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贵: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第二大致命错误

社会是具有神奇而巨大的经济功能,能够使1+1>2,大于10,甚至是大于100,大于1000。社会还能够创造出经济智慧,创造出生产技术或技能,从而使经济发展。社会还具有传递性、延续性,从而使技术或技能、工具能够被后人接续或传承,还能够在前人的基础上创造出新的经济智慧(技术或技能)促进经济发展,通过历史使社会的经济功能被扩大。社会的这些又这么大经济意义说明:经济是社会的,没有社会经济就不能成其为经济。社会也是经济的双刃剑,所有的经济问题都是由社会产生的。经济学最为重要的是研究社会,或者说是要对经济进行社会研究,经济学研究社会比研究人重要千百倍。马克思开启了经济学的社会研究。现代经济学根据理性人对经济学只研究人,而不研究社会,所研究出来的经济学根本不配称为经济学,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经济学的第二大致命错误。

【本文为作者王金贵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王金贵: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第二大致命错误

现代经济学的第一大致命错误是以资源配置为对象。现代经济学认为经济学就是研究资源配置的。而经济根本或本质的、主要的就是创造资源或财富,资源或财富的创造要比资源配置重要千百倍。现代经济学把经济理解错了,研究错了。

现代经济学的第二大致命错误是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本文就研究现代经济学的第二大致命错误。

一、理性人是什么?

理性人又被称为经济人,就是指利己之人,理性也就是利己。

进行经济活动的人,都是具有利己心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进行经济活动的,而不是为了他人的利益进行经济活动的。

世界上的确是存在着理他行为,比如慈善捐款,不计报酬的帮助他人做一些事情。在我国最典型的利他是雷锋,毛主席曾经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在毛主席的号召下,中国产生出不少像雷锋一样的利他典型,这是社会主义中国所特有的现象。

但是,从经济学的角度讲,进行经济活动的人,应该说,都是出于利己之心进行经济活动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进行经济活动的,每一个进行经济活动的人,都是理性人,都是利己的,经济学的确是应该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经济学。

现代经济学主要是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的,现代经济学又把理性人称为经济学公理,或理性人公理,是现代经济学最自以为得意的,他们认为,现代经济学就像数学那样找到了经济学的公理。

自然进行经济活动的人都是具有利己心的,都是理性人,那么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就应该是正确的,现代经济学把理性人作为经济学公理研究经济、经济学应该是正确的呀,为什么还是现代经济学的第二大致命错误呢?因为经济是社会的经济,社会对经济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经济不只人的活动,还是社会的活动,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经济学是不行的,重要的是根据社会研究经济、经济学,或者说经济学不能只研究人,更为重要的是研究社会。

二、马克思发现经济是社会的

发现经济是社会的,是马克思最为重要的经济学发现之一。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开头,马克思指出“在社会中进行生产的个人,——因而,这些个人的一定的社会性质的生产,自然是出发点。被斯密和李嘉图当做出发点的单个的孤立的猎人和渔夫,应当入十八世纪鲁滨逊故事的毫无想象力的虚构……”马克思在下面又说“我们越往前追溯历史,个人,也就是进行生产的个人,就显得越不孤立,越从属于一个更大的整体……人是最名副其实的社会动物,不仅是一种合群的动物,而且是只有在社会中才能独立的动物……孤立的一个人在社会之外进行生产——这是罕见的事……”

马克思发现了经济是社会的。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指出:“人们在自己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社会经济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②

在这里,马克思虽然没有明确指出经济是社会的,但马克思指出:人们在自己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生产关系。提到“社会生产”、“生产关系”、“社会的经济结构”、“社会经济形态”。

“社会生产”说明生产是社会的,生产是社会的,经济还能不是社会的。“生产关系”是人们的社会关系,是人们在经济中结成的关系,没有社会,没有社会生产,也就不会有生产关系,马克思又把生产关系的总和称为社会的经济结构,或称为经济社会形态,这充分说明马克思认识到经济是社会的。马克思只是没有明确提出“经济是社会的”这样的论断而已。

三、社会神奇而巨大的经济功能

下面我们分几部分阐释社会所具有的伟大的经济意义。从而让我们了解经济为什么是社会的,为什么人与人要在经济中结成一定的生产关系。

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以制针为例研究了分工,说明制针分工的效果比不分工的效果的至少是提高了240倍,分工会产生出如此神奇之效果。利用斯密的比较法还可以发现更为神奇的经济的社会功能。

