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贵:以资源配置为对象是现代经济学第一大致命错误

现代经济学认为,经济学就是研究资源配置的,但配置资源首先是要有资源,那么资源又是从哪里来的呢?经济学所说的资源是经济资源,不是自然资源,自然资源来自于自然,经济资源只能是在经济中创造出来的。创造资源也就是创造财富,人类的经济根本或本质的、主要的就是创造资源或财富。人类还不断地创造资源或财富,从而使人类的物质财富不断增加,如果没有资源或财富的创造,没有经济发展,人类还只能是处于原始社会。资源或财富的创造要比资源配置重要千百倍。经济学根本的是应该是研究资源或财富的创造,研究经济发展。现代经济学把经济理解错了,把经济研究错了。在经济学上,只有马克思是研究财富创造的,马克思研究的是资本家如何在财富的创造过程中获取财富的,从而批判资本主义,研究社会主义的财富创造则是要研究全社会的财富创造。现代经济学依据其资源配置经济学宣扬市场经济是极其荒谬的。

【本文为作者王金贵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王金贵:以资源配置为对象是现代经济学第一大致命错误

一、现代经济学有四大致命错误

经过近三十年的研究,我发现现代经济学有四大致命错误。

所谓致命错误就是理论体系中的某一个错误,导致整个理论体系错误的错误。从经济学上说,就是经济学中的某一个错误,导致整个经济学错误的错误。

我发现现代经济学有四大致命错误,分别是单纯研究资源配置的错误、单纯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的错误、单纯研究市场经济的错误、供给曲线的错误。这四大理论错误其中的每一个错误都会使整个的现代经济学成为错误的经济学。前三个致命错误是基本理论上的错误,供给曲线的错误是基础理论上的错误。

本文只就现代经济学只研究资源配置的错误做出理论阐释,只研究资源配置是现代经济学的第一大致命错误。

二、资源配置与资源创造

我们都知道,现代经济学是以资源配置为对象研究经济学的,或者说现代经济学就是研究资源配置的。

现代经济学认为;人类的资源是稀缺的,不是无限的,不是像沙拉那样随便取用的,所以需要配置好资源,别把资源浪费了。所以经济学要研究资源配置,要研究如何使资源配置最佳。

人类的资源的确是稀缺的,人类的确是需要配置好资源,经济学也的确是需要研究资源配置,的确是需要研究好资源配置。但是,配置资源首先需要有资源,没有资源还配置什么资源?

对于“资源”,现代经济学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定义,并没有指出“什么是资源?”

实际上,现代经济学所说的“资源”,并不是自然资源,而是经济资源,它包括进行生产所需要的劳动、资本、土地,还有生产出来的产品或商品,产品或商品又分为生产要素、消费品,生产要素就是生产资料,消费品应该包括所有的生活用品或生活资料。

作为“资源”的劳动、资本、土地是进行生产时需要配置的资源,生产出来的产品或商品是需要通过市场配置的资源。

资本就是进行生产的生产要素,产品或商品也有生产要素,生产要素也就是生产资料,消费品也就是生活资料。这也就是说,现代经济学所说的“资源”包括劳动、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料。除劳动、土地外,生产资料、生活资料都是人类通过生产生产出来的。土地实际上也是经过人类劳动生产(开垦)出来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经济资源主要是在生产中生产出来的。

在这里,我们需要赘述两句。自然资源是在自然界中自然产生的,那么经济资源又是如何产生的呢?除劳动外,经济资源只能是在经济中产生,除经济之外,还有什么能使经济资源产生呢?

因此,在经济中,人们只能是首先获得资源,只有获得资源,才能够再配置资源,那么人们又是如何在经济中获得资源的呢?

其实,人类在经济中,是通过创造资源而获得资源的,是通过改造自然把不是经济资源的自然物改造成为经济物、改造成为经济资源,从而创造资源。创造出了资源以后,人类才能够获取资源,没有资源的创造,当然也就不会有资源的获取。

因此,除劳动外,其它所有的资源——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料都是通过生产生产出来的,也就是说,都是在经济中创造出来的。

生产产品,其实也就是创造产品,因为这些产品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人类创造的。首先是发明家们把它们发明创造出来,然后,再由生产者把发明家们发明创造的产品生产出来。人类在生产中生产出来的产品,大都是人类创造的。当然也有自然产生的产品,比如水、鱼、粮食、蔬菜等,但要把这些物品变成人类所能够应用的,还需要通过一定的生产过程,而不是直接就能够为人类所应用的。

