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断联与警告:朝鲜外交主动出击

如果今后朝鲜以“敌对”方式处理对韩关系,那么在政治、外交、经济等领域进一步采取措施向韩美进行“朝鲜式极限施压”就不足为奇了。朝鲜此次主动采取一系列措施,一方面意在迫使韩国采取务实性政策措施,实质性地为朝鲜发展经济和改善国际环境提供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在警告美国,如果不采取积极的实质性措施回应朝鲜,下一个被“断联”进入“冷冻期”的可能就是美国。

一份公报、一系列谈话和一声爆炸

“当日14时50分,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北南共同联络办事处悲惨地被炸毁了。”6月14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消息称,朝方“继切断一切北南通讯联络线之后,实施了彻底炸毁开城工业园区北南共同联络办事处的反制措施”。几天来朝鲜的一系列外交出击行动至此形成了一个高潮。

事情是从6月9日开始的。当天朝中社发表公报,宣布从6月9日12时起,彻底断绝并废除通过朝韩共同联络办事处一直维持的朝韩通讯联络线、朝韩军方之间的东西海通讯联络线、朝韩通讯试验联络线、朝鲜劳动党中央本部大楼和韩国总统府青瓦台之间的热线通讯联络线。公报指责韩方“贸然触犯朝鲜最高尊严,愚弄全体朝鲜人民的神圣的精神支柱”,并称“断联”是“第一阶段行动”,还明确指出朝方已决定“把对南工作全面转换为对敌工作”。

爆炸、断联与警告:朝鲜外交主动出击

2018年9月14日,朝韩共同联络办事处在朝鲜开城工业园内正式启动,朝韩官员在启动仪式上合影。2020年6月14日朝鲜炸毁该办事处。

三天后,即6月12日,在朝美新加坡首脑会晤两周年之际,朝鲜外相李善权发表针对美国的谈话《我们给美国的答复非常明确》,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彻底管控美国长期性军事威胁的军事力量”。

同日,朝党中央统战部长张锦哲发表针对韩国的谈话,表示“北南关系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声言“对南朝鲜当局来说,从今天起,一分一秒都是让你们后悔莫及、难熬的时间”。

13日,朝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也针对韩国发表谈话,指出“现在到了与南朝鲜一刀两断的时刻”,“我要把下一步对敌行动的行使权交给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

炸毁北南共同联络办事处后,17日金与正和张锦哲分别再次发表谈话,对文在寅和韩国政府继续发出严厉谴责。同时,几天来朝鲜军方、外务部、朝中社和《劳动新闻》等媒体和一些人民团体也纷纷发出声音,谴责韩国政府以纵容“人渣”散布反朝传单、诋毁朝鲜“最高尊严”方式,在半岛造成“最恶劣的紧张关系”,声言“对敌人的满腔敌忾像活火山一样燃遍全国工厂和农村、街头和村庄”,“我们将接连采取报复行动,坚决把胆敢对天指手画脚的贼群惩罚到底”。

朝鲜的舆论攻势仍在进行中。这或许意味着朝鲜已经对外交政策进行了重要调整,并开始实施主动出击。

6月7日,朝鲜劳动党刚刚召开了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十三次政治局会议。9日上午,朝中社即发布对韩公报;三天后,几位高层人士对美对韩谈话就紧紧跟上。显然,这是朝鲜最高层经过慎重考虑后做出的重要调整和决策。这再次表明半岛局势复杂多变的特点。

朝韩关系再次进入冷冻期

从这些行动看来,朝鲜对韩对美政策是有所区别的。对韩国的“断联”无疑是在施加压力,而外相谈话则是向华盛顿发出警告。这种对韩对美施压方式可以看作是“朝鲜式极限施压”,迫使韩美采取某些有利于朝鲜,尤其是朝鲜经济发展的实质性措施,改善朝鲜面临的外部环境。自朝韩1971年设立第一条热线电话至今,朝方曾七次单方面对韩“断联”,这已成为朝鲜表达其外交政策信息、尤其是对韩国态度的一种方式。此次再次采取全面“断联”措施,无疑是在对文在寅政府制造压力:韩国若想恢复“联系”,也许只能通过某种公开方式,让包括朝鲜在内的全世界都能看到其“积极态度”才能实现。