制针是比较简单的产品生产,还有复杂的,比如,飞机、轮船、电脑等,如果从自然原料开始进行生产,一个人可能一辈子都生产不出一件复杂的产品,在这里分工与不分工的差别就更大了。

还有更为神奇而奇的。上面所说的只是分工,假如经济不是社会经济,是只有一个人的经济,那么这个人进行生产,就要从制造最原始的工具——石器开始,因为生产工具都是通过社会而生产出来的,并通过社会传承下去,没有社会,没有社会的传承,人们的生产就只能是从制造石器开始。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我们人类今天所创造出的物质财富是极其丰富又极其庞大的,使我们过上那么美好而幸福的生活,假如一个人生活在与世隔绝的荒岛上,即使是有现代的生产工具,那么这个人又能生产出怎样的产品,又能过上怎样的生活呢?可以想见,社会对经济的意义是多么巨大。

比尔·盖茨是由一个大学生成为世界首富的。比尔·盖茨的确能力非凡,但他有超过我们千倍、万倍的能力(智慧)吗?显然没有,而他获得的财富却是我们的千倍、万倍,是什么使比尔·盖茨获取到超过我们千倍、万倍的财富呢?是社会加比尔·盖茨的智慧,实际上是社会使比尔·盖茨获取财富的能力被增大了千倍、万倍,或者说是比尔·盖茨利用社会、利用社会之力(当然其中包含有比尔·盖茨利用工人及其对工人的剥削)而获取到超过我们千倍、万倍的财富,如果没有社会,如果比尔·盖茨离开社会,自己孤立在某一个荒岛上,他还能够获取到超过我们千倍、万倍的财富吗?

社会之力大于相同数量的个人之力之和,也就是使经济1+1>2,更为重要的是,亿万人的社会之力,会大于亿万个人力之和的千百倍,或者说,社会能使个人能力被增大千百倍,这样就不是1+1>2了,而可能是1+1>10,甚至是大于100,大于1000。

经济之所以社会的,人与人之所以能够在经济中结成生产关系或经济关系就是因为社会具有神奇而巨大的经济功能,能够使1+1>2,甚至是1+1>10,只有这样通过结成经济关系才会使人们受益,使人们的利益得到提高或增进,人们也才愿意结成经济关系。

如果不是这样,而是1+1=2,甚至是1+1<2,人们在经济中,结成经济关系是不会使人们的增进或提高的,甚至是使人们的利益受损,这样人们还会在经济中结成经济关系吗?

社会之力如同魔力一样神奇。社会对于经济的意义还远不止于此,还有更为重要的经济意义。

四、社会与人类的经济智慧

经济是创造财富的,是通过改造自然把不是经济物品的自然物改造成为经济物品——生产资料、生活资料的,人类对自然的这种改造,也就是人类所进行的生产,而进行这样的改造,或进行这样的生产是需要生产技术的,没有生产技术,人类是无法进行生产的,是无法通过改造自然生产出为我们人类所需要的经济物品的,改造自然或进行生产是需要人的智慧与方法的,是需要通过人的智慧创造改造自然或进行生产的生产技术的。人类所生产的产品千千万万,而进行生产所需要的技术就不只是千千万万,而是千千万万的几倍、十几倍、或几十倍。因为每一种产品的生产所需要的技术不只是一个,而是几个、几十个、几百个甚至是成千上万个。

由此看来,经济是人类智慧与方法的结晶,没有人类无数的智慧与方法的结晶,没有人类的智慧与方法就没有经济。现在的经济实际上就是凝聚了人类千千万万数不清的智慧与方法的。人类进行生产的那些技术,都是人类的智慧与方法,而进行生产的技术是千千万万,是数不清的,不仅技术,还有商品交换、分工、市场、货币、商业、银行、公司等,也都是人类智慧与方法的产物。没有人类的经济智慧就不会产生出这些经济事物。

人类智慧产生于社会精英或天才,但社会精英或天才也是通过一定的知识或知识积累而产生出智慧的,没有足够的知识或知识积累,社会精英或天才们也产生不出智慧,而知识、知识积累则是通过社会与历史传播并传承的,而人们主要是通过社会的传播或传承而获得知识,积累知识,因此人类智慧产生于社会精英或天才,而源自于社会,没有社会产生不出人类智慧,更产生不出那么多、那么大的经济智慧。