因此,人类在经济中,首先是创造资源,而不是首先配置资源,只有创造出来资源以后才能够配置资源。创造资源是首要的,根本的。

资源创造也就是通过生产生产资源,对劳动、资本的资源配置当然是在生产时进行的,这是不是说,生产资源首先要配置资源呢?并不是,在生产中的配置资源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通过资源配置使生产出来的产品最多,或者是在生产产品时所用的资源最少,也就是如何用最少的资源生产出最多的产品。

而进行生产本身是不需要资源配置的,是否能够生产是不需要资源配置的,是否能生产所需要的是资源创造,能否生产某种产品需要的是人类要具有创造某种产品的生产能力或技术,也就是说人类是否能够创造出某种产品根本的是靠生产能力或技术。

比如飞机是上世纪人类才发明创造出来的产品,在上世纪以前的任何时候人类都不能生产飞机这样的产品,这也就是说,能够生产飞机不是资源配置问题,而是资源创造问题。只有在发明创造出飞机以后,才能够考虑如何通过最佳的资源配置生产飞机的问题。

问题还不只是如此,在现代经济学看来,解决资源稀缺就只有配置资源。但在经济中,人类解决资源稀缺的方法不只是配置资源,资源创造也是一个解决资源稀缺的方法。资源不是稀缺吗?那就通过创造资源,使资源增加,虽然不能使资源不再稀缺,但可以弥补资源的稀缺,可以降低资源的稀缺程度,从而使资源不再那么稀缺。

人类不只是一次性的进行资源创造,而是不断的进行着资源的新创造或再创造,既不断的通过创造增加产量,又不断通过创造增加产品品种,通过这样的不断的资源的新创造或再创造,使人类所创造的资源越来越多,从而使人类在今天能够创造出那么极其丰富又极其庞大的物质产品,也使人类在今天能够过上那么幸福美好的生活。如果没有资源创造,那么人类现在还只能是处于原始社会时期。

当然,人类创造资源的能力仍然是有限的,并不能满足人类的需要,因而资源仍然是稀缺的,需要配置好资源,别使资源浪费了。

这也就是说,在经济中,人类不仅首先是创造资源,而更重要的是创造资源,更重要的是通过资源创造解决资源稀缺的问题,而不主要是通过资源配置解决资源稀缺问题。

三、究竟什么是经济

自从被称为经济学鼻祖的亚当·斯密创立经济学以来,人类对经济学的研究已有二百多年,但经济学却没有对“经济”给出一个经济学的定义,没有指出“经济”究竟是什么?

经济是人类的活动,人类都知道经济是干什么的,经济学不给出经济学的定义,人类也能够知道经济是什么,是干什么的?经济学不给出“经济”定义本应该是能行的。然而,现代经济学却使我们不得不给出关于“经济”的定义。

人类进行经济活动的最终目的就是获取人类生存或生活所需要的生活资料,经济的这个目的是每一个进行经济活动的人都知道的。

但是,不只是我们人类在获取生活资料,动物(鸟类、鱼类)还有原始人类也进行获取生活资料的活动,但动物(鸟类、鱼类)获取生活资料的活动并不是经济活动,并不被称为经济,而只有人类获取生活资料的活动才被称为经济活动,才叫做经济,因此,经济的本质并不只是获取生活资料。

显然我们人类同动物(鱼类、鸟类)还有原始人类获取生活资料的活动是有不同的,是有区别的,那么其不同或区别又在哪里呢?

无论是动物(鱼类、鸟类)还是原始人类获取的生活资料,都是在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或大自然中自然产生的,都是地球自然禀赋给他(它)们的,可以说这些生活资料都是现成的,尽管是稀缺的,尽管还需要通过一定的活动(如捕食、采摘等)才能获得,而这些活动也都是非常简单的,几乎是天生就会的。

我们人类获取的生活资料与获取生活资料的方式、或活动,同动物(鱼类、鸟类)还有原始人类是不同的。我们人类有时也获取自然禀赋给的生活资料,但不只是获取自然禀赋给我们的生活资料,我们人类还要通过改造自然界,把不是生活资料的自然物改变成为生活资料物品,从而使生活资料增加,而且主要就是通过改变自然来获取生活资料,这就是我们人类获取生活资料与动物(鱼类、鸟类)还有原始人类获取生活资料的区别,这也就是我们人类获取生活资料的活动之所以叫经济活动、之所以叫做经济的根本。