由此,朝韩两年前开始的一度较为良好的互动关系告一段落,双方关系再次进入“冷冻期”。4月15日,文在寅所属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在韩国国会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成为1997年韩国实施直接选举制度以来的首个“超级执政党”,实质上拥有了较大程度的行使权力的空间,这使外界普遍对文在寅政府实质性地推动朝韩关系并将其提升至一个新阶段给予了乐观的预期。在此背景下,朝鲜对文在寅政府会把2018年以来双方关系的迅速转圜推动下去抱有一定的期待,但如果事实与其希望相差太远,朝鲜对文在寅政府的不满也就顺理成章了。

朝中社公报等明确表示,朝方还将有后续措施。言外之意是,韩国方面如若仍然口惠而实不至,对朝韩关系没有实质性改善措施,朝方就将陆续出台后续措施。当前朝鲜面临着克服自2017年以来因遭受制裁而造成的发展困难的挑战,如果没有得到韩方所需要的回应,进一步采取后续措施的可能性不仅存在而且较大。

朝鲜对美国失去战略耐心

自朝韩双方发表《板门店宣言》和朝美实现历史性的板门店会晤之后,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朝鲜在外交上取得了重要突破。但由于联合国制裁,尤其是美国的单独制裁没有任何实质性松动,朝鲜事实上并未实现其利益诉求,未获得发展经济所需要的外部空间和有利的国际环境。

朝鲜认为,为重建朝美互信,朝方率先采取了停止核试验和洲际弹道火箭试射等重大措施,并彻底毁弃核试验场、送还数十具美军遗骸、特赦释放被扣留的美国籍重犯等,但两年来美国一直没有做出应有的回应,反而多次进行特朗普曾亲口承诺终止的美韩各类联合军演、向韩国运进尖端战争装备、对朝鲜实施军事威胁、多次追加采取单独制裁措施。朝鲜对美国逐渐失去战略耐心,可能会再次转回到甚至进一步强化过去的“以强硬对强硬、以超强硬对超强硬”的路线,以“朝鲜式极限施压”政策对美国进行反制。

从国内因素看,2019年12月底,朝党召开七届五中全会,金正恩在讲话中提出在经济领域开展“正面突破战”,其核心目标是使经济发展取得重大成果。但进入2020年后全球经济因新冠病毒而导致的衰退已基本成为定局,在这种形势下,朝鲜完成这一任务显然困难不小。

从国际因素上看,世界各国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克服严峻的新冠疫情形势、重启生产和恢复经济增长上,对朝鲜半岛的关注程度下降,尽管制裁并未得到缓解,但朝鲜受到的国际压力却有明显降低趋势。

严重的疫情形势、弗洛伊德事件引起的大规模抗议、股市多次熔断所标志的经济持续下滑等多重叠加的巨大压力,使特朗普政府疲于应对,并将影响到即将到来的大选行情。预计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下半年仍将无暇更多地顾及朝鲜的诉求,这可能成为朝鲜采取进一步措施的动因之一。

美国在国际上的无厘头“甩锅”、提升对俄“极限施压”,也导致美国与中俄关系都处于相对紧张的状态。而且,尽管新冠疫情形势严峻,美国对俄的“极限施压”仍在加强,包括继续在东欧举行军演、计划在波兰布置武装力量和战略性武器装备,以及计划中撤出的驻德美军可能移驻波兰等。这不仅使美德及美欧之间产生了新的矛盾,更使美俄关系呈现长期性恶化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有可能更加灵活地采取对朝鲜的支持措施。

因此,如果将朝中社6月9日的公报视为向外界释放朝鲜对外政策的某种信息,则可以认为,朝鲜对外政策可能发生了重大调整,至少对韩政策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将双方关系重新定位为“敌对关系”;而6月12日李善权外相的谈话则是对美国的警告,意在打破当前朝美对话僵局。

如果今后朝鲜以“敌对”方式处理对韩关系,那么在政治、外交、经济等领域进一步采取措施向韩美进行“朝鲜式极限施压”就不足为奇了。

朝鲜此次主动采取一系列措施,一方面意在迫使韩国采取务实性政策措施,实质性地为朝鲜发展经济和改善国际环境提供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在警告美国,如果不采取积极的实质性措施回应朝鲜,下一个被“断联”进入“冷冻期”的可能就是美国。

【张东明,辽宁大学东北亚研究院院长、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原载《世界知识》2020年第13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朝鲜外交

原标题:【世界知识】爆炸、断联与警告:朝鲜外交主动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