经济智慧,如果只用于个人,也就是由经济智慧的创造者自己利用自己的经济智慧,比如一项生产技术,是产生不出多大效果的,而当经济智慧的创造者把他的经济智慧推广开来,被整个社会所应用,那么经济智慧所产生出来的效果当然是被放大了成千上万倍。

社会不只是能够创造出神奇而巨大的经济功能,使社会之力大于个人之力之和的千百倍,而且社会还会产生出经济智慧,还会使经济智慧得以在社会上推广,使社会的经济功能更为巨大。

五、经济的社会与历史

人类的经济是社会的,而社会通过生育又是在一代代不断延续的,在社会的不断延续中,也就产生出社会的历史,社会在延续中产生出社会的历史,而经济是社会的,随着社会的延续而产生出社会的历史,经济也在其中延续着,也从而产生出经济的历史。

经济的历史不只是在社会的延续中产生,还在延续中使经济不断发展,从而产生出经济所特有的或独特的历史。

经济不只是社会中简单的延续的,经济还具有传承性。

经济的传承性首先是可以使后人接续或传承前人的技术或技能,社会是具有传递功能的,可以由一个人向另一个人传递技术或技能,社会的这种传递性,可以变为前人向后人传递,后人可以接续或传承前人的技术或技能,这大大减少了后人使用这些技术或技能所而进行的发明创造。发明创造是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财力与时间的。

其次,经济的传承性可以使后人继承前人所使用的工具,可以使用前人所制造的工具进行生产,不再需要后人在使用工具上再制造工具,或者是减少工具的制造。如果没有工具的传承性,后人不能使用前人的工具,那么,后人就要从制造石器开始制造工具。

再次,后人可以在前人的技术或技能的基础上,进行新的发明创造,创造出新的智慧与方法,创造出新的技术或技能,从而使人类创造财富的技术或技能提高,从而使人类能够创造出更多、更丰富的物质财富,也使人类的经济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实际上,历史是在使社会得以扩展,使社会变大,从而使社会的经济功能变得更大,更大。

经济的历史不只是在技术或技能、工具的接续或传承上,经济的历史还在于使经济社会发生演变。比如,由最初的自产自销的自然经济发展为商品经济,再发展为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也在发展演变,由最初的小市场经济发展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再发展为现代市场经济,这还只是经济的大的社会演变。

在经济的不断发展中,经济社会也发生演变,使经济越来越社会化,越来越具有社会性,产生出不同的经济社会,使经济越来越复杂。

最初的人类经济只是自产自销的,像农民自种自吃那样。后来就产生出商品经济,人们开始进行商品交换,使经济具有了一定程度的社会化。而到资本主义经济时期,生产也社会化了,马克思就把资本主义生产称为社会化大生产。再进一步到现在,企业、资本也社会化了,产生出股份总公司,企业、资本不再是个人的,而成为众多股东的企业、资本,企业、资本都变成社会的了,都社会化了。

显然,社会对经济是有着一定的意义的,没有社会的经济意义,人类是不会使经济社会化的,是不会使经济越来越具有社会性的。

如果寻着历史向前追溯的话,就会发现,经济产生于社会,没有社会,产生不出经济。经济还会通过社会传承,通过社会的进化与演变,使经济不断发展,以至于使我们人类今天能够创造出那么多极其丰富又极其庞大的物质财富,使人类能够过上今天这样美好的生活,使人类的生活越来越幸福。没有社会,我们人类还会像早期人类那样依靠采摘、狩猎、捕鱼生活,这就是社会对经济的最大意义。

六、社会及其社会之力是经济的双刃剑

经济社会,给我们制造出了神奇,使我们的生活那么美好,也给我们制造出了麻烦,制造出了问题或损害,制造出利益的社会矛盾与对立,经济中的哪些问题都是由社会造成的,都是社会问题,失业、贫富差别、经济危机、通货膨胀、环境污染、假冒伪劣商品等等,都是如此,都是由社会、又经济社会制造出这些经济问题的,没有社会、没有经济社会是产生不出这些经济问题的。

社会在经济中的两面性使经济变得复杂,尤其是现代经济,经济的社会性越来越强,产生出的经济问题越来越多,经济越来越复杂。

社会不只是会给我们制造出麻烦与危害,社会之力还会像煽动起风暴的蝴蝶效应那样,制造出经济或金融风暴,给我们制造出神奇、不可思议的大麻烦、大危害,制造出灾难性的经济问题。