那么,我们人类为什么不同动物(鱼类、鸟类)还有我们的原始人类那样只通过获取自然禀赋的生活资料来获取生活资料,而是要通过改造自然获取生活资料呢?这是因为靠地球自然禀赋给我们或现成的生活资料相对于我们人类的欲望或需要来说是稀缺的,是非常稀缺的,这种稀缺不仅对我们人类,对其它动物(鱼类、鸟类)还有我们的原始认人类也是同样的。

通过改造自然把不是生活资料的自然物变成生活资料,把不是经济资源的自然物变成经济资源,这样虽不能使生活资料或经济资源变得不再稀缺,但却可以使生活资料或资源增加,使生活资料或经济资源的稀缺得到一定程度的弥补,使经济资源的稀缺程度降低,不再那么稀缺,从而使我们人类的生活水平得以提高,使我们人类的生活变得好些、幸福些,或更好些、更幸福些。

这就是我们人类的经济,这就是我们人类经济的根本或本质——通过创造生活资料而获取生活资料,通过创造资源而获取资源,并从而使生活资料增加,使资源增加,使人类的生活变得好些、幸福些,或更好些、更幸福些。

当然经济资源不只是生活资料,还包括生产资料。人类在经济中创造的不只是生活资料,还有生产资料。实际上创造生产资料是为了更好的、更多的创造生活资料。

在实际的经济中,有些人是只创造生产资料,然后再与创造生活资料的生产者进行交换,以获取生活资料。比如钢铁厂,钢铁厂只冶炼钢铁,而钢铁只是生产资料,不是生活资料,冶炼钢铁的生产者要获取到生活资料,就要把他们冶炼的钢铁与生产生活资料的生产者进行交换以获取生活资料。或者是冶炼钢铁的生产者把他们冶炼的钢铁卖出去获得货币,然后在用货币换取或购买生活资料。

这些生活资料与生产资料又被统称为物质财富,因此资源的创造并增加也就是物质财富的创造并增加。

因此,人类经济的根本或本质就是创造资源或财富,并通过创造资源或财富而获取资源或财富,最根本的当然是创造生活资料,从而使人类能够获取到更多的生活资料,使人类的生活变得好些、幸福些,或更好些、更幸福些。

显然,人类的经济最根本、最本质的就是创造资源或财富,没有了资源或财富的创造,也就没有了经济,没有了资源或财富的创造,人类也就会同动物(鱼类、鸟类)一样生活,也就会同原始人类一样生活,这就是我们对“经济”给出的最基本、最本质的经济学定义。

四、经济发展

人类是可以通过改造自然而创造生活资料、创造资源或财富的,并通过创造生活资料而获取生活资料,并通过创造资源或财富而获取资源或财富的,使人类能够获取到更多的生活资料、获取到更多的资源或财富,使人类的生活变得好些、幸福些,或更好些、更幸福些。

人类改造自然创造生活资料、创造资源或财富的活动,不只是进行一次,而是无数次的进行,而是不断地进行着生活资料的、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新创造。

生活资料的再创造,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并不只是重复以前的生活资料的创造,并不只是重复以前的资源或财富的创造,而是进行新新产品的再创造,也就是进行新的资源或财富的创造,或者是进行产品产量挺高的再创造,

通过资源或财富不断地或无数次的再创造,从而使我们人类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增加,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以至使我们人类能够创造出今天这样极其丰富又极其庞大的物质财富,也使我们人类现在的生活变得幸福美好。

由于有了丰富的物质财富,我们现代人类的生活超过了我们的前人,更超过我们的古人,我们的前人也超过了他们的前人……越往前追溯,我们前人的生活或财富越不及我们,相对于我们的古人,尤其是原始人类,我们人类今天的物质财富是如此丰富、如此巨大。这是我们的古人、甚至是我们的前人所不及、所想象不到的。这都是人类改造自然,创造或再创造,从而不断增加或再增加物质财富的结果。

这也就是人类的经济发展:通过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使人类所创造的资源或财富增加,并通过不断地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使人类所创造的资源或财富不断地增加。

