭绝人性的强盗逻辑和变态思维!我们可以想象,凭借这些法律、规则和制度的保护,白人种族主义者可以高枕无忧地高居庙堂之上,以温文尔雅的风度,轻松自如地否定有色人种的平等权利。而长年累月在歧视与欺压的重负下艰难谋生的少数民族的心中,却蓄积着太多的怒气与怨气。要控制住这些由长期的社会不公所酿成的负面情绪,和以逸待劳且擅长诡辩与谎言的白人种族主义者进行心平气和的论战,该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挑战!更何况他们总是通过语言、语气、语音、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等阴谋诡计,来故意激怒受害者。而你一旦因此控制不住自己,稍微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敬或情绪失控,就正中了他们的下怀,等于是给他们提供了上下其手的口实。初出茅庐的政坛新星驵勉诚,就这样中了深谙此道的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奸计。

针对白人种族主义势力集团对驵勉诚的陷害与围攻,人们不禁发问:难道反对种族平等的人不是种族主义者吗?为什么不允许称这些表现出种族主义行为的人为种族主义者呢?为什么那个反对种族平等的白人议员至今安坐于国会大堂之上,而坚决抵制种族歧视的驵勉诚却遭国会驱逐?更加耐人寻味的是,魁人政团至今仍对驵勉诚不依不饶。他们集全党之力,并由党首直接出面,对驵勉诚发动了火力密集的舆论攻势,意欲将他长期阻挡于国会大门之外。其用心之阴险毒辣,很难在西方社会之外找到同类。

驵勉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批评那些反对他动议的人缺乏同情心。镜头前的他几近哽咽,竭力控制住情绪起伏之后,他痛心疾首地反问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做一些简单的事情来挽救人的生命呢?为什么会有人对此持反对意见呢?魁人政团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百般抵赖与狡辩,装腔作势地说他们反对的不是种族平等,而是动议中所使用的“不同语言”。在东方文明的阳光雨露滋养下长大成人的驵勉诚,有力批驳了这一谬论:为什么提出问题的方式如此重要,而提出的实质性问题却无人问津?他说,他发现每当受害者要求改变不平等与不公正的社会现实时,压迫者最通常的借口就是,你提出要求的方式方法不对。

其实,将人们的注意力从至关重要的实质问题转移到无关紧要的外在形式上,并紧紧抓住一些鸡毛蒜皮的细枝末节纠缠不休,正是西方资本统治集团维护其统治的一大有效武器。驵勉诚所尖锐批判的,不仅是少数族裔在追求种族平等的道路上所面临的一大制度与文化陷阱,也是备受欺压的底层白人群众在阶级斗争中所必须攻克的一道难关。在压迫有理、反抗有罪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反抗者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乃至最自然而又正常的本能情绪反应,都被预先设定为有罪。如何破解这一长期困扰西方社会的世纪性困局,将是摆在西方各种族劳动人民面前一项十分艰巨的历史重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驵勉诚所领导的新民主党在意识形态上属于民主社会主义政党,主张议会斗争,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学说。该党继承了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衣钵,天真地认为只要坚持渐进的、和平改革的策略,就可以促使资本主义自然过渡到社会主义。如今,党的领袖竟在联邦议会的辩论中被轰出局。再联想到去年冬天,该党阿尔伯塔省领导人瑞秋·诺特利也是在行使反对党正常职责时被赶出省议会。如果坚持议会斗争的政治领袖接连被逐出议会,斗争将如何继续?这是否意味着曾经喧嚣一时的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做为一种意识形态的破产?

【李建宏,察网专栏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博士。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6/58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