此次次贷危机,产生源只不过是美国的次级房贷,而次级房贷一产生出问题,不仅席卷美国,而且席卷世界,给整个世界都制造出危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世界经济大危机,只是从美国股市的大跌开始的,逐渐演变成为席卷整个世界的世界经济大危机,使世界经济大萧条了10年。还有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人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股市却突然神奇般的暴跌,并席卷世界。

尽管社会与社会之力是双刃剑,但社会与社会之力的正效应还是大大的大于负效应,从而使人类的经济不断发展。

七、马克思开创了经济学的社会研究

社会是具有神奇而巨大的经济功能的,能够使1+1>2,1+1>10,甚至是大于100,大于1000;社会还能够创造出经济智慧,创造出经济技术或技能,从而使经济发展,使社会的经济功能更为巨大;社会还具有传递性、延续性,从而使人类的技术或技能、工具能够被后人接续或传承,还能够在前人的基础上创造出新的经济智慧,新的技术或技能,从而有利于经济发展,社会还会通过历史使社会的经济功能被扩大。社会的这些经济意义叠加在一起,那又会产生出怎样巨大的经济意义呢?社会的经济意义显然是巨大的,是特别巨大的,是难以想象的巨大。还有就是经济发展还会使经济社会发生演变。

社会对经济又是一把双刃剑,既能创造出神奇而巨大的经济功能,又会制造出经济问题,所有的经济问题无一不是社会问题,而且还会制造出非常严重的经济问题,给人类制造出灾难性的问题。

这一切都说明:经济是社会的,没有社会,经济就不能成其为经济。研究经济、经济学重要的是研究社会,或者说是对经济、经济学要进行社会研究。如果不进行社会研究,就不能研究好人类的财富创造,就不能研究人类的经济智慧(技术或技能),就不能研究经济的历史,就不能研究好人类的经济发展,就不能好好研究经济中的问题……甚至可以说不进行社会研究的经济学的就很难被称为经济学。

在经济学上,开创出社会研究的是马克思。

我们通常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研究生产关系的,或者说是研究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的,或者说是通过生产关系(人与人之间的经济关系)来研究经济、经济学的。实际上也就是马克思对经济、经济学进行的社会研究。

马克思对经济的社会研究主要是研究生产关系,通过生产关系的研究而研究经济中社会矛盾与冲突(社会问题),在对社会矛盾与冲突(经济问题)的研究上,马克思又主要研究了阶级矛盾与冲突(剥削问题),在对阶级矛盾与冲突(剥削问题)的研究上,马克思又主要是研究了资本主义的阶级矛盾与冲突(剥削问题)。当然马克思也不只是研究生产关系,也研究交换关系,研究了商品经济与资本主义经济的交换关系,商品经济只是商品与商品、或商品与货币的交换,资本主义经济则产生出劳动力商品,产生资本与劳动力的交换。

马克思的社会研究也不只是研究生产关系与交换关系,研究经济的社会冲突或社会矛盾,马克思也对生产力进行社会研究。马克思有时就把生产力称为社会生产力,研究了分工、社会化生产、生产方式及其变革。马克思主要是研究资本主义经济的,马克思把资本主义生产称为社会化大生产。在《资本论》第一卷第四篇《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中,马克思详细而深入的研究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及其变更,详细而深入的研究了资本主义的社会化大生产,简单协作、工厂内部分工、机器大工业。实际上在这里马克思研究了社会对生产力的意义。

马克思对生产关系、生产方式、生产力的研究就是经济学的社会研究,对我们研究经济学是有着巨大的启发意义。

在进行社会研究的基础上,马克思还对经济进行了历史研究,也就是由社会研究演变为历史研究。从而使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能够洞穿社会与历史。这样的经济学研究只有马克思进行过,此前没有人进行这样的经济学研究,此后也没有人进行这样的经济学研究。

八、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经济学第二大致命错误

我们前面的研究说明:研究经济、经济学不能只研究人,更为重要的是研究社会,也就是要进行社会研究。对于经济学来说,研究社会比研究人重要千百倍,经济学的社会研究比人的研究重要千百倍。

现代经济学是只研究人的经济学,是不研究社会的,是不进行社会研究的。在现代经济学看来,只要经济人是理性的,是有利己心的,经济一定就是有效率的,只要是根据经济人理性研究经济学就可以了。现代经济学又把经济人理性称为经济学公理,认为他们找到了经济学公理,他们的经济学是多么正确科学的,是多么得了不起。

依据理性人公理,现代经济学研究了个人或企业应该做出最大化的利益选择。在进行经济活动或经济行为之前,企业或个人应该进行边际分析,应该进行利益最大化的计算,从而找到企业或个人的最大化利益,以便按照最大化利益做出行为选择。在企业或个人的最大化利益选择的基础上,市场应该是均衡的,经济应该是最佳资源配置的,或者是帕累托最优的。

人们或企业是这样进行经济活动的吗,经济是这样的吗?现代经济学只是按照他们的经济学公理推想企业或个人的行为选择应该是什么,应该是什么样的;只是根据经济学公理推想市场或经济应该是什么,应该是什么样的。而不研究真实的企业或个人的行为选择是什么,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企业或个人是要进行这样的行为选择;不研究市场或经济是什么,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市场或经济是这样的?