对于经济发展,我国人民是有着切身感受的,建国以后,尤其是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十多年来,中国创造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奇迹,是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的生活大幅度提高,生活越来越幸福。

我们现在往往是把国民收入的增加看作是经济发展,这是不准确的,国民收入的增加只是经济发展的量的表现,只是经济发展的货币量的表现,而经济发展的本质是人类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新创造,只有通过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新创造,人类所创造的物质财富才能够增加,人类的经济才能够发展。国民收入的增加只是经济发展的量的表现,而经济发展的本质则是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新创造。

经济发展就是使所创造的资源或财富增加,而使所创造的资源或财富增加,当然就要使资源或财富的创造力提高,资源或财富的创造力也就是生产力,提高资源或财富的创造力,也就是提高生产力,因此,生产力是经济发展的根本,经济发展就是生产力发展。

而提高生产力的根本是科学技术,只有科学技术创新才能够提高生产力,因此,经济发展的根本是科学技术创新,是科学技术的提高。

五、经济学

经济学是研究人类经济的,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就只能是经济。

经济学界通常认为,不同的经济学研究对象是不同的,现代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资源配置,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学界的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经济中存在着诸多的具体与抽象的经济事物,存在着诸多的影响,存在着诸多的经济因素,存在着诸多的经济特征,不同的经济学会选择不同的经济事物、经济因素、经济特征作为对象研究经济学。生产关系、资源配置、制度、结构等都是经济的基本特征、基本因素、基本事物,经济学的确应该研究它们。

但是,经济最根本、最本质的是资源或财富的创造,而且资源或财富的创造不只是进行一次,而是在不断地进行,不断地进行着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新创造,从而产生出经济或生产力的发展。

因此,经济学最核心、最基本、最主要的就是研究资源或财富的创造,就是研究经济或生产力的发展。

当然,经济学也要研究经济中其它的事物、特征、问题等,比如资源配置、生产关系、制度、结构、贫富差别、失业、经济危机等等。但是对这些事物、特征、问题的研究必须是围绕着资源或财富的创造进行,必须是围绕着经济或生产力的发展进行,而不能是单纯的研究这些事物、特征、问题。

因为这些事物、特征、问题都是在经济中产生的,都是与经济密切相关的,没有经济就不会产生出这些事物、特征、问题。而经济又是资源或财富的创造,没有资源或财富的创造,也就没有经济,因此,没有资源或财富的创造,也就不会产生出这些事物、特征、问题。

人类又是在不断地进行着资源或财富的再创造、新创造,从而使经济或生产力不断发展,许多经济事物、经济特征、经济问题并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在经济或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才产生出来的。比如股份制公司这个经济事物,就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经济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才产生出来的,还有失业、周期性经济危机,也是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才产生出来的,以前的人类经济是没有股份制公司、失业、周期性经济危机这样的经济事物或问题产生的。

如果不围绕着资源或财富的创造、经济或生产力的发展研究相关的事物、特征、问题,就不能搞清楚这些事物、特征、问题产生的根源,也就不能透彻的研究这些事物、特征、问题。

经济学需要研究交换、分配、流通、消费,但首先必须要研究生产,因为生产才是资源或财富的创造,没有生产,就不会有交换、分配、流通、消费,生产是根本,经济学最重要的是研究生产,研究生产也就是在资源或财富的创造。

人类的生产不是单一的,是有着丰富多彩的生产的,因为生产的产品是丰富多彩的,这样丰富多彩的生产是通过生产的不断发展而产生的,每一种产品生产的增加都是一次生产发展。

生产发展不只是生产产品品种的增加,还有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力的提高会使产品生产的产量增加,生产力的提高主要是通过提高生产技术,但也不只是提高生产技术,还有生产方式的改变,通过改变生产方式也能够提高生产力的。

还有就是在既定生产力状况下的生产的发展,也就是通过扩大再生产使生产发展的。

生产的发展研究所经济的发展,就是使资源或财富的创造增加,就是使所创造出的资源或财富增加。

六、以资源配置为对象是现代经济学的第一大致命错误

经济根本或本质的、主要的是资源或财富的创造,而不是资源配置。现代经济学把经济理解错了,他们不知道经济根本或本质的、主要的是资源创造,只是傻乎乎的对经济研究资源配置。现代经济学根本不懂经济,连经济都不懂的经济学,还能够研究好经济学吗?