现代经济学的这些经济学研究当然是不符合实际经济的,这样的经济学研究近乎于胡诌。经济学家们也认为他们的经济学不符合实际经济,就把他们的理论视为是经济的参照系或经济学基准。

经济学家们当然不知道他们对经济的研究是错误的,尽管他们自以为有了经济学公理,他们的经济学还能不是正确的吗?其实,经济学家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科学,根本不懂如何科学的研究经济、经济学。

经济学家们根本不懂经济是社会的,根本不懂社会对经济的巨大意义,根本不懂得社会对经济的重要性,根本不懂得经济学的社会研究比经济学的个人研究重要千百倍。

我们前面的理论阐释说明:社会要比经济人理性(利己心)重要千百倍,只有经济人理性是不行的。动物(鱼类、鸟类)也是具有利己心的,他们所获取的生活资料(食物)也只是供自己用的,而不是供它们(其它动物)用的,也可以说是动物(鱼类、鸟类)是具有理性的,但动物(鱼类、鸟类)获取生活资料(食物)的活动是经济活动吗,是能够被称为经济的吗?

因此,只根据理性人公理研究出来的现代经济学不是真正研究经济的经济学,是不配称为经济学的。其实缺乏社会研究本身就不配称其为经济学的。现代经济学只能是错误的经济学。

由此看来,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经济学的一大致命错误。以资源配置为对象研究经济学是现代经济学第一大致命错误,那么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也就是现代经济学的第二大致命错误。

九、研究中国经济最需要社会研究

经济学的社会研究对中国有着更为重要的伟大意义。中国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是建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创造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奇迹。靠只根据理性人公理研究经济学的现代经济学是根本研究不了中国经济的。

依据理性人公理,现代经济学认为只有私有制经济才是有效率的,公有制经济根本不会有效率。按照现代经济学,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早就应该垮台了,早就应该破产了,然而,中国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尽管是存在着经营管理不善的问题,大多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不仅没有垮台或破产,反而是搞得还非常好,像中国的高铁。因此只根据理性人公理研究经济学的现代经济学是研究不了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的,要研究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必须是进行社会研究,只有从社会的经济意义或经济的社会规律上去寻找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存在且有效率的机理。

马克思提出社会主义,由社会主义公有制取代资本主义私有制,当然也是通过社会研究所研究出来的理论,比如,马克思发现资本主义生产的社会化,发现资本主义私有制与社会化大生产之间存在着的矛盾。如果像现代经济学那样只根据理性人公理研究经济学,马克思同样是不会得出社会主义公有制取代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理论。

中国的再一个经济学问题就是中国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一方面是中国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被现代经济学认为是不好的经济,认为中国是不应该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然而,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的却是中国,在当然是现代经济学所研究不了、所解释不了的。且不说中国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就是中国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本身也是现代经济学所不能研究的。

同样是国家,作为经济人应该都是同样的,都是同样有利己心的经济人,应该说都是一样的人,中国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当然是不应该的。作为理性经济人,所有国家的经济应该都是一样的,其经济发展应该是基本上相同的,至少是不应该有那么大的发展速度的差别。

中国之所以能够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必然是与其他国家有所不同的,必然有优于其他国家或世界的优点,那么中国又是在什么上是优于其他国家的呢,显然不是在理性人上,而只能是在社会上,或者说是在国家上。如果在社会上、在国家上,中国不能优于其他国家或世界,那么中国也就不能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

中国之所以能够创造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奇迹,中国必定是在社会上、或国家上是优于其他国家或世界的,至于中国的在社会上、在国家上的优势是什么,在这里我们就不去研究了,这也不是本文所能研究得了的,本文只能是说,要研究中国的经济发展奇迹,必须是社会研究。

我们应该是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础上通过发展创新,来研究中国经济,来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王金贵,独立政治经济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2006/58449.html