为研究最佳资源配置,现代经济学创造出边际分析、最大化分析、最优分析、均衡分析等理论分析,但是,经济学家们没有好好想一想,这些经济分析在真实的经济中存在吗?人们在进行经济活动之前要进行这样的经济分析吗,人们是根据这样的经济分析进行经济活动的吗?这样的理论分析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妙,其实完全是胡扯。

为了研究最佳资源配置,现代经济学主要围绕着市场均衡进行经济学研究,有微观市场均衡理论,宏观市场均衡理论,微观市场均衡理论又有局部市场均衡理论、一般市场均衡理论、厂商均衡理论。

当然,市场均衡比不均衡好,市场均衡的资源配置要比市场不均衡的资源配置好,为此现代经济学研究如何才能实现市场均衡。且不说市场均衡能否实现,即便是能够实现,市场均衡就那么重要吗?

现代经济学完全不顾这一切,只管根据其思想、理论去推论经济,推想经济,推论、推想经济是什么样的,或应该是什么样的,而不是研究实实在在的经济究竟是什么样的,所研究的经济怎么能真实吗?

经济学家们普遍感觉到现代经济学是远离现实的,这样的理论能是接近现实的吗?现代经济学之所以是远离现实的,根本的并不在于理论假设是否现实,根本的就在于现代经济学把经济研究错了,甚至就是在胡扯。

前面我们已经指出:对生产现代经济学也不得不做出研究,但现代经济学只研究什么生产函数、企业利润最大化之类的理论,根本不通过生产研究资源或财富的创造。

面对经济发展(经济增长),现代经济学也不得不进行研究,从而创造出现代经济学的经济增长理论。经济发展的根本是资源或财富的创造,不研究资源或财富的创造能研究好经济发展(经济增长)吗,能够研究出正确的经济发展理论吗?

现代经济学也认识到技术进步对经济发展(经济增长)的意义,但是,现代经济学对经济增长的研究是短期的,研究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只有百分之多少,而不是百分之百,然而,从长期看。从历史上看,科学技术是经济发展发根本,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百分之百。现代经济学的显然是错误的。

还有什么全要素经济增长,这也是错误的。经济发展(经济增长)的根本是科学技术,其它的促进经济发展的因素都是辅助因素,不能把促进经济发展的其它因素与技术进步作为同样的因素相提并论。

更为严重的是:生产理论、经济增长理论不能成为现代经济学的主要理论、核心理论,现代经济学的主要理论、核心理论是市场均衡理论,生产理论、经济增长理论只能是现代经济学的附属理论。

现代经济学把经济研究偏了,研究歪了,研究错了,是错误的经济学。就如同地心说把宇宙研究错了一样。现代经济学的经济世界就如同地心说的宇宙世界一样,地心说的宇宙世界是以地球为中心的宇宙世界,现代经济学的的经济世界是资源配置的经济世界,现代经济学就是经济学的地心说。这也就是现代经济学的第一大致命错误。

现代经济学就不是经济学,至少不是真正的经济学。真正的经济学主要应该是研究资源或财富的创造。

现代经济学之所以研究成这样,完全是因为不懂经济造成的,完全是因为只根据资源配置研究经济造成的,不知道经济中还存在着资源创造,更不知道资源创造要比资源配置重要千百倍。

七、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在以往经济学上,真正以资源或财富的创造为主、为核心研究经济学的只有马克思。当然,马克思所研究的财富创造不是社会的或国家的财富创造,而是研究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的财富创造。

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把他们的财富变成资本,以此获取剩余价值,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所获取的剩余价值就是资本家所获取的财富,是货币化的财富。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在获取剩余价值以后,又会把使用价值转化为资本,再进一步的依靠资本获取更多的剩余价值……从而使资本家所获取的剩余价值越来越多,也使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的剩余价值或财富越来越多,从而使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的剩余价值或财富螺旋式或几何式的上升或增加。

马克思主要是研究了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如何利用他们手中的资本获取财富(剩余价值)的。一方面是直接的剥削工人的劳动,从而获取剩余价值,既绝对剩余价值。一方面是改变生产方式,从而通过劳动生产率或生产力,以此获取剩余价值,既相对剩余价值或超而剩余价值。这也就是说: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所获取到剩余价值并不是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自己创造的,是工人通过劳动在生产中创造的,或者是通过提高生产力创造的。

马克思还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做行了研究,通过资本积累(把使用价值转化为资本)从而使生产扩大,也就是扩大再生产,扩大再生产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

对资本主义经济,马克思是批判式的研究,因为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经济虽然能够大大促进了生产力,但资本主义经济却又是制造罪恶的,严重的贫富差别,工人失业,周期性经济危机。所以,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财富研究只是研究资本家是如何获取财富的,对生产力的研究也是围绕着资本家获取财富而进行的,而不是研究整个社会或国家的资源或财富创造及其生产力。

对于社会主义就不能进行批判式的研究,必须是肯定式的合理性研究,那就要对整个社会或国家的财富创造进行研究,研究整个社会或国家的生产力或经济的发展。比如研究中国是如何依靠社会主义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奇迹的。此外还要研究社会主义经济中所存在着的问题,但是,对社会主义经济中问题的研究也不能进行批判式研究,而必须是进行合理性研究,研究这些问题存在的必然性,或者是研究如何在社会主义经济中解决这些问题,或者是使问题变得不再那么严重。

需要说明的是:马克思是非常重视生产力的。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指出:

【“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

……又指出:

【“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势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

马克思在对经济的研究中发现:人们在自己的社会生产中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这是马克思的一大经济学发现。同时,马克思还发现,生产关系是与生产力相适应的,当生产关系不能适应生产力时,也就是与生产力发生矛盾时,就会产生出社会革命,就会将与生产力不适应的生产关系淘汰掉。显然,马克思发现生产力才是经济中最根本、最本质、最主要的因素的,是经济中的决定性因素。

马克思还发现经济是历史的,对经济进行了历史研究。迄今为止,对于经济进行历史研究的只有马克思。

由于资源或财富的创造会有不断地新创造,新创造出来的新产品是以往所没有的,是具有历史特征的,因此也就使经济具有了历史特征。尤其是当今时代,新产品的产生是不断涌现的,使经济不断发生变化。在中国,这才几年,支付手段就由前几年的货币支付变为手机支付;在中国,创造经济发展奇迹的这四十年,中国的经济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当然是历史性的。

上面的这一切说明,真正的研究经济的只有马克思,经济学要发展创新就要在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基础上进行。

需要指出的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经济的研究是批判式的,研究资本家或资本家阶级是如何在财富的创造中获取财富的,我们要发展创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要对整个社会或国家的财富创造进行研究,就不能再是批判式研究,而必须是合理性研究。

再一方面是,马克思的时代,还只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代,马克思之后,又产生出第二次、第三次工业革命,使人类的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马克思只能研究到第一次工业革命,而对此后的经济,马克思是不能进行研究的,此后的经济就需要我们来研究了。经济学能研究历史,也能够根据经济学对未来做出研究或预见,但不能超越历史,经济的历史是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的。

八、彻底淘汰现代经济学

经济根本或本质的、主要的是资源或财富的创造,资源或财富创造的增加就是经济发展,经济越发展,人民的生活就会越提高,越幸福。而发展经济根本的是提高生产力,是科学技术创新,是提高科学技术。从经济发展上说,经济学应该宣扬的是科学,是科学技术。

现代经济学把经济研究错了,把资源配置作为经济学的对象研究经济学,认为,市场经济能够使市场均衡,能够使资源配置最佳,是完美理想的经济。所以极力宣扬市场经济。

市场是进行商品交换的场所,市场经济本身并不能使经济发展,现代经济学宣扬市场经济,而不宣扬科学,显然是在误导经济,也是在误导世界,现代经济学是非常荒谬的。

我国最初的改革开放、市场化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是能够促进经济发展的,但在现在,再进一步的全盘市场化,对经济发展已经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对外开放使我国引进了大量的先进技术,从而大大促进了我国的经济发展,但是,发达国家的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尖端技术、最先进技术是不会让我国引进的,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进行科学技术创新,只有靠科学技术创新才能够促进我国的经济发展。

然而,在今天,经济学家们仍然是在哪里极力的宣扬极端市场化、自由化。这完全是在误导、贻误我国的经济发展,误导、贻误我国的现代化建设,误导、贻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必须彻底淘汰现代经济学,不然我国的经济发展、现代化建设、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会被现代经济学所误导,所贻误。

【王金贵,独立政治经济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王金贵:以资源配置为对象是现代经济学第一大致命错误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6/58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